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With You(上)


一篇只为自己爽的一见钟情(。

随意摸摸 感谢喜欢 顺便万圣节嗨皮~ 

01

 
下午四点半左右,叶修第三次踏进了苏沐橙的办公室。苏沐橙听到动静头都没抬,继续盯着屏幕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叫我订外卖是要收费的。”语气无比冷漠。

 

“行,月底给你多发十块钱工资。”叶修把一张小卡片扔到了苏沐橙的桌上。

 

“叶总,大佬,祖宗,大爷,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杯了,您喝不腻吗……”

 

“我的换成乌龙茶去冰不加糖,你再问问其他人点什么,记得多叫几个,十杯起送的。”

 

叶修说完就给她留了个潇洒的背影,他出到门外时遇到抱着一沓文件路过的包荣兴,和他说了些什么,接着苏沐橙听到门外传来那厮欢快又欠打的声音:“我要超大杯的芝士奶茶,加冰加珍珠,谢啦!”

 

苏沐橙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最近这段时间她已经无意识地对叶修翻了无数个白眼,连着好几天被别人夸赞她的翻白眼技巧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随意一翻就看不见眼黑了。

 

这是因为周围让她翻白眼的素材实在太多了,她腹诽,这两周以来更是呈指数倍爆炸性增长。

 

 

02

 

兴欣集团的叶总喜欢上了一个人,这事儿还得从两周前说起。

 

那天中午,叶修去见了几个老朋友被灌了些酒。招呼朋友离开后,他站在不熟悉的街道上等着司机,感到有些眩晕,便决定在四处随意走走。附近的商业街离大学城不远,来来往往有许多学生,他一身笔挺的西装显得格格不入,走在街上获得了极高的回头率。

 

他有些不自在地松了松领带,一丝偷笑声悄悄钻进了他的耳朵里。他顺着声源抬头,被他看到的两个小姑娘正在咬耳朵,立刻红了脸。然而叶修的目光延伸至了前方,最终停在了不远处一块古橡木色的门牌下。

 

门牌上用简洁的像素体刻上了蓝底的“蓝雨”二字,门牌下方是一大块透明的落地玻璃,光线透过,照出了店里一位服务员的身影。

 

那服务员看着像学生,有着一头偏棕色的头发,头上有一小撮往反方向翘了起来,看起来很可爱。他穿着蓝色的工作服和一条卡其色的九分休闲裤,正在擦拭靠窗那一排的餐桌。他的左脚随着节奏一下下点地,叶修甚至能看清他休闲裤挽起处露出的那一小截脚踝。

 

他鬼使神差地走进了店里。 

 

店里的人不多,只有两张桌子坐着客人,窸窣的谈话声更衬出一丝午后祥和的宁静。那时好像只有那一个服务员,他看到有客人,赶忙拉开柜台的小门,娴熟地猫腰钻进去再站定,向叶修露出了一个会发光的笑容,他眼底浓重的黑眼圈也没盖过这层光芒。

 

“欢迎光临!先生想喝什么呢?我们店招牌是芝士奶茶和乌龙奶盖,不过最近推出了夏日新品也很不错,都可以尝一下哦!”

 

叶修光顾着盯人看,被人这么一问才意识到自己从来不喝这些东西,更别提会来这些小年轻聚集的地方。他一时不知道该点什么,有些茫然地看着菜单。

 

“先生您……应该是第一次来吧?如果不知道点什么我可以帮推荐一下的。”

 

叶修点头,那个服务员像是受到了鼓舞,开口时嘴角都往上提了些:“先生喜欢喝甜一点的还是清爽一点的?”

 

“都可以。”

 

“那我推荐我们的两个招牌,如果不介意加冰块的话个人最喜欢夏日新品里的什锦水果茶,咖啡的话我个人喜欢美式啦,不过我们店里不主打咖啡,先生需要的话也可以点。果汁呢推荐猕猴桃混芒果汁,不过店里好像没什么新鲜的芒果了,先生有机会的话可以过段时间再来试试。”

 

叶修扬起眉毛:“好,你刚说的都给我来一杯吧。”

 

服务员瞬间露出了一个被吓到的表情。

 

“我帮员工点的,他们很多人都很喜欢喝这些。”

 

“哦哦好,我马上做,打包吧?先生您稍等啊!”

 

等那个服务员在柜台后的工作间风风火火地做完所有饮料打包给叶修时,叶修笑着叫了声“黄少天。”

 

被叫做“黄少天”的服务员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前别的工作牌,抬起头又露出了个明亮的微笑:“嗯,欢迎下次光临!”

 

叶修觉得自己可能是站久了,或是黄少天的笑容晃晕了他的眼睛,几十分钟前的那种眩晕感再一次袭击了他的脑袋。

 

 

第二天几乎是同一个时间,叶修取消了项目会议,跟着车载导航系统七弯八拐地转了半小时,又来到了蓝雨。 

 

他还是那一身西装,走到店里时黄少天正单手撑着脸在柜台前打瞌睡,眼底的黑眼圈依旧明显。这位服务员在睁眼的一瞬间紧张得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看到来人时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还有些睡眼惺忪的迷糊劲,看得叶修轻笑出声。

 

黄少天尴尬地揉了揉脸,“啊……欢迎光临啊先生,今天也是来这边办事的吗?”

 

“是啊,最近这段时间基本上每天都得来。” 

 

“啊哈哈那可以多来我们这边呀!今天想喝点什么?昨天的味道怎么样,还不错吧?这几个都是我做的最多的,我练了好久味道应该可以保证……唔,抱歉废话太多了哈,您要点什么呢?”

 

叶修对着菜单随便说了几种饮料,他看着黄少天又一个人在工作间倒腾了许久,出来时哼着小曲,像是心情很好。

 

 “今天又是你一个人在店里?其他人呢?”

 

“其他人请假,有一个最近在准备托福考试,另一个家里有点事,还有一个和女朋友过生日去啦。至于老板,老板从来都是神隐的,我打了半年工就只见过他一次。”

 

“那你就这样无偿帮他们代班?”

 

“不是无偿哦,蓝雨的体制是很科学的——”他说得神采飞扬,眼里闪烁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光芒,“工资按小时计算,多劳多得少劳少得,还可以根据效益拿奖金哦!”

 

“可是不同的时间段客流量肯定不一样啊。”

 

“每个人最初安排的工时是规定时段的,高峰期低峰期平均分配,至于后期调班,那就看个人意愿了。”

 

“那你值班的时间很多啊。”叶修指着墙上贴着的值班表说。

 

“嘿嘿,他们好心分我的。”

 

叶修的脑袋里闪过一瞬的困惑,他还没来得及理解这其中的意思,黄少天就把一袋子的饮料递给了他。前台的电话响起,他又赶忙跑到柜台的另一边,带起一阵风:“您好这里是蓝雨!外卖十杯起送,请问要点什么呢?”

 

叶修看着那个咧着嘴接电话的少年,心中啧啧有声。黄少天还真是活得跟个小太阳似的。

 

他偷偷拍下了那张值班表,等人回来时装作不经意地问他:“外卖算不算在效益里边?”

 

“当然算啊,我还得亲自送呢。”黄少天抛了个诧异的眼神,奇怪他为什么这么问。

 

 “你亲自送?店里怎么办?”

 

“暂时关门啊,挂个牌子在门外就好了,客人基本上都知道的。”

 

“好奇葩啊。”

 

“哈哈哈,就是这么任性!”

 

那天叶修回到办公室后,苏沐橙就接到了代订外卖的任务。任务随机掉落,最多一天三次,最少一天一次,节假日照常进行,任务奖励……十块钱。

 

叶修对自己的行动毫不遮掩。没过多久,兴欣集团里的员工基本上都注意到,他们的叶总从某一天起就开始频来往某家奶茶店,还发动了全员订同一家店的外卖。苏沐橙更是凭借她(看电视剧得来的)丰富经验迅速猜出了其中的原因。于是某一天,叶总被自家秘书堵在了办公室门口。

 

“你……有喜欢的人了?”苏沐橙直接问出了这么一句。

 

出乎意料的,叶修仅仅愣了一秒后便轻轻点头,眼底毫无波澜:“恩。”

 

“男的女的?”

 

“男的。”

 

“……你在追他?”

 

“是啊。”

 

“怎么搞上的?”

 

叶修对这个说法皱了皱眉:“小姑娘从哪儿学来的用词,没搞,一见钟情。”

 

苏沐橙觉得下巴砸到了地上。“你……不要闷声放大招好不好?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叶修吗?啊?我从来没见你谈过恋爱,现在你跟我说你对谁一见钟情了?”

 

“行了行了你在这儿大惊小怪个什么劲,还怕我被人骗了不成?”

 

“谁要去骗你啊。”苏沐橙开始翻白眼了,“可是一见钟情这个东西很不靠谱的,你对他有多少了解?他什么性格什么来历你都清楚吗?万一你们脾气不和怎么办?”

 

“追了再说嘛。”

 

这就是总裁的逻辑。苏沐橙被震得目瞪口呆。

 

叶修无所谓地拍拍她的肩,“我知道该怎么做,记得订外卖啊,我要中杯美式加冰。”

 

“等,等一下,那你之前去他那儿喝东西,还有叫我帮你订外卖都是?”

 

叶修想了想,严肃地回道:“不是,是在给你们介绍品质好店,为员工谋福利。”

 

“打住,太虚伪了我要吐了。”苏沐橙的眼黑又不见了,“那你为什么不自己点外卖让他知道?”

 

“每天去他店里已经够明显了,外卖的事他迟早要知道,”叶修扬起下巴停顿了一会儿,“只是我不想现在就这么直接,怕吓着他。”

 

“……哦。”苏沐橙有些惊讶地瞪大眼睛,感觉受到会心一击。

 

叶修走后她捂着心口,露出了一个痛苦的表情,路过的唐柔问她怎么了,她回了老半天血才开口:“被虐了,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都弱爆了!”

 

唐柔:“什么?”

 

苏沐橙凑到唐柔耳边说,“我发现我们叶总追人啊,不多说不表态,不遮掩不强求,可情圣了。”

 

 

03

 

 【叶总八卦分析研究中心】

 

海无量:这群是什么鬼

 

沐雨橙风:叶总有喜欢的人了。

 

一寸灰:?!

 

寒烟柔:……早应该看出来的。

 

海无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啊去找他对象勒索他

 

包子入侵:哎哎哎真的?谁啊什么星座的?

 

沐雨橙风:是哦我连名字都忘了问了!只知道性别男!

 

海无量:苏沐橙你说说要你何用? 

 

包子入侵:被老大暗恋吗?!谁啊好厉害哦

 

寒烟柔:沐沐你多问一下叶总,要随时给我们汇报情况啊。

 

一寸灰:+1

 

海无量:+电话号码

 

沐雨橙风: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方锐滚一边去。

 

 

04

 

周六上午九点,蓝雨刚刚开门,黄少天正靠在椅子上吃花生。这个点几乎不会有什么客人,他百无聊赖地坐在柜台外的一张餐桌前,瞧着二郎腿仰着头,将花生一个个地往嘴里抛。

 

叶修老远就看见了那个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的背影,他轻手轻脚推开门走到人身后,看着被抛出的花生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黄少天正准备用嘴接。他嘴角一勾,直接伸手从半空中把花生截了下来,扔进嘴里。

 

下一秒他感受到腹部传来一阵剧痛,胃里瞬间翻江倒海——黄少天在食物被夺走的一瞬间使出了一技完美的肘击。

 

“你要……谋……杀……”

 

“我靠,老叶?!”

 

黄少天拍案而起,没站稳又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砸到了木椅子,木椅子碰到了地上的大花瓶,花瓶表演了个托马斯回旋,然后“哐当哐当”、“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店里持续回响。

 

黄少天看着一地的碎瓷片吓得肤色都变了。叶修好不容易缓过来,轻咳了一声,说:“我的错,我赔我赔。”

 

“必须是你的错!”黄少天瞪了他一眼,哼哧哼哧地去拿扫把,“站那儿别动,我来!”

 

叶修干脆倚在了柜台上,单手撑着脸颊。他气息恢复后不久又变成了原来那副样子,慵懒的气质就差实体化,恨不得从那身笔挺的西装中冒出烟来。黄少天一边清理地面一边问他:“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我还以为是其他店员呢。”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同事?”

 

“谁让你抢我花生,民以食为天知道吗!Food is people’s god!况且那是我的早餐!”

 

“早餐尽量吃点热的,实在没空吃泡面也行,不然对胃不好。”

 

黄少天给了他一记无情白眼。

 

虽说主动追人的那一方应该尽量给对方一个美好的印象,但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叶修那点猥琐的气质是骨子里固有的,穿的怎么个人模狗样都遮不住,况且他也没打算遮。相处了不过一个多星期黄少天就摸清了这人的本性,两人的性格发生了激烈碰撞,就变成了现在这副见面就吵的日常。

 

他们刚认识不久,可黄少天似乎已经习惯了叶修这人每天有事没事往这儿跑一趟。这天时间尚早,他干脆钻进了前台的小门,趴在柜台上和叶修扯皮。叶修觉得黄少天看上去精神状态又差了些,仔细一看注意到他的黑眼圈更浓重了,像是被人用黑色的眼影描着涂了一层,印在他偏白的皮肤上显得有些病态。

 

“我要一杯拿铁。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你每天都没睡好吧?”黄少天指的是叶修常年不褪的黑眼圈。

 

“说的是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黄少天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然后又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没有,偶尔的失眠而已。”

 

叶修眯起眼睛,无声地盯着他。黄少天觉得自己快被对方的眼神烧出洞来,扔了句“我去准备咖啡”就躲到了柜台工作间的帘子后面。

 

这时店铺门被推开了,一个貌似比黄少天更没睡醒的人慢悠悠地晃了进来,看到叶修一人站在柜台前时稍微抬了一下眉毛以示疑惑。

 

这人的上下眼皮得了自闭症吧,叶修腹诽。

 

他依旧保持着斜倚在柜台上的姿势,然后转过脑袋从口袋里掏出了根烟,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一脸事不关己地开口:“欢迎光临啊,需要点什么?”

 

站在门口的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叶修看着他,怀疑他觉得张嘴都是件很费力的事情,接着那人缓慢地转身:“既然老板招新了,那我就……”

 

“郑轩你给老子站住!回来!你见过长这么猥琐的服务员吗?你也稍微怀疑一下好不好!还有你——”黄少天像个风火轮一样从里面飞了出来,他把咖啡往桌上一放,指着叶修,“别杵在这儿影响氛围,滚滚滚!”

 

叶修看了看表,拿着他的咖啡准备离开,转过身时瞥到了柜台桌子边缘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他这一眼还没扫完,那张纸就被黄少天“唰”地一下抽了回去。 

 

“商业机密,不准看!”

 

叶修挑了挑眉。他没有多看,倒是盯着黄少天招呼郑轩的身影看了许久,最后几乎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TBC

评论(13)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