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雨先生(全)


强迫症硬是想要发个完整版才觉得舒服,于是一口气写完了(。

字数1W 感谢喜欢

 

 

00

 

仲春伊始,响起了第一声惊雷。桃始华,飞鸟叫,百虫鸣。新芽破土而出,在江南苍茫浩渺的深山里铺开了一层明暗深浅的绿。

 

江南的雨水还不大,落在皮肤上时有一种羽毛扫过的细腻感,淅淅沥沥地浸入泥土里,万物苏醒。

 

就这样下过一个星期后,某日午时,在一处葳蕤的林木中,雨帘产生了变化。它像是某个异世界的入口般无声地扭曲着,最后竟幻化出了一个透明的人形。

 

是雨神。

 

接着,雨神睁开了眼睛。

 

 

01

 

大概是过了多少年——雨神记不清了。他记得自己只能被七岁或者更小的孩子看到。上次化形时,他趁着雨水最盛的季节在人间四处游历,饱览了秀水青山,看遍了人间烟火。

 

他喜欢人与人之间那种千丝万缕的感情,尽管它短暂易逝,且有一部分复杂与肮脏,但这到底比一个人单调的孤独有趣太多了。于是他尝试着去和人交往。他漂泊于江淮和闽南地区,谷雨一来就变成人形,去接近看得见他的小孩。

 

可令他失望的是,大部分小孩子会将他当作鬼怪。每当他们见到雨神,他们都会丢下手中的玩具,发出凄厉的叫声,像头发疯的公牛一样跑开。偶尔有几个胆大的,指着他对着旁边的大人说些什么,大都会得到他们的一个爆栗:“瞎说什么!疑神疑鬼的,不干净,不干净……”

 

尝试了一段时间后,雨神就放弃了。他实在是无法接受那些孩子们看他的眼神。为什么人类对未知的事物会产生恐惧呢?为什么看不到的事物一定是不存在的呢?他们甚至不了解他。他无法理解,又厌倦了被人恐惧的感觉,便决定暂且歇息一阵。

 

这一歇就是物换星移,沧海桑田。

 

这一次,他大概不会想让人类再察觉到他的存在了。

 

雨神本是恣意洒脱的性格,这会儿睡了几百年,外面的世界不知发生了多少变化,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山麓间的身影消失了,刹那间,雨神来到了城市里的高楼窄巷中。

 

他暗暗吃了一惊。

 

居然有了如此高的房子,还有人站在楼顶,他能摸到白云吗?街上飞驰而过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地面变成了这般模样?空气中充斥着有些刺鼻的气味——他喜欢青草泥土的气息,现在却都是些灰尘味儿。

 

他拐过一个角,看见了平铺至视野尽头的石板路。

 

前方不远的路边有一座老旧的楼房凹陷了一处,门前的那块空地上搭了个锈迹斑斑的棚子,棚子下蹲着一个小孩,背对着他,哼哼唧唧地不知在唱着什么调子。他穿着黄色的衣服和水蓝色的裤子,头发被雨浸湿了些,服服帖帖地黏在那颗小小的脑袋上,看起来毛茸茸的。

 

小孩蹲着也不安分,拿着一根狗尾巴草左右摇晃,像是在和什么动物打趣。雨神好奇地靠近了些,瞄到了一根翘起的尾巴,接着是一只黄色条纹的小东西。他起初以为那是松鼠,因为它实在太小了,后来听见了一声软腻的“喵——”,才知道那是只猫。

 

小孩还在唱着不成调的歌,那小猫似乎是饿了,想爬上他的腿去咬他的衣服。可小孩不知道,他看着那副小小的身躯连着扒了好几次自己的膝盖都没成功,温柔地摸了摸它,接着双脚着地跪下去,让那小猫钻进怀里。

 

不出意料地,小孩在猫咪开咬后气急败坏地叫起来。

 

雨神觉得有趣,开心地笑了起来,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以他为中心的周边几平米的区域雨势又大了些。

 

小孩猛地回头,便看见了不远处的雨帘里半透明的人形。雨神躲闪不及,事实上他在那小孩转过来的一瞬间就愣住了,因为小孩正睁圆了他那双乌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他,粉嘟嘟的小嘴由于惊讶微微张开,一双小手攥成了两个球,整个人像个黄色的小团子,样子实在可爱。

 

令雨神惊讶的是,小孩没有哭,也没有尖叫,只是在原地静静地望着他。他打从心底里高兴,可他说不出话来,又怕做什么其他的动作会吓到他,于是一神一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三岁多大的小孩天不怕地不怕,这个小团子更是熊孩子中的战斗机,他见雨神不动,不顾绵绵细雨就自己亦步亦趋地走上前去,最后小心翼翼地停在了雨神周围的雨幕前。雨神怕自己一激动又淋坏了他,一个劲地在心里默念“冷静,冷静”。

 

小团子仰着头,伸手想去碰雨神的肚子。他的食指缓缓穿过了雨帘,雨幕内细密的雨水轻柔地包裹着他的手,触感就像是夏日里裹着肌肤的丝绸。

 

他又惊又喜地在雨神的轮廓里画圈,接着把手抽回来,有些激动地开口:“雨……雨!”

 

不是雨,是雨神。雨神在心里温柔地说。

 

这是他多年后见到的第一个孩子,不会用厌恶或恐惧的眼神看他,更不会胡乱尖叫。他高兴地想给他一个拥抱,然后他确实这么做了。他兴奋地凑上去,张开半透明的双手,结果一不小心没有控制好情绪——以他为中心的一小片区域瞬间大雨倾盆,雨滴毫不留情地打在小孩的身上,他甚至无法睁开眼睛。

 

小孩吓了一跳,后退两步又没站稳,“啪”地一声跌坐在地上,溅起了一大滩水花。这下他全身都像是在水池里泡过了。雨神看见小孩肉呼呼的脸瞬间拧巴在了一起,眼眶也红了,他用力拽着自己的衣服,一副想哭又忍住不哭的可怜模样。

 

对不起,我是个笨蛋。雨神想。

 

他完全没料到自己会这样吓到他,有些不知所措,干巴巴地站在原地。

 

“少天?”

 

雨神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一个瞬间他就躲到了窄巷尽头的拐角后,只微微探出小半个头。他注意到另一个高了不少的孩子撑着伞跑到了跌坐在地上的小团子面前,然后迅速脱下自己的外套裹住了他。而拼命忍住不哭的小团子,在看到来人时便扑了过去,他把自己的小脸揉进了大孩子的衣服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02

 

雨神没有走,他想找个机会道歉。可他说不出话,又无法在没有雨的地方现形,更令他懊恼的是,他没来得及跟上那两个孩子,所以他只能在巷子里打转。

 

都说十里不同天,但巷子里的居民们觉得他们简直快和外面的世界隔离了。今年江南的雨水是来早了几日,可不知为什么,巷子里的水珠总要大颗一些。

 

雨水将空气又浸冷了几度,年纪尚小的中华田园猫将身子蜷起来,躲在巷子旁那个小小的角落里。住在离巷子一个街区外的小孩怕它冷着饿着,每逢雨天都要带着猫粮来一趟。

 

果然,午时刚过,花猫就等来了它的午餐。一大一小的身影同撑着一把黑伞,踩着薄薄一层的水面“啪嗒啪嗒”地走了过来。

 

 

 

雨神在小巷四周溜了好几圈,等他注意到那两个小孩时,他们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两人蹲在原先的角落里,把小猫围了半个圈。雨神注意到他们好像在争执些什么,这次他选择躲在了角落旁的一根柱子后。他看见小一点的那个抱起了花猫,大点的孩子有些懊恼地站了起来。

 

“我不玩过家家,那是女孩子玩的游戏。”

 

“谁说的!我上次看见孙哲平和张佳乐就在玩,还有方锐!你耍赖,你就是不想和我玩!”小团子今天又是黄黄的,他的黄色外套里塞了毛衣,小嘴生气得撅了起来,显得他更鼓了。

 

大点的孩子受不了他这幅样子,投降似地抓了一下头发。“那好吧,不过我是爸爸,你是妈妈。”

 

“凭什么!”小团子又不乐意了,“别的小孩都是猜拳决定的!”

 

大孩子不屑地撇撇嘴,拉过他神秘兮兮地说:“因为我比你大,也比你高。你仔细想想,你爸爸是不是比你妈妈要大几岁?是不是比你妈妈高?我爸妈也是这样。别的人不懂,他们太笨了。”

 

小团子就这样迷迷糊糊地接受了,而且入戏还特别快。他怀里的小猫趁他一个不留神跳了出去,朝着角落的屋檐外跑了几步,他就急吼吼地喊道:“叶修,儿子跑出去了!”

 

原来大点的孩子叫叶修,雨神想。他还在柱子后面琢磨着一个让人看起来充满善意的登场方式,叶修就冲他的方向跑了过来。他有一瞬间的犹豫——这孩子看起来应该超过七岁了,结果这时叶修就在他面前停了下来,朝他的方向睁大了乌黑的眼睛。

 

最后还是小团子捉住了他们的猫。那猫在离雨幕还有几步远的地方硬生生地停了下来,小团子抱着它跟过去,看见雨神后眼睛都亮了起来,全然忘了前一天被浑身打湿的事儿。

 

“雨!”

 

是雨神!这小孩的词汇量不够啊。

 

叶修诧异地望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试探性地开口:“雨?”

 

雨神点了点头,他确信叶修看到了,因为他注意到大孩子有些紧张地握紧了拳头。

 

雨神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们知道他没有恶意,只能露出一个透明的微笑。

 

叶修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他试着开口说些什么:“雨,雨……先生?”

 

先生是什么东西?我是神明!

 

“先生?”小不点歪着头向他发问。

 

“呃,就是,一种尊称?表示你很尊重他的意思,明白吗?”

 

“雨先生,雨先生。”他又多学了两声。

 

好吧,好吧,随你们了。雨神无奈地点点头。他想伸手抚摸他们,可透明的手一探到房檐下就被没有雨幕的空气硬生生地截断了。

 

叶修显然还没怎么回过神来,他有些拘谨地开口:“你好,雨,雨先生。我叫叶修,他叫黄少天。”

 

叶修,黄少天,你们好。他又点了一下头。

 

这时,黄少天打了个大喷嚏,把他的身子都震歪了点。他的鼻子边鼓出了一个鼻涕泡,叶修赶在他想戳破那个泡泡前拿纸巾糊上了他的鼻子。

 

“雨……先生,你能不能让这一带的雨停几天?这段时间变天,少天好像有感冒的征兆了。”

 

不行,他很快摇头。他虽是雨神,但不应该随意改变自然规律。这正是江南的雨季,空气湿度也正好,水珠凝结在空气中落下来,他不能阻止这发生。不过,以他为中心的方圆几平米的小片区域里雨总会大些,更别说他的心情会影响雨势大小。于是他想了想,又往后退开了十几米,叶修和黄少天站着的那片区域雨点瞬间小了些。

 

叶修看着雨神笑了,说了声“谢谢”。

 

黄少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接话了:“不用谢!”

 

雨神:……

 

他们喂饱了小猫,叶修便催着黄少天回家了。他刚打开伞又想起什么,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黄少天身上。

 

“你干什么呀?我不冷。”

 

“可是你快感冒了。”叶修不自然地摸了两下鼻子,眼睛一个劲地往旁边瞟:“妈妈要是感冒了,会传染给爸爸的。”

 

黄少天不以为然,他十分干脆地又脱下叶修的外套,踮起脚尖,把外套盖在了两人的头上。

 

叶修不解地皱起眉毛:“我们有伞。”

 

“你傻呀,爸爸要是感冒了,妈妈会伤心的!”小孩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

 

于是叶修不再说话了,他一手撑伞,一手揽住黄少天的肩膀将他搂紧,走进了雨中。

 

路过拐角时,他们撞见了一个叫花子。那叫花子常年住在小巷里不知什么地方,一根大红绳系着脏兮兮的头发,明明已是仲春,还穿着绿底红花的大棉袄。她的两颊深凹下去,看着有些瘆人,此时正靠在墙角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两个小孩。黄少天的好奇心又上来了,他也学着她瞪大眼睛望过去,快走过拐角时还想往那叫花子面前凑,被叶修使劲拉了回去。

 

雨神在背后偷偷笑了好久,确认离两人已经有了一段距离时才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

 

 

03

 

那年江南出现了空梅,雨水急急忙忙地一股脑儿全落在了五月。仲春后几乎每天都阴雨连绵,衣服干不透,还带着霉味,惹得巷子里的居民们直抱怨。大人们不许小孩子在外头淋雨,街上便少了些清脆悦耳的嬉笑声,只有雨水不停地打在石砖上、屋檐上,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噼啪作响。

 

叶修和黄少天也不再出门了,因为古巷那处角落里的石砖给铺歪了,雨水已经漫过地面,淹了他们的“秘密基地”。

 

他们刚开始被勒令呆在家的那几天,雨神去别处转了转。他趁着小孩子们上学的时间,穿过木桥与清溪,穿过破烂的土房子和喧闹的集市,在高楼大厦间穿梭,饱览了一番城市风光。他还差点儿迷路,等好不容易回到了原先那条小巷,摸去那俩孩子的住处时,他发现黄少天又在孜孜不倦地吵着叶修。

 

雨神看出来这小家伙很黏叶修,因为他嘴里总是不停地蹦出“叶修叶修叶修”的字眼,一个名字喜欢连着叫好几遍。他怀疑他叫他爸妈的次数都比不上叫叶修的。

 

那天叶修好像是在写作业,似乎是被黄少天烦得不行,看到雨神来时发觉他的身子好像更透明了些也没注意,就往他的方向一指:“雨先生来找你玩了。”

 

于是黄少天又开始“雨先生雨先生雨先生”地叫了起来。

 

这顺利成为了叶修引开黄少天关注力的首选方法。雨神被这小团子萌得不行,自然是乐意奉陪。于是只要是下雨的日子,他的日常生活就变成了陪着俩小屁孩瞎玩,看他们肆无忌惮地闹腾,自己就肆无忌惮地笑。

 

他看着黄少天对着啄米的小鸡都能开展出一场完整的对话,看着他每天下午放学就背着书包在叶修家门口等他,看着他和叶修手牵着手一起去买云片糕的背影,看着他把自家攒了几个月的废纸废铁送给捡破烂的,叶修又偷偷把自家的破烂转移到黄少天家的仓库里,看着大人们出现在他自己面前时,黄少天叫叶修禁声的动作。

 

说起来,雨神只能被一些人看到的秘密,还是叶修先发现的。

 

雨神在跟着叶修和黄少天回家的那天,就撞上了叶父叶母。可叶修的父母对眼前的一切毫无反应,甚至连那几平米的密集雨幕都无法看见,于是后来叶修问他:“我爸爸妈妈看不见你?”

 

雨神点头。叶修又问为什么,雨神想了想,比了个“七”的手势。

 

可这手势到底是太简单了,无论是叶修和黄少天都没明白他的意思。最后两人一致决定,由于目前不知道谁能看到雨先生,他们在遇到任何人时都不应对雨先生的存在做出任何反应。黄少天倒是很能干,严格保守秘密,只不过每当别人出现在与神面前时,他总要夸张对叶修做出“嘘”的手势,好像深怕他会忘记似的。

 

叶修他知道的啦!黄小团子这么幼稚,雨神很无奈。

 

时间照常流,整个五月,雨神都陪着叶修和黄少天。

 

到了五月底的一天下午,太阳罕见地露了会儿脸,勉强算是下了场太阳雨。那天下午雨神没去找那俩小孩,他正出神地观察着自己周身环绕的一道彩虹。傍晚时分,他看到黄少天踩着水跑到了那处废弃铁棚的下面。

 

雨神觉得这小屁孩就像是在扮演什么电视剧里的特务一样。他东张西望了很久,才鬼鬼祟祟地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只彩笔和一张折好的纸。接着他对雨神摆手,用气音轻声说道:“雨先生,过来过来!”

 

叶修呢?你又要搞什么事情啦?

 

“过来,再过来一点,我会站在边上,我和你说个秘密。”他站在屋檐下方的边缘,脸上被斜飞的雨水弄得湿漉漉的。

 

站进去一点,这样会感冒的。而且我确信没有人会听得见。

 

黄少天又探出脑袋看这看那,仿佛要证明这确实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你不准和叶修说哦。”

 

我根本说不出话啊,雨神无奈地笑了起来。他等着黄少天的动作,可这小孩什么都没做,就这么瞪圆了一双眼睛盯着他,脑袋从左边歪到右边,又歪到左边。

 

雨神摆出了疑惑的表情: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画画!”大概过了一分钟,黄少天才低着头开口,雨神只能看到他红红的耳根。他觉得黄少天说得有些不情愿:“要,要送叶修礼物呀。”

 

什么礼物?

 

“我要开始画了,你能不能站一分钟?”

 

我才不信你只用一分钟就能画完呢。雨神腹诽道,然后学着他之前看到的人类的动作比了个“OK”的手势。

 

结果黄少天就这么直接坐在地上开始画起来,离他不远处就是角落里的那摊积水。他画了足足四十分钟,雨神只能在原地发呆——其实他一直在想怎样提醒他坐久了会感冒。

 

等黄少天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余下的一抹光辉也快要被夜色掩去。雨水小了很多,就在雨神的身影快要隐去时,黄少天把他的画对着他举了起来。

 

画里站着两个小孩,一个墨黑头发的和一个棕黄头发的,两个小孩中间有一坨蓝色的东西,它由许许多多蓝色的竖条组成,聚成了一个类似水滴的形状——那实在是很抽象,不过雨神猜那是自己。那个蓝色的东西也有表情,它和两个小孩一样,对着画外的人开心地笑着。

 

“这是我,你,和叶修。”黄少天用手指指着画,垂着的眼睛写满认真,“雨先生,谢谢你和我们玩,我和叶修都很喜欢你!”

 

……我知道。

 

那一瞬间,雨神被一种复杂的感情击中了,他突然觉得又难过又幸福。他想哭也想笑,在雨幕外的最后一滴水珠落下时,隐去了身影。

 

04

 

第二天傍晚又下起小雨来,雨神心里还惦记着那张画,于是来到了叶修家外。

 

叶修和黄少天家境都不错,住的是连体别墅,两家中间只隔着一道墙,院子都是共用的。他们俩除了上学以外的时间基本上都在一起,所以叶修的家、黄少天的家都变成了叶修和黄少天的家。

 

果然,雨神听到了叶修家楼上传来的黄少天踩楼梯的声音。他飘到客厅的落地窗外。叶修撑着桌子跟楼上的黄少天喊了几句话就转过了身,直朝着窗子走了过去。他盯着外面连绵不断的雨,隐约觉得窗前似乎是有片模糊的雨帘子。他看不真切,有些奇怪地探头朝窗外望了会儿,嘀咕了一声“错觉吗”又关上了窗。

 

就在他面前的雨神愣住了。

 

他明明就在那里,可叶修盯着雨,他可能注意到了雨幕,却没看见雨神。

 

——怎么回事?

 

这时,黄少天从楼梯上跳了下来,说了声“哈!”。雨神看到他身后跟着几个小孩,怕吓到他们,连忙躲在了窗户旁的墙后,又只是微微探出半个脑袋。

 

没过多久,大人们也陆陆续续地进来了。叶妈妈提着个大蛋糕,蛋糕在拆开时被一个小孩抢着吃了块巧克力,又被另一个小孩偷偷抹了把奶油,剩下的那个捂着肚子大笑。大人们在一堆蜡烛和碟子中忙个不停,只能对着玩疯的孩子们无奈地瞪两眼。

 

叶修时不时就要往窗外看几眼,眉头始终微皱着,黄少天则是站在靠窗的角落里抿嘴笑着,雨神看到他背着手,手上捏着那幅画了他们三人的画。

 

蜡烛点燃后,灯灭了,烛火颤颤巍巍地晃了几下。雨神探着半个头,借着那昏暗的火光看到了墙上的日历。日历上的“五月二十九日”被圈了出来,旁边画了颗大爱心。

 

他心里渐渐有了一分明白。

 

歌声响起,众人簇拥着叶修许愿,他看着叶修双手合十闭上眼睛,然后在黄少天抢先把蜡烛吹灭时,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接着,所有人齐声说道:“生——日——快——乐!”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流淌出动听的音符,像在演奏一首温柔的曲子。有一句祝福悄悄地融进这温柔的乐曲里。

 

他说:叶修,七岁生日快乐。

 

 

05

 

雨神觉得,叶修真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叶修生日的两天后下了场大雨,雨神来找他们时,黄少天正扒在叶修的椅子上,想要把头埋进他的书包里。叶修听见了雨声打在窗上的噼啪声格外响亮,他转过身,雨幕便映入了他乌黑的眼里。

 

这一次他没再露出困惑的神情,他只是平静地盯着那片雨帘沉默了许久,像是要把他看穿。接着叶修对着那片雨幕微微扯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像是要哭的表情。

 

叶修,叶修。别难过啊,怎么就露出这种表情了呢?你看看你的黄小团子——

 

“啊,雨先生好!你有两天没来啦!”黄少天终于把头又伸了出来,在看到雨神的一瞬间从椅子上蹦了下来。

 

叶修的表情不自觉地放松了些。于是雨神开心地回道:“这不就来了么!”

 

 

五月的尾巴过了,所有的一切像是抹上了一层绿色的油光,在雨水的抚摸下翠色如洗。黄少天在雨帘那儿进进出出,和雨神玩得不亦乐乎,叶修盯着电视里的天气预报,里面的主播正说着:“今年江淮地区的雨季将提前结束,明日气温将显著升高。”

 

他隐隐有了预感,又转过头往黄少天的方向望去,他发现他已经连雨幕都快无法看清了,明年今日,估计是完全看不到了。此刻他眼里的黄少天一个人在雨中跑来跑去,还对着一堆空气不停的笑,像个傻子一样。

 

然后他循着黄少天眼神的方向,也像个傻子一样,对着那片空气笑了起来。

 

雨声渐渐小了,黄少天也跑累了。雨神小心翼翼地用雨幕旁的雨水碰了碰黄少天的衣袖,小孩蹲在地上气喘吁吁地看着他,他正向他们俩挥手。

 

“你又要走啦?又要去几天啊?我不想你走,你不走行不行……”

 

雨神收敛了笑意,平静地看着黄少天,摇了摇头。

 

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猛地站起来,一双大眼睛盯着雨神连着眨了好几下。雨神还是那样的表情,他连“再见”都说不出口,只能把所有的话都藏在眼睛里,看着他们,注视他们。

 

“你要走了?”过了好一会儿,黄少天挤出了这么一句话,他委屈得连声调都变了。

 

雨神点点头。这小孩面对他垂着头,两手胡乱地攥着,开始不停地吸鼻子,看着怪可怜的。他伸出手想拍拍黄少天一颤一颤的脑袋,又怕弄湿了小孩的头发,那只透明的手最终落在了小孩的肩上轻轻碰了一下。

 

他转过身,看见叶修正盯着他——其实在叶修看来他自己只是盯着一团空气。他知道叶修看不到,但他仍是朝他的方向用力挥手,一直挥,直到雨声消散的最后。

 

下了一个月的雨终于停了。

 

黄少天这次哭得很安静,只有眼泪落在地上“滴滴答答”的声音。三岁的小孩不懂离别,在他意识到这是件多么悲伤的事之前,眼泪已经自己掉下来了。

 

“宝贝,你爸爸明天就回来啦——怎么哭了呀?”黄妈妈刚才和黄爸爸通完电话,一出房门就看见这一幕,吓了一跳。

 

叶修沉默地走到黄少天跟前把他的小脑袋揽进了怀里。

 

“怎么哭啦?这是想爸爸了?爸爸明天就回家了哦,他还帮你带了丝绸睡衣,雨季过了天气就回暖啦,你马上就可以穿……”

 

黄少天哭得更厉害了。

 

 

06

 

“然后呢?”

 

“然后我就离开了江南,那年雨季过后我又睡了一觉……”

 

“那肯定有很久吧!”

 

“不太久,我再碰见他们时纯属巧合,那时他们——哎。”

 

“他们还在一起啊?”

 

“是啊,他们吵架啦!小孩长大了脾气也上来了,各有各的理,哎!”

 

“那时他们多少岁?”

 

“唔……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岁吧,我才睡十年不到。”

 

雨神谈及往事来总会陷入漫长的回忆。他和海神对酌,一点一点地述说着过去。可这次他们谈的事与其说像故事,不如更像一个片段。

 

雨神再次撞见叶修和黄少天,是在一场雨快结束的时候,他只知道自己在北方的一个城市。那时他经过一扇门,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吵闹声,心底涌上一股奇异的熟悉感。他停在门口等了片刻后,看见一个身穿卫衣的棕发少年夺门而出。

 

少年直接走进了淅淅沥沥的小雨里,停在了路灯旁,昏黄的灯光拉长了他的影子。

 

他就这么沉默地站了十分钟。雨神在他身边绕了好几圈,近距离观察了五分钟后,确认这就是黄小团子无误。可黄小团子已经不是团子了,他身量高了许多,在浸凉的夜晚只穿着一件短袖。等他开始琢磨着叶修还是否在他身边时,另一个黑发少年从门里走了出来。

 

嗨,叶修,好久不见!雨神很兴奋地直接飘到了他面前。

 

可叶修皱着眉头,直接从雨神的身体里穿了过去。他在黄少天背后站定,很没好气地问了句:“你干什么?”

 

“淋雨,你有意见?”黄少天头也没回。

 

“矫情。”

 

“关你什么事?!”黄少天转过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着雨神心里直打颤,使周围的雨下大了些。

 

黄少天没有离开的样子,叶修也就沉默地站在原地。他们俩互相瞪视了大概半分钟,叶修干脆靠在了另一根灯柱上,掏出了一根烟和打火机。

 

“你有病吧,你淋什么雨,也犯矫情?”

 

“关你什么事?”

 

雨神心里很焦躁,他看着这两个吵了架都要变相关心对方的笨蛋,恨不得能往两人脸上一人招呼一拳,把这俩傻子给打醒。

 

“然后雨停了,我就不知道后续了。”雨神把酒杯放回桌上,对着海神耸了耸肩。“现在又过了五六年了吧,雨季快到了,我打算再去原先的那个巷子里看看。”

 

“他们分开了吧?我觉得很有可能,应该早就不在那儿了。”

 

“我前几年遇到他们都不知道是在哪儿!现在房子空着了,人早不知到哪里去咯。人间太大了,你看看这么多年,我也不过就看见了他们一次。我已经不求能偶遇他们啦,我就想再看看那条小巷,我还从来没在人间的某一个地方待过这么久呢。”

 

天上短短一瞬就能抵上人间好几个月,他们的酒才喝到一半,雨神就赶着去巷子那儿了。

 

07

 

小巷里难得热闹。人们三三两两地抱着一大堆东西像是要去赶集,一辆辆货车排着队停在小巷外头。雨神驻足片刻,看不到细雨悄然纷飞,只见行人的每一寸肌肤被它们绵绵无声地浸润着。

 

他几乎是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叶修和黄少天原来的老房子。岁月在墙壁上留下深痕,南面的爬山虎给它披上了一块艳丽的绿毯子。门前小院里的一棵桃树长大了,枝丫已经伸到了窗边上。小径杂草丛生,估计是有人来定期打理的,不过上一次应该也是很久以前了。

 

他来了许多次的院子,不知不觉已经这般模样了。如今人去楼空,反倒是让那些随时间远去的人又回到他记忆中来。他注视着被一层厚灰覆盖的大门,它虚掩着,曾经的每一个下午,黄少天都会靠在门上乖乖地等着叶修回家。雨神回想他像龙眼核一般的眼睛、他肉嘟嘟的小手、他印着小黄鸭的卫衣……接着叶修会背着书包回来,一边炫耀着刚从哪儿捉来的昆虫,一边摸摸小团子毛茸茸的头,接着他们开门……

 

等等,门开了?

 

门本来是虚掩的,雨神还没反应过来,门就被从里面打开了。穿着一身休闲服的青年手上堆满了东西,他用背把门推开,里面跟着走出了另一个拖着大箱子的青年。

 

雨神一下就认出了他俩。他又回想起几年前那一次短暂的偶遇,发觉黄少天又拉长了些,像是瘦了,浑身的轮廓都被削尖了点儿;而叶修比他还高,嘴里叼着根烟,明明小时候是那么沉稳懂事的人,现在反而多了些慵懒散漫的感觉。云层很薄,从中透出一线阳光,照着两人比以前更深邃的轮廓,可他们的神情却柔和了许多。

 

黄少天正对着雨神,望着天说:“偏偏挑着下雨来搬东西,拆迁办那么喜欢在雨季动工吗?”

 

雨神这才注意到,小巷的墙壁上遍布了用石灰粉笔写上的“拆”字,小巷外的街道车水马龙,周围全是摩天大楼,显得这一处格格不入。

 

“天气预报说是要下三天雨——哎,你猜我喜欢什么天?”

 

“雨天。”叶修想了一会儿后说道。

 

“哎你怎么知道?!我看起来像是喜欢雨天的人吗?”

 

这回叶修沉默了很久,久到黄少天不确定地回他看他,他才缓缓开口:“我刚刚捡东西时看到了一幅烂了的画……少天,你还记得雨先生吗?”

 

“余先生?还是于先生,你说的哪个字啊?”

 

“下雨的雨,雨先生。”

 

这回换黄少天沉默了。他想笑,但叶修认真的模样又让他笑不出来,只好上前问他:“你是不是做什么怪梦了?”

 

叶修摇了摇头,又换上一副欠打的表情:“呵呵,逗你的,傻子。”

 

“我靠!”

 

看来是真的不记得了。

 

也是,三岁多的小孩能有什么留到现在的记忆。就连他自己,也只记得雨神在一块方形雨幕里对着他笑的模样,这一幕仿佛一个永恒不变的时间,永远定格在了他的生命里。除此之外任何有关雨先生的事他都不记得了。

 

可他从没怀疑过他的存在。他想,有些人,就算你几乎忘了他的一切,你依旧会记得和他在一起时的那种感觉。和雨先生在一起的感觉大概就是……像走在放学路上闻到了芝士蛋糕的味道,微风携着芝士浓郁的香味吻在嘴角,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尝到了全世界的温柔。

 

雨神跟在他们背后,心底涌上了无法压抑的幸福感。

 

他被记得,这就足够了。人类的一生这么短,他们有多长时间去记住一个人呢?他看惯了移情别恋和喜新厌旧,也见多了长相厮守和相濡以沫,可太多太多的感情终究在岁月的流逝中被抚平了。

 

他又想起,海神问了好几次“他们不在一起了吧?”,搞得儿时玩伴现在还在一起好像有多么奇怪似的。

 

可就是有哪里不对,雨神想。他看着叶修和黄少天逐渐远去的背影,他们踏着雨离这栋老宅原来越远,他们踏过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一切——海神的想法很值得考虑,如果只是儿时的朋友,那叶修眼里溢出的温柔,黄少天眼里灿烂的千阳,这十几二十年老去的光阴,他们是怎么——

 

雨神彻底愣住了。因为这时,叶修拿下了嘴里的烟,用嘴唇点了点黄少天的额头。

 

小巷间仿佛突然安静下来,只听耳边雨声簌簌,时光一时静止。

 

啊,原来是这样。

 

 

08

 

他们走远了。

 

雨神不知他们所向何处,只知他自己快要长眠一场,醒来后不知又会走过多少个永恒。他想:那便聊寄一枝春吧。

 

他顺着巷子里植的几株桃树飞去,在每一片繁花似锦间徘徊,最后携着落英与淡香在叶修和黄少天周围打了个转,下一秒已飞向远方。

 

花瓣同雨水缠作一处,记忆里是两个青年如画般的背影,华枝春满,风拂柳絮。

 

祝福你们。

 

 

END

评论(24)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