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愚勇 9

8


狗血继续

9

 

叶修止住话头,像是在等黄少天提问。沉默许久后黄少天开口:“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你希望我告诉你什么?”

 

“真相,你妈跟你说的那些话,再不济你也可以说你要出国搞你的游戏事业,你他妈怎么能什么都不说!你走前那一个多月我问过你多少次给过你多少暗示,这又有什么不能说的?”

 

“如果我突然和你说我要出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会生气吗?”

 

黄少天想了想,突然皱起眉头:“会。是你说你会陪我一起走完大学我才考去B市的……”

 

“那告诉你真相呢?”

 

“那就不会了啊!你在国内又不是无路可走,去国外还得适应这适应那的,这件事说穿了直接原因也是我当时硬要去你家过,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我……”

 

叶修打断他:“那如果再往后,我们要分手了,怎么办?”

 

黄少天一愣:“为什么会分手?”

 

“分手有很多原因吧?比如你发现我们不合适,或者处腻了。你当年刚上大一,连自己想做什么都不清楚,未来会遇见什么样的人和事全都是未知数。就连我们在一起后吵架的次数也不少,那在长期异地的情况下,分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黄少天被他这番看似莫名其妙的言论给说懵了,好像还真没毛病,他也不能对未曾发生过的事情做出任何保证。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说:“那也不太可能,当初你是因为我俩的事出国的吧?你本来就是为了保……咳,更好地维持这段感情才走的,就因为这个也不能放你去祸害其他人啊,我是那么没良心的人么?!”

 

叶修突然笑了。他从沙发上撑起身子,拉着黄少天手腕把人往怀里轻轻一带,另一只手覆上了那颗棕色的脑袋。

 

他就知道黄少天会这么说。

 

就算日后黄少天遇到了更好更适合自己的人,就算两人的感情真的在时间的消磨中逐渐淡去,而就连他自己都无法保证未来是否会忘记自己独自离开的初衷,黄少天依旧会不断地、不断地提醒自己……叶修还在大洋彼岸拼命向上爬,他奋斗的时候还带着自己的那一份。

 

他知道黄少天就是这样的人。

 

叶修放开他,好像要强行让气氛变得轻松似的,“早知道你会这么说了。你这人啊……在某些方面莫名地爱钻牛角尖。”他用食指点了点黄少天的脑袋。“不告诉你真相是因为我不想拿这件事束缚你——闭嘴听我说完,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我的确本来可以在国内发展,出国是因为我们的关系被发现,但我知道我妈期望的是什么,她希望我们能在分隔两地的情况下一点一点地淡去关系。

 

这很正常,无可厚非,我不能因为我的缘故给你未来的选择带去困扰。但我也是个自私的人。”叶修垂着眼角看他,映着黄少天面孔的眼睛很温和,“我也不想就轻飘飘地告诉你一句‘我要出国了’,我答应你要陪你过完大学,之前放弃想要出国的想法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我不想在你眼里成为一个背信弃义的人,我也很想告诉你真相。”

 

想说“请你等着我”,想告诉他他是带着黄少天的那一份在异国他乡努力奋斗着,也自私地想过用这种理由,一次性把黄少天未来没有他陪伴的岁月全都预定了。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我有无数次开口的机会,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叶修顿了顿,“直到最后那天不得不说,我当时说完还在想要怎么编理由,不过你帮我省了这功夫,直接走人了。”

 

“那你往后三个月拼命找我又是为什么?反正你不知道怎么说,不说不就完了?”黄少天的声音干巴巴的,听上去像在忍着怒气。

 

“哈,我也不知道,只是从没看你气成那样,想问问你的情况。”

 

黄少天憋了半天,终究还是没忍住,他站起来:“你倒是考虑得周到……你想过我的感受吗!出国是因为我,什么所谓的不束缚我也是为了我……那我要是真的走了怎么办?我真的喜欢上别人了怎么办?你这不是本末倒置吗?你想过你自己没有想过我们的感情没有,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叶修一怔,被黄少天的话勾起了回忆。大概四五年前的春节,叶修回国那趟顺便去看了看黄少天,再次回到美国后就一连几天闷闷不乐,终于有一次被看不下去的苏沐秋逮到酒吧里,喝着可乐讲述了这段过去。

 

苏沐秋:“……真是一言难尽。”

 

苏沐秋当时也说出了差不多的一番话:“该说你不愧是心脏还是怎么……你怎么想这么远?你单方面做出这些行为考虑过黄少天的感受了吗?说是为了不愿意给他的未来有压力,但结果很可能导致他真的不要你了啊?你这不是在做无用功吗?你到底怎么想的?”

 

叶修盯着灯光下的玻璃杯发呆,他怎么会想那么多……大概是天生心脏,他在想要将真相脱口而出的一刹那就想到全部了。他对事情的处理方式一贯是怎么直接怎么来,可这次,对方是黄少天。

 

“我不知道,沐秋,这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想给他最好的。”

 

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当初或许无论结果如何,都应该二选其一先和黄少天说清楚,他宁愿真的自私一回,或背着不守约定的形象让黄少天轻轻松松地过自己的生活。

 

可时间不等他的一念之差,等他出国后黄少天翻脸翻得他人都找不到,更别说把话说清楚了。

 

他郁闷过,生气过,整整九十二天,黄少天没给过他一次回复。后来也想明白了,黄少天这人看起来有些咋呼,其实脾气很好。一般的事情闹个几天也就过去了,会气到一连三个月都不理他,就只能说明,他是真的很喜欢自己。

 

前两年叶修悔的肠子都青了,等两年过去,黄少天终于愿意回复他的“新年快乐”,他再次在街边看到他洋溢着笑的脸,他从以前的校友那打听了一些黄少天的情况后,好像又没有要说什么的必要了。

 

他很好。

 

再等等。

 

很多人说他固执,劝他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或许黄少天又有了喜欢的人呢?在国外这么多年,叶修不是没有遇到过有好感的人,但也止于好感,连恋人的那种喜欢都谈不上。

 

他已经用了整个青春去喜欢一个人,再用最辉煌的六年时间为了能继续维持两人的关系而奋斗,这其实与黄少天爱不爱他,现实如何不如何真的没关系了。这种感情太炽烈,一生只够燃烧一回。

 

叶修以前所未有的坦诚将当年的事情全部理清后,黄少天沉默地摆手,起身,回房,房门被砸出“砰”的一声响。

 

他度过了有生以来最憋屈的一晚。

 

黄少天快气死了,气这人什么都不说独自一人扛下一切,气这人不顾自己的感受擅自做出这么大的决定。真是气死人了,想使用暴力!黄少天突然站起来,但更气的是他连个打人的理由都没有,叶修太了解他了,不是什么对爱不自信这种理由,只是现实就是如此,黄少天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当年的事的确很有可能造成叶修所预料的两种后果。

 

但也很有可能……他就真的,一心一意地喜欢他喜欢这空白的六年啊。

 

他以前还不知道叶修的心思可以复杂到这个地步,一个人怎么能爱另一个人爱到完全把自己撇开呢?为什么能为了对方区区的“不困扰”,就要在一开始把自己的可能性完全否定掉呢?

 

他过去六年的无助、迷茫和振作就好像是笑话一样。他坐在房间里沉默地融进黑暗中,突然想起,叶修出国后的那个圣诞节,黄少天独自一人去了个酒吧。两人曾经经过那里,被门前的广告牌吸引,当时黄少天随口一说,圣诞节的夜晚要和叶修来这里一起喝可乐。

 

结果那天当然是他一人孤零零地坐在吧台前,和酒吧其他热热闹闹的桌子显得格格不入。喝着闷可乐时黄少天发着呆,这时一人的声音让他抬头,“请问我能坐这里吗?”

 

挺高挺帅的男生,就是头发有点乱眼睛有些肿,一副刚受过情伤的样子。在圣诞夜独自一人来酒吧买醉,得,遇到同类了。黄少天手大喇喇一挥,闷可乐也不喝了,直接大口喝酒。

 

男生坐下来后也不说话,和黄少天两人就这么沉默地挨着,一个劲地喝。喝到后面他眼前开始阵阵发黑,什么都看不见,满脑子都是叶修的模样,手一抖差点把杯子都摔出去,还好被旁边的男生及时扶住了。黄少天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店里一阵喧闹盖住,不远处的紫色灯光下有几对男女在拥吻——大概在搞什么活动,与此同时好几声热烈的欢呼从人群中传来——

 

“圣——诞——快——乐!”

 

“Merry Christmas!”

 

酒吧里的氛围被推向了顶点,那男生扶着他坐好,举杯跟他轻轻碰了一下,笑着说:“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黄少天蠕动着嘴唇。

 

这句话应该由叶修站在他面前说的,可这人已经死到美国了,还不知道何时才能死回来。

 

他以为自己需要拼劲全力才能克制住自己的愤怒,可事实是仅仅一个多月的分离就让这怒气排到第二位去了。他像是患上了癌症,叶修便是他的症结——无论发生过什么,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他的身心有多想念他。

 

他想:你要向前走了,黄少天。你得走了。

 

他就那样举着酒杯呆呆地望着一旁的男生,一滴眼泪轻轻地砸在地上。

 

TBC


好了虐完了纠结完了也快完结了,过后就是苏苏苏甜甜甜!

评论(6)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