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愚勇 2

1


2

 

叶修在KTV见到黄少天的第一反应是,这人怎么都不带变样的。

 

从小看到大,他脑袋里瞬间就出现个时间轴,从黄少天奶声奶气的时候到现在,明明五官并不算特别出挑,在他眼里却总是最顺眼的,用一个不太恰当的词来形容,大概是“亮晶晶”。

 

他记不清自己和黄少天是怎样认识的了。

 

似乎从记忆最初,黄少天就已经成了他的小尾巴。说起来这算是叶修失策,他从小就对比自己年龄小的孩子不太感冒,对这一类小家伙习惯性冷处理,不拒不管不理睬,时间久了,觉得自己不受重视的小孩自然会离开。可黄少天偏偏就是一朵奇葩,叶修的忽视政策恰恰激起了这人的逆反心理,从此黄少天就缠上他了,三天两句一个“叶修”,声音嗲嗲的,模样凶凶的。

 

叶修看不下去黄少天那副又凶又嫩的模样,每次听他一句“叶修!”就直扶额:天老爷,你别这么叫了。

 

所谓友谊往往由孽缘衍生而来,时间久了叶修也拿他没辙,反倒习惯了天天有个奶气十足的声音在他耳边放炮。能让小男孩凑在一起的内容往往是零食、游戏和遥控汽车,在叶修很小的时候,黄少天就已经能轻车熟路地敲他家的门,提着一壶他妈妈煮的冰镇绿豆沙,盛上两碗,哒哒地跑上楼。叶修会开好森林冰火人的网页等着他,旁边是高一截的小凳子,两人一玩就是一下午。

 

黄少天上小学时在家长面前还勉强叫他一声“哥”,上初中时学酷了,会勾着他的脖子对班上的人说:“这是叶修,我最好的哥们。”叶修被他勾着,冷漠地腹诽:比人矮就不要勾脖子了,忒尴尬。结果还是任他勾着,勾了七年。

 

两人的班是正对面,做什么都在一块儿,喝酒抽烟逃课看比赛,开黑还特中二地弄了个暗号,很是乌烟瘴气过一段时间。叶修一直觉得这种活动没什么意思,喝酒喝过了,难受;抽烟试过了,没什么好上瘾的;打架打过了,没道理不说还一身伤。可他心里一直隐隐有条线勾着他,黄少天在哪里,这条线就牵向哪里,他没想太多,从小学就是这么过来的,太理所当然了。

 

唯有游戏,黄少天经常陪他打,打完输输完继续。可叶修已经在操作上比人高出了个level,站在高处孤独求败,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他对荣耀的执念是最深的,那聚精会神的模样能够令网吧里以他为中心的区域出现短暂的宁静。唯一一次叶修打了一半游戏就退出的。原因在于朋友的一句话:“哎叶修,有人向黄少天表白哎。”

 

“表白”一词转了好几声,听着莫名刺耳。那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埋在地里的宝贝突然被个陌生人发现了,叶修有些莫名的不爽,问道:“哪里?”

 

“这里。”一旁开黑的朋友将手机递给他,屏幕上显示着:

 

【xx中学友情树洞】

第978份匿名:求树洞君低调扩。初二1班的黄少天,我好喜欢你啊,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上了。给撩吗,给追吗?

 

叶修截屏后就转发给了黄少天,对方回了个“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

 

叶修无语了,这要怎么回?

 

好像本来也不用回。

 

这种淡淡的不爽一直持续了一周,连黄少天都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在叶修面前言辞用语都俨然带着照顾他情绪的意味。可这种单方行为并未持续多久,因为就在第二周,黄少天撞见了现场版的表白行为:一名女生在大扫除后当众递给叶修一个红色的信封。黄少天走到他们班门口时,班里正传来此起彼伏的起哄声,女生的脸蛋红得要滴血,而站在对面的叶修也显得有些局促,这种局促在看到黄少天时尤甚。

 

黄少天顿时不高兴了,你脸红什么!

 

或许是班里莫名其妙的起哄让他烦躁,亦或是叶修的局促让他有了生气的资本,总之他当时想也没想扭头就走,甩了个“我不高兴”的背影。事后朋友问起来还煞有介事地说:“他不高兴就说啊,不想说就别表现出来啊,老扯着张脸是怎样,神经病。老子才不热脸贴冷屁股。”

 

事实如何,他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

 

以那天为界,两人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好不容易迎面遇上了,黄少天还要特别高冷地先行转开视线。“荣耀”里的战斗法师身后不再有小剑客跟着了,组队刷本时队友还要问东问西,问不出就说东说西,叶修回一句“关我什么事”,黄少天则回一串“呵呵呵关我屁事啊你别在我面前提他我跟他不熟”。

 

很久以后叶修回想起来,觉得这一波神经病闷醋吃得特亏。

 

互吃闷醋事件持续到学期末前的篮球赛上,初二初三打乱抽签,正好抽到叶修和黄少天他们两个班。打球的时候黄少天为了装逼,表演了个托马斯回旋式传球,结果十分不幸地崴了脚。扑街时胸口剐蹭到了一块尖锐的碎石,硬生生磨下了一块皮。被队友半扶半抱地揽起,走出人群时,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叶修。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叶修那脸色简直比黑曜石还黑。

 

叶修接过队友手中的人,黄少天还苟延残喘地挣了一下。叶修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他又默默把推拒的爪子收了回去。莫名其妙的冷战终于就此告一段落。

 

可初中嘛,春心萌动的年纪,什么芝麻谷子大小的感情事都能在这个阶段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用黄少天的原话来吐槽一下:表白的女生是不是事先约好组队了,怎么一个接着一个。他自己没察觉自己有多招人喜欢,倒是每当女生夸起叶修时就恨不得连尾巴都竖起来。女生说叶修有气质啊,成熟,说现在的小姑娘不喜欢太跳的男生啦,低调沉稳的那种才给人有安全感。

 

黄少天内心一番冷嘲热讽,沉稳?人就是懒得做表情。成熟?叶修和他打游戏时,是在他惨死后还要绕路过来嘲笑一番的那种人。安全感?不存在的,这话他来说都比那些女生要有说服力。

 

鲁迅先生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终于在一次春游中,黄少天再次不幸地撞见叶修被女生送花后,爆发了。他虎着脸看着叶修礼貌地对那个女生道谢、拒绝,女生强装微笑地走远了,于是拽着叶修的胳膊一路走到了一条小巷里,不顾身后人的疑问,想也不想地亲了上去。

 

亲吻落在脸颊上,一触及分。那一瞬间叶修连呼吸都忘了,疑问堵在喉咙里,胸口不再起伏,所有狂乱的思绪消失不见,脑海一片空白,俗称失了智。下一秒他摁住了黄少天的后脑勺,转过半边脸,用力吻住了对方的唇。

 

两人互啃了将近五分钟,分开时嘴角还带着银丝。黄少天的脸颊耳朵嘴巴全都红成了一只煮熟的虾,在叶修准备酝酿着说些什么时——特别怂地跑掉了。

 

叶修愣了一下,接着在原地笑了很久,后来的一整天他都是笑着的。莫名其妙,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发生了。他在游乐园悠然自得地找了黄少天一整天,找不到也不恼,在春游快结束时发了一条朋友圈,配了张黄少天把冰淇淋吃得满嘴都是的照片。

 

叶修:大家好这是我儿子黄少天,在游乐园里走丢了。他脑子不太好使,请大家帮我找找,谢谢。【黄少天愚蠢地叼着冰淇淋.jpg】

 

评论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叶修在其中找到了一句“祝你们百年好合”,下面还跟着一句“999”。他回复:“听不太懂你们在讲什么”。

 

然后那人又回了句“那就祝你们696969”,直接把他给看笑了。

 

他略带高兴和心虚地期待着黄少天的评论,高兴着那个吻,心虚着黄少天会生气。

 

到底生没生气他不知道,只看到黄少天在春游结束后回复了他:帮你奶奶个腿。

 

TBC


评论(7)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