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With You(下)

(上)点我

 

05


凌晨一点,H市的天空被大片的灯光照得通红,零落的星星也黯然失色。正是夜生活的高潮,市中心的商业街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某处酒吧里,叶修坐在沙发一角喝着橙汁,他和几个玩的好的同事历来都会在平时找时间聚聚,这一次包荣兴说无论如何都想要来酒吧嗨,叶修抵不住那家伙的死缠烂打就同意了。


好几个同事都去了舞池中央,苏沐橙看叶修坐在角落里,觉得不能辜负组织的期待,便逮住机会坐到了他对面。


“哎哎哎,你和他,怎么样了?”


叶修给自己灌了一口橙汁,“不知道,慢慢来吧。”


“什么慢慢来,慢是相对的,这都一个月了你就不打算做些别的什么?”苏沐橙说,“不要害羞啊,我看你每天回来时都心情不错,继续加油,看好你哦亲。”


“真的不急啊。我没想掩饰,但也不想逼他。”


“好的好的,我真感动。”苏沐橙说,脸上一副“儿子出息了”的样子靠在椅子上,“过两天果果回来了,那天有个演唱会她让我和她一起去,不是要开个线上会议么,我能不能……”


她说到一半发现叶修正直直地盯着某个方向,眉头都拧到了一块儿。苏沐橙循着他的视线望去,将目光锁定在了一个端着一盘饮品的服务员身上。


“你朋友啊?”苏沐橙顿了几秒又像是意识到什么,“是他?”


“等一下。”


叶修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严肃,他拉开凳子直接走过去,默然地站在那个服务员身后。苏沐橙看到对方刚转身时正好对上叶修面无表情的脸,吓得差点把手里的被子给打翻。他刚开始有些不知所措,片刻后脸上的表情又从震惊又变成了愤怒和窘迫,最后恨铁不成钢地直接绕过他走开,叶修紧跟了上去。


他们来到了酒吧靠近休息室的角落里,黄少天倏地停下脚步,转过身压着怒气问他:“你跟踪我?”


“这就是你犯困的原因?你根本不是失眠,你是没睡够。”


“你什么意思?”


“你还在哪里打工,你找了多少份工作,你想过劳死吗?”


“关你什么事?我找几份工作碍着你了吗?!”


啧,根本没法沟通。黄少天这样莫名其妙愤怒的原因,叶修隐隐约约能猜到一些。他向黄少天走近几步,神色缓和下来。


“我没有看到那张纸,我也不知道那是你的日程表。你……”叶修想问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或者家里是不是条件不太好,但看到黄少天整个人俨然已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他又改了口。


“你究竟怎么回事?遇到麻烦了?”


“你想干什么?”黄少天很警惕。


“八卦一下。”叶修完全不在意道。“吊着我我会很难受。”


黄少天盯着他,好像试图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但对方确实看着无辜,倒不像是想看热闹或笑话,只是写了满脸的认真。黄少天沉默了片刻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缓了一会儿才开口,,说话时声音不自觉软了下来。


“前段时间我爸脚上长了个大囊肿,动了手术——你别急,是良性的,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黄少天顿了顿,“但我爸的腿脚一直都不好,他年轻时不注意,落下了病根子,医生说以后要定期检查,还要定期敷药吃药。”


“最又近正好赶上我弟上大学要交学费。其实比起化疗什么的这些东西开支真的很少,但我们家——我们家条件不是那么好,也不是很差啦,只是这些事情凑一块儿发生就有点麻烦。”


“我爸……我爸的腿变成现在这样,就是因为他给我和我弟攒学费和生活费,自己不愿花钱去治,才一直拖到了现在,”他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有些不稳,“所以我想自己多想想办法,钱的话能省就省,多找份兼职也不是做不到。”


他正视叶修,语气干脆又果决:“不是什么大事,我也不需要什么帮助。”这话明显就是说给叶修听的。


他直勾勾地望着叶修,等着对方说话。他知道叶修的条件,知道他做着什么工作,也知道在听到这类事情时,像他这样的人最容易露出什么表情。他在心里发誓,叶修要是敢露出一点同情的目光,或是提到一点关于钱的字眼,他就立马翻脸。


然而叶修的眸子平淡如水,他只是静静回望着他,眼角比平常稍微下垂了些,嘴角仿佛还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这倒让黄少天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说完了。没事的话我还要工作。”


“我觉得你可以换个兼职的地方,酒吧什么人都有,太乱了。”


“不行,酒吧夜班工资高。”


叶修似乎在考虑些什么,接着说:“那好,你还在哪里有兼职,日程表发我一份。”


黄少天瞪大眼睛,“……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干什么?”


叶修勾起嘴角:“陪你啊。”

 

06


海无量:@沐雨橙风 能否告诉我咱们叶总那份迷之任性是从哪儿来的【/严肃】


包子入侵:好久没看见老大了啊!订外卖也没见他跟着一起订了,每次我都要多点一份……


沐雨橙风:@包子入侵 是你自己想点的好吧。

                 @海无量 追他的人去了呗。


寒烟柔:那也不至于大半天都不在办公室吧?


沐雨橙风:哎,他的暗恋对象家里有些麻烦,好像是找了两份兼职整天累死累活的,叶修过去陪他。


海无量:叶修这都跟你说了啊


沐雨橙风:我跟他发誓不跟别人说,他就答应告诉我了。


海无量:……


包子入侵:直接借钱给他不就好了嘛


沐雨橙风:这个,怎么跟你说呢。叶修看得出来他不愿意,毕竟什么感情一扯到钱就说不清楚了。


一寸灰:我的话就会接受啊,又不是不还,就像朋友帮朋友一样也没什么吧


沐雨橙风:他对象不愿意啊,这个不同人看法也不同吧。况且你换位思考一下,他俩认识时是以服务员和顾客的角色认识的,他们之间来往了一个多月那个男生不可能没看出叶修的身份,如果这时候借钱,你会怎么想?


海无量:可以理解,可是老叶也太那啥了吧?就这样陪着?就……这样??


寒烟柔:我也没想到。


沐雨橙风:嗯……他当时和我说的是:他尊重他的决定,但如果帮不上什么,至少也要陪他一起。


一寸灰:哇……好感动啊


海无量:我的天


沐雨橙风:……不对啊气氛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煽情了


包子入侵:【/大哭】


沐雨橙风:哦对了,他还说挺感谢我们订外卖的,下次开会请我们吃饭哦


海无量:哇,感觉再也不用开会了


沐雨橙风:……

 


07


黄少天起初以为叶修只是随便说说,或者他的意思是“有空就陪你”,毕竟叶修的事情本身就不少。可叶修似乎打定主意要陪他到底,他只要得空就换上一身休闲服,工作日的夜晚就抱着电脑在酒吧里的一个角落坐着,周末就干脆整天在蓝雨和酒吧之间随着黄少天移动。


黄少天拗不过他,但又看不下去,多次找他做思想工作。做着做着反倒是他自己理亏似的,不知不觉竟被叶修说服了,也逐渐习惯了他的存在。黄少天好几次在工作间不经意地朝叶修望去,发现对方总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四目相对时,他觉得那双深黑的眸子好像在说话。


像是坦白了一切,又像是把一切都埋在了心里。


后来的某一天,兴欣集团正好出了些事需要叶修回去处理,他忙得不可开交,走在办公室里都能带起一阵风,经过苏沐橙的办公桌时还是没忘了让她准时订外卖。


下午四点四十五,距离苏沐橙打完外卖电话已经过去十五分钟,天空忽然雷声阵阵,片刻后下起瓢泼大雨。


叶修让苏沐橙取消外卖,结果对方迟迟未接听,他猜黄少天应该是已经出门了,拿了件办公室里的新毛巾就要离开。


“你干嘛去?”苏沐橙问他。


“怕少天一路淋过来感冒,我下去接他。”


哪有这样的顾客啊,苏沐橙偷笑。“这又不是他第一次送外卖,他应该有雨衣的,车上应该也有伞。”


“他和我说过他讨厌穿雨衣,他车上的伞太小,遮不住这么大的雨。”


苏沐橙再一次哑口无言地看着叶修下楼。


等黄少天赶到门口时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他浑身湿透,双手抱着一大盒的饮料,走到半路看见叶修站在门口时硬生生地停在了雨中。


叶修撑着伞走过去。


“……是你?”黄少天的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


“恩。”叶修看着他的表情挑了挑眉,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好像淋傻了,先进去用毛巾擦擦,等雨小了再走吧。”


他迈出几步,感觉到黄少天没有跟上来后又回头,发现对方还抱着大箱子站在原地,好像憋着一口气,脸颊红红的。于是又走回去,勾着食指在黄少天脑袋上轻敲了一下:“真淋傻了啊?”


“叶修——”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费了好大劲才说出这句话。“你在追我吗?”


没有任何试探,也不问是否喜欢,因为这些早已无需求证了。黄少天没有迟钝到连这都看不出来,他不是什么事情都亦步亦趋的人,也明白总有些事情需要他自己迈出那一步。


而几乎和苏沐橙问道他是否有喜欢的人时一样,叶修只是极为短暂地愣了一下,然后轻笑着回答:“是啊。”


话音刚落,叶修就感觉自己被人扯着领子往前带了一步。黄少天隔着一大箱的饮料,凑上前在叶修的脸上印了个细细的吻。一秒唇分,一辆车从黄少天身后经过,叶修下意识地拿伞去挡,水珠冲向伞面散成柔和地弧度,打湿了伞后灿烂的笑。


原来那样看起来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人,也能将这样浓烈与炽热的情感流露得如此温柔。像是静水微澜起伏,也像是在寂静中开出的斑斓之花。


苏沐橙站在不远处深吸一口气,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

 

08


【叶总八卦分析研究中心】


沐雨橙风:【叶修对着手机傻笑.jpg】

不行了我快被叶修和他对象虐成狗了……


一寸灰:【叶修帮黄少天围围巾.jpg】

我快被虐成疯狗了……

海无量:【黄少天在总裁办公室披着总裁外套睡着了.jpg】


我已经是一条死狗了


包子入侵: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海无量:黄少天在他办公室干什么,千万别是我想的那种play……【高速邓摇.jpg】


寒烟柔:叶总最近忙,黄少怕他老吃泡面过来给他送吃的,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海无量:噫,好不腻歪


沐雨橙风:说句实话,我一直觉得这两人的感情可以用一句话完美概括……


寒烟柔:我也觉得,我们想到的是一句吗?


一寸灰:我也……?


沐雨橙风:其实我想用一些更高级的话来说的,因为这个太老套了,但我想不出了。


包子入侵:什么啊?


寒烟柔: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沐雨橙风:对嘛,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啊。


END

 


评论(11)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