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少年游 6


过渡章就甜一下……嗯,没什么手感

6

 

叶修在升初中后的一个月内迅速成了班内男生的伟大领袖,原因是他对校园内各方面(尤其是食堂)的了解甚至比一个初二的学生还强,这就要归功于黄少天整日的喋喋不休了。他的教室和黄少天的在一栋,一个在二楼一个在四楼,偶尔在楼梯口遇上,会看到黄少天意气风发地向他抬抬下巴或眨眨眼,完全不像个成天修仙的初三生。

 

去食堂的路上女生大多两两成双,而男生往往是群居动物,总喜欢扎成一堆,看起来热热闹闹的。叶修起初还不太习惯,慢慢地也开始乐在其中了。黄少天曾和他说过的一切现在轮到他在真实地经历着,有些不太一样,可他也照样在拥抱惊喜。

 

小孩的心脏大概是比热容不太大,炽热时一焚千里,烧过一把后冷得也快。叶修不得不面对接踵而至的新事物,半年前的郁结也随之消散了许多,毕竟过去的都过去了。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东西更为重要——比如等会儿吃什么,去小卖部买什么喝的,到底是下午洗澡还是晚上洗澡,这是个时间问题。

 

中午放学后一群男生进了食堂,其中有四个上了二楼吃小炒和营养餐,剩下叶修和苏沐秋在一楼人满为患的“平民餐”前犹豫。这时他突然想起黄少天曾经的tips之一——“绝对不能去平餐的八号窗口”,因为那个打饭阿姨耳朵有毛病。叶修突发奇想地想要尝试一下,正好八号窗口人最少,于是他让苏沐秋去隔壁排队,自己排到了八号。

 

苏沐秋不乐意,说“你这队人少我干嘛排七号”,然后叶修回他说“行那你别后悔”。

 

排到他们时窗口里边的阿姨正和隔壁打饭的叔叔一唱一和,她看到叶修乖乖站在面前等她说完话,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咳了一下,问道:“几两饭?”

 

“二两。”

 

“一两啊?”

 

“二两!”

 

食堂阿姨打好了饭,接着问道:“什么菜?”

 

叶修指了指眼前的两个菜,又加了句:“还要一份腐竹炒肉。”

 

“今天没有豆腐!”

 

“我说的是腐竹炒肉!”

 

碍着后面排队的人,叶修最终没有坚持说下去,而是尝到了不听老人言的后果。苏沐秋也没能幸免,他端着盘子走出来时指着里边的龙利鱼说道,“我跟她说要炭烧肉,她给我这个”。

 

两人开始笑起来,然后叶修忽然发现了站在一旁的黄少天,他像是围观了全过程,此时情况有些不妙。叶修怕他笑出羊角风,赶忙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

 

黄少天好不容易恢复正常了,从包里掏出了两瓶密封的透明管子递给他:“葡萄糖,比赛前记得喝。哦还有打开的时候注意别把手给划破了,那东西很危险。”

 

叶修有些无奈:“我是去跳个三级跳,又不是跑一千米。”

 

“我不管你就要喝,”黄少天走远了些,叶修看见喻文州在远处等着他,“不准给别人,自己喝完听见没!”

 

哦,还挺自私,他腹诽。

 

开学一个多月后就是校运会,叶修加入的新班级里各个都有些腼腆过头了,最后报不满人只能抽签决定,而他就成为了其中一位幸运狗。黄少天听说这事后还拉他在比赛前一周训练了好几天。叶修记得最清楚的是,每到最后一步跳入坑中的那一瞬间黄少天就站在尽头,他为了让自己跳得更远,每次都在心里想着“扑到黄少天身上去就对了”。

 

校运会那天秋老虎正发着威,太阳初升时跑一百米的运动员已经在检阅了。叶修和苏沐秋很早就在起跑线边上等着,自己班上的运动员开始比赛时他先过了把听觉盛宴的瘾,然后一溜接着一溜,轮到初三的队伍时跑道上已经挤满了人。

 

黄少天排在B组,他穿着短裤和白T,一边活动一边在A组后面等着,身旁“黄少天加油”“傻逼别摔了”“你要是跑不过王杰希你就是我孙子”之类的声音此起彼伏。黄少天统一回了个“谢了,去你大爷”,然后目光来回寻了半天,锁定在叶修身上时朝他露出了个恣意又骄傲的笑容。

 

苏沐秋:“你还别说,你哥真的挺帅的,难怪我们班那么多女生喜欢他。”

 

叶修没搭腔,心想喜欢就喜欢呗,反正黄少天也不喜欢她们。要是真有喜欢的也不会成天拿这来当作炫耀的资本了。

 

等到A组跑完时叶修已经换到了接近终点的位置,枪声响起后他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周围都是初三的大高个儿,他和苏沐秋努力把头伸出去,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一阵锐利的风“咻——”地刮了过去。

 

他眨眨眼,心道初三生和初一的比起来果然就是不一样,手长脚长的一晃而过,连个加油的机会都不留给他。叶修只能从这群人的背影中判断出黄少天应该是第一或者第二,他看到在终点线聚集的人群,有几个男生搭着他的肩膀,女生凑上去递了水,然后黄少天对他们笑着摆摆手,一边擦汗一边跑到了叶修面前。

 

他伸出手:“水水水水水水水……”

 

于是叶修把水递给了他。黄少天拧开瓶盖就往嘴里灌,他喝得太急,几处水流从他的嘴角滑进衣领里,顺着下巴一滴一滴地落在草地上。叶修的眼睛不自觉地滑向他耸动的喉结,那些水流像是流进了他心里,弄得他心痒痒的。

 

下午轮到他的三级跳了,这回站在沙坑对面的除了黄少天外,还加上了裁判和一堆围观群众。他等了六位同学才轮到他,走到红线处时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眼黄少天,他哥连“加油”都不喊了,双手握成拳头,看起来比他还紧张。

 

一,二,三——

 

跳出去的一瞬间他真的有种飞的感觉,恍惚间好像听见了照相机的“咔嚓”声,后来才知道是黄少天专门找人帮拍的。伴着一阵惊呼,下一秒落地他便裹了一身的沙子。

 

等三次都跳完后黄少天兴奋跑到他跟前说道:“哇靠太棒了你居然没有向后倒!”

 

叶修一听就想这人估计是个向后倒专业户,才会这么自然而然地以己度人。他笑了笑,接过黄少天递来的水,然后也一口灌了下去。

 

那晚回家后两人先洗了澡,饭后黄少天破天荒地没去游戏室,而是拉着叶修早早躺在了床上,又把笔记本搬了上去。他之前找了个名叫Interspeller的游戏,一直想让叶修试试,又因为各种原因耽搁了很久。

 

“这游戏挺治愈的,之前有段时间看你心情不好就一直想拿来让你玩……”黄少天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是不太确定他是否愿意让这件事情被重新提起。

 

叶修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指的“心情不好”是什么,过了一会儿后才将心里的那份诧异不动声色地藏了起来。黄少天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连叶明和陈静雨都没发现他有哪儿不对劲,这次居然被黄少天给看出来了。

 

他又补了一句:“你玩吧,我看你玩。”

 

两人脑袋凑一块儿地对着电脑屏幕,叶修点击了开始,黑白雪花的页面上缓缓蹦出了一段英文,黄少天一点点给他翻译了出来:

 

“由于某些不知名的原因,你被赶出了自己的家乡。在你仓促逃离这颗星球的时候,你却让你家的猫咪掉出了飞船。你看着他落到了一个你从未见过的世界。笨猫。于是你又得回去找他,但这里的文字,看起来……很奇怪。”

 

他们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古怪又抽象的世界,叶修操纵着黑色的小家伙走来走去,摸索着游戏的套路——貌似是,掌握一种他们自己编出来的语言?

 

“onx是左边,ixi是右边,你给他发射blam ixi……”

 

“这是催眠魔术?”

 

“这是在说‘晚安’啦。”

 

“你怎么知道……那要让我跳起来,jarm us?”

 

“恩恩us应该是‘我’的意思。”

 

画面中的黑色小家伙在叶修慢慢熟练的操作下速度也快乐起来,他在游戏里边记了一整页关于这门新语言的笔记,背景音是“哗啦哗啦”的水流声。黄少天难得地只是提示了几句,除此以外就静静地看着他玩到了结尾。

 

图中的黑色小人正用“flug”询问着蓝色巨怪的名字,叶修想起onx是左边,而黄少天就坐在他左边,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句:“flug onx?”

 

黄少天一愣,接着会心一笑:“我叫黄少天。”

 

叶修忽然就对这个游戏肃然起敬了,因为他提供了一种只有他们两人才懂的专属语言。

 

一小时后他救了笨猫,和它一起回到了飞船。游戏结尾处是平淡温柔的叙述,黄少天看着一排排显示的英文缓缓地念了出来:“……一切都很舒适,而你的猫已经睡着了。如果你也能睡着就好了,但有些事阻止你这么做。你在想怎样才能让自己入睡呢,哦等等,呃,你关上了灯,爬上了床,温柔地呐呐自语,说着——”

 

“blam us.” 叶修接道。

 

原来这不是催眠魔术,这真的是晚安啊。

 

他和黄少天轮流洗漱后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考虑到两个小屁孩已经到了需要隐私空间的年纪,叶明和陈静雨已经在不久前把两人的卧房分开了。黄少天在进门前倚着门框叫住叶修,对他笑着说了句“blam us”。

 

他看着黄少天关上门,隔壁传来他走过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他甚至能听见他踩上床板,盖好被子。他站在门口,稍微比了一下自己到黄少天之间的距离——好像也不是那么远。

 

他在昏黄的小夜灯中结束了这一天,小声对着门另一端的人说道:“晚安。

 

 

TBC

顺便安利interspeller,我自己玩时真的有被治愈到,很可爱的一个小游戏w

评论(13)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