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愚勇 6

5


黄少天有话说:我不好哄,不傻白甜,我有我的立场和想法!

统一回复下,烦烦答应老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也有他自己想了解的东西,不完全是因为心软,后面剧情会提到w

谢谢大家的喜欢


6

 

黄少天往省外跑了几趟回来后,已经是冬天了。他回家时在楼下买了两根鲜玉米,经过便利店后走了两步又退回来。他把口罩摘下来和收银员打招呼,自己熟练地串了两根热狗,袋子装好才往公寓走去。

 

叶修啃了几年的火腿肠终于啃腻了,现在改啃烤火腿肠,附近大大小小的便利店都被两人转过,唯独这一家烤得独具风采,劲味得到了两人难得一致的高度评价。他出门时突然瞥到店里的德亚牛奶在打特价,脚步顿了顿,想起叶修前不久已经给他捎了两箱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喝冰牛奶的,也不知道叶修是什么时候养成给他带东西的习惯的。大概一个多月前,他还记得自己在窗边眼睁睁看着这人走进楼梯又走出去,拐到便利店里提了一袋东西。他回头瞅了眼客厅厨房,牛奶没了,好像酱油也没了。然后叶修拎着袋子进门,他一看,果然是酱油和牛奶。

 

啊,习惯。黄少天感慨,放在以前,他连自己最喜欢的零食都会在经过便利店时忘了买。

 

他回到家,换了鞋,整个身体被暖气温得暖烘烘的。今天周六,黄少天给叶修发了短信说回来,后者难得提前准备了一番——点了份丰盛的外卖。

 

黄少天把东西放在客厅前的桌子上,薄毯子一扯身子一仰就陷在沙发里,啃了一口玉米。

 

“今天的玉米水分不太够啊,难怪闻起来也没有之前的香,早知道买他家的烤红薯了。”

叶修从房间里走出来:“烤红薯怎么成他家的了?”

“啧啧啧,就说你不善于观察啊。烤红薯的阿姨老说对面家的甜玉米好吃,甜玉米家的大叔又老给我安利烤红薯和街口的米酒汤圆,我觉得奇怪啊,有次留意了下,无意中听到老板的对话,才知道其实米酒汤圆和烤红薯甜玉米都是一家的。”

叶修想了想,觉得以前黄少天确实就很容易注意到这种小事,说:“这个家族产业做得有点厉害。”

“是啊是啊。”黄少天把啃了一半的玉米换成热狗,叶修就拿起那另一半的另一头啃了起来。他说:“我觉得他家的烤红薯没有以前A大西门门口的那个流动摊的好吃。我前几天路过那里还买了一根,老阿姨不在了,换成之前一直跟着她的小女孩来卖。”

 

黄少天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叶修说的是他们还上大学那会儿,去A大西门外网吧开黑必买的烤红薯。

 

他笑了下,“都多久以前的事了。”

“是啊……难道那个小女孩是她女儿?继承家业?”

“不知道。之前有次我把烤红薯拿回宿舍,那晚熄灯上床后才想起来还有烤红薯没吃,在桌上摸到了烤红薯,再摸摸发现什么玩意在动。吓得我直接就亮手电筒了,看到一只蟑螂正扒在我的烤红薯上晃它的触须。”黄少天说到这里,好像也觉得有些食不知味,“然后我整个大学阶段就没再碰过烤红薯。”

“烤红薯有点无辜啊。”

“那我能怎么办?每次看到烤红薯都会想到扒在上面的蟑螂,得,跟你这么一说,估计这段时间我也不能碰了。”

 

叶修突然“噗嗤”一声,笑出一阵气音。黄少天莫名其妙:“怎么了?”

“没怎么。”

 

他只是觉得,都快奔三的人了,为什么话题还可以这么无聊,还聊得津津有味的。

 

叶修起身去接了个电话,黄少天在沙发上发呆。他愣了一会儿后去拆外卖,也不知叶修是懒还是想等他回来,连塑料袋到饭盒都被他原封不动地放在桌上。黄少天将贴在袋子外的收据扯下来,看见上面的收件人是叶烦烦,脑袋“噔”的一下就炸了。


脑内六个大字:哎哟我滴个妈。

 

那张可怜的收据单被他揉成皱巴巴的一团,过了会儿又被重新翻开折好,放进兜里。

 

叶心脏的套路依旧是原来的套路,只不过黄小白还是没有任何长进,照吃不误。他心情微妙地进厕所洗了把脸,回房换了睡衣后,叶修拿着手机回来了,看起来有些疲惫。

 

“怎么了?看起来好丧啊你。”

“什么丧……今晚有个饭局。”

黄少天问道:“又有?你们领队这么多饭局的吗?啊我记得你这段时间都没怎么在家里吃过晚饭吧?”

他天天看着叶修这个应酬那个应酬,想到之前叶修在接受采访时说,在国外不露脸的原因是想专注于游戏和团队本身,不想受外界的过多干扰。这话换做别人可能还会引起一波做秀质疑论,换做叶修那真的是无话可说,这人想低调,就可以低调得跟个幽灵似的。

 

然而现在?吃饭喝酒那是常有的事,虽然知道在其位谋其职,进了这个体制就免不了这些事,但黄少天还是觉得有些遗憾,就好像对很多年前的自己说:你看,叶修不也还是妥协了。

 

“领队忙啊,这也是忙的一环。”叶修边拆外卖边说,“国内的电竞事业可以说是刚起步,大领导们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把握上层机制,剩下的全都交给行业内的专业人士搞,是很大胆的做法了。感谢都来不及,别抱怨了。”

黄少天:“谁抱怨了?我就好奇问问,再说关我什么事?”

叶修没理他:“前几次是和几个同事吃饭,相互熟悉好彼此有个照应,那帮小朋友们还是很不错的。不过今晚,就是大人物要接见我了。”

黄少天心里清楚这些门道,拉着嗓音说:“哦——你也要摧眉折腰事权贵了。”

叶修乐了:“五斗米不是米?你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这是礼貌问题。”

黄少天当然知道,当他职场小白呢?他闲的没事到处装愣头青?不就是在这家伙面前随便……算了,不说了。

 

结果,当晚十点四十。

 

客厅里漆黑一片。黄少天加完班回到家,有些郁闷。他后知后觉,这才突然意识到今晚的饭局八成是酒局。被一群对自己寄予厚望委以重任的长辈领导首次接见,诚意不能不做足。他“啧”了一声,以前一杯就睡过去的家伙,也不知道这么多年酒量到底如何了。

 

看上次在KTV里睡的死猪样子,估计是没什么长进。

 

半小时后,叶修是被朋友送回来的。他原来还勉强靠对方支撑着,见到黄少天就整个人扑了过去,像中了软骨散似的挂在他身上,耸拉着脑袋,不动了。

 

“他喝了多少?”黄少天问。

朋友说:“不知道,我只是去接他而已。叶哥本来酒量就不咋地,刚在马路边吐了半天。”

“……不会把胃喝出毛病吧?”黄少天想到身边就有喝酒喝到胃出血住院的,那样子真是触目惊心。

朋友咧嘴一笑:“放心吧,叶哥那酒量,喝不到那个地步的。”

 

黄少天把人背上楼,勾起叶修的膝盖时掂了掂,引得他“哼”了一声。

 

“重死了重死了我去……真是无话可说了,知道自己一杯倒你怎么就不好好练练,早干嘛去了,你现在这样子到时候谁想对付你还不容易么,灌一杯酒怎么搞你卖你都简单了,真是……”

“不是……一杯倒。”

黄少天等了一会儿。

“是两杯倒。”

“哈哈哈笑死,你喝醉后还会说这种低档笑话了。有进步有进步。”

 

叶修说出这段愚蠢的发言后就再没动静了,像上次同学聚会后一样,任黄少天随意摆弄。黄少天显然不是照顾人的料子,自己累的够呛,把人往床上一放被子一盖,直接扑在被子上。

 

他抬起头来静静地看了会儿叶修的睡颜,黑眼圈很重,脸色红得不太自然,今天出门前没太注意……他是不是本来气色不是很好?又想了想,是不是要给他换个衣服擦个身……算了,现在只是普通室友关系,要矜持一点。

 

领队……领队从早到晚都要训练,经常加训,偶尔还要应酬,一些工作的交接也少不了他。领队应该是很厉害的吧?毕竟要指导别人,应该是要一百项全能,操作好眼光好意识好统筹能力好吧?这么厉害的一人,在国外放尽光芒,一回国就当上了荣耀世邀赛的领队——虽然说好是很好吧,回国就像是回家,但是不是也意味着他这辈子都无法登上国际舞台了?

 

这么厉害的人,就去指导别人。一生就这一次,他不觉得可惜吗?他现在这么拼命又是为了什么呢?

 

黄少天纠结了半天,想着想着就困了,维持着趴在被子上的姿势,睡着了。

 

TBC


评论(7)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