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少年游 4


感谢喜欢么么哒 

4

  

对于刚进入初中的孩子们来说,校园里的一切仿佛是新世界。若是将从前在父母、嬉戏和无尽的玩耍时间中追逐成长的孩子比作一张白纸,那崭新的初中生活便是五颜六色的染料,泼一下就是整页丰盈饱满的少年感。

 

饭桌上的黄少天像个永动机似的,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兄弟俩仿佛就像是一个人先进了城,另一个还留在村里,进城开了眼的那位就要和没进城的那位滔滔不绝地讲述他的所见所闻,一直从饭桌上说到被窝里。

 

除了一如既往的“游戏”,他们的话题从原来基本绕不开的“斗鸡”、“植物标本”或者“千年杀”到“自习课上的小纸条”、“篮球”和“阿鲁巴”,后来甚至会有“打架”和“烟酒”之类的字眼。

 

“上午体育课和隔壁班来了场篮球赛,巨胖在中间拿球旋一圈没人敢上前防他,后卫一边打球一边学恐龙叫,然后打到战况激烈的时候隔壁一高个儿在内线用屁股把防他的哥们顶开了几步,笑得我连球都忘了抢……”

 

“中午我们dubbing比赛要录音,录完后没谁儿做就开始放七里香,然后文州不知道按到了什么键七里香突然就倒着放了,我们刚开始不知道,还以为他放了什么印度神曲……”

 

饭桌上听黄少天说话总会有噎住的风险,这时候叶明和陈静雨就会适时转向叶修。当然黄少天也不会把所有话都放在父母面前说。有一次叶修跟着陈静雨去他的学校看他,正好看到包括黄少天在内的一群男生扯开一个人的双腿,举着人就往门框上撞,还是头顶上的门框。他周围的同学好像还没人玩这个,第一次看见,叶修当时觉得自己下身一凉。

 

他当时心道:黄少天玩得这么嗨……下次估计就轮到他了。

 

叶修没想到自己这么随便一想就成了真,不过那也是后话了。当天晚上黄少天就跟他笑嘻嘻道:“今天张佳乐生日嘛,算他倒霉。不过以后我们决定不破坏门框了,我们选中了食堂前面的那棵树。听隔壁班说上次他们在校外连老师都没放过……那老师后来还去破财消灾了来着。”

 

从此以后一提到张佳乐,叶修就会问:“日天的那个?”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是啊,你记性真好。”

 

叶修无言以对。

 

黄少天顺理成章地走上了非主流装逼的康庄大道,他说话时眉眼都染上了一股子中二少年特有的恣睢,衣服换成了浑身都是洞的款式,走路还会带着点痞里痞气的外八。他每天都像是个兴奋过头的引导人,迫不及待地想要让叶修看看这个崭新的世界,基本上一开口就是带你装逼带你飞的架势。

 

叶修仿佛通过黄少天的叙述提前窥视了自己不远的未来,不禁多了点对成长的期待。黄少天的毕业没对叶修产生多大影响,他们的教室都不在一栋楼,平时没事也不会去刻意寻找对方。叶修唯一需要适应的不过是放学后不再下意识地在门口寻找黄少天的身影罢了。

 

黄少天曾经说要罩着他,可叶修自己就能在班上混得如鱼得水。他的情绪没有黄少天那么高昂,放在小孩儿堆里一看就显得相对成熟起来,在同学和老师眼中都带了点迷之魅力。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罩,我在学校都收小弟了”。

 

黄少天一惊,“小弟?什么小弟,你还黑社会老大啊?”

 

“是他自己跟着我,我有什么办法。”叶修说到他的小弟时有些无奈,又带着些藏不住的嘚瑟。“信息课上我打字游戏用时最少,他觉得我厉害就说要认我做老大。”末了还补上一句,“我拦不住。”

 

“不愧是我弟!你可以嘛,他叫什么?

 

“包荣兴,我们都叫他包子。”

 

包荣兴说要跟着他,还真的跟出了一副黑社会的样子。他个头占优,平时自己在校外经常和人打架,走在路上都带着浓浓的小混混气息。有一次叶修看着他手臂上一块触目惊心的淤青,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老是打架?”

 

“老有初中的学生来我们学校附近堵人啊!”

 

“所以你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不不不没有刀没有刀,我们不用刀的。”包荣兴完美避开了重点,“谁都不想见血,我们打架也是有基本规矩的……”

 

哦,有一种“我是道上人”的感觉,叶修腹诽。他对打架并不陌生,黄少天也偶尔会野。他曾经把他入学以来打过的几次架绘声绘色地给他叙述了一遍,还展示了一块痕迹尚留的浅疤:“男人身上怎么能没有几块疤呢!”

 

又说道:“放心,你哥都是吊打别人,没别人欺负我的份。”

 

叶修也有着小孩不切实际的幻想,但除了唯一一次特殊情况,他在整个中二期都没怎么有过“要去狠狠干一架”的冲动。他亲眼见过校门口的打架斗殴事件,打起来的人都像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大猩猩,缠在一起扭来扭去,完全不会燃起他装逼的冲动。

 

黄少天这么一说,叶修就不过脑地自动把警匪片里主角的英姿和他联系在了一起。

 

直到他第二次去黄少天的学校找他的那天。

 

那是黄少天初二的时候。叶修那天提早放学,因为忘了带钥匙,父母又没下班,就决定先去找他一起回家。叶修凭着记忆走到了黄少天的学校,在楼梯口自家哥哥正捂着手臂下楼。黄少天见到他下意识地放开了手,有些诧异地盯着他。

 

“你怎么来了?”

 

“没带钥匙,过来找你。”叶修笑道,向他的手抬了抬下巴:“打球打废了?”

 

“……我用这只废手飞你一巴掌?”

 

“你不会。”叶修淡定无比。

 

黄少天又揉乱了他的头发,然后问他想不想吃玉米。叶修说“想”,他就到学校的流动摊边去买了个玉米。叶修跟着他,发现黄少天这天走得好像特别慢,时不时捂一下手臂,还总想走在他后面。

 

“你是不是老了?”

 

“滚滚滚,你怎么总是没好话!”黄少天下意识地怼了回去,但沉默了一会儿后又突然换上了一副前所未有的严肃表情,沉沉地叫了他一声“叶修”。

 

他下意识地止住了脚步。

 

“这段时间不要再来我们学校了了。你放学后就乖乖回家,记得走人多的地方,平时做什么都多留个心眼。”

 

叶修在脑子里迅速理了个大致的前因后果,又看着他反常的动作,说道:“你打架伤着了。”

 

不带疑问,是个陈述句。黄少天有些急躁地把他扯得近了些,“我怕他们不敢正面肛我就找你麻烦,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你还是注意点,以防万一好吧?”

 

“你哪里伤着了?”

 

“你先答应我我没在跟你开玩笑!爸妈正好明天都有事出差,我们俩学校又离得比较远,你一定一定得小心知道吗?”

 

“你之前打架都没有这样的。”叶修甩开了他的手,完全没听进黄少天的话,“你跟我说之前都是你吊打他们,吊打的话怎么会受伤?”

 

驴唇不对马嘴,这对话进行不下去了。黄少天终于不耐烦起来:“那是打球伤的你知道个鬼!跟你说正事呢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他这一吼把自己也给吼愣了,因为他从没对叶修发过这样大的脾气。叶修怔了怔,接着像是赌气般一言不发地先走了。黄少天也憋着一肚子气,又不能晾着弟弟不管,只好不近不远地跟在他后面。

 

谁知道叶修走了两步又转了回来,面无表情地开口道:“玉米。”他伸出了手,“我想吃玉米。”

 

黄少天这才想起他手上还拿着一袋玉米。他摆着一副臭脸把玉米拿递给了他。叶修把玉米掰成了两半,拿餐巾纸包好了小的那一半拿在手上,又把大的那半连着塑料袋一起给了黄少天,然后继续生他的气去了。

 

直到睡前,两人都没再开口和对方说一句话。叶修好像还没消气,连厕所也不跟他抢了。黄少天先洗了澡,回房时看着叶修面无表情地经过他走进了厕所,才松懈似地呼出了好几口气。他把房门也关了,接着坐在床头,动作慢得像劣质逐帧动画似的,一点一点地把刚穿上的上衣又脱了下来,有些颤抖地去拿书包里的酒精和棉签。

 

他没想到叶修会在这时候回来。

 

叶修心情不太好,在厕所脱光了才想起自己忘了拿换洗衣服。他推门看到黄少天后倏地忘了动作,只感到脑袋里“轰”的一声,那个瞬间空荡荡的惊慌感,拽得他整颗心猛地往下沉。

 

 

TBC

评论(1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