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忘羡】此间 7-8

5-6


7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魏无羡有些疲惫。昨夜入梦的感觉太过真实,那甚至都不像是梦,倒像是“通感”或“共情”。他虽然附着在魏婴的魂魄上感其所感,却还能时不时感受到蓝湛的情绪,甚至是记忆。这有违常理,就好像那段梦境承载着两人的记忆,被强行塞到了他的脑子里。若不是现在还躺在床上,他甚至觉得自己也穿越到了异世界,暂时“藏”在了魏婴的身体里,灵魂却进行了一次有丝分裂。

 

他推开房门时被熟悉的面包香扑了一脸,蓝湛正端着一叠吐司从厨房里走出来。魏无羡很早就发现了,蓝湛并非像他看起来的那样古板。他也有着好奇心以及迅速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只不过这些都被他那张木头脸给深深盖住了。蓝湛对面包抱有较大的兴趣,在特仑苏和德亚牛奶中偏向于口味更清爽的后者;喜茶,但及偶尔也会尝试一两杯咖啡。

 

魏无羡稍稍回忆了一番昨夜的梦境,觉得梦里那个少年老成的小孩与他面前的蓝湛还是有些不同的。或许是来到一个完全陌生、与他毫无瓜葛的世界,会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一些变化;又或许,他只是稍微放开了他本就拥有的一面。

 

嗯,应该是后者。魏无羡想到蓝湛和魏婴两人单独相处的情境后,就越发笃定了。

 

他难得沉默地吃完了早午餐。期间蓝湛似乎在盯着某处发呆,直到他起身收碗,才开口道:“玉佩一直在发光。”

 

一直?

 

“一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魏无羡问。

 

“我醒来时,玉佩就已经亮着了。”

 

魏无羡忽然想起,他昨夜的触碰也导致玉佩发了光。心中忽然就冒出一个猜想,他碰了那玉佩后就有了昨夜的梦,而蓝湛醒来时就看到玉佩在发光。他对蓝湛的作息很清楚,对方只会比他早睡并比他早起,那有没有可能是这玉佩在昨夜——也就是自己睡着后就开始发光?假如真是这样,那这玉佩便很可能成为解决穿越与梦境所有这些事的关键线索。

 

他拿出手机,点开了ID为披麻戴孝的对话框。昨天一看到那枚兔子玉佩他就发消息向蓝忘机询问他是否还记得初中时自己曾送给他的那枚玉佩,得到的回应是对方那枚玉佩在他高中搬家的那段时间就丢失了。

 

他洗完碗后去蓝湛的房间里瞄了一眼,发现玉佩已经不再发光,此时此刻只是再普通不过地静静躺在枕边。

 

魏无羡不再多想,让蓝湛换好衣服准备出门。他今天要去附近的社区为学校的社会实践做一个简单的实地调研,也打算顺便和蓝湛一起溜溜。魏无羡不知哪来的心思,出门前还不忘给人打扮一番:棒球帽、卫衣、牛仔裤和帆布鞋,蓝湛束起的长发从帽子下垂下来,有一股凌厉又帅气的违和感。

 

蓝湛蹙起眉,魏无羡在他眼神的强烈抗议下,将他的大红色卫衣换成了白色。

 

魏无羡带着他来到一处铺着石板路的社区。这一带到处都是老房子,街上偶有奔跑嬉闹的小孩,但更多的是坐在门前的一张小板凳上的老人,他们用扇子缓缓扇着风,好奇又平和地望着这两个从别处来的小伙子。

 

魏无羡张着一张讨人喜欢的脸,蓝湛发现他总能以自然又不僭越的方式获得他想要的信息。魏婴也和他一样聪明,总是懂得太多自己不懂的交往方式,没有大多修仙世家的超凡脱俗,倒确确实实有着江湖人的模样。

 

蓝湛望着魏无羡向着老者微笑的侧脸有些发怔。

 

他脑海里的影子又与现实重叠了。很久以前二人在云深不知处修行时,魏婴曾在山上为一名老者指过路。那时他的脸上便是这副神情,平和安逸,却遮不住眼里锐利不羁的锋芒。那时没有世家之间的混战,没有血腥复仇和尔虞我诈,他的肩上没有仇恨与责任。笑起来时是真的在笑着,没有夹杂疲惫、不屑与愤恨,是笑在原始本真的模样。

 

可惜他在江家被灭后,就再没见过魏婴最单纯的笑容。

 

一团白嘟嘟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他眼前,打断了他的思考。

 

魏无羡抱着那只大白兔凑到蓝湛眼前,将发愣的人弄醒后又将它抱回怀里。

 

“不知道是哪家的肉兔没关好跑了出来,看这傻了吧唧的样子。”魏无羡笑呵呵道。兔子在魏无羡怀里任他搓圆揉扁,偶尔不太舒服地晃晃那颗大脑袋,红宝石一样的眼珠子好奇地盯着蓝湛。

 

魏无羡将那兔子整个提起来和它平视,“嘿嘿”笑了两声:“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许叉了吃。”蓝湛的声音有些冷酷。

 

“我还什么都没说!”魏无羡心里“咯噔”一声,这人会读心术不成!

 

蓝湛只是沉默地望着他,魏无羡竟然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点一言难尽的意味。他莫名其妙地将兔子放在地上,直到它跑远,才和蓝湛一起离开了。

 

 

8

 

魏无羡在回家途中想了想,还是决定绕路去江家看看。他们多走了两个街区,经过一个小型菜市场时买了些水果。魏无羡注意到蓝湛向最靠里边的摊子右侧瞥了几眼,他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发现那上面摆着黄灿灿的枇杷。

 

他决定等空了手回来时再去挑一些。

 

结果在公寓楼门口,他就看到之前一直追着江厌离不放的男人正扯着她向街旁的小巷里走,江晚吟被另外五个人缠住了脚步,一拳挥了过去。

 

魏无羡瞬间放下水果将手机扔给了蓝湛,说了句“打110”就疯一般冲了出去。

 

小巷里,那男人抓着江厌离的双肩正急切地说着什么,魏无羡满眼都是他姐姐被惊得脸色苍白的模样,抓着人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拽再一甩,把对方直接甩在墙上。男人惨叫一声滑落在地,半天不能动弹。

 

江厌离被魏无羡的动作吓了一跳,刚想开口就见魏无羡又冲出巷子。远处的蓝湛刚报了警,就见魏无羡冲进那五人堆里。他们似乎并无想伤人的意思,就算是江晚吟一对五也没落到下风。可两人在脑子极度激动时根本没注意到这些细节,只是发了狠的攻击。蓝湛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被掼到地上后气急,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刀,竟是向着魏无羡的后背捅去。

 

那一瞬间蓝湛觉得浑身都被冷汗浸湿了,心脏抖得厉害,回过神来时自己已距离那捅刀子的人不过咫尺,下一秒精准握上了对方拿着刀的手,往反方向用力一掰。

 

身后传来一声惨叫,魏无羡下意识转过头,接着就被一道大力拉近小巷里,摁在了墙上。

 

蓝湛的眼里像是结了冰。

 

“若我方才没拦住他,你道你会如何?”

 

“我……”

 

魏无羡什么都不知道,他的视线越过蓝湛看向不远处四散的水果和掉落在地上的刀,才大概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你为何做事前总不考虑后果?!”

 

什么叫“总”不考虑后果?魏无羡下意识就想反驳,却在抬头望向蓝湛后如鲠在喉。被摁住的双臂疼得厉害,蓝湛直勾勾的眼神更像是瞪着他。魏无羡这才意识到对方的声音竟是有些不稳的。

 

蓝湛看着魏无羡,又好像在看着别的什么,浅色的眸子里弥漫着一股巨大的悲哀。魏无羡知道这种眼神绝不单纯来自于“他差点没躲过匕首”这件事那么简单,它更像是被死死埋藏着的痛苦、喧嚣和疯狂被再一次无情地掀开来,暴露在空气之中,让所有光鲜的表象瞬间灰飞烟灭。

 

两人沉默良久,最终魏无羡将反驳的话全都咽了回去,轻轻说了声“抱歉。”

 

蓝湛却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魏无羡在不久后走出小巷,警方已经来到了现场。江晚吟当时和他离得比较远,似乎一直没怎么注意到这边的状况。魏无羡心道也好,现在他实在是没那个心情去解释蓝湛出现的来龙去脉。

 

做完笔录后天已经黑透了,魏无羡缓缓走在回家的路上,内心颇为复杂。他给蓝湛配了把备用钥匙,倒是不担心对方会回不了家。只是白天对方露出的眼神,却让他有些难受。他直觉蓝湛的愤怒可能有一成是针对他,另外九成都是在对别的什么。或许是魏婴,或许是过去的他自己。

 

魏无羡想起那个梦,也许他可以再多做几个梦。

 

他回到家后面对的只有空荡荡的客厅以及紧闭的客房房门。魏无羡在心里叹了口气,蓝湛从不会这么早睡。他敲了敲门,毫无回应,只能悻悻然离开,指望他多做的几个梦里能让他有机会解开对方的心结。

 

TBC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