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岁月长(上)


算是《闲话生活》的后篇吧 不过独立起来看也不影响

前篇点我

感谢喜欢


00

 

2027年11月20日22:03

 

我想把这些事情记下来。

 

做出这个决定是来到这个家一个月后的事情,真正去买本子开始写又是再一个月之后了。可不管怎样,我都觉得写作是一种很好的,感谢生活的方式,所以再怎么拖延症,也得开始动笔了。

 

我可能忘了很多事,但也记得一些。不急,我有这个耐心,而他们接下来也还有大把时间。

 

就从2027年10月6日开始吧,因为那是今后长长长长的岁月里,无数个希望与幸福的最初。

 

 

01

 

叶修第一眼就看见了她。

 

午饭后是孩子们玩耍的时间,孤儿院前有一大块围起来的草地,树木滋茂繁密,落了一地的枯叶后还能遮掉几片肥嘟嘟的云。阳光从四面八方来,笼罩着房屋和孩子们。园子里的秋千和滑梯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小孩儿基本上都集中在这一块,在滑梯顶端划着势力范围,在秋千上拉拉扯扯。而平地上的孩子呢,就互相追逐,他们撒疯跑着,风就在后边追。

 

只有她一个人,躲在相对较远的地方,靠着一堵墙静静地看着书。太阳慵懒地倾洒着温暖,穿过房屋投向草坪,把一格一格的痕迹印在她的脸上。

 

她有多少岁?十三十四这样子?叶修看不出,只知道这女孩算是这里边年纪比较大的了,而她周身散发出的清冷气质让她看起来又大了好几岁。

 

叶修对这个女孩产生了莫名的好感,他想拉拉黄少天的衣服,转头一看才发现这人早跑到孩子团中间去了。

 

黄少天走到秋千旁边,周围的孩子抬头看见了这个陌生人,瞬间变得有些胆怯起来。他们小心翼翼地望着他,然后黄少天双手扶着秋千,对着秋千上坐着的那个孩子,示好一般睁大了他的眼睛:“我来帮你摇,好不好?”

 

小男孩眨眨眼,缓缓点头。接着一下,两下,三下,黄少天的力气大多了,小男孩披着风,惊喜地叫起来。黄少天笑了,再推一下,这一下他身子一歪,口袋里一大把的大白兔糖全都掉了出来。

 

这可无法让这些孩子们继续冷静了,秋千附近爆发出一阵欢呼,接着在滑梯上占领了地盘的孩子毫不犹豫地抛弃了他们的国土,向着大白兔糖飞奔而去。大白兔糖围着黄少天,孩子们围着大白兔糖。黄少天出不去,无奈地抬头看着叶修,叶修正看着他笑,于是他也笑。

 

黄少天对他做了个“过来”的手势,叶修立马摇头。开玩笑,他根本不擅长对付小孩子,他不像黄少天那样,自带邻家大哥哥的友好光环。他做了个“这是你一个人的战斗”的口型,黄少天没看懂,只能干瞪着他。

 

原来坐着秋千的那个小男孩扯着黄少天的领子想爬到他肩膀上,把他的衣服扯变了形。黄少天不得已弯下腰去对付这只顽皮的猴子,叶修轻笑,转过眼,视线又落在了那个看书的女孩身上。

 

这小孩……这小孩哪儿都不像他认识的人中的任何一个,却给他莫名的熟悉感。他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这么直勾勾的眼神有多明显,直到那个女孩从书本中抬起头来履头发,视线掠过他,停住。片刻后,她勾起了一个礼貌的微笑,对他点了点头。

 

叶修只觉得那股熟悉感更加强烈了。

 

第二天几乎是同一时间,叶修和黄少天再次来到了孤儿院。他们走进草坪时几乎引起了所有孩子的注意。

 

那个女孩也抬起头望着他们,她还是坐在同一个地方,独自看着书。叶修之前和黄少天提到了这个女孩,所以黄少天第一时间和她对上了视线,笑得灿烂。女孩好像不太适应这样的热情,一脸迷茫地眨眨眼睛。

 

孩子群立马攻上来,目标是他手里提着的袋子,里的蛋糕。他们这时候倒是有组织有纪律,效率高得不得了,黄少天只来得及把两块黑米蒸蛋糕塞到叶修手里就被包围了。

 

女孩像前一天一样,没有参与争抢。叶修朝她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他这才发现女孩手里捧着的竟然是初中英语课本。

 

“嗨。”他说。

 

女孩仰视着他,眼神里没有其他孩子的那种羞怯或小心。叶修看着,她的眸子里是一汪镜水,平静无澜,反射着阳光。可总有一丝灵动和锐利在水底映出来,藏也藏不住。

 

这样的眼神太熟悉,太像某个人了。

 

“你又这样。”女孩轻轻笑起来。

 

叶修一愣,“我哪样?”

 

“你昨天就是这种眼神,好像知道又不知道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叶修没想到对方早就注意到了,尴尬地挠挠头。然后他干脆对着女孩坐下来。

 

“因为你总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别管那些,我叫叶修,你叫什么?”

 

“我姓杨。”

 

“名字?”

 

“没有名字。”她把书本放在腿上正视他,“我被送来时裹着的那块布上只写了个‘杨’字,估计我爸妈连名字都懒得给我取了吧。”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们就直接叫我杨,你也这么叫吧。”

 

“哦——就没想过再取一个?”

 

杨摇摇头,“懒得,况且也没必要。我觉得杨挺好的。”

 

“你多大了?”黄少天的声音在这时插了进来,他已经脱离了水深火热的包围中,可衣服皱巴巴的,明显是经过了一番搏斗。

 

“十三了。”杨听到这个问题时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他抬起头看向黄少天,“每个人的生日都贴在生日墙上,院长会在那天给我们准备蛋糕。”

 

“杨,是吗?院长是这么跟我说的。”

 

“嗯。”

 

“叶修很喜欢你,”他笑嘻嘻地说,被叶修无奈地看了一眼,“当然我也很喜欢你。对了,我叫黄少天。”

 

杨有些惊讶,她心里想到了什么,却不敢报以期望。接着她问:“那……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呢?”

 

“嗯,这个要暂时保密了。”黄少天狡黠地眨眨眼,神秘兮兮地说。叶修偷偷瞄他,每当他用这种讲故事的语气说话时,叶修就觉得这人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年。

 

“比起这个,我觉得你可以想个名字,嗯,名字这个东西很有用的,”黄少天说道,“它是用来被别人叫的。再亲近的人,如果只能叫你的姓,那不是很没意思?”

 

接着他们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尘。“快午休了,你也去休息吧,我们走咯。”杨看着他们带上了口罩。

 

“为什么你们要戴口罩呢?你们没感冒,这里空气也很好啊。”

 

“呃,因为我们……有点出名。”叶修有些踌躇地说。黄少天在心里对叶修“有点”的用词大加赞赏了一番。“虽然不确定会不会有人拍到我们,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戴上口罩。”

 

他们走后,杨罕见地主动找了负责孤儿院孩子们饮食起居的廖阿姨,她正催促着孩子们午睡。更为罕见的是,她竟然是去找她要手机,说她想查一点东西。

 

廖阿姨惊讶地把手机递给她。杨握着手机,觉得自己像是在做贼,不想被任何人看到,知道。她偷偷躲到了厕所的一个隔间里,在百度输入框里笨拙地按下“叶修”和“黄少天”的名字。

 

 

02

 

2027年12月21日21:53

 

叶和黄,他们来了整整一个月,几乎每天都会来。

 

刚开始我不敢确定我心中的想法,我甚至连想都不敢多想,因为我在孤儿院生活了整整十三年,我不是没有看到小孩被领走过。可只有我,一直在原地,大概是因为他们说我长了一张不太讨人喜欢的脸——瘦瘦条条的,皮肤偏黄,嘴唇很薄,两颊处还有雀斑。最重要的是,我总给人一种很冷漠的感觉。

 

哦,我就是长成这样,怪我吗?

 

然后呢,我不仅长得不太讨人喜欢,性格也挺冷淡的。得了,一个小孩就跟一杯烧浓了的苦茶似的,浑身透着股清冷的味道——这是他们给过我最诗意的评价,时间久了我就觉得没什么,但依旧无可奈何。

 

可没有谁会连续来孤儿院来一个月的,而且他们每次来,都会先把那群小孩弄得服服帖帖的,然后两个人就在我面前坐下,就和我一个人说话。我没法不去幻想,真的。

 

这种感觉刚开始还好,到了后来就越来越强烈,到了我无法控制的地步。那段时间,我每天早晨刚醒时就在期待着他们的到来,这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人家说我冷淡,我想说才不是咧,冷不下去了,开始矫情了,因为某一天,当我再次经过我经过了无数次的生日墙上,我看着所有人的照片上都是刘什么,王什么,吴什么,只有我,是杨,没有那个“什么”。我想到黄让我取名字,竟然开始难过起来。

 

取名字有什么用,如果我的人生都要在孤儿院里度过,我这个名字给谁叫,又有什么意义呢。

 

写到这里才意识到,至今为止,那样又期待又恐惧的心情仍然是那么清晰。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必须要记下这今后的日子。不管怎样,这也算是我对他们表达爱与感激的一种方式了吧。

 

 

03

 

那是一个月后的一天,杨还记得所有关于那天的细节。

 

她记得风很轻,房间很静。窗外那么耀眼,余霞散成绮,在万里晴空中痛痛快快地留下一抹绚烂的红。

 

黄少天站在不远处对她微笑,叶修在她面前半蹲下来,和她脸对着脸。

 

她记得当时的感觉,心跳猛然加速,心脏仿佛在横冲直撞,就要脱离身体。

 

她还记得叶修张口时的样子,甚至是他说话的语调。

 

“杨,你愿意跟我们一起生活吗?”

 

她觉得霎时一切静了下来。

 

黄少天也走了上去。“嗯,跟我和叶修一起。”他补充道。

 

可杨只是愣愣地看着他们,就在黄少天话音落下的一秒后,眼泪不受控制地从她眼里溢出来。她记得那种失控的感觉。

 

她为自己从未有过的失态感到不知所措。她想开口说话,可发出的第一个字节就变了调。她哭得弯下了腰,最后只能捂住嘴巴,拼命点头。

 

“好啦,好啦。”黄少天把她揽在怀里,“不哭啦。”

 

杨把头死死埋在黄少天的衣服里,好像根本不在乎能不能呼吸了。叶修这时候半蹲在她身边,凑到她耳边说:“杨,少天是我爱人,你可要想好了?”

 

杨很清楚叶修指的是什么。

 

黄少天瞪了叶修一眼,嫌这人说话不会找时机。被瞪的那位又对他悄悄说:“干嘛,我就是想提醒她需要面对什么,等到了叛逆期,你也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让一小孩折腾对吧……”

 

黄少天干脆踹了他一脚。

 

这时候杨突然把头抬起来,她一边胡乱地揉眼睛一边摇头,头晃得跟波浪鼓似的。

 

“早就……知道……”她说起话来还是断断续续的不成句,伴着一阵阵剧烈的抽泣声,“我不在……在乎……不在……乎啊……”

 

黄少天看着她,突然觉得眼睛发酸。片刻后他感觉到什么,低下头,发现叶修缓缓勾住了他的手。他抿着嘴,把那只手握紧了。

 

那天晚上,杨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所有东西收拾好,又把她床上桌上堆的所有书还回了图书馆,为此她走了三趟。她享受着这个过程的每分每秒,因为每分每秒都指着未来那个她未曾敢期待过的生活,而那样的生活就要变成现实了。

 

杨的床铺上原来堆着乱七八糟的书,现在变得干净整洁;带有她名字的标签被她自己一个个的撕了下来,柜子、牙具、被褥、杯子、碗筷,还有生日墙。墙上剩下的是一个个完整的名字,再也没有一个孤零零的“杨”了。

 

杨在生日墙前久久驻足。

 

以后也不会有了。

 

十月六日,杨起得特别早。清晨六点,天空一片青白,月亮还高高挂着,等着和太阳打个面对面的招呼。

 

初秋的清晨已带上些许凉意,杨站在院子里的大门前,静静地望着她生活了十三年的地方。这里缩小了她的不幸,可又放大了她的不幸。她在院长的关怀下感受到了每一点暖意,然而每一点暖意背后又是那么空虚。

 

可现在这些都要结束了,这像白布一样的生活,就像清晨的风,把肥大的云朵刮得干干净净。

 

她不自觉地站了很久,直到叶修在背后喊她,她才意识到脚竟然都站麻了。

 

“杨。”

 

来了!

 

她转过身,绽放了一个笑,露出了漂亮的牙齿。她一看到他们,眼泪又无法自制地迅速堆积起来,气得她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叶修和黄少天走上前来。她深吸一口气,终于说出了埋在心里好多天的想法。

 

“名字,我想好了。”

 

“哦哦,真的取了啊,”黄少天惊喜地睁大眼睛。“叫什么叫什么?”

 

“君雨,叫杨君雨。”她一字一顿地说。

 

两人一下都没明白这名字的意思。“嗯……哪两个字啊?”叶修问道。

 

她又笑起来,叶修和黄少天惊讶地发现,她眼里竟携着一丝以前从未有过的俏皮。

 

“君莫笑的君,夜雨声烦的雨。”

 

 

TBC

 

本来这件事只想写个开头结果字数爆了……我真是越来越唠叨了

叶黄大部分只能放在下篇,我的错:(

评论(12)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