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宝贝


送给 @十九 和 @水仙 ~

大叶小黄_(:3 」∠)_,因为之前雨先生那篇写小奶天写爽了于是沿用三岁多的年龄设定w

感谢喜欢

看到某些评论才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必须说一下……就是这篇是叶黄但不是cp!不是cp!不是cp!天天还这么小cp个鬼哦,只是为了满足我写小奶天的愿望而已科科

01

“对,牙刷牙杯、洗脸洗澡毛巾、小号的碗筷、还有什么衣服鞋子,所有你能想到的生活用品都买过来吧,”叶修耸着右肩,用脑袋夹着电话,手里忙着铺被子,“记得牙刷不要那种几块钱的,买纳米的那种,毛巾买小一点,多买几块,越软越好,筷子要轻一点的,毛拖鞋记得买后面可以包着脚跟的那种……”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久,半晌十分冷漠地说了句:“你把叶修怎样了?”

 

叶修累得要死,换了左边夹手机,手里的动作还不停,“别闹,你看天气预报没,明天就是寒潮,他爸也真是不管事,带来的衣服几乎全都穿不得,你帮我买几件厚毛衣还有厚外套,棉毛衣棉毛裤也要买,袜子记得买加厚的,鞋子就买大一号吧,我怕他穿太厚挤不下……”

 

“你把叶修还回来。”

 

叶修叹了口气,放下被子把手机拿在耳边:“沐橙。”

 

“我的天,你上个星期说什么来着别跟我说你忘了!”

 

“……”

 

叶修当然记得。他上个星期给自己立了个巨大的FLAG,现在在屋里某处高高挂起——插在叶修的脸上。上星期,叶修的某个亲戚的亲戚的亲戚的亲戚的谁谁谁需要寄养自家小孩三个月,爸妈都出去考察和学习了,剩下一个三岁多一点的小孩一人在家,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考虑的。

 

听说本来就是对很年轻的夫妇,孩子出生时两人都没结婚,父母没什么经验,两人对此也不甚在意,从出生到现在基本上就是放养式教育,皮得不行。周围亲戚又忌讳那点婚前生孩子的坎,以至于推来推去,父母最终找了叶修这个所谓的思想不僵化不教条的年轻人。

 

当亲戚的亲戚的亲戚的朋友找上门时,叶修很直接地回绝道:“我带不了孩子,一天,不对,半天都不行。第一,我会被他烦死;第二,我会把他养死。”

 

朋友听了这话不为所动,迎难而上,贯彻落实死缠烂打的方针。叶修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类型,但又实在不想答应,最后怒道:“直接跟他爸说,他要是想当一个负责任有担当的好爸爸,就别把他孩子弄我这儿来!”

 

朋友十分为难地将这句话转告了。一星期后的某个上午,既不负责也没有担当的爸爸抱着他的孩子上门来了。

 

这个当爸爸的面孔年轻的惊人,看起来不比叶修大多少。难怪会为了工作连小孩都不管,叶修心想。

 

叶修看着对方面无表情,视线可以称得上是块石头。接着他的目光下移,移到了小家伙身上。小家伙被他爸一只手抱在怀里,穿着连体恐龙睡衣,后面的尾巴露在外面,一翘一翘的。他还在睡觉,似乎睡得不太安稳,睫毛时不时抖一下。他的眼睛轻轻闭着,倒是头上的恐龙睁着两只眼睛看着叶修。

 

小家伙的皮肤像鸡蛋一样光滑,奶白色的小脸泛着桃红。叶修看着,突然觉得心里糯糯的,眼神不自觉地软了下来。

 

“拜托你了!我是实在找不到人了才来麻烦你的,等会儿就得走了我没时间了,这是少天的行李。”孩子他爸把行李递给叶修。

 

叶修估摸着自己是这么被朋友卖了。他想起自己说的那些话,有些尴尬,犹豫了一下才接过行李。

 

对方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心宽得很:“没事,你养不死他的,只要给他准备够吃的就行。”孩子他爸自来熟地拍拍他的肩,“我们都不怎么管他,他特皮,一个人也可以一直嗨下去。你也不用管他,做你自己的事情就好,如果听到大的动静就麻烦你去看看,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事儿,顶多见点血。”

 

他说得轻描淡写,叶修听得心惊胆战。

 

孩子他爸走后,小家伙就一直睡着,估计是前一天晚上没睡好,鼻子和脸都红扑扑的。叶修终于有时间来思考应该把这小孩转交给谁,可他在联盟里工作,荣耀联盟哎,打游戏的,大都是些年轻人,这方面靠谱的少得可怜,何况一般的关系也不好就这样托别人照顾三个月,他熟悉的更是几乎没有。他现在已经没时间考虑自己会不会被烦死了,他看着那团小恐龙,只担心自己会不会把这小孩养死。

 

中午过后,小家伙才醒来。叶修听到了布料摩擦的动静,轻轻走到床前,准备迎接孩子离开父母后的鬼哭狼嚎。

 

他看着他。

小家伙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很大,像龙眼核一样乌黑透亮,和帽子上的那双恐龙眼睛一块儿,直勾勾地望着叶修。

 

那个瞬间,叶修就将之前要把这小孩扔给别人的想法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叶修沉浸在那双龙眼核似的眸子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小孩在陌生的环境里醒来,看着陌生的人,竟然哭都没哭,也没有大吼大叫。

 

“你好,我叫叶修,你爸爸把你寄存在我这里。”

 

“寄存?”小家伙歪着脑袋。

 

“就是你要暂时和我一起住的意思。”叶修坐在他旁边,他这才发现,小孩的鼻子和脸蛋红得有些不正常。

 

“唔,我知道啦,粑粑告诉天天了。”他坐起来揉眼睛,“我才不想他!”说完用力缩了一下鼻子。

 

小孩的鼻音很重,叶修意识到他得了重感冒,可孩子他爸连这都没跟他说,也没给他准备感冒药,估计根本没注意到。

 

叶修过去把小家伙抱起来。“你叫什么,天天?少天?”

 

“黄少天!我叫黄少天!”他的声音瞬间拔高了几度,好像在宣布自己刚刚拿了多少小红花似的。

 

黄少天小朋友好像真的很缺觉,叶修把他抱着在家里转了转,这小东西又睡着了,两只肉嘟嘟的小手轻轻环在叶修的脖子上,恐龙尾巴在空中翘起来。

 

叶修轻手轻脚地把小家伙放在沙发上,又给他裹了床小毯子。接着他把房里的被子和床单都拿到阳台上挂着晒太阳,又去把家里乱七八糟的地方都收拾了一遍,整理黄少天的行李,铺床,最后打了苏沐橙的电话。

 

“他才三岁多一点,我不能放着他不管。”他是这么打发苏沐橙的。“刚刚跟你说的你都记下来了没有,哦对了,少天重感冒,还要感冒药,再带一点消炎药吧……”

 

“他是热感吗?”

 

“……”

 

苏沐橙大概知道这个沉默意味着什么。“我去,你一个生活九级残障也别乱照顾人好不好,冷感吃什么消炎药,你要搞清楚啊。”她说,“哦还有衣服和鞋子的尺码,你得告诉我啊?”

 

叶修又去翻小家伙的行李。“……他,码子有好几个啊,怎么办?”

 

“……你还是带他出去一趟吧。”

 

于是乎,已经一个星期都没有出过门的,本来可以更久都不出门的叶修,由于要为家庭新成员黄少天小朋友买东西,破天荒地出了门。

 

小家伙原来很蔫,但出了门总归是激动的。叶修一开始牵着他的小手还没觉得,只是耳朵被叽里呱啦的问题烦得不能清净。到后来买了东西,才发现说黄少天皮真不是乱说的,这小孩经常转眼就不见人影。

 

可黄少天爸妈的放养式教育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每当叶修担心之余,这小家伙就又会从不知什么地方钻出来,他的担心至多不会超过一分钟。

 

黄少天钻出来后,就会不由分说地把叶修手里最大的袋子拿到自己手上。

 

有一个袋子里全是一升装的进口牛奶,小家伙风风火火地把东西拿过来,下一秒就被重量往前一带,“啪叽”一下摔在地板上。

 

他很明显是想哭了,又硬是忍着,小嘴憋得都变了形,形成了一个向下的括弧。叶修哭笑不得,蹲下去帮他揉着被撞了的胳膊,才发现这小家伙除了肉嘟嘟的小手以外,其实还挺瘦。

 

叶修这么一揉,黄少天的眼泪就忍不住了,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袋子太重了,我来拿就好。”

 

“可是,可是!”黄少天的声音吸吸嗦嗦的,“你是帮天天买的东西!天天才要提!”

 

看来还是一挺懂事的小家伙,叶修想。

 

“那给你这一袋好不好?”叶修把一袋糖果递了过去,“太大的你提不动啊,我帮你好不好?”

 

黄少天撇嘴,很不高兴地指了指装着八宝粥和牛肉干的袋子。

 

叶修叹了口气,把袋子小心翼翼地放在黄少天的手上,帮他承着重量掂了掂,最后才放开手。

 

那天他们买了很多东西,不得不出了两次门。于是小区里出现了惊天一幕:神龙不见首尾的叶修出门了,身边还跟了个可爱的小朋友,提着大袋小袋跑来跑去。

 

叶修带着小家伙在外面找了个好些的快餐店解决了晚饭。等他回到家,帮黄少天把东西都收拾好后,已经将近十点了。他才想起联盟里还有一堆杂事堆在邮箱里没做,于是哄黄少天先去睡觉。

 

“少天,先去睡觉。”

 

“叶修为什么不睡?”

 

叶修才发现,小家伙一直直呼着自己的名字,也不知是哪儿来的习惯。

 

他坐在椅子上,弯下腰用手轻轻戳了一下黄少天的额头。

 

“要叫哥哥。”

 

黄少天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可天天有哥哥了,你不是我哥哥呀。”

 

叶修听说他是独生子,觉得小家伙指的可能是表哥或堂哥。他笑起来,“哥哥并不是指某个人,他是一类人的代称,恩,只要是比你大的,但又不是很大的男人,都要叫哥哥。”

 

三岁多的黄少天听得懂才有鬼了。他嘟起嘴说道:“可哥哥是哥哥,叶修是叶修,你们不一样的呀!”

 

“哦,我们哪里不一样了?”

 

小家伙突然低下了头,声音也小了许多。“叶修……我砸坏杯子,叶修就不会生我气……”

 

他说的是下午出门前,自己一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杯子的事。叶修跑到厨房时发现小家伙拿着扫把怯生生地望着他,一副等着挨骂的样子。

 

结果叶修只是倚在墙上挑了挑眉,说道:“不错,没有用手捡,还知道用扫把扫。少天很厉害。”

 

他不会没有注意到,在那之后,小家伙显然更愿意和他亲近了。

 

他在心里叹口气,把他哥的祖宗十八代给问候了一遍。当然,不包括黄少天。

 

“好,那就叫叶修。先去睡吧,一整天都赔给你了,我的工作还都没做呢。”他拍拍黄少天的背。

 

黄少天一瞬间露出了难过的神色。叶修想再和他说些什么,可他已经啪嗒啪嗒往房间跑了。

 

 

叶修在电脑前坐到凌晨两点半,又不想吵醒黄少天,干脆趴在桌上睡着了。可过不久他迷迷糊糊间听到了动静,半睁开眼后发现卧室的门虚掩着,从里面透出了一丝微光。

 

小家伙怎么会在这时候起来?

 

叶修心里纳闷。他决定装睡,看看黄少天要搞什么名堂。

 

床上堆着白天晒过的被子,除了一床大棉被,还有一块比较薄的毯子。黄少天把那块毯子卷成一团抱在一块,那一大坨毯子比黄少天整个人都大一圈,他就抱着毯子扑哧扑哧地来到了书房,毯子的几个角一路拖在地上。

 

叶修睡着了,只有小夜灯还亮着。黄少天无意识地抱紧了毯子,踮起脚慢慢地走了进去。

 

他的脚丫子在木地板上摩擦出细细的声响。他先把毯子放下,想去抱一张又是比他大了一圈的椅子,抱不太动,只能抱一次放一次,一次一点,慢慢地把椅子挪到了叶修身旁。

 

他爬上椅子,一丝冰凉钻进他的骨头,让他打了个寒颤。毯子被他“呼”地一把扯开,然后轻轻地,轻轻地,盖在了叶修身上。

 

还不够,他手太短,另一边肩膀没够到,于是又跳下椅子,扑腾到另一边,帮叶修把被子拉好了。

 

叶修的心中瞬间涌上了一股无法言喻的难过。

 

接着,小家伙学着大人哄小孩的语气,柔柔地,悄悄地对他说:

 

“叶修乖,叶修乖哦……”

 

叶修装不下去了,他猛地睁开眼睛,把小家伙抱起来用力亲了一口。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有些愤愤然推他:“你装睡!你骗人!骗人的人最讨厌了!”

 

“你讨厌我?”

 

“讨厌!”

 

然后叶修放开他,转过去不说话了。

 

黄少天就这么看着他,等了一会儿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叶修?”

 

“……”

 

“叶修,你生气了吗?”

 

叶修瞬间影帝上身。他转过来,看起来很可怜地说:“没,我挺难过的。”

 

小家伙的眉毛瞬间拧在了一起,一副小大人苦恼的模样:“那,那我亲你一下,你不要难过了好不好?”

 

叶修仍旧绷着表情,他不说话,只是默默弯下腰,把左边脸靠过去。

 

黄少天稍稍踮起脚尖,肉呼呼的小手扒着叶修的脸,凑上去“mua”了一声。

 

“你不难过了吧?”

 

“嗯,不难过了。”叶修笑起来,抱起黄少天和他一起回房间,抱得紧紧的。

 

大概会有后续的叭

评论(47)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