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忘羡】灿烂如少年(上)


大概就是,两个大学生的秀恩爱日常

第一次写忘羡,感谢喜欢

 

01

 

蓝忘机站在教学楼通往食堂的走廊拐角处,面无表情地直视着操场的方向,时不时低头看表。这个拐角是他和魏无羡日常约饭的等候地点,可现在距离约定时间已过了十五分钟魏无羡却还是没出现。冬日里冷风凛冽,行色匆匆的路人有些好奇地瞟着他,被他习以为常地忽视了。

 

突然裤子口袋间振动,他把手机掏出来点开,是魏无羡的短信:同学打球伤着了,陪他去医务室,今天中午吃饭不用等我了哈。

 

蓝忘机想象着魏无羡说出这句话时眼角上挑的模样,表情不自觉地松了松。他一抬头就看到了宋岚那惯例的一身黑,想起他也是校篮球队的。刚想上前询问,对方好像察觉到他的目光似地正巧转过脸,朝他大步走了过来。

 

“在等魏无羡?”

 

蓝忘机点点头。宋岚继续说道:“那小子扣篮把手给扭到了,好像挺严重的,在校医院。”

 

宋岚扔下这句话就走了。蓝忘机微微愣了一下,长腿一迈就朝校医院走去,口袋里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他走得很急,一步恨不得走成三步远,过路人被他带起了一阵风。他在一楼处找人问了问,赶到魏无羡所在的房间时听到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不禁放慢了脚步。

 

“真的要打石膏啊?真的啊?能不打吗——嘶!轻点祖宗!”

 

蓝忘机知道校篮球队的人基本上都和校医混熟了,可还没想到能熟到这种程度。校医的声音接着传来:“你还知道痛啊,啊?打石膏怎么你了坏了你帅气的外壳吗?”

 

“什么叫外壳啊……被朋友看到又要担心了是不是!”魏无羡死皮赖脸地给自己找了个正直的理由。

 

仿佛应了他这句话,蓝忘机在这时沉着脸走了进去。魏无羡看到来人时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这是要完,眼神一个劲地往两旁瞟,就是不看蓝忘机。

 

蓝忘机对校医轻声道了一句“您好”,校医点点头,知道这是和以前一样的状况,就非常熟练地对蓝忘机说道:“扣篮起跳时脚抽筋,力度没把握好所以扭到手了,轻微骨折,对位良好,不严重。主要是这家伙记吃不记打!”她说到这里狠狠剐了魏无羡一眼,“上次是肌肉拉伤,上上次是脚扭伤,还有上上上次……”

 

校医顿了一下就要去拿她的记录本,魏无羡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打篮球难免会受各种大大小小的伤,他大多数轻伤是衣服一遮就看不出来的那种,因此也没跟蓝忘机提过。现在校医一股脑全说了出来,眼看蓝忘机的眼睛都可以拿去做冰碴子了,魏无羡赶忙道:“停停停,感谢您过去的不抛弃之恩,都是些小伤我们就别计较了哈。蓝湛走走走我们走……”

 

他伸手去推蓝忘机的背,又被轻轻拍了下来。蓝忘机对校医鞠躬道了谢,一把抓住魏无羡没受伤的那只手把人拖了出去。

 

蓝忘机全然不顾周围的目光紧紧牵着他,魏无羡保持着一定距离跟在他后面,脑子在飞速转着思考该如何解释。他之前不想打石膏的原因其实就是怕蓝忘机生气,因为他起跳时脚抽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上回蓝忘机才专门提醒过他注意这一点,他却还是栽了。

 

他知道蓝忘机不是会落井下石的人,可对方总为它操心的样子又让他难受。他从前就对蓝忘机说过,好好的一张脸多笑一笑,可现在让对方皱眉的分明就是他自己。

 

“蓝湛?”他试探性地叫道。

 

“……”

 

“蓝湛啊?蓝湛你听到了嘛?”魏无羡小跑几步,和他并肩。

 

还是没有回应。

 

“蓝湛?我的好蓝湛?”

 

“……”

 

“蓝二哥哥?蓝二公子?哎,你理理我嘛。”

 

蓝忘机蓦地停下脚步,狠狠瞪着他。

 

“别,别这样,蓝二哥哥小的知错了,下次一定注意。”魏无羡单手举起作投降状,“之前那些都是小伤,超级超级小的伤,你看连校医都得翻她的小本本才记得的小伤,没什么好说的我才没告诉你,真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

 

“那这次呢?”蓝忘机沉声问道。

 

“这次我认错,坦然接受惩罚!我错了,真错了!”魏无羡知道什么样子会让蓝忘机心软,他挺直腰背把眼睛睁大,一眨一眨俨然一副可怜模样。蓝忘机看他这样子想发脾气又发不出来,放弃似地转过身就要走。

 

魏无羡追上去死缠烂打:“别生气,和我说说话,我诚心诚意接受惩罚!待会请你吃饭怎么样?”他顿了顿,“晚饭也请你吃,还有下次做的时候体位随你选——”

 

“魏婴!”

 

蓝忘机终于忍无可忍地转过身,魏无羡却忽然凑上去,在他嘴边亲了一口。

 

蓝忘机微微瞪大了眼睛。

 

魏无羡的嘴角翘起来,他抿着嘴退开,看到蓝忘机瞬间红透的耳根后笑得露出了一排牙齿,眼里闪烁似有光,像是小孩恶作剧成功了一般“嘿嘿”了两声。

 

“没人的,这里是楼梯死角,”魏无羡看着蓝忘机那张木脸上有些呆滞的表情,还以为他在担心这个,“别生气啦,我的好哥哥。”

 

蓝忘机轻叹一声,从嘴里有些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来:“你真是……”

 

“什么?”

 

魏无羡想凑上前听清楚,却忽然被按着转了个身。他的后背猛地贴到了墙上,蓝忘机在他脑袋差点撞上墙之前伸手垫了上去。左手护住魏无羡吊着的那只伤手,右手扶着他的脑袋让他微微向前,蓝忘机在对方的一阵错愕中狠狠吻了上去。

 

 

02

 

自从魏无羡伤了手,蓝忘机几乎每天都要亲临魏无羡的宿舍两次,一手揽下魏无羡隐形管家的全部任务,除了打包食堂饭菜,还担负了整理课本、代抄笔记、帮削水果等一系列琐事。两人的宿舍都是一栋的,只不过一个在二楼一个在六楼,他这种连一个眼神都不屑多给陌生人的人,现在整天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上下两头跑,着实引起了不小的注意。

 

魏无羡实在受不了他这幅纡尊降贵的模样,但劝说无果,只好再接再厉。这天蓝忘机又提着食堂的饭菜来了,他进门时魏无羡、晓星尘和宋岚三人正围着看手机,魏无羡听到他的动静后,蹦跶了几下回到自己桌边,蓝忘机对着宋晓二人点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

 

蓝忘机把饭盒拿出来放好,打开,又帮他把筷子掰开,接着拿出了一个苹果,弓着腰在垃圾桶边削了起来。

 

魏无羡还用不惯左手,一不小心弄掉了一块肉,心疼地“啊”了一声。蓝忘机见了,放下苹果,拿过筷子要去喂他。

 

“哎别!蓝湛你不用这样,我就是伤了个右手又不是生活残障!你看我左手还在这儿活蹦乱跳呢。”说着摆了摆左手。

 

蓝忘机依旧一副如丧考妣的脸,眼里无一丝微澜。他将夹好的菜伸到魏无羡嘴边,淡淡道:“吃。”

 

魏无羡只能认命地张嘴。

 

被喂了几口后,他又忍不住了:“蓝湛,你以后真的不用这样太费时间了,你不是最近在准备个什么比赛嘛,你就抓紧时间好好准备,如果实在有不方便的我这还有三个舍友呢。”

 

蓝忘机舀了一勺饭伸过去:“食不言。”

 

魏无羡:“……”

 

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作妖了。他一边嚼着饭菜一边哼哼,居然唱了起来:“嗯哦——这个青椒炒鸡——是那么好吃——又——好看——”

 

魏无羡唱得随意,每一个调子都能被他活生生地拖成另一个调子,还硬是把话给当成歌词塞进了旋律里。蓝忘机眉头都拧在了一块儿,听了一阵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道:“这是什么歌?”

 

“我编的。”

 

“……”

 

“嗯哦——我的好蓝湛——是那么帅气——又……”

 

对面的晓星尘本来在喝水,听到这句话时被呛到了,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宋岚看到他这样赶忙去帮他顺气,他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不自觉地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

 

魏无羡笑道:“哎哟,闪瞎了我去,我也要。”说着去拍蓝忘机的背。他的手伸到一半就被紧紧握住,蓝忘机沉声道:“别闹。”

 

江澄开门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蓝忘机皱着眉握着魏无羡的手,而魏无羡的嘴角快咧到了耳根;宋岚一边抚着晓星尘的背帮他顺气,一边对他说道:“以后小心一点。”

 

江澄的手狠狠收紧,他头一偏,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03

 

对于江澄而言,爱情真是个不可捉摸的东西。就拿蓝忘机和魏无羡来说,这两人搞在一起的事实让他觉得理所当然却又难以置信。

 

理所当然在于,他从初中开始就看着他俩纠缠不清,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见证了这段感情的成长”。蓝忘机惯于默默付出,他对魏无羡能做到何种程度,江澄可能比魏无羡本人更清楚。而难以置信在于,蓝忘机和魏无羡可以说得上是两极,两人的性格经历行为习惯差得天南地北,还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死对头,怎么说也没个看对眼的理由。

 

对此,蓝忘机的哥哥蓝曦臣也曾持怀疑态度。他怕弟弟头一次喜欢上别人吃亏,曾很认真地想要问他,结果一提到“魏无羡”这三个字他就在弟弟那双波澜不惊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微澜,那张木脸上也出现了一丝(只有蓝曦臣能看出来的)光彩,便什么质疑的话都吞下去了。

 

他想:这是喜欢得不得了啊。

 

蓝忘机是弯是双这个问题无解,因为他自始至终只喜欢过魏无羡,估计也会继续喜欢一辈子了。要说蓝忘机怎么就喜欢上魏无羡了,这个问题也无解,因为连他本人都不清楚。

 

喜欢这种事情其实是说不清楚的。当年魏无羡第一次叫住他时他看过去,从此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若是喜欢上一个人,就连他身上的缺点都像是淬了糖,他愿意尽数吃进心里,被甜到无以复加。

 

两人的初次见面是在初二,那天中午魏无羡去食堂去的晚,匆匆跑到窗口时前面排队的只剩一人了。魏无羡本来就饿得不行,掏口袋时突然想起自己忘了带饭卡,情急之下就叫住了前面的人。

 

“同学?”

 

那人转过来,魏无羡对上了一张冷冰冰的脸。

 

哦就是那个披麻戴孝的,这是魏无羡的第一反应。蓝忘机容貌出众,眸色是少见的清浅,言行雅正,不苟言笑。明明只是一个初二的孩子却显得古板得不行,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他进校第一天就声名远扬了,魏无羡早就看过他,对这人莫名地很感兴趣。

 

他嘿嘿一笑,“我忘了带饭卡,你能不能帮我刷一顿,我支付宝转你?”

 

他说完就拿出手机,抬头却发现蓝忘机盯着他欲言又止:“不用……”

 

魏无羡突然想起什么,打断道:“啊,这算不算泄露隐私,那我不用支付宝我给你现金好吧?”他不等对方回答又去掏口袋,发现自己只揣着几颗硬币,“啊抱歉,现金没带够啊,我下次还你吧?”

 

蓝忘机把卡递给了他,“不用。”

 

魏无羡打好饭,转过身便十分自来熟地跟着蓝忘机朝某个空桌子走去,“哎不行,我这人欠着别人的东西会浑身不舒服的,你哪个班的来着?或者宿舍号告诉我?”

 

“……”

 

“这也不能说?好吧我知道你这种大名人比较忌讳这些,但我又不——”

 

“蓝湛。”

 

魏无羡“噗嗤”一声,笑眯眯地说:“我知道。”

 

蓝忘机面无表情,他接着道:“一班的。”

 

魏无羡扒了一口饭,鼓着腮帮子说道:“魏婴,四班的。难怪我没怎么看到你,我们教室都一个南一个北啊。”

 

“嗯。”

 

魏无羡是个很会找话聊的性格,基本上别人和他在一块儿不用担心气氛会尴尬的问题,因为他总能在另一方无话可说时开启一个新话题。但蓝忘机就是那个硬是把天聊死了的人,魏无羡顶着一张油乎乎的嘴自己说了半天,蓝忘机却基本上不回话,顶多也就是“嗯”一下他。

 

魏无羡还没见过这样不给面子的人,他凑上去说道:“啧,我说了那么多,你好歹开开金口回我两句?”

 

蓝忘机已经吃完,他放下筷子拿出纸巾擦了嘴,又递了一张给魏无羡,正色道:“食不言。”说着就拿起空盘离开了。

 

魏无羡惊得下巴都跌倒了地上。

 

两人这就算认识了,若是在走廊碰到,魏无羡就能有幸得到蓝忘机“高贵的一瞥”(魏无羡语),久了他也能在遇上那张如丧考妣的脸时依旧笑嘻嘻地凑上去说一声,“嗨,蓝湛!”顺便拍拍他的肩。

 

他们第二次真正意义上说上话,还是因为饭卡。那天江澄和学习小组的人约好了要一起吃饭,饭卡却没钱了,正值周末补课,充钱的窗口还没开。魏无羡看着江澄在走廊处急成狗,大手一挥把饭卡给了他。

 

“你怎么办?要不我晚点给你?”

 

“等着你给我我都饿死了,没事儿有人请我吃呢。”

 

江澄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但也没时间纠结,于是应了一声就去食堂了。魏无羡刚刚只不过是顺口撒了个谎,其实根本没人请他吃饭,他想了想,决定去小卖部买盒泡面解决午饭。

 

他一转身就看到蓝忘机站在自己不远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挑了挑眉:“哟,蓝湛?”

 

蓝忘机走到他跟前问道:“你没饭卡?”

 

魏无羡明白他这是看到了全过程,他耸耸肩:“呃,是啊,等会儿有人……”

 

“用我的,去食堂。”蓝忘机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掏出饭卡示意道。

 

“不用不用,”魏无羡连忙摆手,“我去买盒泡面就行了,真不用!”

 

 “泡面很不健康。”蓝忘机蹙眉,他又沉声说了一遍:“去食堂。”

 

魏无羡发现蓝忘机沉声说话时总是带着一股让人不容抗拒的气势,不凛冽刺骨,却沉稳厚重。

蓝湛虽然性格古板了些,人还是不错的嘛,他想。

 

他不自觉地跟着对方的步子来到了食堂。两人打好饭找了个空位坐着,魏无羡全程都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乱想中,过了半晌还是蓝忘机打破了沉默。

 

“为什么不和他说实话?”

 

魏无羡一愣,他抬头,发现蓝忘机竟面露了一丝局促。这样的神色在这人身上实在是太少见了,魏无羡骨子里那股贱劲儿又出来了,他不禁玩心大起:“哇,蓝湛这是在关心我?”他赶忙放下筷子做了个“叩头”的姿势,“谢皇上关心。”

 

“……胡闹!”

 

“哈哈哈哈哈哈还胡闹呢,蓝湛你入戏好快呀?”魏无羡笑着拍桌,看到对方似乎有端着盘子直接走人的架势,赶忙道:“好好好不闹你了。”他说,“江澄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开口问陌生人借饭卡的,所以我就大发慈悲把我的给他啦。”

 

他等了等,见蓝忘机没有回复,以为他还在生气,也没有继续逗他,怀揣着莫名其妙的成就感继续扒饭了。

 

 

04

 

“蓝湛?蓝湛是什么人?”江澄问道。

 

几个人大课间跟喷了软骨散似地靠在桌上,东扯西扯不知为何就提到了这个名字。一旁的聂怀桑眉头皱成了螺旋形:“你不知道蓝湛?!你居然不知道蓝忘机?!”

 

另一人也凑上来道:“天哪江澄,你连蓝湛都不知道,转学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

 

江澄不耐烦地拍开他:“所以到底是谁啊!”

 

“永远的年级第一啊!看没看过年级排名了?”张三说道。

 

“就是那个貌似是混血的,瞳孔是浅色的那个,长得巨好看!”李四说。

 

“数学和物理竞赛都全国一等奖的那位啊……”王五说道。

 

“他叔父是蓝启仁,老古董一个,心理年龄估计有五百岁这样子。听说是大学教授呢,上次魏无羡从楼梯上跳下来都被他训了一顿,明明不认识……”聂怀桑说着,就把魏无羡的耳机拽了下来,“哎哎哎别听了,你模仿一下蓝启仁,上次不是学得特别像来着。”

 

魏无羡瞬间影帝上身,他故意哑着嗓子,指着聂怀桑道:“仪态!注意仪态!你看看你这样,坐的像个什么样子!”

 

一群人瞬间笑成一团。魏无羡拍拍桌子,履了一把并不存在的胡须:“禁止嬉笑!你——”他指着张三,“笑什么笑!笑得跟抽水马桶似的……”

 

张三快笑裂了,江澄一边笑一边骂“神经病”。这时聂怀桑突然喊道:“等一下!身为一个教授怎么能用如此粗俗的比喻?”

 

“放肆!还敢顶嘴?蓝氏家规五遍!”

 

“哦对对对,忘了和你们说,他还给蓝家定了家规,据说有几百条,他这么厉害,怎么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还在尽情展现他出神入化的演技,聂怀桑笑到地上去了,他爬起来,一抬头就看见了蓝忘机站在走廊上紧紧盯着放飞自我的魏无羡,吓得又摔回了地上。

 

几人见状便下意识地朝窗外看去,见到蓝忘机后像是被施了禁言术,气氛突然凝固了。蓝忘机木着一张脸,薄唇紧抿,像是生气了。可聂怀桑分明看到他之前微微勾起嘴角,却又在魏无羡转过脸时硬是压了下去。

 

魏无羡不以为意,十分自然地朝蓝忘机挥了挥手:“哟蓝湛,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啊,顺便还你饭卡钱!”他说着便起身,从桌上把饭卡揣进兜里就走,剩下一群人目瞪口呆。

 

几人都还沉浸在“这两人什么时候这么熟了”的疑问中,只有江澄狠狠吸了口气。过了半晌他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那他/妈是老子的饭卡……”

 

TBC


(下)


评论(34)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