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愚勇 10

9


10

 

叶修当晚被临时叫到训练室做战术讨论,一时又不想回去,在阳台抽完了差不多一整包的烟。回到家时已经凌晨三点了,屋内黑漆漆的。他把门打开,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

 

叶修顿住了。

 

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从卧室里出来的,也不知他买了多少酒。他没开灯,客厅里只有从玻璃门外透过的月光,黄少天就坐在月光一旁的阴影里,大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他。半晌后他好像才认出眼前人是谁,挑了挑眉,有些吃力地站起来。

 

叶修看他那个岌岌可危的样子就要急忙把脱了一半的鞋甩下去。

 

刚想顺手开灯,就被黄少天扑了个满怀。这人已经不是在走路了,完全是在靠身体的惯性移动。他抱住叶修就把脸往他胸口里埋,软软的头发蹭得叶修脖子一阵痒痒,他刚要把人扶好,黄少天就猛地抬起头,正中叶修的下巴。

 

“嘶——!”

 

叶修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然后他揉着下巴的手被拍开,衣领被拽住,眼前是黄少天微微眯起的眼睛。

 

“你这是……抽了……多少啊?”黄少天打着酒嗝问道。

 

“这话换我问,你这是喝了多少啊?”叶修照搬他的动作把人的爪子捋下来,揽住黄少天的腰用力一搂,几乎是把人抱着离开了门口,中间穿越无数酒瓶障碍不计。

 

黄少天像只不安分的猫一样对叶修又抓又挠,在经过电视柜时用力一挣,终于把自己挣脱出去摔在地上。从他的角度正好看到眼前一堆歪倒的空酒瓶,此时酒精发作精虫上脑,他忽然拿起一个酒瓶,直指叶修。

 

叶修耐着性子问他:“少天,把酒瓶放下,你要干什么?”

 

黄少天特别威武地说:“老子要……家暴你!”

 

说完两眼一睁,竟然真的冲了过来。他举着啤酒瓶朝叶修的方向用力一挥,内心却还仍下意识地计算着距离,眼看着瓶身离叶修越来越近,对方却只是皱着眉,就那样在黑暗中静静地回望着他。他的左手也握上瓶颈,三、二、一——

 

“啪啦——”

 

玻璃碎裂的声音在凌晨三点的黑夜里听起来尤为惊心。墙上全是喷溅的酒,黄少天弯腰大口喘着气,踩着一地的碎玻璃,扶着墙的手被叶修用食指固执地紧扣住,背部被轻轻拍打着。

 

他在最后关头变了方向。叶修不躲不闪的动作像是真的激怒了他,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卯足全身力气提着叶修的领子把他带离玻璃碎片洒到的地板上,接着往沙发上用力一推,右手成拳,用力挥了过去。

 

“让你一次抽那么多,你是想得肺癌是吧……”

 

一拳,两拳,三拳。

 

黄少天毫不留手,每一下都用了十成十的力道,从脸到胸口,叶修的嘴角立马见血了。

 

“让你不躲让你抽烟,让你自作主张自以为是,让你一声不吭就出国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操,操你大爷的!一人扛的感觉爽吗?啊?!非要把我蒙在鼓里让我放弃你你就满意了是吗?!你把我当什么?你把我当什么了?!我告诉你我们要是真的分手我就再也不要你了!我再也不要你了!你当我傻逼是吧,有什么事不能一起解决?!凭什么为了我就可以把我蒙在鼓里?!”

 

“抱歉,我当时不知道——”

 

“不知道也要说!没办法也要说!说完了再一起想办法啊!大不了你就用这个理由继续跟我在一起啊!”

 

叶修强撑起身体接住黄少天的拳头,一字一句地说:“少天,我不能用这个理由耽误你。”

 

“你能,你能!谁他妈都不能耽误我,你他妈可以!”

 

月光照进来,黄少天的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来,他一瞬间看清了与泪水融合在一起的血,猛地站起来瞪大眼睛望叶修,接着吸了吸鼻子,拿过两个沙发上的枕头,继续他的家暴行为。

 

大概是被酒精刺激的缘故,黄少天根本控制不住。明知对方有苦衷,明知对方爱自己爱到骨子里才会做出这些事,心里却依旧记着恨着这些年来他独自一人的苦闷纠结,心底的委屈一时间全都涌了上来。说好的君子之交淡如水,说好的理解体谅,通通去他妈的吧,他将这些翻腾的情绪压下去,翻起来,再压下去,再翻起来,死死压抑了六年,终于还是在爆发之际无可收拾了。

 

等黄少天终于打累了,就着原来的姿势趴在叶修身上,叶修就试探性地用双手轻轻环住了对方的腰。黄少天攒在眼里的泪还没流完,在他轻轻一挣时顺势溢出了一滴,正对上叶修的视线,然后黄少天狠狠瞪了他一眼。

 

叶修看起来很狼狈。他的右脸有些发青,嘴角被打到裂开,身上估计还有大大小小的淤青。黄少天又一瞪:“看什么看,痛死你算了。”

 

叶修毫无所觉似的紧紧盯着他通红的眼睛,半晌后轻轻叹了口气。“别哭了,我很疼。”他说。

 

接着他把黄少天整个人搂了上来,下巴搁在他脖子上,低声道:“对不起。”

 

几分钟的沉默后黄少天的酒劲终于又上来了,在厕所里吐了个昏天黑地。一阵鸡飞狗跳后叶修终于把人在床上安定好。他打扫了客厅的碎玻璃,准备下楼买点解酒和跌打损伤的药。

 

最近的便利店关门了,叶修稍微走远了点,居然碰上了同样在街上晃着的向哲。

 

这个点……?

 

两人好像都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对方,又好像都对对方的出现有些惊讶,沉默了几秒后向哲看着叶修一脸的伤开口:“你没事吧?”

 

“没事。”叶修摆摆手,继续往前,发现向哲也不远不近地跟着。

 

“你去哪儿?”

“便利店。”

“巧了,我也是。”

“嗯。”

“……”

“……”

“……”

“你……不要紧吧?”

“啊,没事。倒是你,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面?”

向哲笑了笑,“和同学唱K,刚送完他们回来。”

 

两人三言两语好不容易熬到了便利店,叶修找了半天没找到解酒药,就问了收银员一句。

 

向哲一颗脑袋凑过来:“少天哥又喝酒了?”

 

叶修眯了眯眼,瞬间get到两点信息。第一,这小伙子脑子转得很快,对与黄少天相关的事能迅速捕捉到;第二,这人话里有个“又”字,看来黄少天这几年喝酒喝得不少,还经常有向哲陪着。

 

向哲浑然不觉,拿着几个小盒子递给叶修,说:“买这个吧,这个对他最有用。我说你这伤……他又喝醉你又受伤的,不会是你俩打架了吧?少天哥有没有受伤?”

 

叶修面无表情地说:“没有,他喝酒闹脾气呢,都家里的事。”

 

“奇了怪了,他一般不会喝很多的,我印象中就一次……”

 

“一次什么?”

 

他只是随口一说,被叶修追问后有些愣。

 

黄少天一般不会一次喝很多酒,微醺时就只会顶着一副红扑扑的脸发呆,也不会发酒疯。他忽然想起离黄少天喝到失态的那次已经过去很久了,好像是一个圣诞夜,自己第一次见他还以为是同龄人,在灯光下独自一人红着眼睛坐在吧台前,就觉得没法放着这人不管。黄少天喝酒跟喝水似的,喝了一阵后就眼睛和脸颊都通红,开始一直重复着一句话,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说谁。

 

当时两人都融在黑暗与嘈杂的音乐里,向哲是个酒缸体质,那会还有点力气。黄少天刚一起身就要往旁倒,向哲猛地拽住人的胳膊,就听他低低地说:“我就烦这人……什么都喜欢自己扛着,什么都不说……真的我烦,烦死他这点了。”

 

向哲觉得他可能正需要一个人倾诉,就顺势问:“发生什么了?

“他死哪去了,我想他。”

“想谁?”

黄少天不说话。

 

半小时后。

 

黄少天:“我真的……真的挺想他的。”

向哲:“别喝啦,如果实在想他我带你去找他好不好,别喝了。”

黄少天:“……想他。我真他妈的……不争气。”

 

一小时后。

 

黄少天:“我……我真挺想他的。”

向哲面无表情:“我也想。”

黄少天:“我真的……”

向哲:“我也真的想他。先别喝了,好不好?”

 

向哲从回忆里出来,想到这一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决定还是给黄少天留点面子好了。于是他说:“也不算很失态,就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怎么喊都喊不听。”

 

叶修:“什么话?”

 

“‘我想他’,大概是这样。”

 

叶修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整个人的氛围都沉了下来。向哲回程跟他也有一段同路,想了想又嘱咐道:“这药味道他不喜欢,回去你给他泡杯蜂蜜水和着吃吧,第二天早上如果头很痛就让他再吃几颗治头痛的那个药,我忘了名字,他家里应该有的。”

 

叶修止住脚步回头看他,半晌后说:“谢谢,还有之前照顾他也都麻烦你了。”

 

向哲咧嘴一笑:“不用,毕竟他是我相亲对象嘛。”

 

TBC

 

最后一段写的我笑出了声



评论(4)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