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岁月长(下)


(上)在这儿

这篇就是糖糖糖惹 感谢喜欢

04

 

2027年12月29日22:21

 

叶,黄。

 

叶修和黄少天都不让我叫他俩爸爸,嫌老,又别扭。可我也不想跟着别人叫他们叶修或老叶,黄少或少天,我是他们领养的孩子!这就意味着,我不是随便哪个邻居家的,一律叫着他们“哥哥”或者“叔叔”的孩子!!

 

我的身份让我存有那一点点幼稚的私心,所以我干脆叫叶修“叶”,叫黄少天“黄”。

 

而他们也得叫我“杨”。因为从今天起,君雨这个名字谁都可以叫,而“杨”是他们专属的。

 

嘿嘿,叶,黄。叶,黄。

 

好听。

 

 

05

 

“回来了。”

 

杨关门的声音在墙壁四处回荡,家里静得出奇。无人应声,但以往的周五下午她至少都会迎来叶修和黄少天对她的回答。

 

她在安静的氛围中会不自觉地把声线压低,她又叫了两人几声,这回倒是听到一点小动静从厨房传来。

 

一瞬间她不可抑制地紧张起来,可能是老鼠,可能他们又出去了,她自我安慰道。然后她掂着脚去客厅的桌子上拿了把水果刀。

 

她缓缓靠近厨房,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厨房的门被推至一大半,只露出一小条缝隙,她透过缝隙往里看去,发现叶修和黄少天背对着她,两个快一米八的大男人围着什么,正鬼鬼祟祟地窝在厨房一角。

 

她松了一大口气。“你们干嘛呢?”

 

黄少天差点被吓得跳起来。他一转过身叶修就也跟着转了过来,然后杨看到了两人身上套着的同款小黄鸡围裙,黄少天还带着个大得夸张的手套。

 

“哎哟我去你怎么回来了,算了算了惊喜作废,看到没,这是烤箱!”他大喇喇地站起来,脸上带着些骄傲的色彩。

 

“还不是烤糊了。”叶修说道。

 

“还不是光顾着给你擦药了!哪有人不戴手套直接去拿的!”

 

“谁知道你手上那东西是手套啊。”

 

“我的天,杨你听到一个活了三十多年的人刚说了什么吗?”

 

啊,例行吵架。杨在一场新的较量即将有重大进展前及时打断了他们,“停停停,这是烤箱?你们为什么……要买这么大的烤箱啊?别告诉我你们开始追求小资生活了。”

 

“不是你上次说想自己做披萨的嘛。”叶修摊手。

 

杨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上次和叶修黄少天一起去苏沐橙家,和苏沐橙花了三个小时做了个完全DIY的披萨。苏沐橙自从关注了某个美食博主就踏入了这条不归路,家里所有食材设备一应俱全,同一种刀叉就有很多种,随便拉开某个抽屉就会带出一串金属发出的“噼里啪啦”声,厨房已俨然成了军械库。

 

她那天晚上加了超量的食材,为了满足自己的喜好,有一小块披萨全是番茄,还上了两层芝士。她饱餐一顿后发出感叹,说了句“要是我们家也有个烤箱就好了。”

 

叶修问道:“你一周只有周末才回家,哪有时间搞这些?”

 

杨无所谓地说,“我知道,说说而已嘛。”

 

结果叶修和黄少天嫌钱太多似的,还是帮她买了烤箱,还买了个和一个抽屉一样大的。两人估计是闲得慌,还没当礼物送出去呢,就自己开始捣鼓起来了。

 

想到这里杨笑起来,她眨眨眼:“谢啦!哦对我买了巷头那家的西瓜牛奶,就在客厅桌上……”

 

她话音还没落黄少天就风一般地跑了出去。他插上吸管猛吸一口,对着从厨房里出来的杨举起大拇指:“没有辜负党对你的期望!”他又把把手指挪向叶修:“你,擦药去!联盟最金贵的手不想要了吗!”

 

叶修懒洋洋地转身,“我早就退休啦剑圣大人。”

 

“我不管,杨你去帮一下他,不知道这个生活残障又能搞出什么事情来……”

 

 

楚云秀这几天有事路过H市,那天晚上来家里和叶修黄少天两人聚了聚。晚餐是由黄少天准备的,他和苏沐橙一样对厨艺很感兴趣,退役后只是做了个技术指导,多了大把时间。今天他第一次做香辣蟹,没有像惯常的辣汤,而是把蟹肉和猪肉末混在一起黄焖,算是他的创举之一,他端出来时整个人的眼睛都是发亮的。

 

众人在他炯炯的目光中尝了第一口。杨知道黄少天做菜好吃,但这道菜好得出乎意料。楚云秀在第一口后已经惊讶地放下筷子了,她愣了半晌才开口,“天哪,超好吃哎。”

 

黄少天往椅背上一靠,摊手道:“我这么厉害也是没办法的事。”

 

楚云秀啧啧啧:“果然跟叶修待久了脸皮也变厚了,还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之前没看出来你这么不要脸……”

 

“去去去别瞎说,实事求是啊楚云秀同志,老叶他有脸吗?”

 

“哎哟,人在说天在看啊黄少天,夜深后要当心了。”叶修插嘴。

 

“我靠!杨还在这儿呢!”

 

杨露出了一个“我早就无所谓了”的表情。其实她一直对这个家庭表示十分不解:明明她才是家里最小的那个,为什么她就没有叛逆期呢?为什么就没有什么事情让她和叶修或黄少天吵一吵呢?她好像冷静过头了,又好像从来没觉得叶修和黄少天跟自己有什么代沟,反倒是叶修和黄少天老是吵来吵去。因此家里的常态变成了:叶修和黄少天吵架,杨去劝架,劝架未果,两人继续吵架,杨静静地看着。

 

过了好久她才知道,那是他俩谜一样的情趣。

 

“你蠢死了。”黄少天在这时说。

 

“啊?”

 

“他刚刚在傻笑,超级蠢的楚云秀你看到没。”

 

“哦,刚刚在想你的事情。”叶修无辜地说。

 

黄少天遭到会心一击。楚云秀痛苦地捂住脸,杨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知道为什么当时世邀赛的时候中国队队员都觉得很烦他们了吧,因为跟他俩待久了不利于心里健康,还会大大增加患上糖尿病的几率。”

 

杨这次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我不会的,我早就习惯了。”

 

 

然而事实证明,虐狗是永无止境的,叶修和黄少天都是追求极致的人。深夜十二点半,杨听见了门外不远处地板发出的“咚咚”声,她刚看完书准备睡觉。

 

“我去你轻点,艹,这是客厅,你是禽兽吗……”

 

“你喜欢禽兽?嗯,口味很特别。”

 

“叶修你要点脸……艹!”

 

“今天谁说我没脸的,嗯?”

 

杨在黑暗中啧了一声,赶忙爬起来打开日记本。

 

 

06

 

2028年2月11日21:55

 

叶和黄给我买了个烤箱。

 

我……什么都说不出来,我不抱怨过去,只能再次感谢上苍让我遇到了他们俩。云秀姐还在讨论我可能会得糖尿病的事,哈哈这个比喻太神奇了,可我不会,我挺喜欢看他俩平时那样相处的,真的,和他们俩相处久了会发现一些很细很可爱的细节,这些东西才不会让我得糖尿病呢。

 

 

0:02

 

我觉得我要得糖尿病了!!!

 

 

07

 

黄少天端着一大锅面走了出来。这是他们的夜宵,可他足足做了三人份。他看到杨的眼神时就想起了什么,烦躁地甩甩头:“我靠,又忘了!人老了脑子也不好使,算了算了我们俩加油吃完了吧。”

 

杨有些无奈地笑起来。叶修出差已经有两周了,黄少天依旧会时不时忘记这个事实,总是在做饭做菜时多加上叶修的份。

 

叶修是出国考察荣耀这款游戏的管理体制的。荣耀发展多年,目前已作为代表,将整个电子竞技拉上了正规,世邀赛也形成了标准化、国际化和规范化的体制。各国的荣耀联盟建立了更为科学和系统的训练营,而叶修这次就是中国考察团中的一人,需要在美国学习两个月。

 

杨正值放假,反倒是她有了大把时间在家待着。她看着黄少天被他甩变形了的头发,心里很清楚他其实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如此烦躁,毕竟出个差嘛,常有的事,两人黏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不在乎这短短两个月的时间。

 

他们甚至不会经常通话,因为每天发生的事都不足以让他们打上多久的越洋电话,两人各处天涯,心里上倒是平静无澜。

 

可问题不在这里。杨看得出来,当叶修已经跟他过于亲近熟悉,亲到彻底融进了他的生活中时,若是缺了那一块,他的心情不会有什么大起大落,但总会觉得哪里少了些什么东西,会有种说不上来的空落感。他会常常去想象那一块,用想象的那一块把自己的心填满,即使所有这些都是无意识的。

 

比如黄少天已经把手机屏幕设成了北京和纽约双时间制,他每次看表时都会下意识地想象叶修在做什么,他会在倒茶时无意识地盯着沙发,会更加频繁地翻着以前的短信,会在做饭炒菜时下意识地做得和原来一样多。

 

比如现在,电话响了,黄少天的眼睛亮了起来。

 

“喂喂喂?”

 

“嗯嗯嗯。”叶修学着他说。

 

“什么啊,你那边调查得怎么样啊?”

 

“就这样呗,嗯……基础设施比我们这边好,还有两个总部,过几天还得去趟芝加哥。”

 

“不愧是资本主义!向资本主义势力低头!”

 

“嗯。”

 

“哦对,杨刚回房了,她这几天放假,你要不要……”

 

“少天。”

 

“哎?”

 

“……”

 

“说话!”

 

“没什么,我挂了。”

 

“啊就挂了啊?”

 

“嗯,就是出发前没什么事儿,给你打个电话。”

 

黄少天勾起嘴角。

 

“哦,好吧。”

 

“我挂了。”

 

“老叶。”

 

对方“嗯”了一声。

 

黄少天仰躺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笑得一脸灿烂。

 

“想我了就直说嘛,老憋着也不嫌难受。”

 

他没等对方回答就挂了电话,好像刚刚获得了胜利。他蹦跶蹦跶地回房间,仰躺在床上,将冷气调低几度。

 

他任思绪翻飞,直到它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想象叶修正和其他人交谈着,他轮廓分明,眼神深邃又慵懒,穿着好看的西装,说话间时不时抬起他漂亮的手和人比划。梦里的纽约是晴天,阳光尽数洒在叶修身上,再来到他眼里。

 

他闭上眼睛,脸上挂着笑。

 

 

08

 

2028年8月16日23:22

 

我本来觉得叶和黄是我见过的唯一可以推翻“距离产生美”这套理论的一对,但现在看来是我太肤浅了啊。

 

距离产生美是对的啊,只不过是和平常不一样的美,嗯,不一样的叶和黄。

 

 

09

 

很平凡的一天,唯一有些不同地方,就是叶修回家回得很晚。

 

联盟里出了紧急的人事调动,他临时赶去北京,回程的航班一小时一小时地往后延迟,本来预定晚上九点半起飞的航班,硬是延迟了第二天凌晨两点多。

 

同样遭殃的还有另两个航班。地下一层狭小的等候室里挤满了三个航班的乘客,充电位被占满,而叶修的手机在前一天晚上十一点多时就撑不住了。

 

黄少天本来答去接他,叶修只好在手机阵亡的前一分钟给他发短信让他先睡,自己打车回去。

 

“延迟到几点啊?”

 

“目前说是到十二点四十。”

 

“哦。”

 

“别等我,你和杨都先睡吧。”

 

黄少天应着,挂了电话。他还杵在原地,没有一点要休息的意思。

 

“挺晚了,要不先睡吧?延迟这种东西也说不准啊。”杨建议到。

 

黄少天摇摇头,“他飞机没落地我睡不着,你先睡吧。”

 

杨有些不解,却还是点点头先回房了。

 

黄少天一直坐在书房里,时不时刷新一下网页上的航班信息。坐到半夜冷了,便换上了齐膝的羽绒服,带上红帽子和白围巾,把自己裹成一个团子。

 

他打了几盘荣耀,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冻僵了,根本没法正常操作。于是又关掉去找书看,看着看着又困了,喝了咖啡也没用。最后他只能百无聊赖地翻手机短信,翻照片,翻微博。

 

他窝在台灯前,夜晚太漫长,昏黄的灯光仿佛把这座房子浸到了十九世纪。

 

四点多时,他终于站起来,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接着他带上绒毛口罩,裹着全套保暖装备走出门去。

 

下雪了。

 

雪下得很大,慢慢飘着,覆慢了街道。世界很静。

 

他一步一步地走着,不激动,也不心急,知道巷子拐角处乌黑的桂树后总会出现那个抽着烟的身影,知道在那个身影出现前会传来好听的踏雪之音,他心里妥当。

 

“哒,哒,哒。”

 

即便有灯光,他前方不远处依旧漆黑一片。可他听见了声音,就对着那一片漆黑无声地笑起来。

 

他知道叶修也一样,会在灯光投在他脸上前就在黑暗里对他笑。而他会和他一道,走过那条长长的街,走过余下长长长长的岁月。

 

“哒,哒,哒。”

 

“哒。”

 

END

评论(19)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