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少年游 5


感谢喜欢w

5

  

黄少天很少有说不出话来的时候。

 

可之前还在装模作样训斥弟弟想太多的自己就在几小时后被当场打脸,黄少天觉得他十几年的当哥生涯中,最失败的时候也不过如此了。叶修的目光像把匕首一样直朝他飞去,让他在原地硬生生地挨了一刀。

 

叶修出乎意料地没有发火,只是道:“别动,你等等。”

 

他说完后去洗了手,在黄少天疑惑的表情中走了回来,坐在他身边,又把棉签和酒精拿到了手里倒了些,一言不发地开始帮他清理和消毒。他将手里的动作降至最轻,触碰到黄少天的一刹那还是感到他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于是又伸出左手固定住他的手臂,将棉签一下一下地按了上去。

 

他离黄少天很近,近到他能看清他伤口边缘红色的斑点,还有伤口中间裂开的一小条缝隙。黄少天身上的划伤有好几处,淤青他更是数都不想数,其中最为严重的在大腿,伤口没有过水,黄少天大概只是用湿毛巾敷了一会儿,叶修甚至能看到大腿以下好几条还没来得及擦干净的血痕。

 

他看着都疼,这会儿没分出一点心思想别的,只能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伤口。黄少天估计是疼得没力气说话了,从头到尾都只发出了“嘶——”的声音,一直望着天花板,好像能用脖子的疼痛分散注意力。

 

等终于包扎好后,黄少天才终于缓过一口气,有些脱力地笑道:“怎么回事,不嘲讽你哥了?”

 

叶修完全没客气:“我估计你打架也不会比猩猩好到哪儿去。”

 

黄少天条件反射地怼了回去:“靠你见过么!你没见过就乱说,要不是今天他突然袭击我才不会弄成这样!平时一挺正常的人谁知道突然发什么疯,在角落里躲着飞过来就是一个啤酒瓶,换成一大猩猩当场就爆脑浆出来你信不……”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叶修看着他,眼里像是裹着一团火,要把他烧死,然后又将他挫骨扬灰。

 

叶修好像再也受不了他,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就转身离开了。黄少天听到客厅门口传来了声音时问道:“你去哪里?”

 

“去透透气。”

 

然后他听到了砸门的声音,叶修的脚步声慢慢远去,黄少天却并没有追上去。他还没从方才的注视中回过神来。平时每天都和他相处倒还没觉得,可他刚刚却发现,自己的弟弟不会再将感情一股脑儿地铺开来,他眉宇间的色彩不再是单纯或直接的,在任何一个轻微的变化间都携带了许多混杂不明的情绪。

 

他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眼神,只是在怔愣中惶惶然意识到:原来叶修已经长这么大了。

 

此时的叶修正走在黑黑的街道上,四下寂静,他的脑海里却嘈杂无比。之前在帮黄少天包扎时,他的注意力也就全都集中在他的伤口上,现在吹了吹夜风,所有情绪仿佛也都被吹了回来。他蓦地感受到愤怒,接着是后怕,最后变成了对恐惧的一种无力感。

 

他的脑子不听使唤地一遍又一遍回放着黄少天的话,下意识地去想象,黄少天毫无自觉地走出校园,他走到拐角处时一个玻璃瓶对着他的脑地砸了过来,他弯腰一躲,玻璃瓶碎在墙壁上,给他身上添了几道口子,而他背着个书包什么武器也没有……

 

叶修发现他正不受控制地去想象可能并不存在的画面——如果那一下他没能躲开,如果那瓶子就砸在了他脑袋上……

 

如果换个角度,他不是被堪堪擦过怎么办?

 

他猛地停下脚步,才发现自己冷汗直流。他吓了一跳,因为之前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就好像突然间所有东西都不受控制了,他离走火入魔就差那么几步,又硬生生地将自己拖了回来。

 

他在原地等,等到心跳恢复正常了,心里就冒出一个念头:我得去帮黄少天把人给揍回来。

 

就那一瞬间,突然的,没有任何理由,他就这么想。人们总会在一些并不起眼的时刻有一瞬间的心血来潮,突然很想吃什么,或是突然很想见一个人。叶修对自己那一瞬间冒出来的想法不假思索,他觉得自从见到黄少天受伤后那种内心空荡荡的感觉倏地被填满了,顺着他的想法继续往下走,就变成他要把这口气出了,他要帮他哥打架,最后变成了他要学习怎样在打架中避免成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猩猩。

 

小孩很容易被自己的情绪所鼓动。他第二天就偷偷去找了黄少天的同学问了那人的相貌,又去找了包荣兴,让他下次打架带上他一块儿。包荣兴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锻炼身体”,那厮就真的毫不怀疑地答应了,搞得像要去开party一样。

 

结果在几次打架后,他并没有学到什么电影里帅气的动作,他和那群“大猩猩”一起在混乱中推来打去。

 

只是他稍稍能体会到那些人的心情了。拳头飞来在骨肉上受力的那一瞬间很疼,但很真实,即便打完之后是一阵沉滞的空虚,这种爽快他也没法在游戏中体会到。叶修那时六年级,就开始从打架斗殴中思考人生了。说白了就是寂寞呗,没人care,打完了散场,就像独角戏。

 

不过他无所谓,他不是为了这个。

 

可叶修忘了,很多事情并不会像他想象的那样发展。一个月后,他因为小升初考试又去了黄少天的学校一趟,那天放学后黄少天在门口接他,他走到他身边还没说上几句话,就看见不远处迎面走来了个人。

 

身高一米八,眉毛天然上挑,即使是面无表情看起来也有些拽;比黄少天胖点儿,经常喜欢穿一件棕色夹克,鞋是万年不变的匡威白色经典款。叶修将这人相貌穿着和脑内重复了无数遍的话对照了一遍,确定了就是这人——一个月前打的黄少天。

 

他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遇到他,当然他也没准备好——过后想起来,这么短的时间内难道得准备点什么?等到他长大吗?他当时升起的却只有一阵浓烈的兴奋感,浓得让他心悸,那一瞬间他又想起那晚黄少天的伤来,便什么都顾不上了。

 

他下意识地想要撞上去。然后在他迈出第一步时,黄少天伸手和那人打了个招呼。

 

他那声“嗨”像一盆水,瞬间将叶修浇了个透心凉。他愣愣地看着黄少天走上前,向那人问道:“刚刚还看你在宿管办公室,干嘛,又惹麻烦了?”

 

”我电吹风被缴了……南风天衣服干不了我有什么办法?又不会烧了宿舍,真他妈有毛病……”

 

“以后要用的话中午十一点半后十二点半前,下午六点钟后,那段时间宿管正好刚巡逻完。”

 

“我靠你为什么这么熟练??”

 

“我电吹风被缴了三个了,”黄少天一边走一边退了回来,走到叶修身边时搭上他的肩膀,“哦对了,这是我弟。”

 

那人朝他笑了一下。

 

“腿伤好了没,明天球赛打三班没问题吧?”

 

“呵呵呵多谢你手下留情,没问题。你呢?”

 

那人耸耸肩,把痕迹依旧清晰的疤露了出来,“我也差不多,先撤了。”

 

黄少天和叶修一起坐公车回了家。下车后还得过条河,两人在桥上停下看风景,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河面像是锡箔纸,黄少天看着叶修安静的侧脸,终于还是把酝酿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他说“叶修,我以后不打架了”。

 

那晚他差点被叶修的眼神活活烧死,他看到叶修眼里的火焰一焚千里,弟弟看起来好像瞬间长大了好几岁。他忽然觉得特别没意思,打什么呢?他想,马上就要升初三了,还在通过物理上的伤害发泄自己对生活过于平庸的不满,让弟弟反过来照顾自己,这都什么出息。

 

过了好半天叶修才开口,声音里淡淡的听不出情绪:“为什么?”

 

“就是不想打了,没意思。”黄少天说,“刚才遇到的,就是上个月和我打架那哥们,我们后来和好了。本来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我就直接告诉他,以后我俩都别没事给自己找不舒服。”

 

他没和叶修说,他做这个决定基本上就是因为那一个触目惊心的眼神。也自然不知道,叶修在他并不漫长的中二期里,也曾有过一次不顾一切的冲动。

 

叶修点点头,让黄少天先回家,说自己要去超市买点东西,然后又在桥下的河坡上坐了很久。

 

他心想,哦,黄少天对打架的想法倒是和他的如出一辙了。

 

……就这样?

 

他有些茫然,随后想到还好,没冲上去打人。但他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心里堵得慌,想吼一声哭一场做点什么发泄一下,可是——发泄什么?

 

他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么可笑。说要替黄少天揍回去,他打得过别人吗?说打架斗殴都是闲的寂寞,他不寂寞,可他又通过那几次打架做成了什么吗?还说要练练身手,这个就更蠢了,这是一个两个月就能练出来的吗?黄少天不过是和他的同学闹矛盾了,说到底,轮得到他一个小了三岁多的孩子来管吗?

 

一路上慷慨激昂了半天,也不过是自己欣赏。

 

叶修忽然觉得他和黄少天之间的距离好长,他追不上他。可他一直在反问自己:你难过什么呢,叶修?你和他差了几岁本来就是事实,你难过些什么呢?

 

TBC

评论(10)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