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愚勇 11

10


抱歉各位这章重发……后半部分不知为什么没复制上来

还有由于我一开始设定忘了世邀赛的时间,所以你们就假装世邀赛在冬天举行好了orz

11

 

为了贯彻落实“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战略方针,叶修生平第一次主动要了别人的微信,对方是向哲。

 

还没回家他就开始打字了,边走边问,把从他当年走后黄少天的家庭关系婚恋状况出柜情节问了个遍,发了一大串问题后终于意识到这样有些突兀,又在后边加了句“谢谢,可以明天再回,麻烦了”。

 

向哲那边的回复却来得很快。

 

向哲:他什么时候出柜的还有家里怎么接受的这些事我都不知道,相亲还是他爸妈给安排的。

向哲:我和少天哥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因为那个酒吧老板我认识,所以经常去,偶尔会碰到他。他几乎每次都坐同一个位置,点的酒也就一两杯左右,但肯定会来一杯冰可乐。因为他第一次来我们就算认识了,后面几次就慢慢熟了呗。

向哲:我本来就还没到要相亲的年纪啊,是我爸妈怕我乱搞硬要给我塞人。前几次都被我糊弄掉了,少天哥这次是因为我听到他名字才去的。

向哲:他也是被爸妈强行要求……哎,没办法。

向哲:不过我有听我妈说,他爸妈是因为儿子怎么打怎么骂都没用,少天哥说自己就是天生的,他们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他去祸害别家的姑娘。

 

叶修眉头一皱。

 

他知道黄少天不是天生的同性恋,他小时候还喜欢过隔壁班的女生,这是他自己说的。

 

叶修回到家,灯没开鞋没换就靠着门继续问道:相亲怎么样?

向哲:?

叶修:你和他的相亲,你喜欢他吧。

 

这次那边就没动静了。十几分钟后,向哲回道:那你喜欢他吗?

 

叶修:嗯,他是我的人。继续说,你和他的相亲怎么样?

 

向哲:……

向哲:我对他挺有好感的,跟他说如果他愿意我们可以试试,他拒绝了,说自己没这方面的心情。

叶修:哦,那好。

叶修:还是谢谢你之前照顾他了。

向哲:……这种家属语气是怎么回事,你和少天哥什么关系啊?他接受你了么真的是。

叶修:还能什么关系,将近十年的钻石级男朋友关系

向哲:?????

向哲:你逗我??那你之前都哪儿去了???

叶修:我在国外,我们没分手

向哲:去你的

向哲:我看你这人有问题吧,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向哲:在不在了还?

叶修:有些特殊原因,但这事确实是我不对

向哲:我告诉你我没有在被拒绝后继续追求他的缘故是因为我知道他心里有人,他来酒吧那么多次除了第一次喝醉他从来没说过任何关于他情感方面的事,但我就是看得出来,具体我说不上来,反正就算他和朋友一起来或者因为涨工资这些事情开心的时候也容易发呆,是因为谁你自己想想吧

 

叶修靠着门,深呼出一口气。向哲说的他都明白,但这事是他和黄少天两人之间的事,他没打算随处往外说,黄少天亦然。

 

他靠着门坐下来,环视着被清晨的日光微微照亮的客厅,开始做起深刻的自我检讨。

 

他打小就有个毛病——从他爸妈那儿继承过来的,就是什么事都习惯性地往自己肩上揽,习惯性默不作声地处理好,还顺带莫名体贴地替别人换位思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什么个人英雄主义无关,纯粹是他的性格问题。这事黄少天曾和他说过,他压根没当回事,自己却在待人处事中不知不觉受之影响,结果栽了大坑。

 

他这几天有些没辙,还问了问苏沐橙,人家直接发给他一句话,大意是“爱情是平等的,双方之间没有谁为谁牺牲的道理”。这句话当然过于理想了,但现在叶修回想起来,觉得自己有必要从理论上借鉴,从现实中尝试遵循。他习惯性扛起担子,单方面为黄少天想太多,却从未考虑过黄少天对他的情感也完全不亚于自己,他是个独立的男人,不需要自己拼着未来去将他纳入保护圈里。

 

“有什么事是不能一起解决的?!”

 

他想起黄少天歇斯底里地吼出这句话,一遍遍默念,看着黑暗中黄少天房门的方向,眼神却飘向远方。

 

中午十二点,黄少天打着哈欠从房门里出来,看到门边浑身是伤脸色苍白的叶修,一时被吓得有点懵。

 

还好叶修没让他心跳骤停,及时醒来,揉着浑身酸痛的身体和他对视几秒后,道:“怎么?不记得了?”

黄少天:“这个……我昨天打的?”

叶修点头。

黄少天:“我下手那么重?!”

 

叶修磨磨蹭蹭地站起来,“还好,该的。”说完他走向房间换衣服,决定先洗个澡。

 

从浴室里出来时,黄少天已经双手拿着他买来的药,板着脸坐在沙发上。

 

叶修走过去想要拿过药,被黄少天双手一伸眉头一皱,说,“我来”。

 

于是叶修乖乖坐过去等擦药。

 

黄少天撇着个嘴,昨晚哭过的眼睛还有些红,手下的动作却特别轻,看起来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叶修“噗嗤”一笑,想揉揉他的头发又被按下去,“被打的是我,你怎么还委屈上了。”

 

回应他的是往淤青处的用力一摁。黄少天难得用行动代替语言语言一回,叶修好汉不吃眼前亏,想了想,又问:“什么时候跟家里出柜的?”

 

黄少天顿了一下,声音有些低:“你出国后。”

叶修心里隐隐有了些猜测,还是问:“为什么?”

黄少天“啧”了一声,继续手里的动作:“没想太多,当时心情不好,一冲动就说了。”

 

人在抱有极端的情绪时,很容易做出些极端的事情。比如在极度愤怒苦闷时,会有些不顾一切的冲动——反正事情也不能更糟糕了,那又有何所谓。他最初根本没想那么多,整个人完全处于一种“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状态,看到任何有关情情爱爱的事物都难受,满脑子就一句:老子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叶修有些无奈:“爸妈怎么同意的?”

黄少天:“就拗不过我呗,我都说我天生gay了,还能怎样。”

叶修:“你又不是。”

黄少天:“我乐意说。”

 

叶修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拉过黄少天正在收拾药瓶的手,将嘴唇轻轻地、近乎虔诚地贴了上去。

 

黄少天定在原地,没拒绝也没回复。半晌后他忽然反握住叶修的手,在上面咬了一口。

 

叶修抬起手将那块咬痕去蹭黄少天的脸:“下周我就要去苏黎世了,大概一个月,记得看电视。”

 

中国队出发那天下了鹅毛大雪,黄少天跟去机场送了一下。他和叶修一人一身亮黄一人一身黑,杵在机场大厅跟个变形金刚似的。众参赛选手就看着自己的前领队和现任队友,在安检门口跟另一人你侬我侬了半天,然后穿成大黄蜂的哥们就忽然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烤红薯。

 

众人:“……”

叶修:“……”

黄少天:“你吃完后注意一下。”

叶修:“为什么?”

黄少天:“可能会放屁。”

叶修:……我到底是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和他拖时间。

 

黄少天倒是浑然不觉得自己有多毁气氛,他只是随口一说,脑袋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想开口又欲言又止。叶修就是看出他那副模样才迟迟没跟上大部队,等了一会儿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行了我先走了。等哥消息。”

 

“哎……”

“知道你在想什么,不急这一下,回去吧。”

 

黄少天目送叶修过了安检,直至他当晚回到家里,想喝牛奶却发现箱子里已经空空如也时,才突然想起他好像连声“加油”都忘了和叶修说。

 

他打开房子里所有的灯环顾了一圈,过往几个月的回忆忽然全都涌了上来,给他一种不真实感,好像他并未真的生活在这栋公寓里,而是生活在时间里,家里的牛奶、鞋柜、被褥、碗筷、牙刷好像就理所当然地应该是双人份——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推着他前行,所有的痕迹都是叶修归来的证明,可几个月前的他还是那个“再也不相信爱情了”的黄少天,对所有向他表示过的好感直截了当地推拒着,将这东西当成一份苦差。

 

可就是这么奇怪,遇上叶修他就好像遇上了六年前,又变成了那个固执地拽着过去不放的黄少天,说好的理性谅解通通喂了狗,好不容易误会解开了,他又有些踌躇不前。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就怕自己松懈了,放任着踏出了安全区,万一未来哪天又遇上和六年前类似的情况,叶修又没影了,他估计会违法犯罪。

 

黄少天不禁想起叶修走前的那个眼神,他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让黄少天慢慢考虑,而自己却要踏上这十几年征途的顶点。

 

黄少天打开电视,一边小心翼翼地纠结,又一边自我嫌弃着这份犹豫,本来想让电视节目充当个背景音,却没想到看见了上午刚走的那张脸。

 

是赛前采访,大概是前段时间录的,叶修脸上还没有什么可疑的伤痕。黄少天把声音调大,就听记者问道:“这次去参加荣耀世界邀请赛,你们有信心吗?”

叶修:“有。”

记者:“哦——信心建立在一定实力的基础上,也就是说中国队对自己在世界各队伍中的定位还是不错的?”

叶修:“是啊。”

 

黄少天“嗤”了一声。聊不来啊,队员代表选谁不好非要选叶修,还不如我上。

 

记者又问:“可是据相关专家分析,这支队伍在成立之际有了较大变动,体育总局也根据实际情况对体制做出了相应的创新,但正因如此队伍内也一直有些变化,甚至还有些到现在都没能解决的问题,请问这些事情会对队伍造成影响吗?”

叶修想了会儿说:“影响肯定是有,问题也存在,但这些都与我们要努力的方向无关。中国队的目标只有一个——冠军。”

 

黄少天正吃着樱桃,随意地鼓两下掌。

 

记者:“哇,看起来士气很足啊。那对于刚刚提到的问题和影响,队员们是怎么看,又是怎么解决的呢?”

 

问到这一步就未免有些犀利了。黄少天停住手上的动作,就听叶修面不改色地说:“人员变动、团队默契和配合这方面问题,我们都在不断地努力,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做的。至于怎么看——其实我之前也说过了,所有人都很清楚我们或许还没达到更高的高度,如果时间足够或许还能变得更好,但这其实和我们的目标没有关系。问题确实有,冠军也确实是要拼的。”

 

黄少天看着屏幕上叶修冷静的面孔,不禁笑起来。这人还和以前一样,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就连在媒体面前也能如此直白地揭露团队的弱点,看上去却格外让人安心。

 

“问题确实有,冠军也确实是要拼的。”

 

这句话让他心里微微一动,脑海中忽然窜出一条被遗忘的记忆,是自己醉酒打人那晚,叶修抱着他在他耳边轻轻说的:“我们之间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我爸妈那边还是未知数,未来也不知道会如何,但哥以后就待你这儿了。”

 

要试一试,试着相信……他想,一边走进书房拿出本子和笔开始写了什么。他不应该再是待在舒适圈中的人了,有生以来能这么毫不顾忌地爱一个人……总要踏出第一步,为这人试一试。

 

和当初决定离开的叶修是一样的,不去要求安逸与理解。爱情这玩意使人傻叉,哪怕结果遥不可期,未来一片迷惘,他们依旧拥有这奋不顾身的痴愚和勇气。

 

TBC


评论(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