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愚勇 1


大嘎好jio不见啊,我又来瞎写了

狗血烂俗的破镜重圆梗,没有文笔只有套路

感谢喜欢

1

 

下班高峰期的中山路是静态的。黄少天听了一小时的广播,车子行了五十米。


他迟了将近四十分钟。那边已经吃上了,电话里喻文州和他报包厢号,耳边夹杂着喧闹的敬酒声。

 

服务员一路领着他,黄少天推门进去时,热闹喧哗声成倍增长起来。“哟,黄少。”“黄少来啦!”“黄少来段开场rap!”叽里呱啦一堆碎语轰到他耳朵里,黄少天弯起个笑,习惯性地找那几张熟面孔:喻文州、苏沐橙、楚云秀、肖时钦……方锐,都坐一桌。啧,方锐怎么还是那么猥琐。


“嗨嗨各位好久不见啊。”他一边说一边略过众人,在最里边的一张桌子坐下了。对面俩校花级别的美女啃着瓜子,在聊哪个剧里的小鲜肉又换造型了。黄少天还记得大学时的高中同学聚会,话题从学习体育一律变成了烟酒麻将,哪种酒好喝哪种烟好抽,去个奶茶店都要揣着一摞Q版麻将,社会得不行。几年后真的步入社会反倒开始忆往昔了,谈相亲谈工作,谈房子和车,当然还有谁和谁好了分了,谁谁谁如今怎样飞黄腾达了……


张佳乐:“简直非酋本酋了,personal finance都白学了,当初模拟炒股也没带这么亏的……”


黄少天一坐下就笑了:“哈哈你少来,你模拟炒股作业也不过刚刚及格,刚工作两年没见你这么冒险的……大跃进失败了吧?”


方锐拨了他的一撮头发:“哎,看看这青黑的脸蛋,飙升的发际线,乐乐啊……”


张佳乐推他:“你别给里给气的。”


这桌成功将话题引入了困扰着当代青年的问题,搞法律的楚云秀深有体会,正分享着一款进口纯天然生发水,就听见另一桌有人问,“苏大美女,叶修呢,听说叶修今天回国啊?”

 

这人隔着一桌声音有些大,苏沐橙说:“他回啊,今晚到本市的飞机。”

 

这话一出整个包间的谈话声都大了些。“我听说叶修现在好厉害了哦?”“是,电竞界男神,就是太低调了,圈外没几个人知道。”“哎,那个欠打的……”“现在牛逼啦。”


说到叶修,设定大概就是家长眼中的天才少年,老师眼中的鸡汤素材,家庭教育的优质范本。叶修从小就是个游戏高手,初中一年级就会自己改着游戏玩了。六年前在B市考了个普通二本,没读多久就辍学,出国专心发展电竞事业了。他们家家境还算比较优越的,父母都特有眼力见儿,对儿子的选择全力支持。叶修在国外从普通的野队队长做到炙手可热的团队顾问,二十七岁在“荣耀”界封神后,中国也一改前几年对相关行业打压的作风,为荣耀世邀赛成立了一支国家队,叶修便应邀回国当了个“荣耀”的中国队领队。

 

“叶修”的名字一出现,话题就开始走偶像路线了。尤其是男同胞们,对这方面关注较多,都在自由地发挥想象力——说是想象,因为叶修此人太过低调,采访广告一律不接,行踪神秘莫测,网络上只有几张他学生时代的旧照。这尊大神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的生活圈子,此刻突然下凡,便有人接着问:“那他来吗?现在才刚开吃呢他来得及没?”

 

苏沐橙看了一眼黄少天,笑眯眯地说:“不来了吧,估计来不及。”

 

黄少天给她这一瞟弄得不太自在,被握在手里的高脚杯又被放回去,他起身说了句“让一让”,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他用冷水洗了把脸,在琉璃台边撑着照了半天的镜子,嗯,表情正常,动作自然,倏地对上正从门外走来的喻文州的视线,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少天?刚苏沐橙说等会约唱K让你留下,人不多,叶修会过来,正好唱完再去吃顿宵夜。”说完又补充一句,“也不会太晚。”


“行啊,难得见一次,晚点也没问题的。”


喻文州又默然看着他,黄少天给他盯怕了,就听到他问:“少天,没事吧?”


黄少天摆摆手,“没事,他来不来我都无所谓。”


喻文州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无奈,他又没说是因为叶修。


等转战到KTV的时候,一帮子人都喝多了。黄少天滴酒未沾,他第二天在隔壁市有个重要的采访,大清早就要爬起来,一忙又是好几天。此时站在黑暗的包厢里面对一堆喝得神志不清的人,就像是现代智人面对着黑猩猩。几个人带头要搞气氛,点了什么《Bang Bang》《Timber》《Uptown Funk》,整个KTV包厢瞬间成了蹦迪现场。


疯了老半天黄少天也就跟着打了打节拍。方锐看出他状态不对,挥舞着话筒指向他:“后面的朋友们都看过来!”


后面沙发上就坐着他一个,黄少天笑到不行:“你神经病啊!”然后被几个醉鬼塞了话筒,“来,话痨来!”


来就来,粤语歌的走起。这时正好出来一首陈奕迅的,黄少天刚在中央站定,正拿着话筒等前奏,包厢门就被推开了。

 

一人穿着黑色休闲裤和浅灰色风衣,脸上揣着张众人熟悉的脸。他还维持着在门口的垃圾桶边把烟头摁灭的姿势,大门被推开时正好和黄少天的视线对上,再伴随着有点淡淡忧桑的前奏,黄少天愣了,这什么气氛,顿时有点无语凝噎。


下一秒包厢里爆发出一阵音量更甚于音响的欢呼声,叶修在众人的目光中大步上前,身形顿了顿,拍了拍黄少天的肩。


叶修笑着看他,说“少天,好久不见。”

 

黄少天一时无话,伴随着渐入佳境的背景音乐,心思更是不知溜哪去了。他设想过很多和叶修重逢的场面,叶修离开的前两年他想着见面了先揍一顿再说,过两年就想着君子之交淡如水,老子要淡定,保持围笑,若无其事地和他问好。但实际上什么也没有,他脑袋里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叶修望着他的瞬间又蒸发了,只剩下“空”,空到他用举着话筒的手去拍别人肩膀,然后被一阵钝钝的气音吓醒。


妈的这人,隔了几年怎么越长越深沉了,这眼神简直受不了。

 

“……好久不见啊。”黄少天地声音混在一堆问候里,有些模糊不清。

 

“行啦行啦,你俩角落里叙旧去。”苏沐橙把煞风景的两人赶走,赶紧把歌切了,换了首快歌活跃气氛。

 

黄少天的加特林嘴今天本来就有些失常,见到叶修后更是直接哑火了,脑袋里空空的,只凭本能跟随着对方的脚步。叶修拿来两个空酒杯,一杯倒了些威士忌一杯倒橙汁,黄少天脑子待机,想都没想就拿起那杯威士忌要喝。杯沿擦过嘴角时被叶修一把夺过来,“你等会开车,别喝这个”,说完把酒放在自己面前,把橙汁挪到他面前。

 

黄少天又“嗯”了一声,喝完了橙汁。

 

叶修望着他,半晌,叹了口气。

 

等黄少天恢复运作,叶修已经坐在了一个离他较远的位置。周围偶尔有人拿着酒杯来跟他搭话,他没了刚刚开门时风尘仆仆的样子,轻轻抿一口,笑起来明明也还是用那张T脸,形象却看起来不知比他学生时期的模样好了多少倍。黄少天看着看着就有点嫌弃自己了,又不是天仙下凡,见个老朋友而已,至于么。他身子一歪,耐着性子在角落里装死。等到快结束了再次采取尿遁政策,站起身去了洗手间。

 

镜中出现了方锐猥琐的面孔。

 

“怎么,我好像没欠你钱。”

 

黄少天不说话。

 

“别端着了,老叶一直在看你你知不知道?哎我说,几年前在KTV的时候他就这样,我记得你当时点了几首歌,连着唱的,唱了十几分钟就开始坐下打游戏,他就一直看着你,好像要在你身上看出朵花似的。今天照样,你看看你,屁都没放一个就知道在沙发角落里装死,他还是那样看着你,看了十五分钟。”

 

黄少天心里有些莫名滋味,方锐怎么把人讲得跟个变态一样。面上依旧不变:“你也知道我背对他,我怎么知道他一直看我。”

“行了吧喂,我说,这都多久了,你们好歹认认真真谈一谈,我看着都嫌累。”

“早没事了,有事也给你整没事了,别整天东想西想的。”

“你那叫没事?你今天就跟个机器人一样的。感情问题我见多了,要不要免费给你咨询下?”

“我的妈你烦不烦,改行做媒了是吧?”

“你也知道你俩是要做媒的关系!还嫌我烦,你A大加特林嘴的称号还要不要了?”

 

两人扯着垃圾话一前一后回到包厢时,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除了一个正在往外走的楚云秀,一个正在穿外套的苏沐橙,还有一个在沙发上躺尸的叶修。

 

方锐几乎是以光速撤离,黄少天越看越不对劲:“等等!苏沐橙你等一下!”

 

“我先走了叶修就交给你了……”苏沐橙半只脚踏出门外。

 

“等一下——妈的!”苏沐橙已经开始往外跑了,黄少天喊道:“你不管他我也不管了,我直接走了啊!”

 

“你走吧没事!他说今天请客的,账还没付,顶多就是被酒店服务员叫醒,叫不醒就拖出去,再不济就打一顿,顶多也是扔到垃圾桶里!不会扔到马路上的,扔到马路上应该也会被看到,不会被撞死……”

 

尾音随着背影的消失也一同消散了。


黄少天内心哔了狗了,卧槽这帮人,交友不慎!

 

他皱着眉,上前拍了一下叶修的脑袋,接着是脸、手臂、肚子,对方就跟个死人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不会喝酒还装什么逼……”他踢了一下沙发,往门口走了几步,最终还是没忍住,退回来把人背了起来。

 

他身上没带那么多钱,只能摁着叶修的手指解了锁,用的支付宝。输密码是全凭记忆的,黄少天一颗心提的老高,深怕对方把密码改了那就糗大了,结果收银员微笑着对他说“谢谢”,又问道,“先生,需要帮您叫车么?”

 

黄少天摇了摇头,几分钟后拖着叶修上了自己那辆福特,车子向他的公寓楼驶去。

 

TBC

评论(9)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