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愚勇 7

6


流水账过渡一下

7

 

两人都是被疼醒的。

 

叶修睁眼时还以为是在梦中被鬼压床了,目光下移,发现黄少天正整整齐齐地叠在他身上,脸朝下,不知道闷死没有。

 

胃部一抽一抽的疼,他肚子那块儿的肉稍微起伏大了点,就把黄少天弄醒了。后者满身虚汗地扶着头坐起身,感觉脑袋里装了个机关枪似的“突突突”个不停。

 

叶修用手去触黄少天的额头,冷汗与热汗的碰撞后,他有点不可置信:“你就这样睡了一晚上?”

“一晚……?早上了?那就是了吧天啊超级冷头超级痛我现在暂时不能挪动身体了。”

“我也不想动。”叶修说。

“……你怎么?”

“啧,没事,体温计在哪?先给你量个体温。”

“没有体温计,我几乎不生病更别说发烧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惨白的脸色有些烦躁,加上胃部一阵阵的抽痛,也懒得想那么多了,先把额头贴过去感受了一下,接着揽过人的脖子就吻了上去,舌头在对方震惊之余长驱直入,扫荡一圈后带着些唾液丝退了出来。

 

“行了,去医院。”

 

黄少天瞪圆了眼睛:“你测体温?我觉得第二步不需要!”

 

叶修没理他,把被子掀开就要穿衣服。

 

“你压了我一晚上,浑身都是热的,碰你额头不够明显。”

“……”

“况且没有体温计你要怎么测,除了嘴巴就剩腋下和肛……”

“好了闭嘴别说了!我去穿衣服!”

 

叶修勾起嘴角,胃部一阵快乐的抽痛。

 

来这趟医院算是值了,两人都有病可看。叶修拿了些调理的药后就去找黄少天,后者正好脸色很不妙地从病房里走出来,看到叶修时晃了晃手上的单子,“我去交钱,拿了药就走。”

 

叶修拽着他的胳膊:“多少度?”

“三十八度五,没事。”

“就吃药?不挂水?”叶修怕黄少天瞒着他,这人从小就不喜欢打针这点他是知道的。也不算怕,就是单纯的厌恶。每一次打针他都要一瞬不瞬地盯着护士的动作,认真观摩针头插进皮肤里的过程,好像深怕什么东西会顺势入侵一样。

 

实际上医生确实建议打吊瓶,但被黄少天拒绝了。他对叶修说:“爱信不信,每次发烧我都自己解决的,拿被子捂着睡一觉就好了哪那么多七七八八的。”

 

结果就是黄少天自作孽不可活——昨晚正好寒潮来袭,再加上黄少天很久不生病,病来如山倒,当晚十一点半,他整个人不省人事地被叶修拖来医院,体温计一量,三十九度五,再迟些估计就要原地蒸发了。

 

折腾了一整晚,等黄少天安稳地躺在病床上沉睡后,已经早晨六点多了。叶修熬夜成习惯,此时顶着两个黑眼圈下楼给黄少天买早点。

 

发烧的人要吃清淡的食物,清淡……叶修盯着六点多就热闹起来的粥铺,门前没有队伍,四五个大妈大爷挤在一堆争着给钱,老板娘这边刚把钱收进抽屉里,那边就直接上手舀粥了。

 

叶修想了会儿觉得没办法,只好得罪一下苏沐橙女士了。

 

电话那头迷糊中夹杂着恼怒的声音传来,叶修咳了一声,尽量客气道:“早上好啊沐橙,你上次在朋友圈晒的那个粥,能教我做做么?”

 

看看,多么虚伪!苏沐橙一听就知道他想让自己帮做粥了,耐着性子问:“你又怎么了?”

叶修张口胡说:“少天四十多度高烧,现在在医院里躺着还没醒。”

“四十多度?!四十多?!我的天他怎么搞的,不会有事吧?”

“目前没有了,刚折腾一晚上,我就想……”

“行了行了不用谢,我现在做。下次你请吃饭。”

“不客气,做两壶吧。”

“他是猪吗。”

“我昨天喝多了,今天进医院开了副药……”

 

下午一点,黄少天在苏沐橙的严厉教训中醒来,最后一句从叶修的左耳进右耳出,正好钻到他的脑袋里。

 

阳光洒进来,由于角度原因在他脖子以上形成了阴影,扑簌簌全盖在他的被子上。他浑身暖烘烘的,脑袋里的机关枪不见了,除了喉咙有些干以外,整个人多了种如释重负的舒适感。

 

“醒了?”叶修问。

 

黄少天点头。叶修的黑眼圈又重了,这次的罪魁祸首是他,现在只能乖乖把人当大爷。

 

苏沐橙又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黄少天先喝了大半瓶水,然后披着衣服起床,洗漱,接过叶修递来的粥特安分地吃着,病房里一时无话。

 

什么叫自打脸,FLAG先生,黄少天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叶修是有些生气,在黄少天昏睡时他脑子里起码有一百种教训人的话,连开场白到后面十串句子都自动生成好了,就等这人醒过来后给予一个严厉批评。可当黄少天真睡醒后安安静静地吃饭时,这股憋了很久的气又莫名消了。主要是黄少天这人从小就这样,一安静下来整个人会散发出一种不可思议的平和气质,叶修看一眼就觉得整颗心都软了。

 

还好这人不自知。还好这人是话痨属性,安静的机会不多。

 

病房里呈现出伴随着黄少天的存在而特别安静的诡异局面,直到他再一次悄咪咪偷看叶修时被抓了个正着,对方无声地叹了口气,摸了把他的头发。

 

“这么大个人了,为什么还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

 

黄少天立刻提出抗议,表示他是为了照顾对方才生的病,如果不是叶修不会照顾自己也不会轮到他没照顾好自己。

 

两人都不占理,绕口令似地理论了一会儿。黄少天收拾东西时叶修接了个电话,那头很急,坐上车时他清楚地听到了一句“都打您电话四次了哟天老爷赶紧过来吧”,心里一“咯噔”,看来自己这一烧耽误了叶修不少事,就摆手让他先走。

 

叶修又给他加了件外套,说:“先回家。”

 

车行进小区后看到公寓门口站了一人,朝他们兴奋地挥了挥手。那人在看到驾驶座上的叶修后连人带动作都顿了顿,露出个有些困惑的表情。

 

叶修:“那谁?”

黄少天:“我……朋友。”

 

朋友就朋友,诡异的停顿是怎么回事?

 

从停车场出来后叶修打量了一下来人。一米八多的个子,五官清秀站姿挺拔,穿着黄色卫衣和牛仔裤。不过这向来不是叶修关注的重点,他这人在国外也算是浸淫多年,多少练出了点那什么雷达,注意力就集中在了这哥们看向黄少天时瞬间亮起来的眼神,还有叫黄少天的那句“哥”中带着的那点撒娇的意味。

 

这个年纪的……朋友?叶修眯了眯眼。

 

黄少天刚想介绍一下,叶修口袋里的第五个电话就杀过来了。他瞟了眼黄少天所谓的朋友,看这眼神嫩得像个大学生,心里那点小九九藏都藏不住,不过终究还算有理有度,没有动手动脚也没有其他过分举动,于是脑袋里那根弦暂时送下来,和黄少天打了声招呼就准备离开。

 

一只手伸过来,对方友善地朝他咧嘴一笑,说:“我叫向哲,你好。”

叶修也笑,回握住那只手:“叶修。这次有急事没空招待了,你先上去坐,来日方长。”

 

还来日方长……俨然一副主人的姿态,黄少天觉得简直槽多无口,最终还是给他留这点破面子,什么都没说就把向哲拉上楼了。

 

TBC


下章我要搞事了(兴奋地搓搓手)

都情人节了还没把人搞到手老叶你等着挨打吧

评论(5)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