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默读】过日子 2


迟了五百年的情人节贺文……
有私设 感谢喜欢

(1)

 

*

 

在距离下班结束的二十三分钟后,骆闻舟第五次看了表。他先咳了一声,接着猛地伸长了手臂,在空中划了个半圆后弯曲收回,这才十分浮夸地将目光落在了手表上,好像深怕别人没注意到似的。

 

“哎,也就剩这么点资料了,可家里人等着又怕——”

 

“——行了行了,你赶紧滚吧。”面对骆闻舟第五次再明显不过的暗示,陶然终于忍无可忍地决定帮他收了这点尾巴。他走上前把骆闻舟桌上剩下的文件往自己那堆一扔,对方果然从善如流地站了起来,披上外套拿起包就走,一看就是早就收拾好了的。

 

对于人民公仆来说,情人节总是可遇不可求的。加班加点是常事,今年他们难得被各种罪犯们放了假,骆闻舟自然不会浪费这个晚上。他火急火燎地出门,嘴角已经提前为在警局外等着他的人勾了起来,末了还不忘回头关心一下他的好兄弟:“陶然,情人节不和女神做些什么?”

 

陶然受不了他那副假惺惺的样子,冷漠地回道:“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你最好赶紧离开。”

 

骆闻舟黑旋风一般地消失了。

 

下楼时遇上郎乔,正在楼梯拐角处的落地镜前补口红。骆闻舟脚步一顿,随即加入了她,也在镜子前整理起着装来。他先扯了扯领带,又履了一下头发,郎乔的表情就像见了鬼。

 

“我的天?”

 

骆闻舟穿在最里边的内衬是费渡在上周末帮他挑的衣服,他下班后松了两颗警服外套的扣子,硬是把里面的领子给扯了半截出来。前几天由于谈案子的需要,几人再度在他家里会面,骆闻舟穿着费渡帮他搭好的衣服,白色衬衫配米色休闲裤,袖子挽至手肘裤脚捥至脚踝处,外面随意套了件马甲,帅得郎乔第一眼看到时当场喷了他一脸。

 

那是费渡帮他买的衣服,骆闻舟的第一反应不是擦脸,而是拿了一堆纸把衣服擦了个干净。他还记得当时明明是他厚着脸皮牵着人去的商场,却在对方若无其事地帮着挑衣服的背影后红了老脸。费渡从没怀疑过骆闻舟的衣品,这人穿制服穿习惯了,向来不知道什么叫穿搭。他较为熟练地拿了一件又一件衣服向服务员直接道出他的尺码,然后一把给他塞了过去。

 

骆闻舟每一次站在镜子前都要感叹一下自己又帅出了新境界。每件都好看,而且都好看出了另一种风格。他又看了看标价,暗叹一句“完了”。

 

费渡一看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在骆闻舟偷偷摸摸看标牌时十分总裁地把卡一递,笑眯眯地说道:“都要了。”

 

骆闻舟无话可说,只能暗中感慨被包养大概就是这么个感觉。

 

“看什么看,过个情人节也大惊小怪的。”

 

“大惊小怪的是你好吧,你这都要转性了。”郎乔跟他大眼瞪小眼,自从她无意中得知了骆闻舟和费渡的关系后这厮就越发地不收敛了。骆闻舟没空理她,弄了个人模狗样的造型就转身离开了,一边走一边问道:“那你呢,这是要迎接你从火星赶来的男朋友吗?”

 

“我这是未雨绸缪——!”郎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骆闻舟笑着挥了挥手,一出门就看到了对面熟悉的身影。

费渡正抱着一袋炒栗子慢慢地啃,见到他时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领子,又扯了一下衣服。骆闻舟看出来那是件和自己一样的,他自己故意把领子扯了出来,没想到费渡更加大方,直接把情侣装穿在了他面前。

 

他在大马路上忍住了笑意,一脸平静地坐进了车里。费渡在他还没坐稳时就亲了他一口,退开后说道:“情人节快乐,我做了晚餐。”

 

骆闻舟怀疑自己耳朵瞎了,顿了顿后说道:“两个糙老爷们儿搞这么多七七八八的。”

 

费渡耸了耸肩:“没办法,我这么爱你。”然后装作没看到骆闻舟快翘到天上的嘴角,发动了车子。

 

家里提前亮好了灯。等到两人一路堵到家时饭菜已经凉了,费渡又一碟碟地用微波炉加热了一次。骆闻舟望着餐桌上简易的三菜一汤,又看了看厨房里的人影,决定先换上费渡给他买的新裤子。

 

情人节大多和烛光晚餐、玫瑰花、游乐园等等有关。可费渡居然没跟他整这些有的没的,他平时那点零零碎碎的小心思也不过就是这么一顿饭而已。但要说情怀,倒也不是一点儿没有,比如情侣装,又比主动做饭。好像情人节在两人眼里的确是个要庆祝点什么的节日,但也就只是这么回事了。

 

他们也不怎么在意,毕竟距离费渡上次做饭已经过了半年的时间,而骆闻舟几乎没时间再准备点什么。费渡大可以直接带他在外面吃一餐远比这昂贵的,亲自下厨大概是想再为家里添一分烟火气。

想到这里的骆闻舟心情好得不行,进房间时看到骆一锅就趴在他的新裤子旁边,像是要给皇上进贡似的。他一高兴就把骆一锅抱起来转了个圈,吓得这猫都炸毛了。

 

走出客厅时费渡正尝着汤的热度,见骆闻舟这么主动地换上了这身新装后挑了挑眉。他第二次亲自下厨,这会儿说不上紧张,只是看着骆闻舟一一品尝他的劳动成果。

 

汤很鲜,浮油很少,自创洋葱虾好吃出新高度,豆腐的味道略淡,炒青菜多了些油烟味儿。骆闻舟满嘴装模作样的点评就要出口,在看到费渡微微期待的眼神后立马又收了回去。

 

这只是他第二次下厨,能做成这样绝对不只一天的功夫。费渡的时间安排较为灵活,骆闻舟平常白天不在家,也不知道他是从多久以前就开始练习的。他顿时心下一软,再也做不出吊儿郎当的表情,揽过对方的头就要去吻他。

 

费渡十分干脆地挡住了那张嘴:“有油。”

 

“……”

 

折腾了一小会儿后,两人都动起了筷子。骆闻舟和费渡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最近没什么大案,都是些琐事,可似乎谈恋爱就是要将这些鸡毛蒜皮的趣事或无聊事都分享给对方。骆闻舟在饭前拍了张照发朋友圈,又和费渡东扯西扯了一小时,等到骆一锅都舍得从惊吓中走出来,主动问椅子上的两人要吃的,骆闻舟意识到今天得他刷碗了。

 

他把骆一锅赶到一边:“找你二锅弟弟去。”

 

二锅是他家新来的野猫,全名费二锅——这俩主子也是懒到没朋友。

 

骆一锅一脸高冷地爬到了自己的猫垫里,骆闻舟盯着一桌子的剩饭剩菜,又扭头看向正在喂猫的费渡,一阵怔愣。他算是有点明白了那些不早朝的君王,这些平平淡淡的日子像一张温柔又颓废的蛛网,时间变慢了,他自己看着费渡,常常能从月亮看到太阳。

 

“一直盯着我,是在期待我做什么吗?”

 

骆闻舟这才回过神来:“可不是么,以你那尿性谁知道情人节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费渡笑了笑,“有区别么,师兄和我在一起,哪天不是过情人节?”说完眨眨眼。

 

骆闻舟觉得这人等级忒高,有点儿难打,回想了一下又觉得是这么回事,没毛病。费渡不是第一次下厨,也不是第一次和他穿情侣装,他们平常几乎都是这么过的,只不过是将一切直白炽烈的情话融进了时间里。

 

可还是要卖点情怀的。

 

骆闻舟刷完碗就拉着费渡到阳台上吹风,燕城这段时间暖得不像话,刀子似的风藏了起来,星星久违地露了几颗。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骆闻舟开口道:“你之前那首诗,怎么写的来着。”

 

费渡好像没听懂,一脸无辜地问道:“什么诗?”

 

“就是那个什么花。”

 

“什么花?”

 

“……”

 

骆闻舟决定在情人节这天晚上好好整整费渡的风气,刚想对人动手动脚,就听到楼下传来了一阵嘹亮的声音:“玫瑰花,新鲜的玫瑰花——!情人节送女朋友啦,新鲜的玫瑰花——!”

 

费渡“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过了一会儿骆闻舟也没忍住。两人的笑声交叠在一起,在较为宁静的居民区里一路滚荡了老远。

 

第二天骆闻舟在工作时发现口袋里多了点什么,掏出来看是一张纸,上面是费渡上回给他念的那首诗。字里行间笔笔划划带着费总特有的潇洒,末尾还补了句“情人节快乐”。

 

骆闻舟在办公室里笑得跟发了春似的,再度收获多名单身狗的数枚白眼。他拿出手机本来想回一句“情人节快乐”,又想起费渡昨晚的话,最终删了原句,只打了四个字发了出去。

 

情人节快乐。

 

“天天快乐。”

 

END

评论(8)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