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愚勇 3

2

重新设置了一下文档 可以打开链接了的话麻烦某个小可爱在评论里告诉我一下

抱歉啦


3

 

黄少天开始在没人的地方偷偷亲他。

 

亲着亲着叶修回吻过去,嘴唇分开时各自红着脸,心里又雀跃几分。次次如此,只有亲吻,没有言语。到后来也不害臊了,有时候奔放起来,直接伸进对方裤头摸一把也是正常的。

 

“小流氓。”叶修说。

黄少天气鼓鼓地怼回去:“有种停下来,现在!”

 

这是两人心照不宣的秘密,在叛逆的年纪中滋生起来。叶修将这种盛放的情绪埋在心底,盖上一层布。心情好时就没心没肺地和黄少天做一对过分亲密的好兄弟,心情不好时,也难免要拿出来,翻一翻想一想,回味一回味。偶尔也会愁一愁,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终究不能持久。谁都没捅破那层窗户纸,因为谁都清楚这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表面的好好兄弟在背后做着情侣之间的事,结果周围的情侣都分了,他俩还没分。

 

难得这对好兄弟身心上更亲近了,一做又是三年。

 

叶修高三考完一模那晚,黄少天和他出门放松了一回。两人坐地铁转公交,七弯八绕来到老城区。正是夜幕降临时,小吃街没有华灯初上,只有小吃摊初上,附近是陌生的街区,黄少天无比自然地牵着他的手,两人最终在一个烧烤摊坐下,大快朵颐了一番,又打包了烤面筋和酱香饼,在河边优哉游哉地看夜景。

 

河边修了石砌围栏,为了美观,滨河道边的古木上挂满了一串串黄色的小灯。夜里灯光倒映在河上,倒映在行人上。叶修偏头看去,黄少天的身量拔高了许多,五官也彻底长开了。时间是真的过得太快,前不久还“嗲嗲”凶着自己的奶娃,如今已经变成模样清秀性格开朗的高中生了。

 

黄少天不说话时显得整个人的气质都温和了许多,叶修的眼神顺着他的眼睛,到挺挺的鼻梁,到微翘的嘴唇和微尖的下巴,心里有个被一直埋藏着的小人冒出头来,问自己:喜欢吗?

 

潜意识又被理智压下去,叶修想起自己那些偷偷恋爱的朋友——男方帮女方买个早餐,打个水;中午两人一同吃个饭;课余的闲暇时间,会约好一同去自习室自习;傍晚下了课,会一起恋恋不舍地走过从教室到校门口的这条路。

 

叶修与黄少天向来如此,在一起的时间和闹过的矛盾那都是别人望尘莫及的,这么多年了,就是没分开过。这是兄弟间的友情还是情侣间的倾慕,一时半会还真说不清楚。自那个吻以后,两人都理智地将自己纳入了安全区,心照不宣地想让这个秘密烂在心底。

 

此时一阵喧闹的喇叭声传来,慢慢由远及近。两人都转过身来,一辆面包车正以龟速驶过,车身上贴着花里胡哨的美女海报,穿着暴露地卖弄着风姿。车顶固定着一个大喇叭,正以整条街都能听到的音量大声播放着:“蜜桃宝宝演唱会,女士十元,男士免费;蜜桃宝宝演唱会,女士十元,男士免费……”

 

“噗!”

 

周围咂舌声不断,黄少天当场就笑弯了腰,直接蹲了下去。叶修在一旁捂着肚子笑了半天,最后伸手去拉他的胳膊,被黄少天反手抱住腰,整个人贴上去继续笑起来。

 

从叶修的角度正好能看见黄少天裸露的后脖颈,那片皮肤平时被头发遮住了,又白又嫩。环住他的双手勒得很紧,柔软的头发蹭着他的下腹。黄少天脸贴着他的下腹缓了一会儿,然后隔着衣服悄悄在上面“mua”了一声。

 

叶修差点没支起小帐篷来。

 

心底的小人又冒出头,问他:喜欢吗?

 

喜欢,很喜欢,特别特别喜欢。更深的欲望从心底爬上来,他还想拥抱他,亲吻他,舔舐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将他剥光在床上狠狠占有吞吃入腹,看他被自己攻城略池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模样。

 

这件事后来被他当作笑话说给舍友听,各自问叶修要到了演唱会地址后,舍友A在他耳边顺势耳语了一句:“都这样了,还觉得自己不喜欢他呢?”

 

叶修特冷静道:“什么?”

 

舍友A有着朝阳群众的火眼金睛,一副“我懂得”的样子:“男士免费还不去?管他什么苹果草莓地瓜宝宝老子都要瞅瞅好吗?就知道笑,笑完居然就回家打游戏了,我的妈,你俩就是弯的吧?”说完补充道,“放心,我不歧视,只要是真爱我都支持。”

 

叶修心道,是回家互帮互助撸了一发。他又问:“你又知道这就是喜欢了?”

 

舍友A答:“喜欢就是有了好感的无数次深入了解和试探后,还想和他上床呗。别跟我说你没意淫过他。”

 

叶修脑内不自觉地给舍友A加了个特效,精辟!

 

话糙理不糙,恋人间的喜欢包含着肉体上不自觉的亲近,这句话他记了很久。

 

只是他不知道黄少天是否和他一样,将那些亲吻当作试探,将那点占有欲当作喜欢。

 

黄少天十八岁生日的次日晚是个周末。他先洗了个澡,然后给自己灌了整整一瓶威士忌,喝完了倒,倒了又一口干,那生猛的样子就好像在逼迫自己强行进入醉酒状态。叶修以史无前例的默契坐在一边闷声不吭,眼睁睁地看着人喝得神志不清,到最后还是没忍住劝了一句,黄少天迷迷糊糊的看着他,笑道:“哥。”

 

一身邪火就上来了。

 

叶修的父母出差,此时家里只有两人。客厅只打了角落里的一盏立灯,黄少天“嘿嘿嘿”地整个挂在叶修的脖子上,对着他的耳边吹气道:“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咯什么咯,母鸡也不是这么叫的。手松开——松开。我背你上去。”

 

一辆独轮车,初次驾驶慎



评论(13)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