岚泽

佛系

【叶黄】溯时


架空部分纯属胡扯

突然出现的脑洞却怎么写都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感觉  暴风哭泣

 

01

 

叶修和黄少天说过一些关于他离家出走后四处漂泊的事情。他说他当初运气不错,遇到了一位做事不过脑子,愿意冒险收留他的网吧老板。那时他一门心思都在游戏上顾不得自己,一天两餐,两个馒头一盒泡面就能顶过一天;他说他会在傍晚出门帮老板和其他员工买包子馒头手抓饼,那时的夜晚还能看见很多星星;网吧门外就是一条长长的小吃街,而两旁店铺的仓库门上满是厚厚的涂鸦。

 

他说起每天必经的一片花圃,那是那个片区除涂鸦外唯一带有装饰性色彩的东西。他在网吧安顿下来的一星期后,还有陌生人给他递了情书。

 

还有很多细碎的事,这些事没有任何逻辑地存放在黄少天脑子的各个角落里,但他就是能瞬间想象出十几年前那个网吧应有的样子。他还记得他们聊起这些事时是坐在公园里的草坪上。他抬头望着星影沉坠的天幕,眼里的夜空就莫名和十几年前叶修每晚出门后看到的场景融合了。

 

然后不知怎么,他现在就站在了这个曾经被他想象过的街道上。斜对面是闪着荧光灯的网吧门牌。黄少天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来来去去的人群,大爷大妈们提着食材唠嗑,手忙脚乱的母亲哄着尖声哭泣的婴儿,留着爆炸头的年轻小伙在角落里一起吸着烟。他从没来过这个地方,可这一切又给他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直到一路延伸至尽头的涂鸦入了他的眼,接着他又多看了几次那网吧名,才在记忆里慢慢唤回了叶修曾和他说过的话。

 

黄少天随即慌张了起来,半晌后又被自己的想法蠢到了。毕竟理论上来说,时空穿越是不可能的。于是他用力捏了一把自己的手,痛觉如期传来;然后他又环顾四周——这不可能是做梦,眼前的一切都太过真实了。

 

他从小树立起来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受到了巨大冲击,第一反应是他还有件大事没做,必须得离开这个不管是什么鬼地方的地方。

 

他在昏暗的路灯下刚做出决定,就看见斜对面的网吧里走出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黄少天张了张嘴。他太过惊讶,以至于声音又被全数咽回了肚子里。

 

叶、修。

 

“……卧槽?”

 

他慢慢意识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他可能真的是,如小说里写的一般,穿越了。至于其中的逻辑他根本来不及多想,因为身体已经先一步行动起来。他下意识地躲进了小巷拐角处的阴影后。

 

从这个距离能看出叶修其实变了很多。十三年前的他很瘦,露在袖子外的手骨节突出。他还没有小胡茬,眼角也没有黑眼圈。眼神并不像现在这样的慵懒无谓,有些严肃的坚定让他稍显稚嫩,一眼就能看出少年心里的那种深深的执念。

 

黄少天在确保两人之间隔了一波人群后才跟上叶修。他跟着他穿过涂鸦墙,穿过花圃,来到了路口的一家饭馆。叶修一人买了好几人份的食物,最后熟练地将它们全都装进了事先准备好的大塑料袋里,提着回了网吧。

 

直到叶修在楼下吃完饭,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时,黄少天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在路边的某个凳子上随意地坐了下来,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时,也没感到一丝饥饿和困意。

 

 

02

 

叶修在医院顶楼的阳台吸完了兜里的最后一根烟。他把嘴里的烟雾吐干净了,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去味剂在衣服上喷了喷。黄少天不太喜欢烟味,两人在一起后叶修也就收敛了许多,去味剂随身备了一瓶。顶层空荡得让人心慌,直到他坐电梯到了三楼,被消毒水味和喧闹的人声扑了一脸,才稍微缓过一口气。

 

他一路走着,越发地愿意看着这些喜怒哀乐的众生相。虽然有些哭脸确实难看又令人悲伤,但它们至少是活人的气息。

 

他回到了熟悉的病房,喻文州在窗边打电话,见到他进门时对他点了点头。黄少天静静地躺在床上,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以外没什么不正常,看上去只是睡着了。

 

而事实上,他已经昏迷了三天,没有任何征兆。四天前的夜晚黄少天如无数个往常一样入睡,直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叶修起初以为他只是想多休息一会儿,可当他发现十几个小时后黄少天居然连姿势都没换过,摇都摇不醒,就意识到不对了。

 

他们先后去了当地的两个医院,然而没有医生能够解释黄少天的问题。他目前的状态类似于深度昏迷,却没有任何征兆可言,心跳也不如深度呼吸那般不规律。叶修当即就打电话让楼冠宁设法联系上了B市最好的医生。他看了看表——再过几小时就要出发了。

 

叶修盯着黄少天病床旁的心电监护仪,屏幕上的心跳缓慢而有力,三天以来维持着一个节奏,一成不变,规律到诡异,仿佛就像是——死亡。

 

“收拾东西了,四点钟就出发去机场。”

 

他对病床上的人说了一句,然后兀自收拾了起来。他之前已经从家里拿了一堆黄少天的衣服,把他们一件件叠整齐时,有什么东西从一件卫衣口袋里掉了出来。

 

叶修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蹲下来看着躺在地面上的绒皮面小方盒,半晌后慢慢捡起来,把它打开,只见一枚戒指在灯光下闪烁着一层柔和的亮影。

 

他攥紧了小方盒,微蹙起眉望着黄少天,忽然失笑。

 

“就是你突然弄的这么一出,求婚前才会被对方发现。”

 

“笨蛋啊。”

 

 

03

 

黄少天在“过去”待了四天后,已经摸清叶修的日常作息了。每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和傍晚六点左右,他都会走出网吧买早午餐和晚餐。他不敢被叶修看到——其实他在这个“过去”里尽可能地隐藏着自己的存在,毕竟自己的出现很可能会对现有的未来造成一定的影响。于是他无事时把能让自己回去的方法都试了一遍,到点时就会躲在花圃附近的小巷路口处等着叶修出来,偶尔还能透过网吧的落地玻璃看到他在打扫。

 

此时他躲在角落的阴影里,看着叶修从网吧里走了出来。他一边走一边数着手里的钱,可能是老板没给够,他盯着手心皱了皱眉。旁边经过一位年轻的父亲,他正抱着自己的儿子,小孩搂着男人的胳膊,自信地扬声说道:“我的梦想是当宇航员!”

 

“哈哈哈这个梦想好,加油,老爸支持你!”

 

叶修的脚步明显顿了一下,抬起头时那对父子已经走远。他几乎是有些茫然地盯着他们的背影,看了很久也不知道是看些什么。

 

此前,黄少天没有过多想象过,叶修在漂泊的日子里究竟经历了什么。一个那么点大的孩子,的确会为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而承受相当大的压力。但因为实在是过了很久,或许本人在许多年以后再回忆起来,回忆也不过是携带着场景来到了他的脑海里。当初的很多情绪,已经被十几年后那个慵懒又洒脱的叶修磨得不复存在了。

 

黄少天习惯了叶修平常那副游刃有余,看得人牙痒痒的模样,以至于他甚至觉得这一瞬间的叶修有些陌生。

 

可他很庆幸能看到他这一面,因为他们尽管陌生,却真实得不行。

 

叶修或许也曾懊恼,也有过不满。黄少天甚至能感受到,他此刻盯着那对父子背影时的情绪:我也有梦想,只不过和爸妈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样而已。梦想成为一个职业电竞选手,难道就有错吗?

 

只不过是和大家想象中的不一样而已,难道就不行吗?

 

黄少天真的很想抱抱他,想把那张脸摁在怀里,因为他实在是看不下去那样的眼神了。他拼命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接着突然灵光一现,他冲进附近的文具店里,用口袋里的一些零钱买了几张硬卡纸和一支笔。

 

叶修进的饭店离他待的地方不远,不需要多久他就会回来。情急之下他撕下了一片卡纸,在上面画了个笑脸,然后看着对方出来的身影,算着时间把卡片插在了花圃边缘的位置后,躲到了角落里。

 

 

04

 

叶修有些没办法了。

 

他找的所有医生都表示自己从未见过黄少天这种情况。他们倒腾了半天的结果是劝他多和病人说说话,多找些他喜欢和熟悉的东西刺激他,唤起他醒来的意识。

 

他有些无奈,这些分明是用来对付弥留之人的方法,弄得好像黄少天得了什么可怕的疾病似的。可话虽这么说,黄少天也的确是待在ICU,例外的是他足够特殊到能让多名探病者较长时间地待在病房里。而叶修也确实有依照医生的叮嘱这么做,还在当地买了一对结婚戒指,整天有事没事就在黄少天面前瞎晃一会儿。

 

人在毫无办法时往往会变得不太理智,就像他明明已经联系了美国的医生,却听黄少天的母亲说认识某个平时会捣鼓些玄学的老头子,可能会有些办法,叶修居然也答应一试了。

 

苏沐橙也跟着来到了B市,曾问他:“你以前不是从不信这些的么。”

 

叶修:“我信不信都无所谓了。”

 

他心里抱着某种期望:正道和歪门邪道我都给你一一试过,就不信你醒不过来。

 

平时陪着黄少天也没什么事,叶修最喜欢做的就是想象黄少天醒来后两人的计划。黄少天之前和他说过很多将来的打算:他想在G市的城郊买栋别墅,养只柯基;想坐十几小时的火车到西藏骑行;想找个人少些的岛在海边坐上一整天;想去日本感受一下祭典,再把游戏和动漫里好看的场景都游一遍。

 

叶修抱着台电脑坐在一旁,偶尔就会看看什么西藏骑行攻略,会定期关注去日本的机票价格变化,找一下世界的各个角落里有什么漂亮又不太商业化的海岛。再没事呢他就会拿着黄少天给他准备的戒指一看再看,反正看久了又不会掉色。

 

这一路上除了黄少天的父母,还有苏沐橙和喻文州。他们甚至连去美国的机票也跟着一起买了。由于黄少天母亲的介绍,他们还得在美国之行前去A市某个县城里走一趟。

 

出发前一天叶修在收拾行李,忽然像意识到什么似的抬头望了一眼心电监护仪,冷不丁问了一句:“你们有没有觉得……他的心跳变慢了一点?”

 

黄父黄母闻言都是一愣。数天以来黄少天的心跳平稳得从来没变过,他们几乎都能洗脑循环了,现在静静听了那么一会儿,觉得好像还真的慢了些。

 

他们无言地盯着心电监护仪,过了一分钟后,三人皆是一惊。

 

“又慢了,又变慢了你们看见没!”

 

“快叫医生!!”

 

其实他们深知叫了医生也没有,接受着唯物主义科学教育的人怎么会知道如何对付灵异现象?叶修能从医护人员没被口罩遮住的眼神中看出一种无奈,他们连基本状况都无法弄清楚,拿起起搏器时的动作甚至带了些犹豫。

 

探病者都被赶出了房门外。叶修在玻璃的另一端眼睁睁地看着心电监护仪上的心跳一点一点——越来越慢,黄母已经哭出了声,剩下四人憋着快要泄出的情绪,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

 

下一秒,叶修又闯了进去。

 

 

05

 

黄少天已经按时按量放了四天份的卡片了。

 

他其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第一天是一张笑脸,第二天是一句简单的问候。然后他意识到叶修虽然看到了,但根本不认为这卡片是写给他的,于是他又加了些东西。

 

——我支持你!打游戏怎么不好了,人本来就要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发光啊。

 

——知道你肯定会加油努力,但也希望你每天能活得更加开心,不要有太大压力。

 

——你昨天的搭配很fashion啊,这个审美要保持以后别丢了。

 

——你小时候还挺可爱的。

 

叶修在意识到这是个会整天观察自己,甚至对自己的处境都有所了了解的陌生人后,第一反应并不是害怕。相反他还曾想方设法想要找到这个陌生人。他经过花圃时会下意识地寻找那张卡片,对方好像察觉到他已经慢慢熟悉了,就渐渐将卡片放在了不再那么显眼的位置,等他找到后才会接着递出第二天的份。

 

黄少天记得叶修曾和他说的,关于那个神秘陌生人的事情。叶修在网吧的那段日子里,有一阵子总会若有若无地感觉到一道注视的目光。他开始觉得有人在跟踪他——然后,从某一天开始,他会不定期地在花圃发现插在花草间的卡片。

 

这整件事看起来很无厘头,而在叶修来得及细说前就黄少天就不小心把话题扯到了十万八千里外。这些事情被提起时都是几年前了,黄少天本来以为忘了的事情就会这么忘了,没想到此时此刻自己溯时回到了很久以前,身临其境,竟也慢慢地拾起了一些回忆。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曾被他嘲笑过审美的,整天递卡片的陌生人——不就是现在的自己吗?!

 

现在距叶修出门还有一段的时间,他消化着自己记起的信息,努力回想着当时的情况。叶修说陌生人安慰过他,鼓励过他,还写了些没什么意义的废话,最后是……什么来着?

 

“他最后莫名其妙给我表白了,然后再也没送过卡片。”

 

好像是这么回事!黄少天想起来了,当时还在说什么年代了姑娘家还这么羞涩的,没想到递卡片的根本不是什么姑娘……他又忽然看到了一丝希望,这么说的话,他好像是回到过去来圆了这段回忆的。或许他递上最后一张卡片后,就能回到十几年后的现实世界中去了?

 

对着叶修那张欠打的脸,有些话他确实说不出来。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甚至连话还没说清楚就亲上了。可现在无妨了,现在别人都不认识他,他大可以把准备一辈子压箱底的话说出来。

 

于是叶修最后一次收到的卡片上没有别的,只有三句直白而炽烈的情话。他在风中看了一会儿,觉得一直追着自己的目光似乎消失了。卡片上的字即使在傍晚下还是很扎眼,叶修透过卡纸,知道这卡片是给自己的,但也感觉到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它们似乎透过了自己,好像在传递着什么。

 

白卡纸上的黑色马克笔写着: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06

 

叶修的闯入并没有受到阻拦。因为此时此刻医护人员对黄少天的抢救显然毫无意义。

 

黄少天心跳减弱的速度还加快了些。他昏迷时的心跳本来就比较慢了,现在每跳一次都会引起在场的人心里的一阵空荡的恐惧感。黄父再也克制不住,和黄母一同在床边叫着儿子的名字,呜咽声变成了哭泣,在病房里断断续续地回响着。

 

他们三个算是比较冷静的了,叶修就那么盯着屏幕上的折线在一点点变平,变慢。苏沐橙发现他满眼都是血丝,看着都疼。

 

忽然叶修走到病床前蹲下来,他拿出了两个红色小方盒,一个放在黄少天手上,一个攥在自己手里。

 

“这家伙还没来得及求婚,那个……沐橙,你来……你帮我见证一下。”

 

苏沐橙点头,眼泪“唰”地流了下来。黄父黄母意识到了什么,咬紧牙关止住了哭声,攥着被子看着他。苏沐橙掐了一把大腿,在心里默念:

 

苏沐橙,不准哭。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

 

她吞咽了好几次才勉强开口:“你是否……愿……你是否……愿意……”

 

她就是说不出话来,一开口声音就变了调。黄母已经看不下去了,她背过脸去蹲在了角落里。喻文州不断拍着苏沐橙的背安慰她,她盯着监护仪上越来越慢的心跳止不住地哭。但是再不说就来不及了,她有些懊恼地跺了跺脚,接着听到叶修自己接过了话。

 

“我自愿和你结为夫夫。从今天起,无论是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好事坏事,你难过还是高兴,你烦还是不烦,你怎样都好,我会陪着你一起。”

 

他一字一句,说得缓慢而庄重。

 

“无论发生什么。”

 

叶修是笑着的,只不过脸上有些湿。黄母在黄父肩膀上哭出了声,苏沐橙一个劲地揉眼睛,喻文州静静地站在病房里。而叶修抬起黄少天的手,将戒指一点点戴进了他的无名指里,又握着他的手和他一同拿起另一枚戒指,近乎虔诚地戴在了自己手上。

 

监护仪的屏幕上起伏的线条终于变成了一条平平的直线。单调的“嘀——”声和叶修的声音混在了一起。他说的很轻,好像要凑近黄少天才能让他听清楚。

 

“你那只求婚戒指白买了。”

 

“因为我们已经结婚啦。”

 

 

07

 

黄少天再次有意识时觉得浑身不舒服,有什么东西使劲箍着他。他勉力睁开眼,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时下意识地想凑上去亲一下,半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真的回来了。

 

他被抱得动不了,而感受到动静的叶修几乎是瞬间就睁开了眼。黄少天被他眼里的红血丝吓了一跳,脱口而出一句“你怎么了”。

 

叶修愣了一会儿,半晌后才开口,声音哑得厉害:“少天?”

 

“不然你想这么抱着谁啊?”

 

叶修怔怔地盯了他一会儿,突然猛地扣住他的后脑勺对着嘴唇用力啃了上去。黄少天被他整个人环得动不得,痛得下意识呻吟了几声。可叶修像是疯了一般咬着他的嘴唇,好像有无穷无尽的情绪要发泄在他身上。

 

黄少天几乎都在怀疑叶修是不是想谋杀。

 

等他已经缺氧到眼睛一片模糊时,叶修才把他放开。他连喘气都卡了好几下,眼睛再次能聚焦后被叶修轻轻揽到了怀里,下巴搁在了他肩上。

 

“你死了一次。”

 

“你说什——”

 

“又活过来了。”

 

叶修慢慢地将整件事情和他说了一遍。在黄少天心跳停止的十分钟后,监护仪再次有了动静。几人在他身边寸步不离地守了一天一夜,接着被医生告知他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只不过处于睡眠状态。

 

叶修在夜晚时终于劝走了疲惫不堪的黄父黄母,喻文州和苏沐橙也各自回了宾馆。而他精神紧绷了差不多半个月,现在也实在是支撑不住,钻进被子里也跟着睡着了。

 

黄少天难得沉默了。接着他试探性地动了动,发现叶修并没有再紧紧抱着他时伸手环住了对方的脖子。戒指的银光微微一闪。黄少天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又猛地把叶修的手给扯了出来,嘴巴长得老大。

 

“我们……什么时候结的婚?!”

 

“你快死的时候。”

 

“……”

 

黄少天一时说不出话来。他瞬间红了眼,咬牙瞪着他的样子让叶修忍不住亲了他一口。

 

“你的求婚戒指被我发现了,所以我就抢先一步咯。”

 

“那如果我没醒过来呢,啊?!和一个快死的人结婚,你傻了吧你!”

 

叶修并不说话,只是笑。黄少天刚想起身,又被他用手给压了回去。

 

“别急。”叶修笑着说,“你让我缓缓。”

 

似乎是要抱着才能有最真实的感觉,黄少天难得听话地没有乱动。叶修依旧很累,没过多久又睡着了。黄少天静静地盯着他放大的脸,心绪经历了大起大落后终于平静了下来。

 

无论如何,总归是回来了。

 

仍是凌晨,外头静悄悄的。他听着两人的声声不息的心跳,也再次闭上了眼睛。

 

窗外夜色如洗,群星熠熠。微风携着落叶静静狂欢,穿越一片浩瀚无垠。

 

 

END

评论(10)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