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猫与抱枕


前天从楼梯上摔下来,然后莫名其妙有了这个脑洞。

神经病 真的有病

大概是摔傻了

 

*

 

今天要说一个猫与抱枕的故事。

 

在主子眼里,叶修猫是一只高冷的猫。虽然猫生来如此,但叶修似乎将这种生物神秘自我的性格发挥到了极致。即便主子在养猫前做好了勤勤恳恳当一个铲屎官的觉悟,她也没想到,在日后养猫的日子里,她甚至连猫毛都没得摸几下。

 

叶修猫有着灰黑色的毛,匀称的身材,一双金黄的眸子微微上挑,又大又亮,看起来慵懒而聪明。他是家里的大佬,总喜欢在柜子顶端坐着往下望,注视一切。这就可怜了他的主子,因为她连碰都碰不到他。

 

为此,她想尽了办法。她拿出毛线团往某个方向一扔,叶修猫瞟了一眼,自顾自往阳台上去了;她拖着一根数据线在房里跑来跑去希望叶修猫来追她,结果叶修鄙夷地趴在一旁,看着自家主人发疯;她往叶修猫经过的地方倒了一堆猫薄荷,叶修竟然十分谨慎地避开了;最后她拿出自制逗猫棒,直接趴在叶修猫跟前,结果叶修扭头就走。

 

其实这也不怪叶修猫,主子听不到看不见,他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毛线团是个叫包荣兴的家伙,思维跳脱,整天吵兮兮地缠着他,叶修猫是见一次怕一次;数据线叫张新杰,正为自己无法发挥真正的功效而被用来逗猫烦闷不已,见了叶修就没有好脸色;至于逗猫棒,由于是新生事物,整天像个婴儿似的哭哭啼啼,叶修猫也是能躲就躲了。

 

比起这些无聊的玩意儿,叶修猫更喜欢去找鱼缸里的喻文州聊天,去冰箱里扫荡一番,或者去阳台上晒晒太阳。

 

说到在阳台上晒太阳,前段时间可愁死喇叭花张佳乐了。主子在阳台上种了一堆花花草草,光是花盆就有十几二十个,几乎占满了阳台的每一寸角落。叶修猫有在下午晒太阳的习惯,每当夕阳西斜,柔和的阳光尽数洒满阳台时,叶修猫就会用他的肉垫撑开纱窗,撑出一条缝隙,接着整个身子“啪啦”一下钻出去。

 

他这一出去,就不可避免地会踩到那些花花草草。即使叶修猫一再小心,有些花草还是没能逃脱被踩的命运。

 

主人对此好像不怎么上心,一旁的张佳乐就看不下去了。他知道自己主子不擅长种这些东西,听旁边的花说,在他来之前,主子可是连仙人掌都能种死的。现在家里的花花草草能长成这样,全靠他渡了些灵气,结果被叶修猫踩得半死不活,他自然是气得不行。

 

“喂!你这个臭猫,不要踩花盆啊!”

 

终于有一天,张佳乐忍无可忍了。叶修猫听到后有些惊讶地抬起头,发现一朵会说话的喇叭花在角落里恶狠狠地瞪着他。

 

“你没看见他们都快被你踩死了吗!”

 

“我已经放轻脚步了。”叶修猫慵懒地打了个哈欠,“主子大概是脑子有点问题,一点空隙都不留给我。这样的话我没法晒太阳。”

 

“你就不能不晒太阳么!”

 

叶修猫沉默了,他有些苦恼地低下头寻思着办法。谁叫主子都不带些好玩的东西给他,他挠挠脑袋,这个家远不如外面的世界精彩,主人那些逗猫的小把戏在他看来简直是愚蠢的凡人秀智商的伎俩。他原本是流浪猫,被捡回来后虽然得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无时无刻不渴望着外面的空气。

 

主子原本想让叶修猫时不时给自己撒娇卖萌,弄清了他的性格后就放低了要求,只要叶修猫愿意时时让她帮顺毛她就心满意足了。可叶修猫最喜欢待在柜子顶上,白天下地活动时她又经常不在家,这就大大缩短了她与叶修猫亲密接触的时间。

 

她在逗猫这一方面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最后全都以失败收场,算是放弃了。也好,她悲伤地想着,爱他就是愿意看着他幸福,即使自己不在他的身边。

 

然而这一切都在主子带回了一个抱枕后发生了转变。

 

 

*

 

黄少天是个抱枕。

 

他是方形款,中等大小,内里塞满了鼓鼓的棉絮,外面套了一层明黄色的珊瑚绒,摸起来十分舒服。

 

叶修猫觉得黄少天抱枕黄黄的,长得很讨喜,于是在主人刚把他放到沙发上时他就凑上去用肉垫碰了碰。这一碰就是怦然心动,好比人类的一见钟情,他整只猫就那样趴在了抱枕上,不肯动了。

 

“喂喂喂你怎么回事你脏不脏啊你的爪子刚刚一直在地上吧,我不是给你用的你走开啊!”

 

黄少天是个好看的抱枕,同时也是个有点烦人的抱枕。他一开口就“噼里啪啦”跟放鞭炮似地说个不停,让适应了家里安宁环境的叶修猫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他皱起眉头,有些不悦地从抱枕上抬起头看着黄少天。

 

“我是给主人抱的,你不要凑过来啊!”

 

“主子?”叶修猫歪头,“主子巴不得我抱着你。”

 

黄少天抱枕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猫,他瞪大眼睛,气得棉絮更鼓了,正好蹭到叶修猫的脸上。叶修猫舒服地哼了一声,把整个抱枕揉进了肚皮里。

 

“嗷嗷!”

 

“抱太紧啦,松开松开!”

 

“你的肉垫痒死了,拿走啊!”

 

他叽叽喳喳,几乎引起了半个家的注意力。远处的喻文州在水里笑了,连吐了好几个大泡泡;书柜韩文清不怒自威,现在怒起来直接向叶修猫发送了一个威胁的眼神;窗帘苏沐橙本来在欣赏夜景,这下转过来翻了好几个白眼;音箱周泽楷平时连放歌都不愿出声的,这会儿被黄少天吵得居然破天荒开了口:“好吵。”

 

叶修猫用他的肉垫覆住了黄抱枕喋喋不休的嘴,“看到没,你吵到他们了。”然后不顾对方抗议的眼神,把头埋进了绒绒的毛里。

 

黄抱枕被捂着嘴有苦说不出,他在心里冷酷地想:哼,脏了我的毛,等会主子来了看她不揍死你。

 

结果——结果当然如叶修猫所说,主子见他黏着抱枕不知道有多高兴了,因为抱枕在沙发上,叶修猫扒在抱枕上不走,她就能顺顺利利地摸他的毛。

 

她发现叶修猫并不介意自己碰他,他只是懒,上了柜子就懒得下来了。但其实叶修猫只是不想被韩文清柜子瞪来瞪去。

 

韩文清是一个忠于职守的柜子,在房里一立就是十几年,一动不动的。自来到这个家后,叶修猫就看见过好几次音响周泽楷因为不想说话而罢工,微波炉郑轩因为太懒热不透饭菜,唯有韩文清不忘本。这样一个严格要求自己的柜子,自然是看不惯叶修猫那一套好吃懒做、整天无所事事的作风了。

 

叶修猫虽然并不怕他,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他还是尽量减少了在韩文清柜子面前晃荡的次数。

 

正因为这样,叶修连柜子顶端那一出俾睨天下的位置都放弃了,举家搬迁到了沙发的角落里,整天挨着黄抱枕,这蹭蹭那蹭蹭。

 

黄抱枕在意识到自家主子是个实打实的猫奴时就已经对她彻底绝望了,抗议声小了很多。叶修猫很是欣喜,变本加厉地在抱枕上摸来摸去。有一次主子在沙发上坐着玩手机,下意识地想要把抱枕拿到怀里,一扯发现扯不动。她抬起头来,看见叶修猫扒拉在抱枕上,爪子都伸了出来就是不愿松手,直勾勾地望着自己。

 

“啊啊啊对不起!别生气啊老叶以后他就是你的了我再也不抢了,”主子开始邓摇三倍速,“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啊不要不让我摸好不好……”

 

黄抱枕翻了个大白眼。叶修猫闻言,发出了一个轻浅的鼻音,他妥协似地哼了一声,用头把黄抱枕蹭回了角落里。

 

叶修猫虽然性格欠打了些,但到底还是只有趣的猫。平时黄抱枕自己又动不了,闲来无事便只有叶修猫陪着他。黄抱枕虽然对叶修猫的第一印象极差,但叶修猫处处护着他,还会逗着他玩,跟他在一起久了他也意识到叶修是一只好猫,还是很喜欢他的。

 

叶修猫原本要找金鱼喻文州聊天的,现在也不找了;之前有事没事炸一下啤酒孙翔的,也不炸了;偶尔逗逗音响周泽楷开口的,现在也任由他保持沉默了。他成天黏在黄少天抱枕上,除了喜欢和他扯皮,还喜欢对他动手动脚,每一处都要摸一摸,观察对方的反应。

 

偶尔路过的主子刚开始没觉得有什么,时间久了总觉得不那么对劲:明明只是个抱枕,为什么觉得叶修猫的动作都那么奇怪呢!

 

她发现之前使出浑身解数拿来逗猫的本事都没什么用,现在叶修猫却爱上了区区抱枕,有些哭笑不得。可叶修猫的保护欲和独占欲都太强了,这也给主子惹出了一些麻烦。

 

之前主子的朋友带了只猫来,猫咪被喂得很壮,比叶修猫大了一圈。那只猫看到扒在抱枕上的叶修猫对自己不理不睬,就要去抢,结果叶修猫一巴掌就过去了。一个体格比他还壮的猫,被那一爪子打得直接蔫在了地上。

 

这还不算,叶修猫生气起来,连人类都是不放过的。

 

有一次,主子的几个朋友来家里吃火锅。他们聊得高兴,东扯西扯从饭桌移到了客厅。有人提议开瓶啤酒,于是啤酒之一的孙翔就被顺理成章地拿了出来。

 

黄少天抱枕被客人当了靠背,叶修猫只好趴在一旁。看到孙翔被放在桌上时叶修猫乐了,他懂得孙翔的脾气,估计等会儿一开盖他就会迫不及待地冲出来。

 

果然如叶修猫所料,盖子拧到一半时,孙翔就“咻——”地一声冲了出来,白花花的气泡冒个不完,把那人吓了一跳。啤酒四溅,溅到了衣服裤子上,桌上,地上,还有抱枕上。

 

黄少天抱枕被溅到时有些不满地叫了一声,他的绒毛湿了一片。啤酒的劲儿太大,几乎冒了半瓶,把客人给闹烦了。被溅了一身的客人甩了两下手,刚想坐下擦衣服就坐到了湿淋淋的抱枕上,他猛地站起来,有些不耐烦地把抱枕直接扔了出去。

 

黄抱枕被甩到了地上,落在了离叶修猫有些远的角落。

 

叶修猫瞬间就炸毛了。他迅速亮出爪子,在主子反应过来前就三两步跑到了那人身边,借着桌子一跃而起,在他脸上狠狠抓了一下。

 

这一下快准狠,用了十足的力道,谁都没看清叶修猫的动作,就听客人惨叫一声。那人下意识地把叶修猫扒了下来摔在了地上。他似乎还不解气,对着叶修猫就踹,吓得主子赶忙把他捞起来抱在了怀里。

 

“你干什么!”主子下意识地就对他吼了一句。

 

“你家猫有病啊?!你看看我的脸?!我招他惹他了!”客人的手放了下来,他的脸上赫然是几条鲜红的血痕。

 

再野的猫,直接上去把人抓伤了那就真的太过了。更何况这还是来家里做客的客人,绝不应该被这么对待。主子刚刚看到自家猫被踢也是一时激动,现在冷静下来还是跟朋友好好道了歉,陪着他去了医院。

 

房门“咔嚓”一声,将一室的寂静关在了屋里。黄少天抱枕心疼死了,他不明白叶修猫为什么要这么做,问道:“你突然间发什么疯?”

 

叶修猫被踹得厉害,还要强似地趴在地上,“他摔着你了。”

 

黄抱枕无奈:“拜托,我只是个抱枕而已。”

 

叶修猫迈着缓慢的步子来到抱枕身边,把整个身体覆了上去:“可是很痛的,也很凉。”

 

“还好啦,作为一个抱枕,这种事情早就习以为常了!”黄抱枕努力鼓起一块棉絮,想让叶修猫趴得更加舒服,“你才疼吧,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挺好的,”叶修猫笑了起来,“看他痛成那样,我就感觉特别好。”

 

 

*

 

主子已经和微波炉搏斗了半小时了,她的盒饭无论如何都热不透,气得她对着微波炉又是锤又是嚎的。

 

“为什么热不透啊?”她跺脚,“你就不能负责一点吗?”

 

因为微波炉是郑轩啊。叶修猫趴在客厅里,看着远处厨房中的微波炉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早上想放个歌也不行,中午想吃个盒饭也不行,我当时是瞎了眼了买你们这些家具啊!”

 

叶修猫轻笑地看着中枪的周泽楷音箱,对方张大了一双无辜的眼睛,好像罢工指的并不是他。

 

窗帘苏沐橙不满道:“周泽楷你什么时候能好好放一回歌,主子的轻音乐来回就那么几首,听得我耳朵都要起茧了。”

 

周泽楷皱着眉思考了一下,半晌说了句:“下次。”

 

“下次什么啊下次,你每次都这么说!”黄少天抱枕也抗议道。

 

叶修猫回头,有些责备地看了黄抱枕一眼。抱枕脱线了,之前被主子一不小心弄开了一个大口子,黄抱枕当时痛得“嗷”了一声,吓得叶修猫好几天没理自家主子。这几天叶修猫一直捂着那一块缺口不让里面的棉絮漏出来,今天主子好不容易才抽出了空,可怜兮兮地出门买针线去了,刚刚才回来。

 

她的盒饭热了半天没热好,叶修猫自从她回来后就直直地盯着她,于是她干脆先饿着肚子,帮黄抱枕缝缝补补起来。

 

她一边补一边哼着歌,估摸着叶修猫不让自己摸他的原因,十有八九又是因为这个抱枕了。因为叶修猫此刻端正地趴在她旁边看着她手上的动作,他从没有主动挨她那么近过。

 

主子又想起上次叶修猫抓伤她朋友的事情,当时她和她朋友死都没想明白为什么叶修猫会突然攻击他,现在她似乎能猜出来了,大概是叶修猫对这抱枕有着极强的保护欲,才会因为客人扔一下抱枕就大发脾气。

 

可这些都不是事儿啊,主子在心里叹气。这些甚至都不算是事儿。

 

她补好那块缺口后,像对待一件珍贵的瓷器一般,把黄少天抱枕轻轻放在了角落里。她小心翼翼地去摸叶修猫,发现叶修猫没有如前几天一般躲开,十分开心地把他抱了起来。

 

看来他是真的很在意这个抱枕啊。

 

主子心里其实挺开心的。她家的猫从不黏她,从不卖萌,性格高冷,作风神秘,但他却真的像是拥有人的情感一样,一心一意护着自己深爱的事物,理解她的每一句话,通情达理,聪明得厉害。

 

“你真是……好有灵性呀。”主子抱着叶修猫,对他笑嘻嘻地说。

 

万物皆有灵。叶修猫晃晃脑袋,你要好好对待他们。

 

他试探性地挣了挣主子的怀抱,主子轻轻松手,他往前一跳,迈着轻巧的步子来到了黄少天抱枕旁边,两只小肉垫温柔地覆在了那块补丁上,用头去蹭了蹭抱枕的毛毛。

 

渐渐的,主子便懂得了讨好叶修猫的最佳方法。那就是连带着黄少天抱枕,把趴在上面的叶修猫一起抱到怀里。

 

从此以后,主子对黄抱枕越发爱惜起来。家里其乐融融,叶修猫和他的抱枕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个猫与抱枕的故事就讲完啦。

END

评论(30)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