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愚勇 5

4


过渡章

5

 

“冰箱里的两排鸡蛋都没了?还有我的杏鲍菇炒肉、鱼香茄子——空心菜你都吃光了?放在旁边隔层的三明治和饭团也没了,还有——还有我记得出门前还有半壶绿豆粥的,现在那壶子就跟新的一样!”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看着几乎要被吃空了的冰箱,又三两步来到了炉灶下方的柜子前,“唰”地打开——他的唯一一盒泡面也已经在某人的胃里了。

 

“我靠叶修我没别的意思,出国这么多年你的胃是转基因了吗?”

 

叶修面不改色地答道:“你冰箱里的那些剩菜加起来也就一餐的份。

“那我的三明治和饭团呢?”

“过期了,你连这都不看?”

“……那我的鸡蛋呢!”

“这两天煮面,有两次打蛋的时候被砧板磕了一下,浪费了好几个。”

 

为什么可以说得这么理所应当啊!黄少天看着那块无辜的砧板——被移到老远,想来是叶修被磕得很不爽了。

 

“……你煮面也打蛋了?我记得你不喜欢吃蛋。”

 

 “你以前总说煮面要打两个蛋,跟念咒似的,已经刻在脑子里了。”叶修说,“出国以后也不敢一直吃泡面了,太不健康,就自己煮面煮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的词典里居然还有“健康”二字。黄少天又开始脑补——他最近真的很喜欢脑补,异国的某处公寓里,叶修有些苦恼地尝试着打蛋,他的手有些笨拙的抠进了蛋壳里,敲蛋壳时用力不当,导致剥下来时剩了些蛋碎黏在上面。还有些失败品,它们散落在桌旁或是垃圾桶里。

 

他这才有机会好好端详对方。叶修的头发剪短了,脸部轮廓分明了些,下巴没什么胡茬,看起来还很年轻。七年的时间足以改变许多事,比如他稍微顺眼了那么一丢丢的穿衣品味,还有眼神;也有些事情依旧没变,比如黄少天这么和他对望时,心跳依旧会止不住地加快。

 

叶修的面煮好后约半小时,黄少天的外卖到了。后者开了电视和大灯,餐桌被默契地冷落了,叶修又去厨房里拿了个放骨头的小碟,两人一前一后端着自己的晚饭在沙发前坐定,一时无话。

 

光晕昏黄又柔和。这种黄色其实并不太适合做客厅大灯,可当初灯泡坏了,黄少天一个人猫在家里,偏偏就不喜欢那亮堂的白色。此时灯光温柔地铺在两人身上,叶修望着黄少天,黄少天若无其事地望着那扇落地玻璃门。窗内是电视机播放新闻的声音,窗外是夜幕降临后的万家灯火。

 

两人三言两语地聊了聊近况,吃了一阵后,叶修开口道:“少天,我想和你合租这套公寓。”

黄少天愣了下:“为什么?”

“我刚回国,这段时间忙,没空再去找新房子。你这个地段我很喜欢,离我工作的地方不远,周围交通也方便。房费水电费你定,家务我也帮你分担。平时就住在客房里,不会打扰到你日常生活。抽烟也会在阳台,保证不留味儿。”

 

黄少天下意识皱眉。

 

“怎么会找不到?”

“懒,没时间。”

“你不会让别人帮你找啊!”

“我一个空降领队,你确定要让我一回来就做这事?”

“我,我不太习惯和别人一起住。”

“我在家的时间很少,不会打扰你。”

 

他盯着叶修,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其实谁不知道他的意思,叶修这借口找的也是烂的可以,堂堂叶领队海归后会找不到合适的房子?住一起倒是没什么,但只要在一个家,总会无法避免越来越多的交集。然后呢?他好像懂叶修的意思,又没法完全跨过当年那道坎,一时僵在原地。

 

“好么?”叶修放下筷子,安安静静地等着他。

 

话说到这个份上,黄少天其实已经心软了。叶修是什么人设,从来就只有他嘲讽别人的份,还从没见他拜托过什么。

 

行吧,合租就合租!让我们默念十遍,君子之交淡如水……

 

心一横,黄少天脱口而出一个“好”。叶修笑了笑,像是真的很开心。他夹起一大撮面“嗦”了一口,黄少天也开始埋头对付他的咖喱饭,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他们习惯性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饭,共用着一个骨碟,三言两语地聊天。

 

再多的顾虑也无法掩盖此时他不自觉上扬的嘴角。黄少天有些自暴自弃地在内心叹了口气。

 

不管怎样,顺其自然吧。

 

叶修回国后很忙,忙着备赛和交接,身体还没适应过来,脑袋就要呼呼转了。如他所言,他的工作确实不会打扰到黄少天,除了早出晚归,他在家里做的最多的是煮面。偶尔黄少天看不过去,会给他弄点榨菜或酸萝卜。家里的日用品从单个变成了一双,秋冬必备的两张小薄毯凌乱地躺在沙发上,就连黄少天每晚为了养胃剥的花生,都多了叶修的一份。冰箱里多了好几圈各种各样的面,常用医药箱里多了几方胃药,中药是黄少天原来吃的,西药是叶修带过来的。

 

撇开一切过往,黄少天时常会有种他们又重新搭伙过日子了的错觉。过的还不是以前的日子,是朝五晚九的工作下勉力维持的养老生活。

 

又过两周,正好是叶修将采访推迟过后的时间。两人突发奇想,决定去爬山。

 

人民公园里有座山,曾被评为全国多少佳赏月景点。山顶有座宽敞的观景台,傍晚时分,黄少天与叶修坐在背对着城区的那一面角落,周围人很少,安安静静的,眼前只有绵延的青山和沁凉的风。

 

黄少天要问内容很多,用他以前的话来说就是“从采访对象的专业入手来充实这个人物形象”,关于电子竞技,叶修从国外的野队队长走到国家队领队的这条路确实大有说法。叶修说他怎么和朋友达成协议,怎么组队,怎么一步步地拉队友,平日里的日常训练如何,生活条件如何,到最后怎样阴差阳错地被辗转介绍到体育总局,混到了今天这样子。

 

到后来话题慢慢变得不太专业了,黄少天确实对很多地方都感到好奇,就会问“你刚开始去美国,语言上能适应吗?”

“不太能,日常沟通还可以,但每一次在网上被人骂开挂就不知道怎么骂回去了。”

“你本来就不骂人,你直接把人打死了好吧。”

叶修一愣,“也是,以前是你负责骂人。”

 

他掏了根烟,问黄少天介不介意,对方摇摇头,又问:“怎么就有烟瘾了,我记得你以前不太感兴趣。”

叶修说:“是,可能是出国后不太适应吧,尤其是纽约的冬天,很冷,一个人在家时总想抽几根。”他顿了顿,忽然想起以前曾流行过一句话,叫什么“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好像也不全是为了装逼说的。烟头火星的温度暖得恰到好处,以前和黄少天在一起时,他可从没注意到这一点。

 

黄少天听着,看了他半晌,问道:“累吗?”

“什么?”

他咳了一声,“我说,在那边的训练和比赛,很多都是亲自上阵,累吗?”

问完他就想给自己一巴掌了,这什么废话。果然叶修有些莫名其妙:“当然要亲自上阵啊。自己喜欢的事,不觉得很累。你呢?”

“哈?问我?”

“是,问你呢。”

“现在是我在采访你哎。”

“我突然有点口渴,不想说了。”

“……累!怎么不累!采访对象不配合工作能不累吗!”

“还有呢?”

“还要?嗯……平时的话,我自己感觉还行,累是累,毕竟要到处跑,但也没到无法忍受的地步。最主要还是这个到处跑的问题,尤其是有些深山老林的,有时候一待就是一两个星期,没法适应的话那是真的不太好受……”

 

叽里呱啦了半天突然发现叶修正笑呵呵听着,突然一顿,等一下黄少天!现在到底是谁在采访谁?!

 

TBC


↑同居达成√四舍五入就是再婚了(不是

今天出门看到街上很多拖家带口带婴儿车的……突然就脑补了超幼驯染的叶黄:烦烦坐在婴儿车里叶修走在旁边,叶修时不时使坏打一下烦烦,烦烦整个小团子就站起来伸出小短手要打回去,然后打不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想养两只啊!然后每天就跟看戏一样

评论(12)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