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忘羡】灿烂如少年(下)


(上)

送给这个考了第一的崽 @一条废落落  Congrats!

感谢喜欢w

05

 

一回生二回熟,蓝忘机和魏无羡的交集仅限于借饭卡,他自己又是个二回也熟不来的性格。魏无羡倒是无所谓,他本以为两人的关系也就止步于此了,但由于他对饭卡的关注度并不够,十次去食堂大概有五次是出事的,不是忘了带就是弄丢了。

 

魏无羡是典型的群聚动物,吃个饭总是一群人,跟开坦克似地浩浩荡荡地走进食堂。刚开始他丢饭卡那会儿,周围人自然是主动帮他担上一餐两餐。可大概是先入为主的缘故,魏无羡竟会在摸到空荡荡的裤子口袋时下意识地抬头寻找那个挺得跟一棵小白杨似的身影。

 

巧就巧在魏无羡和蓝忘机去食堂的时间几乎是一致的,他第一次抬头,就如愿以偿地捕捉到了熟悉的人。蓝忘机的轮廓在人群中乍一看锐利分明,辨识度极高,而对上那一双浅水双瞳时又分明是沉静柔和的。

 

他的眼里仿佛晕了淡色水彩,画笔携着水汽在眸子里氤氲了一湾静海,笔尖轻勾,那一下恰好勾在了魏无羡的心上。

 

他一边挥手一边开心地叫到:“蓝湛,借我饭卡!”

 

蓝忘机皱起眉,面露一丝不解,却还是在魏无羡走到他身边时把卡递给了他。魏无羡接过来,动作自然得仿佛天经地义。

 

刚想开口问魏无羡需不需要帮助的聂怀桑的内心突然微妙了起来,总觉得自己好像输了。这算什么?放着旁边的饭卡不要非得去要那张遥远的饭卡?是那张饭卡的颜值高了还是那张饭卡性别女啊?

 

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张三在这时问道:“正常人看见蓝忘机都绕道走的吧?魏无羡这是什么情况?”

 

江澄:“他正常吗?”

 

“噢噢噢是不太正常,”李四吃了一口饭,“这就叫什么……见色忘友?”

 

王五:“什么他是弯的?”

 

 “双的吧,之前不都还那么喜欢女生。”李四不屑地瞟了他一眼,“出师不利啊,整天围着蓝忘机,以后还怎么当又浪又骚的花花公子啊。”

 

江澄在这时突然发出了一声不可名状的嗤笑。聂怀桑大惊,迅速把这一声理解为竹马早就知情的嘲讽。他愣了十几秒,过了一会儿拿起可乐沉痛地说道:“喝点假酒,消消愁。”

 

下午那餐魏无羡记得拿饭卡了,几人围着他就要往食堂走,他却在楼梯口停了下来,“你们去吃吧,我还蓝湛饭卡钱。”说着挥了挥手里的卡。

 

他这么一说这帮人就对他彻底不抱希望了,下楼时腹诽道:这样你来我往的有意思吗……

 

有意思。对于身在其中的当事人之一来说,确实是很有意思的。魏无羡不负众望地脱离了组织,和蓝忘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成了一对捆绑饭友。蓝忘机平日里的形象给他身边挂上了一堵无形的墙,懂得读空气的人都明白他是只可远观不可近交的,因此蓝忘机身边几乎没什么人。那段时间突然多了个魏无羡,男生之间都忍不住八卦了起来,女生就……女生早就原地爆炸了。

 

蓝忘机静而稳,魏无羡动而灵,虽说只是初中生,两人的身材和五官都是校里一等一的,自带滤镜效果,并肩后可以称得上是校园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所有这些背后的议论都会主动绕开蓝忘机的耳朵,可魏无羡却唯恐天下不乱。饭友关系持续一周后,魏无羡再次准备去补办饭卡。他看见排在最前面的正是蓝忘机,忽然眼珠子一转,有了一个想法。

 

他径直走到蓝忘机身边,在对方把钱放进窗口时将自己手上的两张毛爷爷也递了过去,看都没看蓝忘机就笑着说道:“麻烦再多充两百。”

 

蓝忘机不知道魏无羡又要耍什么花招,有些防备地说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给我保存饭卡的成本太高了,补办一次十五块呢。”他说,“以后把钱充你卡里,反正早餐我直接去小卖部用现金就行,午餐和晚餐就拜托你啦。”

 

蓝忘机蹙起了眉,刚想开口,就听后面的女生“啊”了一声。他们俩下意识地朝后望去,只看她差点跳了起来,扯着另外两名女生转头就跑,嘴里还念着“素材……素材……”

 

魏无羡轻笑一声,拍拍蓝忘机的肩:“哎呀,真可爱。走吧。”

 

这句轻佻的调侃让蓝忘机的眼神暗了暗。他皱眉看过去,却直直地撞进了魏无羡的眼睛里,发现对方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魏无羡上唇咬着下唇,露出一排皓齿,笑得比太阳还灿烂。

 

大概是那时就已习惯了这样一个闪闪发光的存在了吧。

 

 

06

 

距离魏无羡扣篮扭伤手已经过去了三周,上周蓝忘机去外省参加比赛,魏无羡拆了石膏,怕影响他情绪,主动打了个电话过去汇报情况,还再三保证自己一定会万分小心,不经校医允许坚决不碰球,俨然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两个大老爷们儿,蓝忘机和魏无羡不是那种每分每秒都谈情说爱的人。他出去一周,两人的电话充其量也就四五次,一是没什么特别的事,二是魏无羡怕打扰到他。前几天的几次通话还大都是蓝忘机打过来询问他手的情况的。

 

晚上八点左右,魏无羡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阳台上。冬夜里星朗月清,风声簌簌,魏无羡突然想听听蓝忘机的声音。他估摸着对方白天的活动已经忙完了,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下一秒电话就被接了起来,熟悉的声音穿越千里后带着一点点失真:“魏婴。”

 

“蓝湛!这么快就接了啊,忙完了?在宾馆?感觉怎么样啊?”

 

蓝忘机顿了顿,选择了一个问题回答道:“在,准备洗澡。”

 

“脱衣服后自拍个给我看看。”

 

“……”

 

“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啊?不准反悔,啊对你别自拍,对着镜子拍,我要全身照。”

 

魏无羡其实特别喜欢蓝忘机被他调戏后恼羞成怒的反应,觉得就像调戏良家闺女似的,有一种迷之成就感。他知道说什么话会达到怎样的效果,平时为了增添情趣在床上也说个不停,就是为了看他的反应。可这次蓝忘机什么都没说,魏无羡在这边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态,觉得状况有点不尽人意。

 

过了半晌蓝忘机突然挂了电话。魏无羡感到莫名其妙,又过了半分钟,一张照片发了过来。

 

天知道当时他有多震惊,魏无羡的嘴张得可以吞下一匹马。

 

照片里是镜子中的蓝忘机,他穿着一身黑西装,内里的白衬衫扣到了最上一颗。头发梳得干净利落,有一丝刘海垂在前额,半遮住眼,那双眼睛透过屏幕直直地望向他。黑暗中手机里的人格外明亮,即使穿得一丝不苟,魏无羡还是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

 

啊!我家蓝湛这种——冷漠的性感!

 

他兴奋地蹬了一下脚,骨头正好碰上铁栏杆发出一声巨响,疼得他直抽气。

 

过了一会儿蓝忘机的电话打了过来,魏无羡迫不及待地接起说道:“蓝湛你转性了?居然真的拍了!”

 

蓝忘机并无恼意,仍是淡淡地说:“你不是想看吗。”

 

“是,我是!天哪这一张,蓝湛你也太好看了,哎哟我这语死早——你真的太好看了。”他最后一句听起来有些绝望,好像在为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而苦恼。

 

“……你说过了,”电话里听不出蓝忘机的情绪,“很多次。”

 

“我知道,说多少次都不够的!”

 

蓝忘机又不说话了。魏无羡还沉浸在美颜盛世中无法自拔,过了一会儿听到对方问道:“手怎么样了?”

 

魏无羡微微一愣,接着道:“没怎么样。”

 

蓝忘机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语气的一丝变化,问道:“怎么了?”

 

魏无羡像是想起了什么,小声“啧”了一下转过身,靠在栏杆上盯着月亮,说:“苏涉这个人……你认不认识?”

 

“知道他,不算认识。”蓝忘机道,“怎么?”

 

“没事,刚刚教训了一下这孙子。”

 

蓝忘机曾听几人说过苏涉对他莫名其妙的针对,猜了个大概。他自动忽视掉个别字眼:“手……”

 

“早好了。”魏无羡说,“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了问问你。”

 

“发生什么了?”蓝忘机坚持问道。

 

魏无羡想了想,就简单和他说了一下。确实不算是事儿,也就发生在两小时前。

 

蓝忘机外出比赛的这一周,魏无羡加入了班上的狼杀小队,每天傍晚这帮人都会群聚在这栋教学楼最顶层的一个小阁楼里痛快杀那么两小时。这天,其他几人碰巧都有事,说会晚那么半小时过来。于是先到的就只有魏无羡和温宁,两人还没到最顶层就听见了吵吵嚷嚷的人声——小阁楼已经有人了。

 

魏无羡伸了个头进门,声音顿时熄了火,里边的人齐刷刷地看了过来,大概有五六个男生。他发现自己原先垫好的报纸被人掀得乱七八糟,很多都被踩脏了,很多零食散在地上,还有一个蛋糕,奶油沾得到处都是,很不干净。

 

“啊……过生日是吧,寿星生日快乐哈。”魏无羡半个身子靠在墙上,对着一帮不认识的人说道,“这个房间你们还要用多久?”

 

那群人好像看出了他的意思,一时间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一个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怎么,你要用?”

 

魏无羡顺着声音看过去,开口的是一名坐在地上的男生,白衬衫配浅色休闲裤,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是几人中看着最干净的一个。那人眉眼间携着一丝清冷,魏无羡总觉得莫名别扭。

 

他答道:“是啊,待会儿有朋友来。你们还有多久?”

 

一个站着的男生答道:“大概半小时吧。”他脸上身上全是奶油,头上戴了顶类似皇冠的帽子,魏无羡猜这人可能是寿星。

 

“好,那我在外面等。”

 

几人本意是赶他走,却没想到他就这么在外面坐着。魏无羡答应得十分爽快,没再多说什么就直接出了门,和温宁站在不远处,靠着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几人本来玩得挺疯,这下外边站了两个陌生人,还要老想着那半小时的限制,突然就放不开了。

 

魏无羡站了一会儿,想了想对温宁说道:“要不我进去拿我的报纸出来垫着,你等等。”

 

他起身,刚走近就听到谈话声从房里传来:“真丧气,跟门神似的。”

 

“是啊,守在那里感觉都不好玩儿了。”

 

“哎呀算了算了。”貌似是寿星的声音。

 

魏无羡的步子顿了顿,他决定无视。谁知之前莫名高冷的那位同学却像是突然失去了耐心,在看到魏无羡再次走近后大步上前,“砰”的一声用力甩上了门。魏无羡没反应过来,刚拆了石膏没多久的右手被狠狠砸了一下。

 

他被砸得退后好几步,咬着嘴唇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冷静你要冷静”。他知道这小阁楼并不属于谁,他们催人本来就不太好,还正好是别人过生日,便忍着没发火。可一阵巨响过后里面的声音模糊地传了过来,混着回音,魏无羡却听得一清二楚:

 

“就是蓝忘机的朋友,他这人自以为是惯了,朋友也跟着自以为是……”

 

呵,这孙子。

 

那一瞬间,魏无羡所有的理智都被狗吃了。说蓝忘机的坏话还被他听见,那是犯了死罪。

 

温宁见他被砸那一下,赶忙要上前去扶他,却看到魏无羡忽然退后了两步,接着猛地上前抬起右脚,用力踹开了房门。

 

“……”

 

里面的人被这一声巨响吓到了,魏无羡踹得脚发麻,他等了一会儿,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

 

温宁也跟着他进去了。无人说话,气氛降至冰点。

 

魏无羡半眯起眼睛,舌头划过牙齿,模样痞得不行。眼里却一丝温度也无,夹杂着就要实体化的戾气。他的眼神在几人身上游走了一会儿,忽然下巴一勾,对着一人道:“谁让你用我报纸垫屁股了?”

 

他语气明显不善,那男生一愣。周围人都知道魏无羡和温宁打架是远近闻名的厉害,魏无羡疯起来更是连校规校纪都能踩在脚下的,这会儿一不小心越了界,六个男生对两个居然全体怂了,没有一人说话。

 

魏无羡开始胡扯:“谁让你们踩我报纸了?那是我昨晚上还没看完的报纸你们还敢乱动?”

 

这不是你自己拿来垫屁股的吗……温宁腹诽。魏无羡看报纸?见鬼的几率比较大。

 

有一人小声答道:“我们以为没人要……”

 

“你们以为?你们怎么不以为这报纸是我的?”魏无羡声音大了一些,“报纸一块五一份很贵的知不知道,你们找我茬呢?”

 

摆明是你在找茬好吗!温宁在心里吐槽。他看着这几人一副明明不敢发脾气却还硬是装作“懒得和你们吵”的表情很想笑,于是咬着嘴唇握紧拳头防止破功。对面几人注意到他的样子以为是要动手,更怂了。

 

“……那你说怎么办。”寿星开口了。自己的生日被搅成这样,他也是有气无处发,声音咬牙切齿的。

 

“还能怎么办,报纸不能浪费了,你们把这儿弄得这么脏,那就给老子擦干净。等会儿我朋友还要用呢。”

 

一旁的高冷先生终于忍不住了:“凭什么,你算个什么东西?”

 

他话一出口寿星就拉住了他,叫了声“苏涉”,一个劲地给他使眼色。

 

魏无羡冷笑一声,直视苏涉的眼睛道:“我不算东西,我是人。你也不算东西,你连东西都不是。”苏涉刚想回话,魏无羡却上前一步走到他跟前,借着身高优势把他压在了自己的阴影里,嘴角扯出一个要笑不笑的弧度:“怎么,你不是挺能说的,现在站出来,刚才怎么不说话?吓得画风都变了?”

 

苏涉知道刚才的话被听到了,他的嘴巴张了又合,终究还是一句话没说出来。

 

“这位同学,我知道嫉妒是人之常情,可你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这句话像是戳到了他的痛处,苏涉猛地抬起头来,只见魏无羡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眼里满是戏谑。

 

魏无羡看到他这样的反应,又打量了一番苏涉的打扮,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别学他了,我说你这人怎么感觉浑身都不对劲。少在那装出自己和他是一样的幻觉,又跟个缺爱的小屁孩似地寻求关注。”他毫不留情地说道,“你们的脑子都不是同一个维度的,还是返璞归真早点看清自己几斤几两,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苏涉的脸色可谓变幻莫测,一阵青一阵紫。“你什么意思?”他冷笑一声,气息有些不稳:“站在所谓道德制高点可怜我?”

 

魏无羡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我懒得。你快擦干净了。”

 

温宁不忍心再去看苏涉的表情了。

 

这时的魏无羡拿着手机,自动略过了右手被砸的情节,简单说完后接着道:“就这样,外边太冷了我得回去,教学楼信号不好,先挂了。”

 

“魏婴。”

 

“你爱我,我知道,我也爱你!”

 

“……”

 

“挂了,拜拜。”

 

“嗯。”

 

魏无羡哆哆嗦嗦地走进了教学楼。远在另一边的蓝忘机挂了电话后抬起头,直视着同一片天空。夜空映在眼里,浅眸灿若星河。

 

 

07

 

进入考试周,魏无羡是典型的越到期末越浪的那种学生,在所有人都集中精力复习的时候,他当然也会意思意思努力学习一下,只不过意思不了多久,他就又跑出去浪了。

 

学校附近一百米处就是地铁站,几站外就是全市最繁华的商业街。正好上映了一部感兴趣的电影,他就去问蓝忘机有没有时间,心里还揣着些其他的心思。本以为要死缠烂打一番,没想到对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他记起上次发照片的事,还有这件事情,觉得蓝忘机这人是越来越不好琢磨了。又忽然想到蓝启仁,心想蓝忘机出现这样的变化多多少少是因为自己,这些事情可决不能被那老头发现了。

 

两人看完电影后就在街上找吃的,魏无羡拉着蓝忘机走来走去,眼神却始终不住地往一家简陋的过桥米线店铺瞟。蓝忘机早看出来了,一顿折腾后他道:“走吧,去吃米线。”

 

魏无羡一愣。他知道这家米线很好吃,但怕蓝忘机不喜欢这里的环境,就没想勉强他。他指着脏乱差的店面问道:“你确定?蓝湛你确定这家?”

 

蓝忘机的回应是不跟他废话,牵着人就走。

 

两人坐下后服务员迎了上来,魏无羡道:“肥牛加鱼豆腐,要重辣。”

 

蓝忘机:“牛肉,三鲜。”

 

服务员:“……”

 

不一会儿两人就捧着热得冒气的米线吃了起来。冬日里的热汤,对面的美人,魏无羡唆着粉,觉得自己的幸福指数达到了满点。他顶着一张油油的嘴聊了半天的剧情,忽然话锋一转:“今晚不想回去了。”

 

蓝忘机秒回:“嗯,去宾馆。”

 

魏无羡再一次受到了惊吓,他在内心给蓝启仁磕了三个头。

 

对于上下的位置,魏无羡倒是不太有所谓。可说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尤其对蓝忘机,就算是为了看看蓝忘机从没表露过的样子,他也是想尝试反攻的。可几次都以失败告终,蓝忘机特别不愿意做0,魏无羡觉得这是个天大的遗憾。

 

夜晚灯光昏黄,空气中氤氲着湿漉漉的雾,两人吃完后走在街上,仿佛来到了上世纪的伦敦。魏无羡走了一下就伸手去牵他,两人的手都透着些冰凉的温度,蓝忘机却立刻握紧了。

 

长街如洗,星影疏落,灯光下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魏无羡无心文艺,一直在想怎么反攻。他想着想着就无意识地说了出来,蓝忘机听到他轻声叫道:“蓝湛。”

 

“我在。”他说。

 

魏无羡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话,猛地抬头就撞进了那双浅色的眼睛里。他呼吸一滞。

 

他想:反攻个屁,溺死我算了。蓝湛身下死,做鬼最风流。

 

第二天中午蓝忘机临时有事没和他一起去食堂,魏无羡却看到了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温情。温宁坐在她对面正和她说着些什么,他便走了过去。说了没多久江澄也看到了,都是很久以前认识的朋友,就一起坐着开始闲聊。

 

聊到了奖学金,几人都在抱怨一等奖学金太难拿,但三等和一等的贫富差距又太大。江澄道:“反正蓝忘机肯定又是拿一等的吧。”

 

魏无羡悲伤地说:“是啊,他家又不缺钱,怎么就不可怜可怜我们这些下层群众。”

 

说曹操曹操到,魏无羡话音刚落就看到蓝忘机走进了食堂,两人跟提前约好了似的同时看向对方。

 

蓝忘机直接朝他走了过来。

 

温情并没注意到,她问:“蓝忘机?蓝忘机是什么人?”

 

蓝忘机在大学照旧是声名远扬,只不过温情这一年都在国外所以对他并不清楚。江澄刚想开口,却忽然忆起好像很多年前的某一天也有谁这么问过,当时一群人东说西说给蓝忘机下了一长串定义,却唯独魏无羡没有开口。

 

还是等标准答案吧,他想。

 

魏无羡扬起嘴角,蓝忘机边走边看着他。他的侧脸勾出了柔和的弧度,阳光穿过窗户洒在他身上,灿烂如闪闪发光的少年。

 

“是我最爱的人。”魏无羡笑着说。

 

END

评论(19)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