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闲话生活


一篇苏沐橙是主角的叶黄文_(:3 」∠)_

私设如山 有感而发

感谢喜欢

 

01

 

深秋的风很凉,猛烈地吹过大片树木,阵阵呼啸过后留下一地的枯叶,隐约有了冬日空气里凛冽的味道。苏沐橙下车后就蜷着双臂,抱紧了手上的花束。后来熬不过了,干脆把领子立了起来。她小跑着搓着手,经过公墓门口时和看守的大爷打了声招呼。

 

“苏姑娘又来了啊!这星期来得勤快哟,那个小伙子呢?”

 

“他出差去啦。”

 

扫墓对于苏沐橙来说实在是件很随性的事。在这里她度过的是空荡而幸福的时间,她常常在墓前一待就是几小时,她能用这几小时忘记生活中的种种烦恼,在沉默中和苏沐秋进行一场无声的交流。

 

她这次选的花是木芙蓉,当时店主人刚给花浇完水,她经过时天边的第一束阳光刚好斜洒在叶片上,晨露氤氲着清香在油绿的蜡质叶面上闪闪发光,最后随风而落,轻轻吻在地上。

 

她不知怎的一心动,就买了一大束来。苏沐橙把花放在石碑前,缓缓蹲下,用手指轻轻擦了擦碑上被刻出的名字,皮肤摩挲过那些凹陷后沾上了一层薄薄的灰。

 

“哥,我又来啦。”

 

如果是以前,苏沐橙会将那段时间内发生的事娓娓道来,把生活说成故事,一件件说给他听。可那时叶修陪着她,他基本上是听着,除了和苏沐秋打声招呼后就剩苏沐橙一人断断续续地说,他顶多附和几声。后来她忍不住问他:“你来这儿倒是和我哥说说话啊,搞得我一个人跟神经病似的。”

 

“我有说啊。”

 

“帮我补充的不算。哎,这么多事情,说出来会很畅快,你自己就没有想说的?”

 

“我觉得他一直都看着。”

 

苏沐橙愣了一下,她脑海中立刻浮现的是苏沐秋的灵魂在她和叶修身边飘来飘去,带着欢快又漫不经心的语气对他的所见所闻说这说那地样子。

 

她蓦地笑出了声,思绪翻飞,想起了一个常做的梦。

 

梦里的她又回到了好几年前,正好是苏沐秋出事的那天。他在和她挥手告别,他说“晚点见”。当时正好有一阵风吹过,有一片枯叶差点吹进他嘴里,被他“呸呸”两声给拍开了。

 

这是一个清晰得不可思议的梦。她在梦里说不出话,但却能清清楚楚地描摹出苏沐秋脸上的纹路,他的一颦一笑,他的那些小动作,他拍掉嘴里的枯叶时的话语。

 

于是她睁大眼睛,把他的模样一点一点地刻在脑海里。她想,那是最后了,我要记住他最后的样子,等以后把与他有关的所有细节都忘了,至少还记得他这副样子。

 

叶修知道自己的话让她起了些小心思,又马上补充了一句:“而且他肯定开了上帝视角,你跟他说的事他都是知道的嘛。”

 

“……是哦。”

 

于是到后来,苏沐橙到墓园里最喜欢做的事,变成了靠着墓碑和叶修聊天,想象着苏沐秋的灵魂在对他们微笑,还会时不时盯着空气发呆。如果是一个人来,她就安安静静地坐着。

 

就只是靠着墓碑,单纯地坐着而已。因为在这时候,她觉得苏沐秋一定会很配合地让她靠着。她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点点滴滴无需多言,全都已经进了苏沐秋的视线。她记得他最后的模样,光是想象他那副样子天天围着她转,她就会开心得不得了。

 

其实孰真孰假谁又不清楚呢,可人活着总得有个信仰去依靠,不然岂不是太没意思了。

 

 

今天苏沐橙如往常一样,靠着墓碑放空。只不过没靠多久,她就看见这排墓碑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穿着风衣戴着口罩,一边走一边低头掏着包,最后脚步在离她不远处落定,手上赫然是两瓶菠萝啤。

 

两人互看了几秒,然后站着的那人变得局促起来,耳尖泛着红,稍显窘迫地开了口:“呃呃呃苏妹子你也在这里?”

 

“黄少?为什么现在……”

 

“我这两天来H市帮家里办点事,刚好离这儿不远就过来看看。”

 

苏沐橙点点头,起身把位置让出来。黄少天摘下口罩后把一瓶菠萝啤和开瓶器放在墓前,开了自己那一瓶后猛灌了一大口,然后伸手,两个瓶子轻轻碰在一起,“咣当”一声在簌簌的风声中格外清晰。

 

竟一时无话。

 

苏沐橙以为他会说什么,但意外的是什么都没有。她还在好奇,黄少天现在是叶修的恋人,他会以怎样的身份去和哥哥说什么呢。可他什么都没说。关于这件事她后来装作随意提了一下,黄少天无所谓地笑了笑:“说什么?那家伙肯定追着你和老叶跑吧,有什么事他能不知道?”

 

哦,这点想法倒是和叶修的如出一辙。

 

啤酒喝了大半瓶,黄少天站起身问她:“你在这里坐着干什么?”

 

“没什么,就坐着。”

 

然后又很罕见的,他什么都没问。他和苏沐橙说他还有事要办得先走一步,然后脱下风衣披在了她身上,“别着凉了,我走啦!”

 

他走时风风火火,苏沐橙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跑远了。她披着黄少天的衣服又坐回墓前,想了想,把墓前放着的菠萝啤也拿来灌了几口。

 

然后她开口道:“哥,他是叶修的爱人。”

 

 

 

02

 

话匣子一开,苏沐橙就想起了很多事情。

 

说起来,她根本不知道叶修和黄少天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两人平时那点小打小闹都被视作习以为常,大部分人早就见怪不怪,但硬是没往那方面想。

 

他俩的事情是在世邀赛的庆功宴上暴露的。那时已是凌晨两点多,激情澎湃的队员门从饭桌转移回宾馆的豪华大房里再战,到最后剩下的人全都喝得酩酊大醉,摆着丑得要死的姿势倒在地上,发出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叶修的位置比较好,他先醉,选在床上倒了,不过等苏沐橙注意到他时他只有下半身是在床上的。然后黄少天就在那时歪歪扭扭地朝他走了过去。

 

幸运的是,那会儿可能就苏沐橙比较清醒。从兴欣夺冠到中国队在世邀赛夺冠,一切都来得太快,她趁着庆功宴在黑暗的角落里感慨了会儿,就正好看到黄少天走到叶修床边,蹲下身抓起叶修的领子,想把人的上半身拎起来,结果心有余而力不足自己先倒了。叶修原来看着睡得跟死了一样,那时不知怎的就顺势摁着黄少天一个翻起,倾身覆上去堵上了那张骂骂咧咧的唇。

 

苏沐橙从来都不信那种电视剧里演的——一个人因为过度惊讶,手会无意识松开握着的东西。那种镜头会产生悲情的效果,通常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现在她是切身体会到了,她的玻璃杯砸在地毯上发出了一声闷响,里面的液体尽数泼在了躺在旁边的孙翔的脸上,受害者下意识地“靠!”了一声。

 

黄少天一惊,赶忙手脚并用地把叶修推开,结果由于酒精作用浑身无力,挣扎无果,两人最后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睡了一晚。苏沐橙多看了几眼,觉得既尴尬又兴奋。

 

第二天他俩不负众望地在公共场合睡到日上三竿,这事也就算半公开了。孙翔一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苏沐橙,好像是她那瓶洒在他脸上的饮料给他们施了个丘比特魔法一样。

 

拜托,这事情不应该早就看出来了吗。现在回想起来,苏沐橙反倒觉得自己有点傻了。她早看出叶修和黄少天之间的那些腻歪异于常人——以女性的第六感。但叶修这人太不好琢磨,那个吵死人的又是跟谁都哥俩好的性格,因此她也不太好直接这么问。再者她实在不太明白叶修追人的方式,他对谁都嘲讽,但对黄少天就硬是要多嘲两句,不撩不休,对方不理也不休,以至于后来叶修在日常调戏黄少天时,魏琛一脸严肃地和她说悄悄话:“叶修是不是有恋童癖?”

 

苏沐橙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你说黄少?他也不是童好吧!他俩岁数差不了多少。”

 

“但他确实是在那小子很小的时候认识的他啊,从那个时候就一直和他纠缠。再说那小兔崽子虽然不小了,性格还是挺童趣的嘛。”

 

更可笑的是,当时他这么一说,苏沐橙还真的开始很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那晚的事情如给她当头一棒,直接把她打清醒了。这两人纠缠了这么多年,经历了种种事情分分合合,到后来叶修一个电话黄少天就直接在深夜跑出来帮人打副本,还帮得如此理所当然仿佛是分内之事,不是那样还能是哪样?

 

然后苏沐橙质问叶修两人在一起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不告诉她。结果叶修想了半天回了她一句:“……我不太记得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苏沐橙觉得手有些抖,“这种事怎么能不记得?”

 

“在一起又不需要什么仪式,我干嘛要记得。”他停顿了一会儿又补了一句:“况且我感觉其实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的来着。”

 

 

叶修和黄少天在一起少不了磕磕绊绊,就算是有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人吵起嘴来有时也能从玩笑变成真吵——关于这点苏沐橙觉得这两人真的太幼稚了。重点是,黄少天总喜欢把简简单单的生活玩出花儿来。除去日常那些俗事,黄少天整天在叶修耳边嚷嚷着PKPK就够让人受不了了,苏沐橙担心叶修那样的性格会不会感到厌烦。

 

叶修也的确和苏沐橙抱怨过几次。可苏沐橙慢慢察觉到,就算是在抱怨,叶修提起黄少天时也会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种霸道的温柔。

 

有一次她在叶修身边,正好听到他在播放微信上黄少天发来的语音,里面又嚷嚷着哪里新开了家石锅拌饭要去试吃。当时苏沐橙只觉得吵得不行,耳朵根本适应不过来。

 

“这也太烦了。”

 

“是啊,小话唠欠打压。”

 

“哦,有种你拒绝他啊。”苏沐橙冷漠地说。

 

还有一次,她和戴妍琦一起出去吃饭,罕见地碰上了出门买东西的叶修。苏沐橙看着这妹子两眼迸发的金光就在心里大叫不好,而戴妍琦俨然拿出了记者精神,硬是拉着叶修凑了一桌饭。她无谓地聊些日常,可叶修的生活哪儿哪儿都是黄少天的影子,果不其然他没说半句就提到了他。接着戴妍琦抓住机会顺势问他:“叶神为什么会喜欢上黄少呢?”

 

叶修稍微一愣,然后有些疑惑地开口:“一定要找出理由吗?”

 

戴妍琦一时没搞懂他的意思。

 

“就是看对眼了呗,没有那些理由我也照样喜欢他。”

 

他说起这些话来一点也不害臊,连戴妍琦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苏沐橙倒是不再担心他俩的感情问题了,她觉得这就是这两人的风格。叶修和黄少天之间爱就是爱,干脆利落,纵使摩擦不可避免,也从不需要那些乱七八糟的理由去维系。

 

 

03

 

黄少天退役后,在H市买了套房,然后就此找了个名正言顺的借口频频往H市跑。叶修退役后去了局里,工作上的事基本能靠远程交流搞定,黄少天则留在蓝雨做指导。两人的工作都不算太忙,一起相处的时间变得多了起来。他俩的事情在那时已经算是圈内公开了,选手群里会时不时从方锐那儿曝出点儿料,喻文州偶尔也会掺一脚,然后在黄少天半骂半求的呼喊中发出一个微笑的表情进行镇压。

 

苏沐橙以为他们会这么好好走下去,但生活好像总喜欢给你开些玩笑。

 

去年八月份的时候,叶修因为局里的一些事情忙得铺天盖地,黄少天正好处在空闲期,心血来潮地来了个一人旅行,手机下好翻译软件,背包一背就跑加州晒太阳去了。

 

黄少天准备飞回国的前一天晚上,叶修给苏沐橙打电话说他没空去机场接他,让她帮提前订好接机的快车。苏沐橙忍不住吐槽他,说黄少都专门帮你买了智能手机了你能不能物尽其用一点。他无赖地回答,人老了,懒。

 

苏沐橙盯着航班号和司机沟通,嘱咐他多关注航班动态,若是延误了也能及时知道。说了几次后她就记得那个航班号了,记得还挺清楚,以至于第二天在电视上看到那串数字时,她在反应过来后,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电视里插播着紧急新闻,她满脑子刷过一片弹幕,吐槽生活居然能这么狗血。她又想起苏沐秋出事的那天晚上,医生盯着病房外孤零零的两人,沉重地吐出了“抱歉,节哀”这几个字。她当时没哭,因为根本没法相信,为什么一天之内可以发生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为什么几小时前还在跟她说“晚点见”的人,现在就不在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只记得叶修拼命拉着她往外跑,好像在医院里快要窒息了。跑到马路边后叶修将她扯进怀里,像是要把她揉碎。苏沐橙觉得叶修在用这种方式宣泄着,那时她甚至怀疑她的胸骨可能要开裂了。

 

四周一片漆黑,凌晨的街道在死寂中沉睡。接着她用力回抱住叶修,指甲狠狠抠在他的后背上,嘶哑着嗓子用力哭着,好像要哭出血来。

 

她从来不知道泪水居然能有这么大的气势,原来失去心爱之人的痛是如此刻骨铭心。

 

此时苏沐橙根本不敢去想象叶修的表情,她跑到街上时发现自己睡衣拖鞋全都没换也无暇顾及,她满脑子都是叶修。那种切肤之痛他们俩都体会过,她不想让叶修再体会一次。

 

 

看到叶修还完好地坐在沙发上抽烟时,苏沐橙不自觉地呼出一大口气。叶修听到了开门的动静,但无动于衷,吐出一缕白烟后将头深深迈进臂弯里。苏沐橙瞟了一眼他的电脑屏幕,上面赫然是还没关掉的新闻界面。她走近时才发现叶修正握着手机通电话,里面传来了告知对方手机关机的机械女声。

 

苏沐橙坐在他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背。

 

“只是侧翼爆炸,况且都是紧急迫降之后的事了,肯定没问题的。”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开口说话要费很大劲似的:“死了十一个人了,他还没回我电话。”

 

“可能是手机坏了,或者他在帮忙,你了解他的,他肯定会去帮忙。”

 

叶修不说话了,只是时不时地拨着手机。

 

苏沐橙高度紧张地陪叶修坐了四小时。她就待在那样冰冷的沉默里,沉默里藏着炸弹,随时都会因为一通电话将他们炸得粉身碎骨。

 

她不自觉地双手合十,望着夜空中零落的星星缓缓闭上眼睛,第一次如此期待着神祇的存在。

 

整整四个小时,叶修不知道拨了多少个电话。有时候他又会停下来,怕那边打过来时正好占线。夜晚空气沁凉,可苏沐橙发现叶修的后背竟湿透了。

 

大约凌晨两点左右,叶修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他毫不犹豫地点开了接听键,另一端先传来的是一片嘈杂声,混着尖叫声哭喊声和救护车的声音,两人呼吸一滞。

 

保佑他,千万,千万不要是别人来告诉他——

 

“老叶?我没事我没事抱歉这么晚才打给你!我……”

 

苏沐橙没能听清后来黄少天说了些什么,她注意到有眼泪从叶修的脸上无声地淌过,顺着他的脖子滑进衣领。他偶尔回话,声音听不出什么颤抖,只是眼里覆着一层水膜,眼眶红红的。

 

苏沐橙蓦地感到心里有一团巨大的怒火要发泄出来。为什么不早点打电话?没事的话为什么要拖四个小时?他考虑过叶修的感受吗?

 

那大概是她第一次觉得心里憋着的话会比黄少天说的还多,电话那头的黄少天根本没解释清楚,而她只想狠狠给他一巴掌。

 

可确实发生了一些事,黄少天没让他们知道。他在迫降时的冲击下直接晕了过去,手机在混乱中丢失了,他醒来时第一反应就是要完。他立刻起身想找电话,却感到一阵眩晕,然后医生将他按了回去,说他被诊断出轻微脑震荡,暂时不能下床活动。

 

当然这些都是后来别人翻译给他听的。那时他心乱如麻,趁医生一个不注意直接抢走了他口袋里的手机,却没想起那医生的手机根本打不到中国。一番喧闹过后他终于冷静下来,医生不断地安抚他,接着找来了同一班机的中国游客帮忙。

 

黄少天给叶修打的那一通电话还挺长,只不过他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被支支吾吾地一语带过。他几乎是拿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对不起”“我没事”和“别担心”。

 

就这样说了十多分钟。

 

苏沐橙终于缓过来了一些。她听着电话里黄少天小心翼翼的声音甚至带着些不自觉的颤抖,心里有了几分猜测。黄少天挂电话后,苏沐橙轻轻对叶修说:“你明天的会我帮你请假,明天我们一起去接他。”

 

她终于看见叶修勾起了一个有些疲惫的笑,他好像是想通过这个笑来让苏沐橙放心。

 

她陪叶修待到了天亮。

 

这件事大概过去了半年后,有一个节目邀请叶修和联盟一部分其他成员做了访谈。聊到退役生活时,主持人问了叶修这样一个问题:“你最期待的退役生活是怎样的呢?”

 

这个问题竟使叶修真的开始思考起来,苏沐橙在台下满腹狐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普通的问题发怔。

 

他静默了大概半分钟,直到观众开始窃窃私语,主持人带着不确定地口吻叫他,他才组织好语言,缓缓开口。

 

“我希望我爱的人,早上跟我道别后,晚上又完整地回来了,然后和我一起吃饭睡觉,平平安安地走下去。”

 

他的认真超乎预料,全场突然变得安静了。主持人歪着头,没能明白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可苏沐橙知道叶修指的是什么。她又想起了她哥,她想起他最后说的那句“晚点见”,是在她以为的、不会和其他任何告别有不同的时刻,说的最后一句话。

 

接着便物是人非,恍如隔世了。

 

不知道黄少天看到时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想到这里时苏沐橙的肩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她整个人吓了一跳,转身后看见唐柔一脸担忧地望着她,半伸出的手抓着纸巾。

 

“怎么了?”她有些疑惑。

 

唐柔轻叹一口气,“擦擦,脸上都湿一片了。”

 

 

 

04

 

黄少天是个很爱拍照的人。

 

而且他最近越发猖狂,发的基本上都是他和叶修两人的自拍照。看照片应该是黄少天在任何可能的、合适的时间随手举起相机,叶修就会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习以为常地对着镜头转过来,摆出脸T的标准表情。不过联盟内的知情群众看得出来他眼里日益增长的宠溺,他的棱角被爱情磨得柔和了许多。苏沐橙觉得,有时候和这俩面对面时都觉得叶修那点温柔会从眼睛里流出来。

 

黄少天不仅自拍,他还喜欢拍周围的事物,拍他遇到的事情,还会拍他在街上看得顺眼的小情侣。他的微博上,什么“这是装了三个汉堡的肚子”、“这对好有feel”或者“巨无霸杯居然半小时就被我喝完了”之类的日常数不胜数。然而有时候他也会发些意义不明的照片,比如有一次是叶修的额头以上部分的头发配上他后面的旋转木马,还有一次是垃圾桶旁的百事可乐。他的微博更新速度实在太快,有许多照片粉丝也没闲心去揣摩那些不明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意义,于是这类照片下点赞最多的评论基本上是“来不及了快赞我!!”或者是“求你们让黄少看到我”之类的。

 

苏沐橙记得有一次在刷微博时看到特别关注里闪出了黄少天的微博更新,那次他十分罕见地只发了一张照片,没有任何配字。照片里是延绵不尽的石板路,阴翳的树木在上面刻下了斑驳的痕迹。

 

她小声地说了句“又是什么意思”,然后乔一帆冷不丁地从后面冒出来:“我想前辈大概是在——怎么说……记录吧。”

 

她开玩笑地瞪了他一眼,“啊啊,我知道的。我就是随便一问。”

 

记录时间,和生活。她是知道的。

 

日出日落,花开花谢,阴晴雨雪,鸟语虫鸣,一切闲暇物态,每一个相聚的当下。黄少天曾和她说过,每一张拍得好或不好的照片,哪怕是糊成了一个影子的照片他都要留着,因为这一切都是他曾真实经历过的证明。

 

也是在庆祝吧?苏沐橙想到。他在一个个再平凡不过的时刻记录下这样的生活,大概是庆祝三生有幸,能看见所爱之人平平安安地陪在自己身边,和自己共度每一寸时光。

 

 

05

 

苏沐橙说得口渴,稍微换了下姿势,身体僵硬酸痛的感觉使她迅速回过神来。她注意到太阳已落山,远处的灯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片片亮起来,天空再次被照亮了。

 

守墓园的大爷打着一束光走过来:“苏姑娘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啊?”

 

她站起身来拍打身上的灰尘,“回了回了,马上就走,您吃过饭了吗?”

 

“巡视完这一片就准备吃啦,你路上注意安全啊!”

 

“知道了,谢谢!”

 

她才想起,她好久没和苏沐秋说过这么多话了。然后她又拍了拍脑袋:这些事苏沐秋肯定早就知道了,她这说了一下午简直白说了嘛。

 

她凑近墓碑,额头轻轻和墓碑上的照片碰了碰就转身跑了。她之前和队友约了晚上回公寓一起吃火锅,还得赶着去超市买麻辣汤料。

 

身后刮起的风穿过层层树木,拂过苏沐橙时已经变得柔和了许多,仿佛在抚摸她的脸颊。在回忆中走一遭,她才发觉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已经经历了这么多。她曾咒骂着命运太自以为是,你以为你能承受得住那些悲伤,但它总喜欢把全世界的负重扔给你。可现在都过来了,她仍然站在这里,拥有这一切的幸福。

 

她跑过拐角后想了想,又停下来退回几步,回过头冲黑暗里的墓碑无声地挥了挥手。

 

守墓人的亭子里空无一人,独留收音机在风声中兀自播放着轻柔的歌曲,盈满一室惬意。

 

END

十分感谢各位的评论
(*˘︶˘*).。.:*♡

评论(30)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