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兜兜转转


七年之痒

要相信所有的虐都是为了狠狠甜回来!感谢喜欢 

 

01

 

黄少天从家里冲出来时,只带上了车钥匙钱包和手机,忘了带外套。那时他已憋得浑身是汗,一边快步走着一边攥紧拳头,感受到指甲狠狠嵌进肉里。

 

不要吼,不要发脾气,冷静冷静……十分钟前他就开始不断地深呼吸,一遍遍默念着这些话,深怕自己一爆发就会把家里掀个底朝天——掀了倒是无所谓,可最后打扫的肯定也是他。他之前每一次生气都会用默念的方式转移注意力,可这次即使过了十分钟依然毫无效果,他走到车边时还是没忍住,一拳用力打在了停车场的墙壁上。

 

“操!”声音在地下响起阵阵回音。

 

要说为什么又和叶修吵架了,事情太细小,黄少天自己也说不明白。只是因为不满的次数多了,憋着不说,情绪就会像堆小山一样一点点累积起来。也许事情本身微乎其微,但每吵一次都会连带着上一次一同说事,久了就会觉得这人浑身上下全是毛病,做错了就是不长教训,没有哪天是不犯浑的。

 

可叶修总是消极应对。大概是因为性格原因,出了矛盾他不爱理会,总是一副身外无物的状态,连吵都懒得吵,即使有抱怨也只会皱着眉头沉默再沉默,写满了一脸不耐烦。

 

这或许就是最糟糕的地方:他不喊叫也不打架,不冷不热,而这就无情剥夺了黄少天愤怒的资格——他无力发泄,因为所有发泄最终会演变成一场可笑的独角戏,叶修作为观众而非演员,在一旁冷漠围观。他只有将情绪压制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黄少天在停车场里呆呆地站了一会儿才倏地察觉到一丝凉意,这天他正好重感冒,和叶修大吵一架让他稍微清醒了些,现在却连站着都感觉晕乎乎的。回去拿外套对他来说是不可能的了,他烦躁地揉揉鼻子,坐上了车。

 

“离婚吧,再这样下去就没意思了。”

 

他说出这句话时,为了压制住自己咆哮的冲动几乎已用尽了全力。可叶修的面部表情动都没动,也不看他,只是固执地盯着电视机的方向,好像在认真思考,又好像毫不在意。

 

黄少天最受不了他这种态度,随便拿了几样东西冲出了门。他准备去参加一个亲戚的葬礼,叶修本来因为他生着病是要和他一起去的,现在也只有他一人了。

 

黄少天不是一次两次想过要离婚了。无数次的吵架,没有哪一次不是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他总是提醒自己不要冲动,因为他觉得自己会后悔,这就导致他情绪越积越多。终于在这天他下定了决心,说出口后整个人都获得了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倒不是不再有感情,只是累了。

 

“失去了你也是种获得

 

一个人孤单未尝不可

 

离开你也是一种快乐

 

没人说一定非爱不可……”

 

电台里播放的歌曲正应景地唱着。他等着红灯,指关节随着旋律一下一下地在方向盘上敲打着。

 

分开吧。从此一人,轻松同影子相伴。

 

 

02

 

苏沐橙象征性地嚼着饭菜,一对亮澄澄的眼睛探视着叶修。

 

叶修看起来不太好,他平时就不注意形象,今天出来和她吃饭的穿搭更是丑出了新境界。苏沐橙估计这是他和黄少天闹矛盾后的延伸反应,她注意到对方隔三差五的失神,心不在焉的做派,还有始终没有抬起过的嘴角。

 

她咬着筷子问道:“你说这几个菜是你最爱吃的?”

 

“什么?”叶修又在神游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要闹到离婚的地步?”

 

叶修就差当着她的面翻白眼了:“我们能不讨论这件事吗?”

 

苏沐橙耸耸肩,夹了一大块炒蛋:“你说你最喜欢吃这几个菜?”

 

叶修点头。

 

他们来的就是一家家常菜馆,叶修点的三杯鸡、番茄炒蛋、蒜蓉空心菜还有其他几个菜,其实是黄少天最爱吃也最拿手的菜。苏沐橙记得他在微博上说过,还晒过图,原话是“经常做给家里的懒蛋吃。”

 

 “可这些明明是黄少最爱吃的。”苏沐橙怕叶修不高兴,小声嘟囔道。但叶修又开小差去了,还保持着夹着一夹青菜的姿势半天没动一下。

 

叶修知道黄少天的“离婚”不是一时冲动,它的分量是沉甸甸的,认识十几年,还不至于连这点默契都没有。黄少天在这方面有多决绝,他甚至都能从对方的语气中体会得到。他打从心底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他自己都数不来两人吵了多少次架,好像矛盾已经成了生活本身。纵然多数时间是和平甚至温馨的,一次次吵架的升级也让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段关系。

 

他曾觉得叽叽喳喳的黄少天很可爱,可吵架时他只嫌他烦,每一次对方像机关枪似地质问或指责他时,他唯一能压制住自己摔门冲动的办法就是沉默,私下再用手指用力掐着身体的某个部位转移注意力。

 

倒不是他觉得两人再没什么感情了。他仍珍视黄少天,黄少天是特殊的。只是生活不能这样,就好像有人霸道地走进你屋里,在客厅中央放置了一个永远放不完的火药桶一样。

 

他坚定地,坚决地,认同离婚,认同黄少天的决心,坚信这段关系不应再这样拖延下去。可为什么,为什么满脑子还是他呢?

 

这就是他出来找苏沐橙吃饭的原因。他从没为闹矛盾困扰,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把这事想得很通透了。黄少天出门后他的气也没有消,随时都能想到对方的烦人模样,那种样子又能激起他新一轮的不耐烦。可即便是这样讨厌着,他却还是不可抑制地去想他:黄少天重感冒了,他出门没带外套会不会着凉?他现在肯定在去亲戚家的路上,他已经开到哪里了呢?他现在是生气还是镇定,难过还是高兴……

 

没有什么事比这更矛盾了。他从没觉得脑子这么不听使唤,于是找苏沐橙出来和他一起吃饭聊天,说什么都好,只要能让他不再去想象黄少天现在的状态。

 

“叶——修——”

 

“怎么了?”叶修才反应过来,他又在想他了。

 

“我——是——说——,天哪我要是再重复就自杀,我是说这些菜,都是黄少最常给你做的对不对?”

 

叶修抿着嘴,半晌后“嗯”了一声。

 

“为什么啊?”苏沐橙笑嘻嘻地问,“他不会不管你,都只做自己喜欢的吧?”

 

“不是,是我无所谓,他做得也挺好吃,久而久之就很喜欢了。”

 

叶修还在打荣耀时就是个泡面控,远离了烟火不知多少年,根本不会生活。他和黄少天搬进这个家的当晚也没什么搬家宴,就两个人平平淡淡地庆祝。黄少天问他最喜欢吃什么菜他要好好学,他当时直接回答“没有最喜欢的菜”。

 

对于叶修来说,从来没有什么“最喜欢的菜”这种说法,你要问他最喜欢的泡面口味估计他能给你答得上来。这个答案完全在黄少天意料之内,他听到时甚至很开心,激动地说:“那我就先学我自己喜欢的菜啦!”

 

叶修和黄少天结婚后的一大变化之一,就是味觉系统有了重大突破。至少他能说出例如“今天这盘炒蛋的盐放多了一些,以后就以前天的那道番茄炒蛋为标准”这类的话。至少他有了最喜欢吃的菜,而这些菜就是黄少天最拿手也最爱吃的。

 

“……你不想笑就别笑。”

 

“我笑不出来,我刚有笑吗?”

 

苏沐橙叹了口气,“你提到他的时候笑了。”

 

叶修有些无奈地闭上眼睛,不再说话。苏沐橙也不开口了,她看得出叶修不想提黄少天,因为他本身就被困扰着。十几年固然情深,可日渐增多的矛盾也是现实,她换位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了选择。

 

明明叶修的一切中,那么多都和黄少天有关。

 

叶修一闭上眼又开始不自觉地去想黄少天,一想到对方出门没带外套他就烦躁起来,黄少天红红的鼻子和红红的脸,他打喷嚏的样子,他略高的体温,搞了半天还是在担心他,担心来担心去最终想起了对方笑起来的样子。

 

黄少天笑起来总有种夏天的味道,他突然特别想看他笑,有种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

 

“我觉得,如果真的有必要离婚,那也没什么不可以,可叶修你得想想,有些事情就因为……”

 

叶修突然站起来,苏沐橙收了声,有些困惑地看着他。

 

“我去找他。”

 

“现在?傍晚了还来得及吗?”

 

“不知道!”

 

他话音刚落就快步走了出去,走着走着就小跑了起来。苏沐橙看着他的背影,慢慢勾起一个笑。

 

其实她更想说却没说出来的是:有些事情就因为太过平常,以至于你失去了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比如黄少天对他的每一点好,他对黄少天的每一点感情,就像空气之于人一般。

 

不过现在也没有说的必要了。苏沐橙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她刚想拿着叶修留在桌上的钱买单,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并不常打来的人:喻文州。

 

 

03

 

亲戚家在附近县城的一个小镇里,黄少天开车到那儿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他开车门弯腰时微微低了头,突然感觉到脑袋嗡嗡作响,像是有一台搅拌机在轰鸣一般。站定时刮来一阵暖风,他却感到一丝从体内发出的冷意。

 

黄少天来得晚,就快要盖棺了,院子里乱成一团。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一人将他领到了屋子里。

 

屋子里摆满了跪垫,过世的阿婆有四个儿女,他们的亲属也都聚在里面小声啜泣,看起来像是大哭过一场。其中有一个看见了黄少天,突然又大声哭了出来,哭声一出其他人像被感染似的,与其说是痛哭,不如说是哀嚎,似有万马齐喑之势,又像是长鸣的防空警报。

 

黄少天看着这群人因为自己的到来突然这样,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那个最先哭出来的女人有些狼狈地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念他:“少天……黄少天……”

 

她半拽着黄少天的衣服把他带到棺材边,他脑内模糊的轮廓这才被逐渐填满。记忆慢慢变得清晰起来,眼前的人几乎一点没变,花白的头发,苍白的面颊,满脸的皱纹,她平躺着,手里环抱着阿公的相片,就是常年挂在客厅里的那张。

 

那女人直接抓起黄少天的手放在了阿婆的衣服上,一边带着他抚摸一边说道:“阿妈,少天来了哦,你最喜欢的少天来看你了哦……”

 

一丝诧异划过黄少天的眼底。

 

黄少天小时候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在好几个城市辗转过。第一次来到H市时他大概八九岁,正值放假,爸妈把他暂时放到了这个远房亲戚家里。

 

黄少天在这个家待了一个月。他是个城市小子,头一回亲身体会到活在山野间的潇洒自由,自然是乐得不行,一个人整天往屋外跑。家里常年没人,阿婆的儿女们都住在市区,工作也忙,虽然尽可能抽出时间回家,平日还是阿婆一人留在小镇的屋里。

 

黄少天和阿婆的交流其实并不多,因为阿婆耳聋,手脚也不利索,有时候说话也说不太清楚,实在不适合作八九岁小孩的玩伴。记忆里,阿婆除了吃饭睡觉,几乎都坐在客厅里的那把木椅上,静静地微笑。客厅尽头是一个简陋的桌台,上面摆着阿公的照片,前面插着几只燃灭了的蜡烛。

 

他出门玩时阿婆这么坐着,他回来时阿婆还是这么坐着。那时黄少天觉得,阿婆好像生来就是这副沧桑模样,她好像就这么坐在阿公照片的不远处,坐了一辈子。

 

小时候的黄少天见阿婆这样,只觉得她是个很无趣的人。直到有一天他一边走一边摆弄手机,阿婆竟然开口问道:“你那个手机……能给我看看吗?”

 

黄少天一脸惊讶地望着她。阿婆还在淡淡地笑着,他看了眼门外,又回头看了看阿婆,一吸气一咬牙就舍掉了一派美好光景,慢吞吞地朝外婆走去:“好吧,你想看什么啦……”

 

阿婆看到了黄少天的不情愿,她也不恼,反而显得更开心了,笑得眼皮都多了好几层。

 

旧时光像潮水般涌来,黄少天和阿婆待了也不过一个月,而那一个月的大部分时间也被他花在了田野里。二十几年过去,黄少天看着静静躺在棺材里,环抱着阿公照片的阿婆,竟突然想到了叶修。

 

他在来的路上时其实是已经想好了的,关于离婚后的生活。不用再提醒身边人抽烟记得去阳台,不用因为怕身边人一言不合就吃泡面而使劲磨炼做菜的技能,不用因为出门旅游先和身边人理论上一个月,不用因为看什么电影也和身边人吵起来,不用多说不用多想,因为所有事情都变成一个人的了。他随心所欲轻轻松松,他可以在旅途的一半只因为心情不好就原路折返,可以想半夜放歌就半夜放歌,可以想打/一/炮就随便出去和人来一发419。

 

这么自由,这么孤单。

 

他感到难过,不为别的,是为他自己。两人相识相恋这么多年,他以为经过这么多次的吵架,爱情都能变成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心被掏空了又填满填满了又掏空,来回往复,他却还是在原地兜兜转转,从不想放弃。

 

好不容易把“离婚”两个字说出口,现在却又难过了起来。

 

这时黄少天突然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他和阿婆相处仅仅一个月,就会被叫成“阿婆最喜欢的少天”。阿婆独自一个人太久了,突然来了个黄少天,光是看着他自个儿闹,也会觉得正因为有人在身边,自己才算是活着。

 

黄少天小时候不清楚为什么阿婆要那么坐在那里,她的木椅永远和阿公的照片隔着一小段距离。现在他明白了,那是横亘在她一生中的寂寞。

 

他无法抑制地酸了鼻子,喃喃道:“阿婆。”

 

身边的女人攥紧了他的手,对阿婆说道:“药我已经给你带好了哦,还有衣服裤子,你的墓就在阿爸旁边,那块地我们已经给你买下来了,你不再是一个人了,可以去找阿爸了哦。”

 

“阿妈你要好好地走,好好地,不要回头……”

 

黄少天受不了了,他匆匆说了声“对不起”就冲出了门。什么情绪什么尊严都不要了,他拿出手机直接拨了叶修的号码。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对方没有“喂”的那一声,他就直接开口:“叶不修我发誓如果你敢不理我我就直接回去把你揍死你信不信,我不管你是在生气还是无所谓还是忙什么别的,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过来!”

 

电话那头没出声,两秒后,对方掐断了电话。

 

黄少天整个人都懵了,怔愣片刻后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久他的手无力地垂下来,他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垃圾桶旁,把手机扔了进去。

 

 

04

 

苏沐橙接起电话时整个人还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她的脑子里迅速闪过各种设想。难道黄少天就告诉喻文州了?动作那么快?

 

“叶神呢,让他赶紧去找少天。”他的口气听起来有些焦急。

 

苏沐橙想说他去了,但又觉得喻文州这通电话太奇怪,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刚刚少天打给我,我听出来他是想打给叶神,只不过是打错了。他很生气地让叶神去找他,感觉情绪挺激动的,我不想让他难堪就没让他知道是我,直接挂了电话。”喻文州说,“他们究竟怎么了我现在没空问你,你赶紧让叶神去找他吧。”

 

苏沐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他已经去了,这两个人也是神一般的默契。不用担心。”

 

 

叶修只记得黄少天说的大概地址,可他使劲打着黄少天的电话,对方就是不接。他没车,不顾距离就打了个滴滴七弯八拐来到镇上,东问西问才找到他亲戚家。看到他们的车还停在院子外,他松了口气。叶修走进院子时有人投来疑惑的目光,他就问他们知不知道黄少天在哪。

 

问了好几个都说不认识不清楚,直到屋里走出来一人,领他到了某间客房里。

 

那人和叶修说黄少天来时发着高烧也不说,就顶着件薄衬衫在风中站了几小时。黄少天说要开车回家时整个人都像是飘着的,还是她发现他有些不对劲,量了体温后硬是把他留了下来。

 

叶修进屋时看到黄少天整个人蜷成了一团,鞋也没脱,别扭地缩在床铺一角。那人说完后就退出去关上了门,叶修盯了他半晌,黄少天竟像真的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似的,半睁开了眼睛。

 

“唔……幻觉?”

 

叶修笑出了声。他把外套脱下来披在黄少天身上,蹲在床边轻声叫他:“少天。”

 

黄少天无力地抬手,象征性地碰了碰叶修的脸:“哦——这个幻觉好真啊……”

 

叶修猛地抓住他的手,用脸去触他指尖冰冷的体温:“不是幻觉,是真的。”

 

“……不是?”黄少天勉强地撑大了眼睛,“那你来干嘛?你都挂我电话了你怎么……怎么还不滚啊你?”

 

叶修皱眉:“什么电话?”

 

黄少天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有些无奈地抽回手:“冷,好冷,想吃面。”

 

“好,带你去吃。”

 

黄少天这次没有回答他,叶修把他背了起来,和他亲戚家的人打完招呼就把他放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自己也坐上了车。

 

他刚准备发动车就感觉自己被人拽着,他低头,看见黄少天扯着他的衣服让他凑近。叶修知道黄少天每次做这个动作都是要和他接吻的意思,他顺着他,结果嘴巴刚碰上的一刹那黄少天又虚虚地将他推开:“哎哟我忘了我重感冒,算了算了……”

 

叶修靠近他,他又开口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亲就是不亲你不要以为这时候又过来亲我就像个霸道总裁似的很帅……到时候你感冒了我俩再交叉传染一下差不多就可以完了……”

 

叶修笑了两声,轻轻拨开他的一小撮头发,弯下腰在他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05

 

当晚黄少天高烧,打着点滴不得不在医院里过夜。他在病房里躺了一宿,叶修就趴在床边睡,凌晨又起来了几次给黄少天倒水。

 

叶修提着早餐回到病房时黄少天刚醒,不知为何盯着叶修一言不发,神情是少有的严肃。

 

“老叶,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

 

叶修挑眉:“我们昨天不是分开过了?”

 

“我说认真的,分开一段时间好好想想,我没说要离婚……”

 

“没法想。”叶修摇头,“试过了,分开我就没法想事情,满脑子都是你。”

 

黄少天被他说得老脸一红,因为他说这话时很认真,甚至不带一分一毫的深情。这不是什么告白,叶修真的做不到,他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黄少天没办法了,他两手一摊:“那你要怎么办,继续吵吗?”

 

“之前是我不好,我们两个有分歧的地方我不太爱说,但又总是保持着自己的做派,所以……”

 

黄少天有点被吓到了,他从没见过叶修这样诚恳检讨自己的样子,立马打断他:“停停停,这不是什么民主批斗大会啊,你这样我还真受不了。”

 

叶修笑了:“所以沐橙给了我个建议,就是让我和你约法三章,以后有什么觉得看对方不顺眼的地方,就及时指出来,时限当天,总之不准憋着,反正我俩之间没什么要不要面子的说法。”

 

“呵呵,那现在就得说,不对,得用写的,你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看我不回去一条条列出来把你瞬间打回原形……”

 

“你的也有很多啊。”叶修笑道,“要不等会儿回去一起写吧。”

 

“行。”

 

早晨时黄少天气色好了很多,叶修给他打包了热乎乎的汤粉,他在医院里吃完叶修就载着他回家了。

 

他在路上还在思考着,又要纠结了,抽烟刷碗洗衣服,做饭旅行看电影,事事商量,事事纠结,好不麻烦。他这么想着,脸上却是一派春光灿烂。

 

闹了半天,还是回到了原点。兜兜转转,最初是他,最后是他,一直都是他。

 

电台里恰到好处地传出歌声,唱得依旧应景:

 

“阳光在身上流转

 

等所有业障被原谅

 

爱情不停站

 

想开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你不要失望

 

荡气回肠是为了

 

最美的平凡”

 

END

第一处歌词出自《逆流成河》,第二处歌词出自《爱情转移》~

和评论里聊了聊突然想矫情感慨一下 越是关系近的人矛盾就越多 因为你对他的缺点都了如指掌 有句话不是说:我喜欢她,我觉得她什么都好,我觉得这大概是爱情初期吧。放在这篇里我认为叶黄就是,我知道他所有的不好,我依然爱他。这就是长长久久啊~
在fanfiction上看到过一篇米英文有句话让我永身难忘:
I don't love him because, I love him, in spite of.

评论(34)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