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一次相遇


搬一篇旧文……顺便补完
平行世界穿越梗 世界线灵感来源于石头门
感谢喜欢w

 

01

 

黄少天从一阵眩晕中慢慢恢复过来,他意识到自己正背着书包站在小巷的垃圾桶旁,穿着一身不太合时宜的短衣短裤。深秋的凉风刮过,裸露在外的皮肤泛起一阵细密的鸡皮疙瘩,他打了个寒颤,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

 

“为了让您尽快适应新环境,我们为您选择了邻近的β世界线:一个发展程度、社会秩序以及公共伦理都同α世界相当的世界。您不需要有过多的担忧,把这一趟由于时空修补给您提供的机会当成一次普通的旅行就好。”

 

“——你们这样冒昧把我送过来,万一我不小心做了什么事,哦不,这个不必说,我这一脚踩下去扬起的灰都能产生蝴蝶效应,我怎么知道我不会在无意中扰乱β世界线的秩序?”

 

“您不必担心这个问题。时空旅行者在另一个世界留下的所有痕迹都会在您离开时一并被抹去,不会产生任何不良影响。请您务必遵守原则,不要因此为所欲为,也不必因此束手束脚。”

 

系统的声音在脑海里回想,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黄少天总觉得冰冷的机械女声似乎泛起了一点笑意。他转过头,迈出了第一步。

 

“等等,原则里有说不能碰上β世界中的自己,万一我遇上这里的‘黄少天’了呢?”

 

“我们为您输入的地址绝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请您放心。”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他抬头便能看到高耸的摩天大厦排成了无边的城墙,在黑夜中变幻着光怪陆离的色彩。不远处是喧闹的车鸣与人声,他循着热闹的一处方向信步走去。

 

他拐出了小巷,被瞬间投下的白亮灯光刺痛了眼睛,下意识地遮了一下。半晌后他睁眼,发现自己正站在十字路口的某处,人流如织,光影闪烁,酒吧里的鼓点一下下震动着他的心,踩着高跟鞋的女人媚眼一挑,路过时带起一阵泛香的风。

 

城市在狂欢。

 

β世界的一切都是新的,随着脑海里机械女声最后一句落下的话音,黄少天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时空里肆意扬起了嘴角。

 

“欢迎来到β世界线。请把您的时空旅行当做一场梦,来去随心,顺其自然就好。”

 

 

02

 

黄少天换上事先准备好的手机,去商场买了几套衣服,挑了一个轻酒吧坐了下来。主唱披着紫红色的暗调灯光,抱着吉他唱着陌生的旋律。黄少天听出这是民谣,只不过是β世界里不为他所知的,他赶忙下载了一个播放器,把听到的所有歌曲都加进了歌单里。

 

出来时已是夜晚十一点半,他被嘈杂的声音灌得晕头转向,循着一条灯光较暗的街漫无目的地晃荡了过去。

 

黄少天步子有些虚,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看什么都像是披了一层朦胧的光影。他走了大约半小时后在一家咖啡店门口停了下来,往里看了一眼。唯一的服务员撑着手肘半趴在柜台前,暗黄的光线晕染了他的表情,在黄少天的眼里又加了一层模糊滤镜,看不分明。

 

可他却十分笃定,这是个熟悉又不熟悉的身影。

 

或许是他的目光太炽热,那服务员像是感知到什么似地抬起了头。黄少天在灯光下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模样,还有那双瞬间缩小的瞳孔。那人在片刻的惊愕过后露出了些许困惑的表情,两人僵持了半晌,最终他从柜台后猫着腰钻了出来,帮黄少天开了门。

 

“进来坐坐?”

 

“你认识我?”

 

他们同时开口的话音重叠在一起,又倏地中断。黄少天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最终还是怕累着对方扶门的手,先一步走了进去。

 

他盯着这个看起来大了绝对不止三岁的,β世界的叶修,想起他刚刚变化莫测的神色,于是他很直接地试探道:“我叫黄少天。”

 

叶修的动作稍微一顿,说了句“我知道。”他磨了一杯咖啡一杯奶茶,把奶茶的杯子递给了黄少天,在他对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一时无话,叶修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只是专注地盯着黄少天的脸,仿佛要把他的五官刻在眼睛里。

 

黄少天的内心却五味陈杂,他秒懂了现在的状况,想说“好巧啊在α世界线里我也认识叶修我们还是一对”,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意识到无需多言,两个世界本来就没联系。

 

黄少天大致明白了叶修目前内心所想——装作是这个世界的自己显然是愚蠢又多余的,他不想跟对方绕圈子,直接道:“你就没什么问题要问我?”

 

叶修没有回答,嘴角一勾却说:“别告诉我你是穿越过来的?”他没理会黄少天动作中显而易见的一滞,“六年前的黄少天就已经比你高了,眉毛比你深一些,没这么乱,黑眼圈比你重很多,脖子右边有一个疤,头发也不是这个颜色。”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但更早之前他也像你这样,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和你不一样的。换句话说,我觉得你就是他十年前的版本,除了‘穿越’这种说法我给不出更好的解释了。”

 

叶修的部分话语让黄少天直觉有哪里不对劲,可他还没能从这么大的信息量中恢复过来。他眨眨眼:“你真的信?”

 

“你不是?”

 

 “那你就这么想吧。”黄少天耸了耸肩,懒得和他解释真相。他对自己和叶修的过去也还没在意到要执意打探别人隐私的地步。他扫了一眼店内装潢,突然有了一点笑意,问道:“这绝对不是你的店吧?”

 

叶修挑了挑眉,“你对我似乎有什么误解?”

 

“我以为……”黄少天朝某个方向勾了勾下巴,叶修顺着看去,对面网吧的门牌上发着土得掉渣的蓝底红光字体映入了视野。黄少天瞪大眼睛,好似有明亮的火光要从中冒出来,“你不是在这里帮朋友看店?而且你也没穿工作服。讲道理方圆几里内有网吧的话你难道还会在别的地方?”

 

叶修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黄少天却没理会,表情夸张地继续说道:“在我那个世界里——你懂我意思,我和叶修都是电竞职业选手……”

 

“你们认识?”叶修讶异地打断道。

 

“对,我们都是电竞职业选手,玩的是荣耀,一个游戏。他前不久才和我说过以前小时候打游戏家里不让,那时有过提前入社会赚钱开个网吧的冲动,说这样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情了。”黄少天陷入回忆里,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没想到在你这儿实现了。”

 

叶修还停留在前一段话:“电竞还有……职业选手?”

 

“怎么,你们没有吗?”

 

叶修在黄少天诧异的目光下摇摇头,“没有……这里没有这种东西。也没有‘荣耀’。”

 

明知道这是在β世界线里才有的情况,黄少天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一瞬间他忽然无法分清虚实,好像自己经历过的一切都飘然远去,他们不过是一本厚本头小说里的文字,他读了太久,恍惚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已成了现实的看客。

 

他心里没来由地不舒服,于是问道:“那你呢,你喜欢打游戏吗?”

 

“说不上喜欢,还好吧?偶尔会打。”叶修组织了一下语言,“更多是在游戏里帮人组装武器,自制武器可以赚很多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在这方面还挺擅长的。”

 

不要脸这一点倒是惊人的一致啊,黄少天腹诽。他刚想开口,却听叶修道:“十二点多了,太晚了不安全,你早点回……”

 

他话还没说完黄少天就瞪大了眼睛,叶修好像早就猜到了似的,表情一成不变,“不介意的话,楼上有多余的房间。”

 

“你住这儿?”

 

“对,”叶修又独自去柜台捣鼓了什么,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出门右转三十米有个便利店,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去那儿买。”

 

等黄少天提着一袋日用品回来时,店里咖啡的香气变浓了许多。叶修见到他时自然而然地递了个杯子给他,“黑咖助眠,小心烫。”

 

黄少天有些惊喜地说了声“谢谢”,自然而然地接过咖啡。小呡了几口后他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刚想开口,却发现叶修早已先一步上楼了,只留了个暗黄的小夜灯给他。

 

他沐浴和洗漱完毕后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叶修特意给他多垫了一层床单。种种细节在他脑子里回放了一遍,先前那些埋在心底的疑问渐渐浮了上来。他眼睛一闭,决定暂时把这些琐事抛开,安稳地睡一觉。

 

这是他在β世界里度过的第一天,一夜无梦。

 

 

03

 

黄少天暂时以叶修的咖啡店为家,白天出门浪,晚上就住在这里。他简单的查询了一下附近的旅游景点,总是在前一晚上临时决定,第二天就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潇洒得不得了,之前的诸多疑问也不过是过眼烟云,早被他抛之脑后了。

 

黄少天来到β世界的第五天,周一,叶老板却任性地关了店门,提出要和他一起走走。

 

“这是怎么了突然想不开?”

 

叶修似笑非笑,“尽一下地主之谊,你不是过几天就回去了?”

 

两人绕着湖区徒步了一上午,黄少天看着自己的计步器显示已达一万五千步,顶着酸痛的双脚找了半天的歇脚地,终于在一块草坪上坐了下来。

 

黄少天颓成了个大爷,还一脸惊讶地看着脸色平静无澜的叶修若无其事地想要起身,突然问道:“你认识苏沐橙吗?”叶修转过身狐疑地看着他。

 

“认识方锐吗?”

 

叶修刚想给予他一点来自正常人的关怀,就听黄少天继续说道:“那好,我说几个名字,有认识的你就告诉我。唐柔,包容兴,魏琛,陈果,乔一帆,莫凡……”他等了等,对方没反应,“那就喻文州,王杰希,周泽楷,韩文清,张佳乐,孙翔,张新杰,楚云秀,唐昊?”

 

“真没有?冯宪君也没有?”

 

叶修想了想,“只知道周泽楷……学弟,毕业后就没见过了,不算认识吧。”

 

黄少天若有所思。他知道不同世界里的同一个人会有不同的出生和经历,会被塑造成完全不同的性格,但相邻世界线的收束方向大致相同,受此影响或许不同世界里的同一人生活的某方面也会有极小部分的重叠。他本无意过多探寻这个世界里的自己,毕竟这和他本人毫无关系。但相对于他原来所在的世界,在相邻的β世界线里自己算是现在唯二和叶修有关系的人了,他竟对现在这两人的关系产生了一种空洞无力的不甘心。

 

等他发完呆,叶修已端着两杯饮料出现在他面前了。他递了一杯给他,说道:“没帮你要黑咖,毕竟现在才中午,你要是走着走着睡着就不好了。”

 

黄少天怔住了,叶修却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伸出的手顿了顿,“哦,因为以前少天也莫名其妙地就是一喝黑咖就会犯困,只有他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下意识地觉得你也会这样了。你会吗?”

 

黄少天的目光突然变得难以言喻,好像杂糅了各种喜怒哀乐,让叶修一愣。他沉默了半晌后答非所问道:“能和我说说你和他的事吗?”

 

 

04

 

叶修和黄少天从高中时就对彼此的感情心知肚明,小心思既然都已经摸清了也自然不在乎多埋上那么一两年。考上同一所大学后两人迅速脱单,是典型的“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认识的他们就在一起了”的情侣。

 

黄少天喜欢摄影,他家境好,有足够的物质基础来支撑他在课余时间走下这条野路子。当初报大学时也完全是跟着叶修来的,自家地盘的一堆好大学不选,偏偏跑到了一个几千公里外的城市,当初还因为这事被他爸指着鼻子臭骂了一顿。

 

两人在象牙塔里度过了最疯的四年时光,吵过打过无数次,有一次黄少天还失手把叶修打进了医院。叶修到现在都记得当时医生问道“谁打这么狠”后黄少天撇嘴说了句“我”的那个表情,被打得最惨的人反倒先笑出了声,剩下医生和黄少天在那大眼瞪小眼。两人就算是这样也从没想过分手。

 

大三那年除夕叶修本来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要一人过,无意中和黄少天提到了这事,硬是被拖回了他家里。饭桌上黄母例行夸赞了一番叶修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又例行和黄少天扯到了找女朋友的事。黄少天一反常态地没有像以往那样敷衍她,只是突然放下筷子正色道:“爸,妈,叶修是我男朋友。”

 

叶修当时有点震惊,但也知道这事迟早得坦白。结果的确如两人所料,黄父大发雷霆,砸锅砸碗,黄母在桌子另一边无声地哭。两人被理所当然地赶了出去,在大年三十夜晚的寒风里相互裹着一条围巾取暖。

 

黄少天:“那个‘出柜多少招’你看了吧?”

 

叶修点点头,“冻结存款的话你就委屈一下,你妈那里只能靠你多说了,以后有机会我再刷个印象值。要不要再好好谈一次全看你,准备好了我也去,要打要跪都一起。不谈的话也可以打打持久战,我爸妈那边反正没问题,这边我陪你就行了。”

 

黄少天没有回答,按着他就在墙边一阵猛亲。当晚两人在宾馆里过了一夜,初一那天早晨醒来时叶修看着黄少天的睡颜,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了句:“我爱你,以后只会越来越爱你。”那时他们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小子,觉得爱情万岁,只要两人在一起天塌了也能走下去。

 

和父母的关系僵持了大半年,那段时间黄少天的经济来源果然断了,两人多找了几份兼职,又赶上大三忙起来的那段时间,日子过得昏天黑地,见面时间少了,最长的一次有半个月。

 

直到有一次黄少天兴冲冲地叫叶修出来,说“爸妈可能改变主意了”,他才意识到两人已经很久没见面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黄父黄母的态度依然坚决无比,黄父说让黄少天出国留学,所有流程都已经安排好了,黄少天听了当场就要发飙。

 

黄母看他这样又哭了,这回哭得撕心裂肺。黄少天抬起的手又垂了下去,他把眼泪憋在眼睛里,想去扶她,却被她一巴掌甩开。黄母跌跌撞撞地走到叶修跟前,两手紧紧抓着叶修的手臂,像是抓着仅剩的救命稻草。

 

“我知道你和少天都是真心地互相喜欢,但我只有他这一个儿子,我二十多年来所有的付出不求别的,只求他能找个好工作安定地成个家,不要一生都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里……”黄少天想上前,被他父亲扯住了。黄母拽着他,差点就跪了下去:“叶修,我也算是从高中就看着你长大了,阿姨求求你,放过我儿子,你放过他……”

 

叶修一辈子都忘不了她那时的眼神。

 

他顿觉身体脱离了控制,回过神时已经僵硬地点了头,脸上湿了一大片。他猛地抬头望向黄少天,黄少天好像是在看他,眼里没有了颜色。

 

叶修说到这里时紧紧抿着嘴,许久没有说话。黄少天有些狐疑地转过头,却发现他神色如常,好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

 

“然后呢?”

 

“然后他出国了,后来找了个工作在那边定居,我再也没见过他。”叶修看着黄少天欲言又止的表情,好像知道他想问什么,直接答道:“后来我们确实有联系过,少天说他会回来找我。”

 

他笑了笑:“我没说好或不好,再后来久了联系也断了,就这样了。”他扯着黄少天起身,两人一同往回走去。

 

黄少天闷闷不乐地开口:“他怎么这样?说话不算话的……”

 

叶修觉得黄少天在抱怨自己的表情很有意思,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无所谓地说:“他人在国外,经历了那么多好的坏的我都不在他身边,有什么理由再回来?”他顿了顿,“其实时间久了就淡了,这没什么的。我早就不在乎了。”

 

他看着黄少天兀自走在前面的背影,对方好像恨不得在背后贴上大写的“不理解”三个字。他想说再轰轰烈烈的爱情也敌不过时间,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过去的都过去了。

 

相比起叶修来说,α世界的黄少天毕竟还是个孩子。他因为这事一人生闷气生了很久,虽然对象不明,叶修意思意思哄了他一会儿也就随他去了。晚上上楼前叶修又例行帮他磨了杯黑咖,递给他时黄少天却盯着他,没有伸手去接。

 

叶修放下杯子,“又怎么了?”

 

黄少天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劲,话已出口就像是脾气在肚里憋坏了似的,带着一股发酵后的无名火:“你说你不在乎了,那为什么连黄少天这么个小习惯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

 

“为什么要多给我垫一层床单,你还记得黄少天喜欢把床垫垫很厚的习惯是吗?为什么你那一排照片里几乎所有都是很新的,唯独黄少天那张就快烂掉了你都不摘下来?哈,你不在乎——我就说一开始就觉得哪里不对,为什么是六年前?为什么你能把六年前的黄少天记得那么清楚,还一个一个五官拿来跟我比对?”

 

“你说时间久了你不在乎了,我信,我理解,那这些又是为什么?”




TBC


黄少天:一不小心给我和我自己cp当了回助攻。

是he。


评论(19)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