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愚勇 4

3


4

 

黄少天坐在疾行的车上,手撑着下巴,伴着身旁小赵噼里啪啦的说话声打着瞌睡,靠着窗户的头轻轻点着。

 

“……上次和你说的事,没办法啊,家里亲戚去世,这次我确实不能缺席。换别人我不放心,真的,领导鼓励的那个跨业竞争机制虽然好,可没门槛,弄出来后你看出了多少幺蛾子?这么好的机会让给你,我就信你啊少天。

这次事出紧急,他的资料我都给你找好印好了,你弄清楚就行。我觉得他人其实还不错,就是不太爱应付媒体记者,难得这次回国的第一个采访机会就被我们拿到了。

你要是觉得没问题,那就这样了?”

 

小赵将资料递过去,车子突然一个急刹,黄少天靠着窗户的头往前重重点了一下。

 

假装得到回应,小赵十分满意:“没问题就行了,完事后记得请我吃饭。”

 

黄少天抱着那叠资料全凭本能地下车回办公室,经过饮水机时磕了一下腰,整个人往旁边退了几步,一只手扶住了他。一个稀疏而在灯光下隐隐发亮的头顶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吴主任早!”黄少天瞬间精神抖擞。

吴主任左手扶着黄少天,右手拿着刚冲好的还芝麻糊,又气又笑:“早什么早!刚采访完回来脑壳子就犯病了?”

“没啊,就上次小赵说让我给他顶一个体育方面的采访,刚给我资料呢,是……”

 

他的“是”后面全都卡在了喉咙里,因为资料封面的黑体大字赫然映入眼帘——

 

采访对象:叶修。

 

“谁啊……叶修?”吴主任拿起资料翻了翻,“我记得是挺厉害的一人,但特别低调,所以资料也少得可怜。以前从不接受采访的,结果这次突然就同意了,领导们高兴得很。”

 

黄少天眼神闪烁,有些僵硬地开口问道:“哦……怎么就突然答应了啊?”

 

“不知道啊,有人说是因为回国了,有人说是咱们这块招牌好。但其实这都不重要,这次独家被我们拿到了,上头说最好弄成一次专访。”吴主任捋了一把头毛,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我记得,他高中好像和你一个学校的?说起来你们还是校友啊。”

 

黄少天表面和内心都在呵呵笑,不光是校友,还是前男友哦。

 

“你有校友优势,多和他叙叙旧,把握住这次机会。”吴主任喝了口他的芝麻糊,慈祥地拍拍他的肩膀,“加油,好好干。”

 

“谢谢主任。”黄少天笑道。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保温瓶里的水还热着,热气钻出丝丝缕缕,飘向那沓资料上的字体。

 

 “叶修,生于1997年5月29日,大二时于H大中途辍学……现任“荣耀”世界杯赛中国国家队领队。”

 

中国国家队,领队。

 

好像所有记忆都在这资料中硬邦邦的黑体字背后鲜活起来,但对他来说,叶修离开后的六年时光都是空白的。他只知道前几年由于国内电竞圈中发生的一些特殊事件导致这一行业被打压得很厉害,这人却从国外一回来就当上国家队的领队,黄少天在此时是真切地认识到,叶修离他很远了,他对这一称呼背后的全部付出和努力一无所知,更是毫无助力。

 

叶修的家庭条件不错,父母给他在国外找了个可靠的领路人,所有的事项在短时间内被他瞒着自己有条不紊地处理好了。直到离开的前一周,叶修同他点了午餐和饮料外卖。黄少天还记得那时,他的书桌前永远有两张凳子,他和叶修坐在一起,边吃边看比赛,一切一如既往。然后叶修开口,十分平静地说:“少天,我要出国了,一周后的飞机。”

“你要出国?去干吗,去多久?”

“去生活,我爸妈给我找了那边的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黄少天嘴里还叼着一颗肉丸,他“噗嗤”一声:“麻烦你换个梗,这个过时了。”

叶修说:“我没开玩笑。少天,你看着我。”

 

黄少天抬眼望去,叶修的嘴唇紧抿,眉眼间透出一股严肃与不容置疑,或许眼底深处还有海浪在翻涌,可他看不见。

 

“好的好的,你当我傻逼是吧,考托了吗你就出国?”

“考了。”

“……你他妈,你准备了多久你就考,你过了?”

叶修扯了扯嘴角,“一个半月,我打游戏打多了,什么都不行就英语还行,你知道的。”

 

黄少天这下是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在他眼里,叶修永远胜券在握、波澜不惊的模样,有些欠揍,却是很可靠的。可当初就是这副模样,亲手将他推向了深渊。

 

黄少天“啧”了一声,锤了锤脑袋。记忆力太好也是有坏处的。就像有些事情,他明明已经拒之门外了,记忆还要在门外“咚咚咚”地敲个不停,时不时刷一回存在感。黄少天有些疲惫地将资料叠好放进包里,揉着太阳穴起身。

 

回到公寓时,黄少天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有点……冷。

 

北方的城市冷得快,现在还没有供暖,黄少天怕冷,总喜欢将家里的窗户关死。就算是白天出门工作,也只会将客厅的玻璃门开一小条缝。因此他这个小公寓就总要比别处暖上几分,闷上几分。

 

而今天……客厅里的空气格外清新。黄少天转过头,只见他的玻璃门被开到最大,阳台的支架上晾着一床被子,正迎风起舞。厨房亮着灯,隐隐有水沸开的声音,然后大风一吹,又什么都没了。

 

黄少天换了鞋放了包,将那扇大玻璃门关了个严严实实,才向厨房走去。有水煮面飘来的鲜香,黄少天却站在门口半天说不出话来。散着热气的厨房里,叶修正穿着围裙,拿着筷子搅和着锅里的面。炉灶旁有两个裂开的空蛋壳、几点烂菜根和一个空碗,热气不断从锅里冒出来,将叶修微微低下头的弧度氤氲得越发柔和起来。

 

没错,

叶、修,

穿、着、围、裙,

在、煮、面。

 

黄少天的脑子超负荷运作,这才突然想起来,好像大概似乎三天前……他将一个醉鬼带回了家里。

 

可看叶修现在的模样,难不成已经在这住了三天?这么多年了这人的脸皮怎么就越来越厚了?

 

“回来了?累么,饿不饿?”

 

黄少天突然就脑补出了“丈夫外出工作妻子在家中温柔守候”的标题,瞬间起了层鸡皮疙瘩。叶修见他没吭声又问了句,黄少天才鬼使神差地回了句:“饿。”

 

叶修点头:“饿了就点份外卖吧,家里没东西了。”

 

黄少天:“……”

黄少天:我日。

 

TBC


突然发现TAG很好玩


评论(16)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