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少年游 1-2


弟弟×哥哥,感谢喜欢! 

 

1

 

黄少天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结束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军训。他走出校门时背着包,穿着一身迷彩服,晒得健健康康的皮肤比头顶上反光的树叶还亮。他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母亲和弟弟,他们正站在人群里对他挥手。

 

黄少天跑了过去,看到叶修手里的手机,第一句话就是开口问道:“我的贪吃蛇……”

 

“破了你的记录。”

 

“靠!手机还来我分分钟虐你……”

 

“哥,”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黄少天直觉接下来不会是什么好话,“你黑得只剩下牙齿了。”

 

黄少天狰狞地笑了起来,扬手就要打他。叶修知道他的套路,躲都懒得躲,就感到那只猛然一挥的手轻轻落在了他的脑袋上,然后揉乱了他的头发。

 

“不跟小学生计较,吃冰不?”

 

“你请啊?”

 

“老妈我要吃冰。”

 

黄少天知道叶修喜欢棒冰,果然他一开口弟弟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他们的母亲给这兄弟俩在被秋老虎炙烤的白日中买了两根不同的口味,叶修二话不说就把棒冰贴在了黄少天的脸上,舒服得他倒抽一口凉气。接着他们把棒冰折断,各自交换了一半的口味,就在路边毫无形象地吸溜起来。

 

他们走在陌生的林荫道上,微风抚过,把树叶弄得“唦唦”作响。黄少天突然触景生情,颇有些感慨地说道:“老弟,以后哥陪不了你,你就要一个人上学啦。”

 

他母亲被黄少天这装模作样的老成语气给逗笑了,笑道:“又不是带兵打仗……”

 

黄少天被她的拆台弄得撇了撇嘴,又听叶修说:“你还不是要一个人上学。”

 

“唔,是这样。”

 

接下来他们就把话筒交给了黄少天,让他叽叽喳喳说了一路的单口相声,什么食堂菜哪天多哪天少什么秋葵丝瓜居然每天都会有,还有什么军训被教官点名做俯卧撑叠叠乐。叶修时不时就会插两句嘴找找麻烦,两人你来我往,又是一趟闹腾。

 

回到家后还有两天才正式开学,黄少天在这两天内破了叶修的贪吃蛇记录,硬着头皮和叶修看了一部恐怖电影并在半夜做噩梦时被他叫醒,带着叶修去城郊的河里捡了鸭蛋,又跟他像无数次放学时那样吃了四次棒冰,还带了两包辣条回家当宵夜。

 

两天后的清晨,黄少天有些恍惚地出了门。他和叶修共用一个房间,不想吵醒他,也不想吵醒前一天晚上加班的父母,于是轻手轻脚地下了床。一切凭本能地穿衣洗漱收拾好准备出发后,他才忽然有些感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会再和叶修一同上下学了。

 

黄少天站在门口揉了揉眼睛,想回头看看还有什么落下的,却瞥见房门开了,叶修一动不动地站在门边看着自己。

 

“你怎么就起床了?”

 

“被你吵醒的。”

 

“哦……”黄少天抓了把头发,“那你再回去睡呗,我记得你还有四天才开学的吧?”

 

“是五天,四舍五入就是一个星期。晚上见啊哥。”

 

“滚滚滚,学了四舍五入就了不起了是吧。”黄少天呛道,走了两步后又回头补了句:“晚上见”。

 

他在自己迷迷糊糊的脸上扯出了一个笑,接着转身走了出去。叶修看着他的背影慢慢融进了道路尽头,天色泛着灰,太阳还忙着睡回笼觉,蝉声就已经碎了一地。

 

 

2

 

黄少天是跟着他的生父姓的,他母亲叫陈静雨,生父才姓黄,而他是这两人婚前搞出来的产物。照常理来说,这样的孩子是要被打掉的,可他的母亲却坚持要把他生下来。

 

他的生父本想在两人正式结婚后要个名正言顺的孩子,而这对才没好多久的情侣就是在这时出现了分歧。最终陈静雨赢得了这场战斗——毕竟孩子在她肚子里。可黄少天的降生却像是一根导火索,它这一燃就将这对夫妻堆成小山一样的感情给炸出了一道缺口,炸得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山体滑坡和泥石流。

 

虽然黄少天的生父最终接受了他,可这对夫妻的婚后生活却越发不美满起来。他们相对年轻,容易感情用事,于是吵架就成了家常便饭。黄少天当时还小,不懂事,由于常常没人陪他玩的缘故,他很早就习惯了在父母的吵架现场没心没肺地自娱自乐。

 

黄父黄母决定离婚的那天晚上电视里正好在放世界杯,他爸妈各站在床的两侧,就像是之前他们在教黄少天走路时一样。只不过那晚他们没有向他伸出引导的双手,而是站在两旁吵得不可开交。黄少天就在床板中央蹦来蹦去,伴着他父母吵架的背景音一边跳一边喊:“中国队,加油!中国队,加油!”

 

“没有中国队!这是德国打葡萄牙!”他爸在吵架间歇纠正道。

 

“孩子又不懂,你吼他做什么!”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吼他了!”

 

于是他爸也顾不上他喊得对不对了,两人又吵了起来。最终,他们在那晚一致决定结束了这段婚姻,孩子的抚养权归母亲,但不改姓。那时的黄少天还不知道“离婚”的概念,他为这个家里突如其来的宁静而感到开心,可过了一段时间后,他意识到他再也不能被爸爸举高高,被爸爸在饭前悄悄喂奶糖,被爸爸一口一个“儿子”的叫着,他就难过了起来。

 

一个月后陈静雨带着儿子搬到了原来空置出的老房子里。黄少天撒疯一样地哭了一场,还失魂落魄了好一阵子。直到邻居一个姓叶的叔叔见到了他,像他父亲一样将他举高高,让他骑在肩膀上,给他买糖买饼干,他才慢慢将注意力移向了这位新朋友。

 

叶叔叔叫叶明,大龄剩男一个。陈静雨带着儿子和住在隔壁的叶明过了一段细水长流的日子后,两人就迅速好上并完成了闪婚。那时黄少天刚满三岁,走在路上还会被自己的小短腿给弄出几个平地摔来。他在婚礼上看着身披白纱的陈静雨,第一次知道原来他妈妈还能笑得这么开心。

 

婚礼结束后他是被抱回家的,他疲惫地伏在叶明的肩膀上时听到了身旁轻轻的声音:“不知道少天什么时候会接受我。”

 

“小孩嘛,你多哄哄他,慢慢就能接受了。”

 

“他听到我要成为他爸爸时好像不太高兴。”

 

这时黄少天突然抬起头来,很认真地给叶明下了道圣旨:“你……不准惹妈妈哭,就可以当我爸爸。”

 

这小屁孩连话都说不清楚就想得这么多了。陈静雨愣了愣,才猛然意识到,原来几个月前她独自在客厅里抽泣时听到的脚步声不是错觉。黄少天不是在为自己犹豫,而是在为她犹豫。她感到鼻子一酸,然后轻轻把黄少天抱到了自己怀里,用亲吻濡湿了他的脸颊。

 

黄少天的要求还没完:“你要是欺负我妈妈,我就打你!”

 

“好的,我保证不欺负她。如果我食言了,随你怎么打我都行。”

 

“食言就是说话不算话的意思,”陈静雨轻轻刮了一下他的鼻子,“乖,叫声爸爸。”

 

黄少天低着头唤了声“爸爸”,然后他抬眼,看到妈妈和新爸爸的笑脸上挂满了月光,他们的视线穿过夜色轻柔地抚在他身上,让他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

 

十个月后一个绵绵细雨的日子里,黄少天一家迎来了一个新成员。婴儿呱呱坠地后开始哭闹,黄少天跟着叶明,看着他微微颤抖地剪了脐带,见证了所有人围着小婴儿手忙脚乱的全过程。他指着被抱走检查的弟弟,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他怎么那么吵啊!”

 

“哭声越响就说明身体越好。少天,你的弟弟很健康啊。”

 

黄少天很惊讶:“那我呢?我出生时哭得响不响?”

 

“响呀,比你弟弟还响。”陈静雨摸着他的头发,脸上还带着泪痕,“所以你也很健康。”

 

等到基本的清洗、称重和检查都做完后,按惯例是医护人员给他们来一张全家的合影。陈静雨抱着婴儿,眼里的幸福几乎快要溢出来。医护人员让叶明站过去时,他却笑着摇摇头,指了指病床旁的黄少天,做了个“嘘”的手势,又示意他们把照相机递给他。

 

襁褓里的小婴儿不再是一开始那个丑丑的血团子了,他被擦得干干净净,脸颊红扑扑的,圆润的小手还没有黄少天的五个指节要大。黄少天从未如此近距离地见证过一个生命从诞生到现在这副模样的转变。他看呆了,一动不动地站在病床旁。

 

叶明在远处悄悄地拍下了这个画面,这张照片里黄少天瞪圆了眼睛的模样,后来被叶修嘲笑了很久。

 

陈静雨看着他的眼神,突然想起了之前听过很多次的一种说法,那就是要二胎的父母一定不能忽略对大孩子的关注,因为第二个小成员在家里博得的注意力很容易让大点儿的孩子产生不受重视甚至嫉妒的心理。于是她对黄少天说道:“我们已经给他取好名字了,姓叶名修,少天,你要好好照顾弟弟,争取给他做个榜样呀。”

 

“叶修。”黄少天轻声叫道。

 

他依旧呆呆地看着叶修,那眼神就好像是外国友人盯着我国大熊猫似的。他不知道其他孩子会对家里的新成员怎么想,只知道当那双清澈得发亮的大眼睛和他对视的一瞬间,他就真的多了一份责任。

 

他像是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小大人,从心底生出一种责无旁贷的使命感来。

 

  

TBC

评论(8)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