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马场林】情人节流水账

摸鱼,已交往设定

各位情人节快乐


*

“好看么?”

林宪明披着头发赤着脚,穿着件青色碎花裙出来。

马场善治还沉浸在山笠训练的回忆里,有个朋友说,陪女孩子出去逛街挑衣服时,一味地评价“好看”只会让人觉得敷衍,要把“好看”变个法子说出来,比如“惊艳”“卡哇伊”“有气质”“很像某部电影中女主角的形象”云云。

于是他说:“很漂亮,像你每晚追的那部电视剧的女主角的……呃就是那一场,你知道的,好像是告白淋雨那一场的形象。”

然后他看到林宪明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厌恶的神色,进更衣室把衣服换了。

几分钟后他拎着衣服出来,左手边的四件是他说过“好看”的,右手边就是那件青色碎花裙。

马场委屈巴巴,他是真觉得好看,林宪明穿什么不好看?为什么要管他觉得好不好看!早知道不说了,林宪明又不真的是个女生,后悔死了。

付钱时又闹出了点风波,原因是马场想给他付,再偷偷把那件仙气飘飘的碎花裙也买了。林宪明眉毛一皱:“你干什么?”

马场:“帮你买呀,情人节礼物。”

林宪明:“可你已经送过我礼物了。”

马场:“再送一个嘛,你看林林你平时出场总穿那一件,情人节我也想多送你一点衣服啊。”

林宪明怒了,“哈?你把我当女生哄了?看不起我是吗?!”

马场也跟着怒:“什么叫看不起你?送你点东西就要回礼,我是你男朋友!情人节不送你礼物还送谁?”

一旁的收银员给跪了,完全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在吵架还是在秀。

马场扶额,交往三年他知道林宪明有个特别大的毛病,就是不习惯别人的好。交往前后都是如此。马场出门在外做任务,时不时就会买件衣服,买个什么玩意当礼物送给林宪明,完全是随意而为之,正常的交往另一方应该会感到高兴才对吧?林宪明就不,收个什么礼物一定要有理由(比如感谢你帮我杀了一个人这种涉及利益关系的理由),如果是因为过节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那就要费尽心思地再买一个别的还回去,每次回礼还会附赠一句标准的“顺便看到就买了”。

马场有认真和他讨论过这个问题,被评价道“我看你是人傻钱多没处花”。

太无辜了真的。

他知道这和林宪明小时候的经历有关。从小生活在残酷的杀手训练营里,被最信任的同伴背叛,一切不为利益的“好”对他来说都是假的。因此马场这人上来就被他贴上了“可疑”的标签。就算是交往三年,两人是真的两情相悦,林宪明也没法心安理得地接受马场的好。不是不信任,反倒像是不太习惯,你对我好一分我也要还你至少一分,不还我就浑身难受心口闷痛……

这时卡机突然传出“嘀嘀嘀”的声音,收银员略带歉意地说:“很抱歉先生,您的余额不足。”

“哈——?!”

咳,忍住,我不能笑,给点面子。于是马场把自己的卡递过去,说:“刷这个吧。”

出店门的时候林宪明的脸已经红成一个苹果了,马场没忍住,上手捏了一下。

马场:“今天就我代付吧,你之前买太多东西了。”

林宪明打掉他的手:“我刚发现我拿错卡了……回家就还你。”

马场笑嘻嘻:“不用还,等会儿我们就不在外面吃了,你回家做一顿饭。”

林宪明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做饭经历……大概在十年前,自己做过一盘炒焦了的番茄炒蛋。想想还是算了:“我不会做饭,直接还你钱。”

“那我要收高利贷。”

“多少?”

“嗯……就百分之三百八十六点九八四。”

“你这混蛋就是在耍我吧?!?!?!”


中午,林宪明还是和马场一道去了超市。在生鲜蔬菜区偶遇了齐藤小伙,对方热情地帮助这两位生活残障挑菜挑肉挑配料,看到林宪明认真询问的模样,忍不住说:“原来杀手先生也这么接地气呀。”

马场笑了笑:“杀手也要过日子的嘛。”就算工作在别人看来神秘又酷炫,杀手也像普通人一样会恋爱甚至会结婚,最好还能平平安安活着,吃饭睡觉,退休后安稳到老。

这是他每年都要去寺庙里许的愿望,这些年(强制)带上了林宪明,许愿对象也多加了一位。

事实证明厨房杀手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林宪明虽然很久不做饭,但毕竟脑子没问题,加上马场的全程协助(马场语),照着网上的攻略循规蹈矩地做出一餐简单的家常菜还是不难的。

唯一的问题在于最后一个菜,林宪明为了让自己的菜吃起来时更香些,悄咪咪加了些味精,在加味精时才发现好像哪里不对,将瓶身转过来后发现是糖,手一抖就下去了一大勺……

算了,这个还是不多说了。

当天下午马场果断给自己的厚本本加了个小tip,“给糖和味精的瓶子贴上标签,不然林酱会分不清楚。”

再往前看还有什么,“送礼物记得找个实质性的理由”、“林酱不爱吃太油腻的食物”、“拉面普通硬”、“林酱原名林猫梅,我要笑死了哈哈哈”等等生活类废话。

“笨马——你好了没有?”

马场把本子猛地一合,塞进抽屉的最底部,“来了来了。”

这东西可不能被他看到。


情人节当晚,博多市有一场花火秀,马场开着车和林宪明来到城郊的一座山脚下,带着野炊餐布上了山。

这地方是个赏月看烟火的好地点,还没被政府开发过,只有少数博多土著知道。马场想赶快上去占个好位置,没想到在半山腰被林宪明拉着硬是拐进了杂草堆。

“那边那朵白花你看到了么?”

马场得把眼睛瞪圆了才看到好像在山边边是有多比较大的白花,模样像茶花,独自一朵花立草群。他扶额:“所以呢,你想要吗?”

潇洒的男朋友式问句,然而林宪明就一双眼睛亮亮地盯着前方,毫无知觉地说:“不是,我就想拍个照。”

说完刚上前一步就被马场拦下来,“你等着。”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马场风一般地略过一大片杂草丛后又风一般地回来,手上拿着那朵大白花,邀功似地看着他:“拍吧。”

林宪明:“……我说的只是要拍照!拍照!谁让你把它摘下来的!你这个笨蛋!笨马!笨死了你!”

马场就不是很懂现在小情侣谈恋爱的套路了。

到最后那朵花扔也不是,被林宪明气鼓鼓地揣在怀里。两人比预计晚了些到达山顶,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等着了,他们只能随意找了块空地坐下来。

傍晚时夕阳似火,染红一片天。他们从六点坐到七点半,看着天幕由红转青再转黑,像彩色缎带似的层层渐变,直到月亮探头,繁星出现。微风偶尔刮过,整个山顶都静静的,人们一时无话。

算一算,这是马场善治和林宪明过的第三个情人节了。

马场望着弯弯的月亮,忽然就不太想看烟花了。他想起那句经典的告白语,“今晚月色真美。”

然后竟不自觉地脱口而出,说完后难得有些羞赧地顿了顿。怎么把这种台词也说出来了,尴尬。

片刻后,回应他的是一个铺天盖地的吻。

林宪明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一揽,把自己整个人都拉近对方,在马场还没反应过来时唇分,笑得有些挑衅:“虽然我对这类话没什么感觉……但今晚的月亮确实很美。”

远方升起了第一簇焰火在空中炸开来,周围传来人们的呼声,马场再次堵住林宪明那张笑得乖戾的嘴,右手插进对方金色的头发一路往下,最后落在两瓣屁股上,恶劣地拍了拍。

林宪明不甘示弱地在他裤头上捏了一把,然后迅速推开他往后坐了些。冷静一点,他默念,回去再找他算账。

“好看么?”马场忽然问道。

他没回头,所以也没看到林宪明红着脸从斜后方直勾勾地望着他的侧影,这人顶着一颗自认为帅气的鸡毛掸子头,穿着万年不变的骚包白毛衣,坐在绚烂的天幕下畅快地笑。回答竟不自觉地从他嘴里露出来,瞬间就被焰火和欢呼声淹没,融在日后绵延的岁月里。

他说:“好看。”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