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少年游 3


3

 
 

叶明自和陈静雨组建了家庭后,就不再是“叶叔叔”了,他成了黄父,黄少天口中的“爸爸”。结婚后他为黄少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搬进了隔壁陈静雨的家,然后将自己的家改造成了一个儿童乐园。客厅里铺上了海绵垫,放置了滑滑梯、小型篮网和一堆海洋球,而主卧改成了家庭影院和游戏室。

 

他自己在闲暇时会打打游戏,刚开始怕带着黄少天游戏成瘾,连玩个游戏都得偷偷摸摸的。不料终究还是没躲过被自家儿子捉住的时候。那天他看到黄少天趴在门外的眼神时,就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拒绝了。于是他义正言辞地说道:“打游戏就和学习是一样的,同样是由浅入深,越来越难,所以你通关的等级越高学的东西也要越多,明白了吗?”

 

黄少天听得一愣一愣的,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好,那把九九乘法表背给我听。”

 

黄少天响亮地背了出来,都不带一点儿卡壳的。从此以后,爸爸带着儿子的游戏之路就这么展开,黄少天在连打键盘都只能用单手操作时,就能把手柄玩得贼溜了。他的注意力迅速从无聊的海洋球中转移到了游戏室,直到叶修降生。

 

再后来,等到叶修也长大了点儿后,这两兄弟除了经过,就再没怎么在客厅里活动过。

 

“走——等等上面上面有粘液,等等,不要跳!”

 

“啊啊啊烦死了又是这个猪!”

 

“杀杀杀杀杀!”

 

“我靠?我死了?我怎么死的???”

 

“那个不是猪,是地雷龟,你不能踩它。”

 

“靠靠靠我没看清楚!都长得一坨一坨的真讨厌!”

 

“你好弱啊。”

 

黄少天刚想反驳,就听见门外传来了刘姨的声音:“少天怎么啦,玩游戏不带阿修啊?”

 

“他就在我旁边!”黄少天冤成了窦娥,“叶修你应一声。”

 

“阿姨我在这里。”

 

“哦,我说怎么就听见少天一个人吼来吼去。”这回是陈静雨在说话,刘姨也拿着抹布跟了进来。陈静雨蹲下来一边盯着屏幕一边说道,“打完这盘就不玩了啊,等会儿带你们去看油菜花。”

 

“油菜花。”黄少天重复道,接着又凑近叶修鬼鬼祟祟地说:“他们两个肯定是去照相啦,好慢的。”

 

“我们先溜,去河边吧。”叶修建议道。

 

“好——过完三十四关去河边逗鸭子,上吧叶修!”

 

叶修这回没有应他,他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手上动作不停。游戏室的空间被两人占着,刘姨就只好先去打扫客厅。她是叶明和陈静雨请来的保姆,在他们日常工作时负责照顾两人的孩子,自叶修生下来起就一直陪着这一家。

 

时光如逝水,转眼间这已经是她待在这个家的第七个年头了。她看着早已被堆在角落积了一层灰的海绵垫,一边在地上擦拭着一边感慨道:“啊,老人家的时间就是快呀。想当年,少天还是在这个房间里围着阿修转圈圈……”

 

刘姨口中两兄弟的趣事已经被她提了不下百遍,她像是自己给自己讲故事,皱纹里泛起了笑,好像一边说就能一边回到那时的叶修和黄少天身边一样。陈静雨从来不恼,由于工作的原因,她错过了很多两人的成长时光,也就愿意一次又一次地听她讲故事,一边听一边想象。

 

“少天那时候可懂事啦,只要是照顾阿修的事情他都要抢着去做,什么冲奶粉啊穿衣服啊喂水啊都是一学就会的啵,就连换尿布换脏裤子也要跟着去呀,也不嫌粑粑臭。”

 

“我靠她们在说什么……”黄少天一急差点儿又踩到了个地雷龟,叶修悄悄弯起了嘴角。

 

“嗯,少天当了个好哥哥。”陈静雨应道。她仍记得重新工作后的第一天,她下班回家时便看到黄少天伏在叶修的摇篮旁轻轻唱着歌,这小朋友自己的声音都还奶声奶气的,就已经学会哄人入睡了。她当时红着眼眶静静听着,黄少天一曲唱毕后,转身对她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

 

她的泪水还是没忍住。

 

都说成长中的男孩子最难管教,欠抽又爱犯贱。陈静雨见过黄少天对同学犯浑,见过他毫无理由地大发脾气,甚至见过他打架,可这些他从来都没在叶修面前做过。陈静雨在对黄少天说出“你要好好照顾他”时还没读懂儿子那时的眼神,她不知道他在叶修成为叶修的那一刻——也就是他降生时,就在心底发过誓,这是他最宝贝的弟弟,而他要一直对他好。

 

可叶修似乎不买他的账,他对谁都挺客气,偏偏就特别喜欢开黄少天的玩笑,恨不得整天惹他生气。

 

“那时阿修还小,少天就只能自己玩呀。他每隔那么七八分钟就要来阿修面前转几圈,教他说‘哥哥’。然后阿修每次就只会‘啊啊’、‘唔唔’啊,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可爱。”

 

这回轮到叶修脸色不好了,他的操作瞬间有些混乱起来,让黄少天得意地直哼哼。

 

刘姨说到这里不禁笑了起来,陈静雨也笑了,她接道:“对,阿修第一个学会的词就是‘哥哥’呀。我还记得叶修第一次叫少天‘哥哥’时,少天那个眼睛都直了……”

 

刘姨来劲了,“哈哈哈,说到这里我又想起阿修上小学的第一天,少天一脸严肃地揽着他的肩膀,还跟你说什么‘老妈你放心,我罩着他’,真是好像黑社会哟……”

 

“我听到了,刘姨你别说了好不好——靠!我怎么又死了?”

 

“你卡树上了。”

 

“又是树!这树也太多戏了,上次压死我半管血这次还出BUG?!”

 

“你上次是自作自受。”

 

“滚滚滚,我那叫大胆探索勇于实践。”

 

陈静雨听到这俩已经放下手柄忙着吵架了,便进门催促:“打完了还磨蹭什么,快去换衣服!”

 

两个小屁孩眼睛一亮。黄少天单方面通过暴力制止了这场对话,他扯着叶修的领子把人提了起来,两人一边走一边掐,去房间里一起换上了大嘴猴,又蹦蹦跳跳地上了车。

 

正是油菜花开得最盛的季节,田埂里绵延了鲜艳无边的黄绿色。他们下车时就被一阵芬芳的泥土气息扑了个满面,扑得两个小子瞬间来了劲。他们的父母果然不出所料就是来拍写真集的,陈静雨的碎花裙被吹得衣袂翻飞,叶明走两步就要停下来“咔嚓”几下,两人没过多久就看不见叶修和黄少天的影子了。

 

黄少天在窄小的田埂间跑着,叶修踩在上面很难保持平衡,黄少天就拽着他的胳膊跑。风景十分的明信片,黄少天一闻到青草香就喜欢跑喜欢笑,把自己整得跟原始动物似的。叶修刚想说一句“你笑得好傻”,可又觉得黄少天开怀大笑的侧脸居然挺好看,于是就把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你看这个油菜花,有没有很像我们的颜色啊。”

 

“不是黄色吗?”

 

“叶子是绿的啦!绿的和黄的,和我们很搭啊!”

 

叶修看起来很开心,“叶子也会变黄。”他又想了想,“不过,叶子不是黄色的就是绿色的,所以也没差了。”

 

他们跑一跑就要回头看一眼爸妈,黄少天和叶修又是捉虫又是爬树,看到鸡圈里的鸡也要去逗一逗。叶明和陈静雨站在远处一个堆起来的土坡上,无限幸福地看着这两个健康又活泼的儿子。

 

两人沉默了一阵后,陈静雨忽然开口:“你说阿修……会不会太早熟了一点?”她顿了顿,“你看他,从他懂事起我就没怎么看他有过多大的情绪波动,更没怎么见他哭过。虽然开开心心的确是件好事,但是小孩嘛,总得要闹一点儿无赖一点儿的。”

 

“阿修经常喜欢去闹少天啊。”叶明笑道,“阿修随我,我遇事向来淡定,处变不惊的。”

 

“我倒希望阿修长大后别像你这么不要脸。” 陈静雨笑着瞪了他一眼,又听他道:“小孩博取注意力,很正常。我倒是觉得少天有些早熟……老把事情往自己肩上扛,怪心疼的。”

 

陈静雨没接话,她知道之前的离婚对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影响。他会用这样的方式珍惜,大概是因为这幸福来之不易。

 

黄少天老把自己看成一个“大人”,把叶修看成那个应该被照顾的“孩子”;叶修就老把黄少天看成孩子,把自己和他看成同龄人。

 

叶明和陈静雨看着远处在原地喘气的身影,四面八方的阳光涂在叶修和黄少天的身上,他们几乎像是光点般,穿过几十米的距离倒映在他们父母的眼里。

 

叶明忽然又觉得自己纯属事儿多,于是揽过陈静雨的肩膀道:“算了,懂事点儿也好。再过几年,就是他们兄弟俩互相照顾啦。”

 

 

TBC

我只想说,妈妈你是神预测啊w

评论(11)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