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无声告白


感谢喜欢

 

01

 

夜晚十点五十分的教室很静,剩下的学生不多,笔尖点纸的节奏很好听,时不时也会传出翻书的“哗哗”声,给空气再添一份宁静。

 

叶修走进教室时,还在自习的同学几乎头都没抬。他是隔壁班的学生,可这间教室里已经有很多人都认识他了,知道他每天晚上这个点都会带点什么宵夜来。有几个在这时正好看到他,冲他微微一笑。他经过郑轩时,对方正一脸磕了药似地趴在桌子上,抬了一下眼皮以示问候。

 

叶修径直走到黄少天身旁,拖着他前面的那个凳子反着坐了下来,把手里一杯插好了吸管的冰可乐推到他嘴边。黄少天正纠结着一道题,头也不抬地把嘴往旁一凑,猛吸一口。

 

叶修刚想说话,黄少天就好像额头长了眼睛似的,手一抬制止道,“等会儿,做完这题。”

 

“我是想说,你这道题第一步就算错了。”

 

“……”

 

黄少天脸一黑,看了半天才舍得抬头,“我靠,难怪算了半天都算不出!我这十几分钟的青春啊……”

 

旁边的郑轩打了个哈欠,若无其事地换了个睡觉姿势。

 

叶修使了个眼色示意黄少天去看郑轩的美妙青春,黄少天白了他一眼。

 

“所以我这题方法是对了吧?”

 

“对了。”

 

“行,那走吧!几点了?”

 

“快十一点了,走操场去?”

 

“走走走!”

 

黄少天背起包,和叶修一前一后了出了门。教室里很快又只剩下凉爽静谧的空气,和布满这一切之上的柔白灯光。

 

 

02

 

说起来,使黄少天爱上泡面的日子绝对非军训七天莫属了。他小学没人管,皮了整整六年,还从没听说过吃饭还要集体行动的。菜品有限时间有限也就算了,可晚上的训练又把他胃里少有的(他自认为)食物全都给消化掉了,因此每晚不得不给自己加餐。也就是在那段时间,训练结束后的时间成了他一天中最重要也是最享受的时刻,泡面成了他的救星,当然泡面也让他认识了叶修。

 

那天晚上训练结束后他先回宿舍冲了个澡,等去到小卖部时已经没什么人了。黄少天径直走向泡面的那个货架,惊恐地发现货架上竟只剩下了一盒泡面。他的心顿时紧张得提了起来,赶忙快步走过去,伸手去够最顶一层的那盒泡面时却发现另一人的手先覆了上去。

 

这疑似图书馆内情侣邂逅的老套场景让黄少天不禁腹诽。他转过身,那就成了他和叶修的初次见面。他发现对方是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人,身穿一身常服,估计是暑期补课的高年级学生。

 

“那个,看在我刚军训完急需补充能量的份上,你能不能让我这次?”黄少天露出了个灿烂的微笑,他向来对自己的微笑很有自信。

 

“我晚饭都没吃,你让让我?”叶修不为所动。

 

“我……一个新生,你懂不懂尊老爱/幼了?”

 

“那你倒是尊尊老啊。”

 

“……”

 

“那要不这样,算你欠我的,明天你帮我买两盒怎么样?”黄少天提议道。

 

“呵呵,凭什么。”叶修嗤笑。他懒得跟黄少天多嘴,拿着泡面转身就要走,被黄少天跟在后面骂了大概五分钟。

 

结果第二天,叶修就遭遇了人生的大不幸——他发现黄少天他们班就在他自己班的对面。叶修的班是初二年级的最后一个班,其他班都在三楼,只有他们班落在二楼尽头,正好对着初一的第一个班。

 

黄少天第二天看见叶修从对门走出来时也同样惊讶,他看着叶修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你奈我何”的模样,决定采取迂回战术,打打持久战,逮到叶修就上去跟人说一句“我的泡面”。

 

他次次这么干,偏偏叶修不把这茬当回事儿,该出门该去哪儿照样走他的,两人撞上的次数就迅速增长了起来。

 

见的多了,说的话自然也不再是那一句了。偶尔同路,还会互相聊聊,久了关系自然也就熟络起来,再去在意那一盒泡面反倒显得黄少天小气起来。于是后来他找人的初衷也被抛之脑后,黄少天开始频繁往对面的班跑,去找叶修给他讲题。

 

过了半个学期,叶修他们班的人几乎都认识他了,每次黄少天一经过门口,旁边总会有人说,“哎哎看,你家泡面小王子。”

 

叶修无奈地蹙眉。什么叫我家的?泡面小王子又是什么鬼?

 

 

03

 

中二病,顾名思义,就是中学二年级犯的病。血气方刚的男孩子在这种时候大都有一颗热血少年的心,动不动就搞事,但也都掌握着度,毕竟还不敢真的把事情闹大。

 

偏偏黄少天就要做出头鸟。他这人活泼开朗,不仅老师喜欢他的性格,自己的朋友也多得数不完,所以无论做什么事好像都自带宣传效果,看起来很高调似的。也就因为这样,黄少天拿啤酒瓶伤人的事很快传开,他打完架的第二天晚上,就带着一身伤被叫到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

 

接着黄少天连着好几天没来。他自己倒是挺自觉地给叶修发了消息,告诉他学校已经从宽处理,他过两天就能回来。可打架的具体原因和内容黄少天什么都没说,伤哪儿了也没告诉他,还是叶修从苏沐秋那儿听到了一些八卦。

 

大概就是这么个套路:有一女生一直喜欢着黄少天,打黄少天的那个男生又一直喜欢那个女生。女生是比较内敛的性子,一直没开口告白,默默喜欢了他一年也没让黄少天知道。可那男生就看不下去了,他自己的告白被拒不说,偏偏黄少天对那女生的喜欢一无所知。打架那天他纯属冲动,多喝了点酒就有点不管不顾起来,和几个放学同路的兄弟一起堵黄少天,见了人时二话不说就冲上去。

 

黄少天是谁,街头小霸王啊。这会儿莫名其妙被打,下手自然也狠了一点。那男生的几个朋友本来不太敢掺和,一看自己兄弟要遭殃,也冲上去和黄少天打成一团。纠缠了许久后黄少天受了挺多小伤,他气不过,一冲动拿起街边的酒瓶往人身上砸了一下,事情就闹大了。

 

黄少天打到的是那男生的朋友,还好伤的不是头部。那男生自己倒伤得不重,可他在学校里有那么点关系,再加上拿酒瓶砸人的是黄少天,虽然双方都有错,但在校领导面前谁也说不清当时的具体情况,结果最后是黄少天被罚得最重。

 

这风声是一个过路同学透露的,他当时躲在很远的地方,基本上目睹了全过程。只不过他也不爱给自己找事,没当面去找校领导,只是在同学间说了说,这事儿就传开了。

 

叶修班上的人基本都知道黄少天,为此他们愤愤不平。反倒是叶修,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自始至终也没对这件事表现过一分一毫的关心。

 

隔壁桌的女生们正愤慨地讨论着这件事,苏沐秋坐到他身边,看他打了个哈欠。

 

“我以为你挺喜欢他的,原来你是真的觉得他很烦啊。”

 

“嗯?”

 

“泡面小王子啊,你好像对他这件事一点也不在意。”

 

“哦。”

 

 

接着,就在当天傍晚,叶修借口肚子疼逃了一节课。他提早在那男生回家的路上候着,等人来时几乎是拽着人的胳膊把人拖到角落里,一声不吭开揍。

 

那男生连出声都没法出,因为叶修出手太快太猛,一瞬间他几乎就没感觉身上是有哪块地方不疼的,他没力气叫,只能不停地吸气来缓解疼痛。

 

叶修的分寸拿捏得很好,不至于造成什么比较大的伤害,又能使疼痛最大化。等到如雨点般密集的拳头终于停下后,那男生模模糊糊地听到了最后一句话:

 

“你敢动他,我揍你揍到连你/妈都不认识。”

 

叶修出手前压根没在意人会不会打小报告。那男生也确实是被揍怕了,没敢那么做。第二天叶修还是该干嘛干嘛,也依旧对整件事变现得不闻不问,只不过时不时会往门边多瞧两眼。然后第二节课下课时,他就听到班上一女生站在门口对他说:

 

“叶修,你家泡面小公主来找你啦!”

 

 

04

 

六月初的操场已笼着丝丝热气,偶尔刮来微风,吹亮了晴朗的夜。夜晚十一点的操场上,人已少了许多,剩下的全都是高三的学生。黄少天一本满足地吸着可乐,看了看叶修问他:“你的饮料呢?”

 

“没带够钱,只够买你的了,不喝饮料会死星人。”

 

黄少天“嘿嘿”地笑了几声,在两人走到漆黑的角落时很快地亲了叶修一下,然后把饮料递给他,又拿出两个肉松饼:“赏你的。”

 

叶修接过:“谢主隆恩。”

 

黄少天哈哈大笑起来。两人挨得很近,他们就继续走着,然后谁都没有说话。叶修抬头望着天空,黄少天转过头望着他,若有所思。

 

叶修和黄少天最长的一场冷战整整持续了一年半。明明已是两年前的事,黄少天现在想起,却觉得好像还发生在昨天,瞬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初二下学期的那个暑假,叶修不见了。说是不见,就是真的没有消息了。突如其来的某一天,黄少天就再也没在网上接到过叶修的消息。他刚开始以为是他被盗号了,开学后才得知叶修已经退学,他们一家已搬离了这个地方。

 

这也就是校方知道的最多消息了,其他更多的事情没人知道。没有通知和告别,叶修走得丝毫不拖泥带水,好像这里曾发生过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刚开始黄少天整个人都懵了,他还不相信一个人可以绝到这个地步。况且又没有什么大事,好好跟他道个别就不行吗?

 

他开始在网上没日没夜地轰炸叶修,每打一回消息心里的愤怒就多了一分,一个月后终于积满了,心绪如潮水般涌出来,流干后他才发现心里竟然空洞得可怕。

 

他在恍惚中不知不觉度过了一个月。又一个月后,他收到了一个快递。地址模糊,联系方式是空号,只有名字是真的,因为那里写着“叶修”。

 

黄少天心里五味陈杂,不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他把透明胶割开,掀开箱子,然后愣在原地。

 

盒子里装的是不多不少,正好两盒的泡面。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控的,他整个人蹲下/身蜷起来,拼命抑制住颤/抖,再接着他听到了几声呜咽,才意识到那是从他自己嘴里溢出的。他猛地扑在床/上,几乎要把脸嵌进被子里,最后失声哭了出来。

 

第二天他又变回了那个活泼开朗的黄少天。只不过他开始认真听课,认真完成作业。同桌喻文州是个学神,他就开始尝试让自己的作息和喻文州同步,和他同进同出,和他一起讨论问题,时间久了好像已真的对叶修不甚在意了。

 

黄少天自己也有这样的感觉。他发现时间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东西,它能压倒一切,无论是多强烈的情感,都会在时间长久地打磨下被抚平。考完中考后,他发现曾经那些无论如何都得弄清楚的人和事,也不过如此而已。

 

 

直到叶修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才发现自己心里那点持续了一年的平静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被掀得波澜起伏。不是他走不出去,而是之前点点滴滴的回忆瞬间像烈火般涌来,带着焚烧一切的力量,瞬间把他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黄少天是在自家不远处的咖啡店门前遇到的叶修,对方好像就是专门来等他的,插着口袋站在灯柱旁,静静地看着他。

 

黄少天和人对上目光时,在楼梯口愣了许久,直到叶修慢慢走到他跟前,他才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他做了个“停”的手势,颤抖着深吸一口气,半晌后低声说道:“……解释一下。”

 

叶修沉默了很久,这期间黄少天只是低着头看着地板。时间仿佛凝固了,一会儿后他听到对方说:“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再见,所以我没说就走了。”

 

黄少天瞬间红了眼。他猛地抬头瞪着叶修,指着他,断断续续地说:

 

“你真他/妈……真他/妈/的……”

 

叶修看他这样想上前,被黄少天伸手制止了。黄少天把头撇向一旁说道:“别过来,就算我知道你的想法我暂时还没法做到不生气,我不想看到你。”

 

叶修沉默着,没有多说什么。他自己单方面切断了和黄少天的一切联系,本来也是没料到自己会再回到这里,所以还不如断了他之前那些不可能的念想。可现在他又回来了,既然回来了,便不再会有什么东西阻止他轻易放弃自己的内心。

 

叶修由于家里的原因跟着父母在外漂了一年,回到这里后就留了一级,黄少天升高中时他也正好是高一,两人同上了一所学校,分到了高一的一班和二班。

 

黄少天长高了不少,五官也长开了,成了棱角分明的模样,一笑带着一身夏日的干净清爽。他高一时就入了校篮球队,又代表班级参加了一次辩论赛获得冠军,一时风头大盛,甚至都有了粉丝团,就快赶上校草周泽楷了。

 

于是每天下午校篮球队训练,操场旁总会围着一群笑得一脸春/心荡漾的女生,偶尔会出现周泽楷女友粉和黄少天女友粉大战的场景,不过两个当事人倒是相处得还不错,看得叶修一阵唏嘘。

 

如果只算是作息时间,叶修差不多也能赶上黄少天的粉丝一枚了。只要是黄少天的训练或比赛他基本上都不会错过。叶修不是个拐弯抹角的人,做什么事总是坦坦荡荡的。他不知道黄少天的训练时间就跑去问那些女孩子,不知道黄少天的比赛时间就干脆直接去问周泽楷。是个人都看出了这其中的猫腻,黄少天的女友粉们对两人的关系更是猜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可叶修却从没主动找黄少天说过一句话。

 

黄少天让他离远点,他就真的没再烦他。半年过去,黄少天早就对叶修的行为一清二楚了,因为无论哪一次训练哪一次比赛,他随意一瞥,总能在某个角落对上叶修安静的视线。

 

直到某一次训练结束,黄少天一边拿毛巾擦着汗一边走到球场边,一瓶水递了过来。

 

周泽楷看到拿着一瓶水的叶修后,偷偷把黄少天没喝完的那半瓶水扔到了垃圾桶。黄少天沉默地看着叶修波澜不惊的眸子,对方的动作就好像他们俩的关系本该如此,只是微微发白的指尖暴/露了他的紧张。黄少天顿了顿,拿过那瓶水喝了一大口,对叶修笑了笑:“谢了。”

 

叶修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接着大大松了口气,也笑了。

 

对面传来了女生的尖叫声。

 

两人和好后,关系立刻近了很多,甚至比初中时更甚,似乎要把一年半里的空白全都填满了。黄少天自己真的不生气了,他就不会再去想过去的种种给自己找不快,也不会再因为过去的事而故作矜持。

 

毕竟生活是用来享受,而非用来直视的。

 

两人的班就隔着一堵墙,叶修和黄少天每晚都会窜班,先写完作业的那个总会去等另外一个,偶尔和周围的同学聊聊天,时间久了,好像两个班的关系都被这两人拉近了。

 

黄少天高二那年,他们高中打进了市里篮球赛的决赛,比赛地点就定在他们自己学校里。那天微微下着小雨,可很多同学都旷了课,心照不宣地收起了伞,在雨中给校男篮加油。黄少天专门给叶修留了计分表对面的位置,他站在最前面,能对比赛场和计分表一览无余。

 

最后一刻哨声吹响时,周泽楷一个三分正好结束了整场比赛。欢呼声震耳欲聋,黄少天仰头长啸一声,然后一蹦三尺高,整个人跳起来扒到周泽楷身上揉他的头发。

 

队友全都跑来胡乱地抱在一起,黄少天反而下不来了,就被一群人簇拥着往上抛,他边笑边哭,泪水横着趟进头发里。被放下时他蓦地想看叶修,往旁一瞥,果然看到叶修就在那里,笑得露/出一排牙齿。

 

他突然,突然就有了一丝冲动。

 

他三两下从队伍中脱离出来,拉着叶修就跑。他们跑到空旷的教学楼,又一口气上了六层楼的台阶,躲到了顶楼的隔间里。

 

黄少天一转身,就在叶修嘴角亲了一下。

 

叶修张大眼睛,愣住了。

 

黄少天看着叶修这样的表情还在笑,可笑中带着些懊恼。过了一会儿他退开两步对叶修说:“抱歉是我太冲动了,拒绝的话麻烦等到明天,我今天还不想……”

 

他没能把话说完,因为叶修猛地环住他把他摁到了墙上。黄少天几乎被抱着半离了地,只靠墙上的那点摩擦力支撑着。叶修抬头,对着黄少天的嘴唇狠狠地吻了上去。

 

 

05

 

“你们欠揍是吧?”

 

黄少天的思绪飘了老远,意识被拉回来时,楚云秀慢跑到他和叶修身边,瞪着两人手里的肉松饼。

 

“我们怎么惹着你了楚女王?”

 

“我在这儿跑步减肥,你们好意思在旁边吃肉松饼?人性呢?”

 

“这都快高考了我的姐,你还有心思减肥啊?”

 

“你们还在这儿虐/狗呢。”

 

叶修笑笑不说话,转头对着黄少天说:“走吧,回去了?”

 

“嗯。”

 

两人并排着慢悠悠地走远了。楚云秀看着他们的背影,也收拾东西往宿舍走去。

 

此时距离高考,还有6天。

 

 

06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把光碟放进了书包里,乐呵呵地出了门。

 

他毕业了,前几天在学校遇见几个女生,说是他的女友粉集体帮他做了个毕业礼物要送给他,就是这盘光碟。

 

他刚和父母打过一场仗,浑身酸痛。他看看表,距离和叶修约饭的时间还早,便决定先打开电脑看看他的礼物。

 

0:01

 

大约十几个女生,揣着一脸感怀又欣慰的表情凑在镜头前,其中一个轻咳几声后开口:“恭喜毕业!受到了周泽楷女友粉的启发,我们也决定给你送一个礼物。虽然黄少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是你老粉啊!老粉!我知道你很多事情,我特别喜欢你笑,每次不开心时想到你就没事儿了,你都不知道你的笑能给一个人多大的力量。”

 

另一个女生开口:“哎对对对,黄少你以后要一直笑下去啊,要天天开心!”

 

短发女生说:“嗯嗯,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早生贵子……”

 

一个卷发女生不满道:“早生贵子什么鬼,你把叶神放哪儿了!”

 

“哦对还有叶神,黄少我们还给你找了其他人呐!”

 

短发女生:“早生贵子……关叶修前辈什么事啊?”

 

2:34

 

画面转换,镜头摇摇晃晃地跟着往前走的王杰希。

 

“黄少天?嗯……我是叶修他们班的,只能说让黄少天以后锻炼时多带带这尊佛,友情提示他男朋友已经有小肚腩了。”

 

卷发女生兴奋地吼道:“啊啊啊男朋友?!”

 

“你听错了吧,我说的是朋友。”

 

“嘿嘿嘿我懂的嘿嘿嘿。”

 

3:11

 

喻文州坐在窗边的位置上,对着窗外的镜头微笑。

 

“和少天从小玩到大……可以说的真的太多了。其实以后网上都能联系的吧,那就先恭喜少天脱离高考牢笼了,以后在大学我可没法带你了,好好学也好好浪,来找我的话我请吃饭。”

 

4:29

 

周泽楷有些不自然的看着镜头。

 

“嗯……恭喜。”

 

“恭喜什么呀?你多说几句嘛。”短发女生道。

 

“恭喜……毕业,还有叶修前辈。”

 

“???”

 

视频有二十多分钟,其中还有很多人,有些黄少天没怎么想过的同学都被拉了进来,三三两两凑在一块儿,笑嘻嘻地随口胡诌。黄少天笑着看,看着看着眼睛就模糊了。

 

20:22

 

黑色的屏幕上打出一行字:画外音,叶神压轴。可压轴的不给力啊!

 

屏幕转换,叶修坐在操场边的石凳上,挑着眉望着镜头。

 

他只说了一句话。

 

“我啊……我没什么好说的。”

 

 

06

 

叶修见到黄少天时吓了一跳。

 

七月份的大热天里黄少天穿着长裤长袖,带着棒球帽,一副人贩子的打扮。叶修走近他时发现黄少天脸上有几处淤青,眼角边和嘴边的尤其明显。他压抑着情绪,不动声色地拉起黄少天的袖子,看到他手上也全都是被打过的痕迹。

 

叶修把黄少天拽到街边的角落里,可被打的人却灿烂地笑了起来,开心得好像要过来抱他。

 

“我向我爸妈出柜了。”他笑嘻嘻地说。

 

叶修一脸惊悚:“你……为什么不等成绩出来再说,可能你爸妈看到成绩就不会那么……”

 

“关成绩什么事?喜欢你是我的事,出柜也是我的事,和其他人其他事都没关系。”说完他又嘴硬地补充几句:“我就是和他们说一声,不是去征求意见的。”

 

叶修挑眉:“那被打成这样还那么开心?”

 

“你不懂!我爸打我,就说明胜利在望了!如果他彻彻底底对我失望,他是不会打我的,他只会一声不吭,然后看都不看我一眼。”

 

叶修盯着他半晌,然后慢慢地抱住了他。

 

“那以后这件事情,我们俩一起解决,好吧?”

 

“好好好,反正都在一起读大学,怕他们不成。”

 

“这么自信啊。”

 

“反正不管考得怎么样,我都准备把志愿全都填在B市了,保险起见嘛。等等,你不会想反悔吧?”

 

“难道你想?”叶修幽幽地望了他一眼。

 

“谁说要反悔啊!切,瞪什么瞪!”

 

叶修轻笑着拍了拍他的背,和他分开后拉住了他的手。黄少天回握住他,扯着人一蹦一跳地往饭馆走去。

 

他蓦然想起叶修在录像里的那句话。

 

“我啊……我没什么好说的。”

 

他才发现从确认关系到现在,好像谁都没说过“我喜欢你”或是“我爱你”。爱情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而那个吻,不过是顺水推舟了一把。

 

没怎么想过找机会说出口,只想过一直爱下去。

 

因为时间站在了天秤上,语言已然太轻。

 

END

评论(17)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