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一个一点都不恐怖的故事

大家新年快乐!!!(〃'▽'〃)


-

大年初二晚十一点半。

叶修站在荒凉的小泥路上,月光隐匿在云层里,左侧是长满爬山虎的废弃工厂,右侧是深黑的湖水。前方一大片杂草地,一只黑猫立于中央的石墩上,一片漆黑之中,那双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觉得自己今年命犯太岁。

 

前一天叶修和黄少天两人在公园里溜达,路过一座庙。黄少天看见里面香气熏天、烟雾浓浓,周围络绎不绝的人们还在往庙里走,突发奇想拽过叶修的手臂说:“走走走,大年初一哎这么个好日子难得我们在一块来我们也去烧香。”

叶修看着那堆烟雾就难受,说:“别吧。”

最终这香还是没烧成。

过年,这类求神拜佛的东西需求量大大增加,物价也跟着蹭蹭上涨。本来黄少天就是一时兴起,叶修眼看着他对着价目表和售卖员叽里呱啦了半天,然后气鼓鼓地走回来。

他在心里笑,为什么这小子买香也会想到要讨价还价啊。

然后他就乐极生悲了。黄少天走在半路忽然顿住,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好几个募捐箱一样的筒。

——近看才知道是抽签箱,看福运厄运的,上面写着十块钱一次。

叶修刚想说“这是抢钱吧”,就看到黄少天兴冲冲拿了二十块投进去,转过眼特兴奋地对他说:“老叶来这个好玩!哇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寺庙里有这种东西!”

叶修:“……”刚刚那个买香还要讨价还价的黄少天哪儿去了?

“呃我看看,抽到‘吉’请将纸签带走,祝您大吉大利,福运相伴;抽到‘凶’请将纸签绑于一旁立柱,您的厄运会留在此地,无需烦恼。所以我是——大吉!哈哈哈哈。”

叶修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然后随意摸出一张——“凶”。

他饶有兴味地念着纸签上的内容,“否极方无泰,财宝鬼来偷,人情不调……”

“我靠,‘凶’你还念什么,赶紧绑在柱子上!”

叶修看他煞有介事地做完这些,然后居然又投了十块钱,急吼吼地对他说:“再抽!”

再抽,“凶”。

再抽,“大凶”。

“大凶,谓死灾……”

“呸呸呸,闭嘴闭嘴大过年说什么死不死的。再抽!”

再抽,“凶”。

再抽,“大凶”。

叶修不想玩了。他不信这东西,但大年初一花几十块钱,一不小心搞个“五连凶”来扰乱心情,还真没意思。

叶修看黄少天脸色不好,就逗他,“怎么,你还信这个?”

“怎么可能啊当然不信,但你这运气也太……算了,把我的给你,拿着。”

叶修叹口气,无奈地将那张被折成四方形的纸签放进口袋里。其实这种东西最开始也就是好玩,要是真带走放着肯定会忘,等哪天他外套往洗衣机里一扔那就直接没了。

吉凶又如何,字都是不认识的人写上去的。他在新年第一天里能和黄少天一起过,恰逢天公作美,阳光灿烂春暖花开,这就是他的大吉了。


不过现在他觉得有点悬。

环顾四周,叶修认为这是个杀人抛尸的好地方。

他大概是走错了路。手机没电,没法给黄少天打电话,甚至连开个手电筒都做不到。几分钟后叶修来到杂草丛面前,被一只绿眼黑猫拦住了去路。

月亮终于舍得露出点头,在树叶的层层过滤下漏了几点光晕下来。叶修在光亮下忽然发现,从黑猫脚底处,有一道凌乱的深色痕迹一路延伸至自己面前。他蹲下来,试探着闻了闻,瞳孔骤然一缩。

血腥味。

他听到一声软软的猫叫。

黑猫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面前,对着他又“喵”了几嗓子,嗲嗲的糯糯的,跟他那双凌厉的绿眼睛有些反差萌。

猫咪拱了拱他的膝盖,向前方的黑暗中走去。叶修蹲在原地,发现那猫没走多远后又停下来望他,好像在示意他跟上。

叶修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黑猫果然又自顾自地带起路了。

他望着前面的一片漆黑皱眉。夜风一吹,他不自觉地将手插进口袋,忽然摸到一张纸。那是前一天黄少天给他的“大吉”,他想起来,看到黑猫又停下来望着他,颇有点眼巴巴的意味,于是将纸签攥在手里,跟上了黑猫的脚步。


入目一片狼藉。

杂草堆里有个歪倒在地的大桌子,有脚印,有数道触目惊心的爪痕和划痕,零星的血迹飞的到处都是。

叶修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这样的现场,眉头狠狠拧着。刚才观察黑猫的动作好像并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现在他可没那么确定了,当即想蹲下来查看一下。可这猫好像自从看到了眼前的场景后就变得极度不安起来,不停地叫着,在地上嗅来嗅去,最后走远,像是连叶修都不管了。

忽然一阵略为急促的踏草声传来,一深一浅。叶修一惊,下意识上前将黑猫抱在怀里,还没等他想好下一步要怎么办,就和拐角处的来人撞了个正着。

“我靠靠靠靠靠……老叶?!”

话音还没落就一个踉跄,正好踩在叶修即将才到的石头上。黄少天这么大一人直接摔在叶修面前,连带着他手里的猫虚弱地嚎了一声。

“少天!”

叶修瞬间变了脸色,把人扶起来一捞裤子——黄少天膝盖一片的皮肤被擦红了,隐隐有些小血丝。

“我操你大爷还好你没事!手机死了吗出去买个东西要三十多分钟,你说抄小路我在小路转了三圈了也没找到人!这猫跑过来时浑身血我他妈以为你去和虐猫变态搏斗了!!!”

黄少天手里还抱着只浑身是血的橘猫,半睁着眼睛的模样看起来有些茫然。黑猫见状直接扑了过去。

“喂,喂喂别,小样,下来,你想弄死它么。”

“抱歉手机没电了,我以为是这条路。”叶修说,然后把黑猫抱起来凑近黄少天,让它去拱橘猫的脑袋。

“先去医院?”

“宠物医院,我这个回去随便擦擦就好了没事。”


叶修和黄少天在网上搜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家仍在营业且条件不错的宠物医院。一个半小时后,两人坐在诊室外,同时呼出一口气。

黑猫在检查后发现没受什么伤,现在正被叶修抓着强行塞在怀里,防止它在门口跑来跑去。

黑猫:“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叶修摸摸它的脑袋,问黄少天:“你有没有觉得它有点像你?”

黄少天把黑猫提起来看了一会儿,怒道:“它是母的!”

“你这什么奇怪的重点……”

“不过那只橘猫,特有灵性。它当时走路都走不稳了,我蹲下来时一个劲地对我叫,挺可怜的听着像求救一样。我把他抱起来他就朝着你的方向叫,我走着走着就看到你了。”

叶修想起黑猫一路领着自己的模样,说:“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么有灵性的猫。”

黄少天:“你真是吓死我了,昨天才抽到几个‘凶’,今天就大半夜的玩失踪——哎好顺口啊,我真是个天才。”

叶修:“你都说不信这个了。况且摔一跤的是你。”

“你管,我给你的‘大吉’你带在身上了吗?”

叶修把那张有些皱的纸签拿出来,黄少天接过,对着纸签说“谢谢谢谢,多亏你保佑他,不然这家伙一把老骨头摔出毛病了怎么办。”

叶修给了他脑袋一下。“没良心的小东西,这话你对着自己的膝盖再说一遍?”

黄少天干脆把裤子拉了起来,看见膝盖已经由红转青,青中带血,也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话特傻。

“对不起,我的膝盖,多谢你刚……”

话没说完,叶修看不下去了直接把人圈到怀里,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闭嘴吧你。”他说。


橘猫看着伤得重,好在都是些皮外伤。全部搞定后已经是清晨六点了,叶修和黄少天手里一人一只,慢慢地往医院外走去。

医院一楼的窗台边趴着一位眼冒爱心的小护士,一脸姨母笑地看着两人的背影。真配!她兴奋得跳脚,刚刚一不小心撞见了偶像剧般的场景,现在整个人还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好想搭讪啊,怎么搭讪啊啊啊!

突然天幕中窜出一道火光,伴着“咻——”的一声,“砰”地在天上炸开来,红艳艳的花火将刚睡下的城市又震醒了。

小护士心里一惊:烟花!多浪漫的场景,他们想不想拍照啊,要不就用这个借口去搭讪?

烟花一朵接一朵,绚烂得很,黄少天捂住半边耳朵:“我靠这才六点吧吓死我了,多大仇啊早晨六点放烟花,不对现在难道不是都不让放了吗?我记得过年那天挺安静的啊?”

叶修也被吵得直皱眉:“不知道,估计是郊区的,城区内肯定不让。”

两人加快脚步想赶紧溜了,身影在背后拖得长长的,伴着头顶的花火和远方的朝阳,还有在睡梦中被吓醒的两只猫的抗议。

小护士还在医院大厅里犹豫,我到底要不要追上去给他们拍个照呢?


END


“凶”签的内容出自浅草寺的纸签hhhh

谢谢一直支持我的盆友们,爱你们


评论(6)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