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一次重逢

本文的上篇为《一次相遇》

M国原型就是美利坚,大嘎自动代入哈(。

 

01

 

M国首都中心最不缺的就是摩肩接踵的高楼、永远堵塞的街道以及忙碌奔走的上班族。黄少天身着杏色风衣、黑色西裤以及皮鞋,手里捧着一杯咖啡,正一边等着红绿灯一边打电话。

 

“——上次的西部摄影展,您曾和布兰特先生有过一次短暂的会面,还记得吗?”

 

黄少天顿时瞪大了眼睛,脚步不自觉地慢下来。他的话语淹没在鸣笛之间,于是他把手机拿近了些,大声说了几句。

 

“——当然,是的,您还记得真是太好了。”对方回应道,“布兰特先生和您聊过后,有幸看到了您的其他作品。他很乐意与您进一步交流。请问您最近是否有空与他进行一次单独会面呢?”

 

“天哪,是的,我深感荣幸。可我下周还有公司的——”

 

“——我们了解到您在为U.Q公司工作,”另一端的女秘书说道,语气间甚至带了些俏皮,“当然,工作的这些细节问题布兰特先生十分乐意在接下来的会面中与您讨论。您意向如何?”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被这个惊喜砸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没问题,我一定赴约。”

 

他挂断电话,才意识到周围同样在等红绿灯的人已经走光了。十字路口处都是步伐不停的人,他杵在原地的身影显得格格不入。刚迈开第一步,他就被旁边的人带起了一阵风。那人穿着一身黑,黑色的卫衣帽子扣在头上,前面还露出半截棒球帽檐。他走得很快,黄少天下意识地瞟了一眼,只看到了小部分侧脸的一道残影。

 

他再一次停在了原地。

 

他盯着那道漆黑的背影看了许久,最终揉了揉眼睛,确定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可下一秒手机规律地振动了两下,他点开信息,第二次陷入不知所措。

 

那是他曾经用手指在屏幕上摩挲过无数遍的ID,上一次的对话还停留在四年前,黄少天换手机时把最后的聊天记录截了图,内容他到现在都还能一字不落地背出来。

 

屏幕上泛着舒适的光,黄少天盯着那一行系统提示,看了很多遍。

 

You've got kudos from YE.(你得到了来自 叶 的一个赞。)

 

 

02

 

黄少天刚到M国时几乎是一身轻,除了日常使用的通讯电子设备和一个黄父刚帮他买的新照相机外,连衣服和鞋都没带多少。他上飞机时整个人还处于一种麻木状态,脚步下意识地迈开,直到起飞时的轰鸣声在耳边响起,他才突然意识到,接下来的路只有他一个人走了。

 

刚下飞机他就给爸妈和叶修都发了短信报平安。叶修回他“好好照顾自己”,又跟他随便扯了几句,最后他们的聊天在大学舍友来迎接他时被打断,黄少天在输入栏里写道:“我永远爱你”,迟疑了一会儿,又把“永远”两个字删了去。

 

他给自己留了条路,知道这个年纪的人都没资格说“永远”。这无关爱情的事,也无关勇气的事,只是未来会怎样谁也说不清楚,十年后的自己或许都已面目全非,遑论一辈子。

 

离别的痛苦不在于离别本身,而在于离别过后,独自做着所有以前和他曾做过的事情时的心理落差。那段时间,几乎所有东西都能让黄少天睹物思人,上飞机时的麻木好像要在过后长长的日子里加倍报复他,孤独像是晨雾中的露水,浓重得可以滴下来。

 

黄少天无数次独自走在深夜里的操场中,却发现自己憋得慌,却哭不出来,连个发泄途径都没有。这时候他就期盼着一场雨,营造一些悲情效果好让眼泪自己流出来。可老天似乎并不卖他这个面子,一个月过去滴雨未至,他憋了一晚上的情怀烂在心里,中二病没得发,第二天照样上课去。

 

于是他开始努力学外语,去融入M国的生活。舍友是个好同志,乐于在各种活动中捎上他。他慢慢发现,只要不是他自己赖在过去的阴影里不走,新生活其实很容易冲淡以前的悲伤。全新的环境有太多东西接踵而来,他一点点去体验,发现这条路也不是那么糟。

 

有天晚上他和舍友去酒吧,两人喝高了,当时舍友拿着杯子趴在桌上看着他,突然爬到吧台上,对着在场所有人吼道:“我他妈就是要当画家!我要卖我的画,赚很多很多钱,然后把钞票甩在他们脸上,看他妈还有谁敢瞧不起我!”

 

整个酒吧霎时安静了,接着有一人带头欢呼一声,周围人都开始鼓掌,呼声也此起彼伏。黄少天自然是加入了呼喊大军,他被这样的情绪感染了,也兴之所至地拿起手机,给叶修发了一条短信:

 

“你等着,等我出息了,经济上独立了,总有一天会回去找你。”

 

他倒是先被自己感动了,丝毫没发现这番话有多么像是要进城的农民工对老婆孩子说的台词。这样的氛围总是容易使人抛去了平时的克制与理智,变得莫名乐观和不假思索起来。

 

叶修说加油,还调侃似地发了句“要不要洗一张哥的照片立个相框当作精神支柱”,却没说“我等着你”。

 

他也给自己留了条路。

 

两年后黄少天无意识地点进了自己和叶修的聊天框,把两年间越来越少的聊天记录重新翻了一遍,才发现他们都现实得可怕。

 

那时他在海边取景,突然有了个想法。他在冰冷刺骨的水里挑挑拣拣,掏回了一堆好看的贝壳,从叶修的朋友那儿问到了他的地址,把贝壳寄了过去。

 

朋友不解:“为什么?”

 

黄少天道:“哪来那么多为什么。时间怎么就停不下来,你告诉我为什么?”

 

大约一个月后,黄少天久违地收到了叶修的信息,只有短短两个字:谢谢。

 

也不知是磊落后的悲伤还是放下后的轻松,他闭上眼轻叹一声,心想:这算是结束了吧。

 

叶修和黄少天的分手一点也不轰轰烈烈,没有声音和吵闹,就这么一言不发地放弃了。四年后黄少天在M国顶尖的广告公司混得不错,还得到了著名投资商布兰特先生的青睐,年纪轻轻已经在这个国家最繁华的城市有了房子。此时他独自翻着叶修博客中的照片,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带着一丝不明的期待,在叶修最新的状态下回了个赞。

 

刚点完他就后悔了。虽然能收回,但对方的消息提示还是会显示的。他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憋了半晌说了句“你这蠢货”。

 

黄少天刚洗完澡穿着浴袍仰趟在床上,发尾还没干就盯着手机,刚刚手贱完,这会儿每点一下都和踩地雷似的。没想到下一秒屏幕亮起,黄少天看了后直接进入僵直模式。

 

YE:最近怎么样?

 

得,这人直接开始发消息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嘴角就先自顾自地咧到了耳根。黄少天拿起手机,打几个字又匆匆删掉,等了一会儿后才慢吞吞地发了一条消息过去:不错,你呢?

 

简洁明了,隔了几分钟后才回复,显得自己既不在意也不激动。

 

另一边的叶修秒回:挺好的,现在是中午还不算忙。你那边现在几点?

 

黄少天:凌晨一点。那你忙吧,我休息了。

 

他刚发完又想了想,补了一句“那你午安”,结果叶修迟迟没有回复。黄少天后悔死了,急得想扇自己一巴掌:叫你手贱!叫你自作多情!

 

五分钟后,黄少天才收到了叶修的信息:好梦。他心里像过山车般起起伏伏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他盯着这两个字看了很久,最终忘了自己头发都没完全干,拿着手机就这么睡了过去。

 

 

03

 

“笑什么呢?”

 

叶修走近问他,黄少天捧着他的手机正一点点删除聊天记录,不动声色地说道:“表情包。你们的表情包太有意思了。”

 

叶修挑挑眉,看上去一点也不感兴趣地凑了过来,黄少天瞬间飚手速切换到了另一个页面——一只鸡,图片下方有一排文字:哪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

 

叶修无话可说。要知道一个人放着自己的手机不玩,老去拿别人的手机是很让人怀疑的。即使黄少天给出了诸如“懒得下APP就用你的”类似的理由,他对着自己手机露出的意味不明的笑还是让叶修直觉哪里不对。可他毕竟是不爱用手机的人,出个门最容易忘掉的就是手机。黄少天就是看中他这一点,逮着空隙偷偷跟大洋彼岸的人发消息。

 

他其实并不想过多介入这段关系,更没有要帮两人复合的意思。从叶修回答他“喜欢了那么久的人,记得他的习惯有那么奇怪么”开始,他就无意再多说什么了。

 

只是想知道β世界线的黄少天到底是怎么想的而已,真的,他默念。如果可以,他愿意买机票直接飞到M国,可惜他不能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见面。

 

也不知道叶修被送去了哪儿。

 

在β世界里的剩余时间还有四天时,黄少天以叶修的身份开始跟M国的自己对话。接连几天下来,两人发的消息越来越多,虽然都是短短几句关于日常生活的话题,关系也算是破了冰,已经可以像亲近朋友般聊天而避免尴尬了。

 

少天:【柠檬烤鱼.jpg】本来以为是黑暗料理,结果出乎意料地很好吃。

 

这边的黄少天笑了笑,发了句“有机会请我吃啊,要忙了先不聊了”,等对方的“拜拜”也发过来时,将聊天记录一并删了,把手机放回了桌上。他转身时倏地瞟到了阴影下的一个角落里,一包用半透明小袋子包着的一堆贝壳。他把袋子拿了出来,发现里面还夹着一张卡片,写道:

 

Seashells from Long Island, NY.

 

没有署名,黄少天看着那熟悉的字体,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送的。

 

他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半倚在柜台旁的叶修。

 

“准备走了?”

 

“嗯。”

 

他起身,叶修跟着他出了门。两人借着店内的灯光在门口互相凝视对方片刻,黄少天刚想开口,嘴巴张了张又像突然想起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系统冰冷的机械女声在脑海里回放:“时空旅行者在另一个世界留下的所有痕迹都会在您离开时一并被抹去,不会产生任何不良影响。”

 

“不说点什么?”叶修打破沉默。

 

说啊,想告诉你我偷偷跟黄少天联系了好几天了;想说我知道和你聊天会让他很开心;想说既然分手不需要理由,那重归于好大概也不需要理由;想说未来有那么多可能性,为什么你不迈出那一小步,去选择一个有黄少天的未来?

 

想告诉你说这些有屁用,我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我就要消失不见了。

 

黄少天无所谓地耸耸肩:“后会无期?”

 

叶修轻笑一声:“我以为你要劝我点什么。”

 

“我为什么要劝你?你看起来过得还不错。”黄少天顿了顿,终究没法一字不留地离开,犹豫了一番又说道:“我没经历过你们那些事情……说什么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自己别后悔就行。”

 

叶修忽然一愣,恍然间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画面,很多年前的某个时刻,黄少天叼着冰淇淋对他笑着道:我爸说,很多遗憾已无法避免,但千万别让自己后悔。所以——

 

所以什么来着?

 

他挠挠头,太久了,记不清了。

 

这时,黄少天说了句话。恰好一阵风刮来,他的声音好像突然变得很遥远,像一个微弱的信号,穿越了无边沙漠和浩瀚荒野,在他耳畔回响片刻,又随风而去了。

 

“叶修,看我变个魔术——”

 

叶修猛地抬头,几片枯叶打在了他脸上。他用手拂去后眨眨眼,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出了店门,对着一堆空气站着。

 

他感到纳闷,静静地站了许久,莫名觉得心里空了一片。有一种强烈的,巨大的心血来潮,催促他赶快做点什么。

 

他走进店里在柜台后坐下,查询了M国N市的时间,然后,鬼使神差地,他点开了四年没有点开过的黄少天的头像,和他道了一句:“早安。”

 

 

04

 

黄少天拿着包,在N市某区的第二大道上快步走着。他一边默念会面地址一边看着时间,前边的人稍微慢了些,他抬起手侧过身,超过那人后开始小跑起来。

 

和布兰特先生的会面如果成功,就意味着他很可能得到私人资助,不需要继续在广告公司束手束脚,可以自由地拍摄自己的作品,自由地参赛,甚至有机会举办自己的作品展。

 

这算是他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可他居然因为堵车这种事情被迫迟到了。

 

途径市中心最繁华的广场,人流如织,黄少天不得不放缓脚步。前方道路右侧有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貌似在开展什么活动,手里拿着成堆的小卡片,见人就笑着给一张。黄少天想靠左侧避开人群,这时却突然感到裤子口袋间的振动。他怕布兰特先生那边催促,赶忙点开,结果看了一眼后当场呆在了原地。

 

YE:早安。

 

这算什么意思?

 

他低头盯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突然被人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一张小卡片被顺势塞到他手上,他急忙抬头——和那群穿着制服的学生不一样,那是个全身黑的家伙,戴着帽子,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他有些疑惑地盯着那个背影看了一会儿,接着将那张小卡片翻了过来。

 

Good morning.

And in case I don’t see you, good morning,good afternoon, and good night.

(早安。

   假如我再也见不到你,那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黄少天的心“咯噔”了一下,他这才意识到这个身影似曾相识。他猛地回头,在那一点黑色的衣角消失在拐角处时追了上去。

 

“叶——”

 

黄少天在拐弯处猛地停了下来,却没看到黑色的痕迹。行色匆匆的人们依旧在赶路,有人用奇怪地目光看着他。他的声音突然没了,像被硬生生地砍去了后半截。

 

他在原地喘了口气,忽然感到纳闷。然后他意识到自己手上拿着一张小卡片,不明所以地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白的,什么也没有。

 

我在干什么?

 

过路人的目光变得更奇怪了。有人上前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摇摇头,后知后觉地抹了一把脸。

 

我为什么哭了?

 

手机再次振动,布兰特先生的助理发来一条信息,询问他是否需要人来接。叶修的信息就排在下面,简简单单的“早安”两个字却好似千斤重。肺部像是被抽成了真空,一种强烈的情绪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几乎是无意识地点开了通讯录,找到了布兰特助理的电话拨了过去。

 

“你好,是的,不不不不用来接!我临时有很重要的事,不能赴约十分抱歉……”他一边说一边招了一辆出租车,“我明白,我……没关系,我理解。真的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他坐上车,对司机说了句“A.J国际机场,谢谢”。

 

“没关系,该抱歉的是我才对,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打扰了。”

 

他挂了电话后,接着在网上订了最近一班回国的飞机。他知道自己完全可以在见完布兰特先生后再回去,知道自己其实连个回去的理由都没有,知道他这是一时冲动的决定,也知道他方才亲手断了自己未来事业中最耀眼的那条路,去追寻一个搁置了六年、大概连结果都没有的可能。

 

可若不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

 

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好像一个人会吃饭、睡觉、说话、走路一样,如果不这么做,不事先解决这件事情的话,它就会霸道地占据他脑海里的每一寸空间,让他忘了怎么吃饭、睡觉、说话、走路,不知道怎么继续活下去。

 

他靠着后座闭上眼,想起了很多年前自己亲口给出的承诺。

 

不管你还有没有在等我,我都要来兑现诺言了。

 

 

05

 

叶修和黄少天回到α世界时,系统友情为他们输入了同样的地址。黄少天盯着他那一身黑,要嘻哈不摇滚的迷之重金属风格,差点没认出人来。

 

“你走,我没有你这样的男朋友。”

 

叶修挑起一边眉毛,“这么帅,你眼睛瞎了?”

 

“是啊,瞎了才看上你。”

 

“你瞎得乐意。”

 

黄少天红了脸,真诚地糊了他一巴掌。半晌后决定不跟他计较:“你这是去了什么鬼地方?”

 

“很远的地方,体会了一下异国风情。”

 

“哟嚯,不错嘛你!” 黄少天大力拍了拍他的背,看到叶修脸色不太对又帮人顺了下气,“不过我比你要厉害一丢丢,我遇见那边的你了。”

 

叶修有些诧异地望着他。

 

“他也认识那个世界的我,只是他们……关系不太好——哎也不能这么说,我其实有想过帮他们的来着。”黄少天拍开叶修蹂躏他头发的那只手,有些沮丧地说:“反正我的聊天记录也消失了,他也不会记得……算了算了,不纠结了。”

 

叶修没听懂他在念叨点什么,刚想说我也遇到那边的黄少天了,转念一想自己不过是打了声招呼,连正式见面都算不上,便没再开口。

 

时空旅行者都很清楚,异世界发生的一切都和自己完全无关,本应持着一颗不管闲事的心来对待,因为越是讨论就越会在意,而对异世界的所有感情都是徒劳无终的。

 

的确是一场梦。

 

他看着黄少天,这是他的黄少天没错,朝他勾了勾下巴:“走了。”

 

β世界线的收束方向确实没变,时空旅行者的所有痕迹都消失了,它几乎没有改变事情的发生轨迹。

 

黄少天依旧没能实现办自己的摄影展的目标,叶修依旧待在他的店里过着不上不下的生活,他们搁置了六年的情感还有些太过生涩,父母那关照样过不去,而黄少天和叶修也早已不是他们记忆中的样子了。

 

不过没关系,因为至少从这一天起,咖啡店晚间的灯光下会多一个身影。这不说明任何事,也不解决任何事,仅仅意味着叶修和黄少天会共同出现在彼此的明天里,即使明天未免有些不确定。

 

β世界线里,黄少天跟着高德地图绕来绕去,终于在一个咖啡店门口停了下来。他在叶修震惊的目光中开怀地笑,这回他没让叶修出来,自己推开了门。

 

“早安。”

 

从今天起的每一句问候,我都会亲自对你说。

 

END

 

小卡片上的话出自《楚门的世界》。

补完!写到最后自己都有点感慨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4)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