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创作爱情(上)

三次元压力太大orz 写个小甜饼轻松一下

画手叶写手黄 感谢喜欢

 

01

 

君莫笑:【11.5.jpg】                       

转发2万 评论8129  点赞 4万

 

评论

 

天屎爱猪肉脯:这是第三张,谁还敢说他和夜雨大大没什么奇♂妙♂关系?

赞9049

YAK_ 等人共884条回复>

 

盲生华点:@夜雨声烦

赞8652

剧毒少女 等人共769条回复

 

我是榴莲王:理性讨论,君莫笑三次发图与《世相》中部分描述相撞,究竟是入坑还是抄袭?

赞7190

性别算个什么东西 等人共1683条回复>

 

薄荷绿-:这妥妥的是《世相》中的“我”啊!!简直和我心目中的主角一模一样……君莫笑大大你绝对是入坑了吧?什么时候也画画“对面的人”啊!我超爱他der

赞6776

起名字好麻烦啊 等人共1004条回复>

 

啊啦哩噜咯嗝咦哈:呵呵呵呵某些君莫笑粉please self heavy,图片和描述相似度到1000%了吧不打TAG还不让人说了?脏话连篇也不嫌丢人,君莫笑名气大了不起啊?业余画手抄个袭能有什么负担?我不是黑但看见某些粉真的不得不路转黑[/再见]

赞5873

永远都觉得饿 等人共1220条回复>

 

莫娘头上的草原:理讨你/妈了个巴子。说抄袭的麻烦原地爆炸蟹蟹。也不看看粉丝量就在那瞎BB,说句不好听的,抄也是帮他涨人气。

赞4881

gay里gay气等人共1390条回复>

 

……

 

 

02

 

前段时间,叶修在公园里散步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很适合写生的地方。

 

公园里的日月山前有一处稍高于地面的荫蔽,左边是上山的阶梯,叶修经常坐在旁边的石凳上画画。可公园里人多,每日来往的游客络绎不绝,喧哗吵闹,而叶修在画画时是受不了一丝喧闹的。

 

他对那个石凳情有独钟,但上山的人太多,他只能寻找别处代替。他在公园里走了好几圈都一无所获,就在他再次无奈地来到山脚下时,他随意一瞥,目光就停在了山洞右侧。

 

左边山脚处是上山的台阶,中间是山洞,唯独右边没路,早已被高矮错落的杂草覆盖。而不过是一眼,叶修还是注意到了,被微风压低了腰的一片杂草下,有着很不明显,但仍存在的黄泥小径。

 

那很明显是人走出来的路。叶修禁不住好奇。他循着泥路穿过杂草丛,又穿过了一片树木后竟走到了尽头。他前方不远处是白漆红砖的公园围墙,而在这之间,是一片不大不小,绿得深邃的方形草坪。

 

似乎是因为草坪不大,仿佛全世界的绿聚集在了这里。小草清得像水彩,树木亮得像油画。暖风沉默,而绿色在大口呼吸。

 

草坪是被认真修剪过的,或许是因为人迹罕至的缘故,这里整齐干净,静得仿佛不属于公园。整个草坪上只有一个人,那人侧对他,盘腿坐在不远处,身旁的角落里开着几点花。他正拿着笔在厚厚的牛皮本上写着什么,嘴角擒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他听到脚步声时抬头望向叶修,又在下一秒低下了头。

 

叶修愣了一下。

 

再过半晌,他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那是他少有的,会迫不及待想要画画时才有的表情。

 

他找了个光线合适的地方席地而坐,那儿正好斜对着草坪上的另一人。他心里已定好了写生的对象,快速拿出工具,拿笔落纸,正要往写生对象那儿看第一眼,就正好和人对上了视线。

 

那人在不远处看着他手上的纸笔,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然后在再次低头前,对叶修打招呼似地笑了笑。

 

叶修又自顾自地勾起嘴角,心情没来由地好。片刻后,他的笔尖开始在纸上发出“唦唦唦”的声音。

 

 

03

 

夜雨声烦:我发布了长微博《世相(6)》            

转发1712 评论1009 点赞5229

 

评论

 

非洲命氪金的心:啊啊啊是更新!这篇真是超接地气啊看得我心里一阵亲切,原本以为每一篇就是一个人物一个故事,没想到画家先生写了好多次,应该是主角吧?草地里对坐那一幕太美啦!!夜雨加油,一直支持你哦!

赞673 

KAMISAMA 等298条回复>

 

这么冷怎么学习:@夜雨声烦,大大有空麻烦去@君莫笑的主页看一下好吗?

赞550

100块腹肌 等102条回复>

 

垃圾小说毁我青春:只有我在意文中的公园的原型是在哪儿吗[/微笑]

赞465

ALSJG__ 等166条回复

 

孷錒䡝:我不管我是第一!!!日常表白,夜雨我爱你啊啊啊啊!!!

赞322

酒瓶子君 等143条回复

 

宇宙最强送水工:@君莫笑 @君莫笑 @君莫笑更新了哦,又可以抄袭了哦

赞124

这腰我能胖十年 等509条回复

 

 

04

 

“……小狗看着很干净,不像是流浪狗,却又到处在路上溜达,没人来管。我从它后面走近它时边走边笑,它居然就一直跟在我身后了。”

 

“它很小,我只不过迈着正常的步子它就好像有点跟不上我。我只能放慢脚步。我以为它是想问我要吃的,跟了一段后自然就会放弃。可它居然跟到了草坪上!这一路大概有一公里了。就连我现在写字的本子上,都还有它掉的毛呢。”

 

写到这里黄少天停了笔,他端详了一会儿自己的文字后抬起头,小狗正趴在他身边,张着大眼睛静静地望着他。

 

他被逗笑出了声,先是试探性地帮小狗顺毛,看它不抵触后干脆直接抱住了它绒绒的脖子:“啊啊——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我对萌物过敏啊!”

 

他对小狗揉揉抱抱,一个人陶醉了好一会儿才像是感觉到什么,慢慢转过头。

 

“对面的人”一如既往地来了,正插着口袋看戏一般望着他。黄少天有些窘迫地抽回手,对方又轻笑了一下,表情有些欠打,惹得黄少天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距离两人第一次见面已过去一个月了。黄少天不会每天都来,但他发现每次来都能撞上这人。巧就巧在对方不仅是少有的发现这块草坪的人,还是愿意经常来的人,甚至连来的时间都和他几乎一致。

 

他喜欢在青草的气息里安静地写作,一周中基本上会在课比较少的几天早晨来,而他每次都会碰上那人。他不知道对方是否每天都会来,按捺不住好奇心换了个时间偷偷去看了一次,结果发现人并不在那儿。

 

这样的巧合已经足以让人感到惊喜了。偏偏他们一人写一人画,同样热爱着创作,黄少天自然对对方萌生了不止一点的好感。

 

他低头,又开始写起来。

 

“……对面的人来得相当准时,又坐在了他的老位置上开始默默画起来。已经一个月了,每周都能有那么几天的早晨,我和这哥们一起,用不同的方式记录着生活。我认为能在这样的场合认识一个这样的人,也算是很厉害的缘分了吧?”

 

“我确实有过上前和他打招呼的想法,前几天走在路上,还会时不时想象着我对他说出第一句话的场景。可写到这里,之前的想法不知为何突然不见了,来得快去得也很快。看来我只好继续叫他‘对面的人’了。”

 

“我乐意保持着这样的现状,共同沐浴在同一寸阳光下,坐在同一片草地上,心照不宣地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这样是不是显得我特别厉害?”

 

“感谢阳光和生活,感谢给我排课表的老师!”

 

 

05

 

黄少天的文章随他本人一样,随性简单。他最近的《世相》中的内容几乎是大篇幅的将生活中的所见所闻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他没明说,可故事中的“我”其实就是他本人。

 

他随见随写,如果事情在脑内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片段却无从写出,他大概会长时间处于焦虑状态。也就是因为这样,他喜欢用笔去写,用真实的文字去记录,不会是整篇文章,但也足以占据很多篇幅了。然后他再不辞辛苦地把这些文字打到电脑上去,一边打一边补,就这样形成一篇篇完整的文章。

 

他的这个习惯曾被周围一些知道他写作的朋友提议改掉过,可久而久之他竟发现,若是缺了纸和笔,他大概没法将脑海里的记忆碎片组合起来。

 

“我就是觉得,坐在草地上,用笔去写故事,这两件事放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啊。”黄少天曾说。唯一一个没有劝过他改掉这个习惯,同时也是他文章第一读者的人——喻文州,在那时拍拍他的肩膀道:“我完全赞同。”

 

“你只是因为打字太慢吧。”这句话黄少天没说出口,他憋在心里很久了,可毕竟人在他的文章上帮了他大忙。

 

他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发出《世相》的第七章后才注意到,最近自己微博的消息提示有点多到吓人。他是个很爱看微博的人,可自己的评论和私信偏偏就不是很愿意看。他刚开始写文那会儿,曾因为部分人的批评甚至诋毁独自难受了很长时间,那种憋闷劲儿他是再也不想体会了。可后来写多了就看淡了,他不想让别人左右自己的热情和思想,就索性自动屏蔽掉大部分回复了。

 

可最近的消息简直可以说是呈指数型增长,尤其是“@我的”那一栏,他平均每天能接到七八百个艾特。

 

他感到奇怪,先是点开评论和私信,发现很多人都扯到了“君莫笑”这个ID,貌似还和什么抄袭事件有关。他又点开艾特,这下好了,居然全都来自于“君莫笑”的微博评论。

 

“这谁啊……”

 

他点开君莫笑的主页,发现这人什么自我介绍什么都没有,只关注了7个人,粉丝却有三百多万,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个玩微博的。

 

他往下翻,看到君莫笑最新的一条微博更新时就猛地瞪大了眼睛。

 

只有一张画,看起来像是拍上去发布的。画里一片绿得发亮的草坪,不远处一个背着帆布包的少年偏过头往这边看,手上拿着一个肉粽凑到嘴边,刚吃下油油的一大口,嘴巴鼓鼓的。

 

“这不是我吗?!”黄少天对着屏幕道,他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我……我好帅啊。”

 

角度刚刚好,他一瞬间就明白了这其实是出自于“对面的人”。那只是片刻的事,他又不可能维持着这个姿势让人画。君莫笑只是将这一格定在了脑海里,然后凭着记忆画了出来。黄少天甚至还记得他描述这一段的文字。他赶忙点开评论,果然点赞量第三位的ID将文中原话一字不落地放了出来:

 

“今天我去到草坪时有些早,可对面的人已经坐在对面了,只不过他好像在思考,并没有动手画。我咬下第一口粽子时他正好抬起头来,又露出了有点欠打的微笑,我再也没担心过在草坪里吃东西会不会影响到他了。”

 

他又去看其他评论,注意到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君莫笑在抄袭他自己的文章。评论里已分成两派,吵得不可开交,可君莫笑自己又从没出来澄清过。

 

“笨蛋啊……这哪是抄袭啊……”

 

他回到君莫笑的主页,一张张图往下翻。从他们认识到现在的一个多月以来,君莫笑变得比以前高产了许多,他在微博上一共发了十二张图,平均每星期三张,每次都只是单纯的发图,从没对评论中愈演愈烈的怀疑做出过任何解释。

 

而更让黄少天吃惊的是,整整十二张图,每一张画的都是他。

 

TBC



评论(11)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