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忘羡】此间 3-4

1-2


3

 

魏无羡先送江厌离回了家,才和“蓝忘机”慢悠悠地往自己的小公寓走去。

 

两人的家离得不远,魏无羡在他爸妈离世后便一直独自住在小公寓里,偶尔江家姐弟会来,他就在家里开个火。附近全都是密集的居民楼,其间穿插着摆摊儿的小街巷。夜色一上来这整片区域就弥漫着油烟和汗味儿,路上全是人,两个平均身高一米八七的男生挤在中间着实有点吃不消。

 

魏无羡先是在前面领路,走着走着怕“蓝忘机”跟不上,就不动声色地放慢脚步,逐渐落后了对方半步的距离。他边走边打量对方的侧脸,发现“蓝忘机”在认认真真地“看路”。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的,他没问过魏无羡,却在此时严肃端庄地观察着,那模样不知怎的居然让魏无羡看出了点“可爱”的味道。

 

魏无羡心一痒就有点浪起来了,这时两人正好被一个迎面而来的路人撞了一下,眼见着就要分开,他忽然一把拽住了“蓝忘机”的胳膊。

 

“……”

 

路人一脸心累,他也是被别人挤到这两人面前的,结果魏无羡这么一拽,他只能十分尴尬地倒退转身绕过,搞得原来像是要拆散他们一样。

 

魏无羡带着“蓝忘机”在人群中穿梭,这时回头道:“现在不方便,等明天我带你出来慢慢看。”

 

他的轮廓被路边摊黄色的灯光晕得很柔和,“蓝忘机”一愣,另一个场景就在他脑海里硬生生地插/进来——那是很多年前,魏无羡还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两人不知道第多少次的私下斗殴差点被路过的蓝启仁发现。当时两人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心头同时一凉,魏无羡就是这么拽着他的胳膊,也没管会不会被掀飞,扯着人就往灌木丛深处跑去。

 

“蓝忘机”就顺着那只手继续看,到肩膀、露出的一小截脖子、再到整个背影,两个背影居然慢慢重叠了。

 

明明是不一样的人,为何连神态动作都能如此相像呢。

 

魏无羡带着他来到了超市,为了象征性地迎接穿越人士的到来,买了一大袋七七八八的零食酒水,结账后两人各提一个袋,离开闹市,朝安静的小区走去。

 

鉴于“蓝忘机”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还停留在三岁小孩的水平,这一路上魏无羡说了很多。给他介绍汽车高楼和电灯,超市收银台和购物车。到家门前时,魏无羡找来找去,终于在角落里捡到了江晚吟留下的钥匙。他一边开门一边说,“我知道当务之急是把你送回去,但这具体要怎么做我们都没有头绪。所以不管怎样你就先跟我回家,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蓝忘机”眼神微动,接着以魏无羡不可见的角度柔和下来。下一秒门开了,“啪”的一声灯光大亮,屋内简约风的装潢映入眼帘。

 

这是“蓝忘机”在这个世界里的家。

 

 

4

 

第二天,魏无羡就开始在网上查各种各样的资料,就连奇奇怪怪的穿越小说也搜出来一堆。为了提高效率,他专门带“蓝忘机”来到了市图书馆,自己用电脑找资料,就留“蓝忘机”在穿越小说那栏一本本地找灵感。

 

两小时过去,当魏无羡不知第多少次向“蓝忘机”看去时,对方依旧站得跟棵松树似的。一开始周围偶尔经过几个女生,后来大概是他太过引人注目,“经过”的人变得越来越多。所有人都好奇为什么一个举手投足如仙人一般的男生会站在言情小说的书架旁,以一副研究文物的姿态认认真真地看小说,而当事人自始至终都摆着一副“任你望眼欲穿我自岿然不动”的状态,看起来十分冷漠。

 

魏无羡终于撇撇嘴,暗道这人也和他认识的蓝忘机一样,越来越不好戏弄了。

 

两人忙活了一下午,魏无羡找到的全都是目前为止现实根本无法支撑的理论,而“蓝忘机”则仅仅是得知了各种各样清奇的死法。

 

魏无羡叹气,再怎么没路走,也不可能真的让人去死一死。万一出事了呢?

 

两人只能抱着顺其自然的想法再次回到家。魏无羡再次拾起本职工作,给“蓝忘机”耐心地科普了这个世界。从电视讲到冰箱,从表面谈到原理,从他家里的每一样东西,延伸到这里曾经发生过的点滴。

 

他讲得口干舌燥,去厨房喝了杯水,出来后却发现“蓝忘机”正站在电视柜旁的角落里,眼神定定地望着某处,简直像凝固了一样。

 

他顺着对方的眼神看去,发现那是立在角落里的一张照片。

 

一个微微有些泛灰的相框,之前还隐匿在阴影里,魏无羡拉开了立灯后,像是给那相片加了层古早滤镜——画面中的三人都穿着休闲装,魏无羡的父母在画面稍靠后的位置回头,而他自己一人则独霸了大半的照片,正弯着腰向镜头挥手,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

 

那相机聚焦在魏无羡的脸上,“蓝忘机”只能依稀描摹出魏父魏母的笑脸,却能看清魏无羡脸上的每一处细节。

 

“画像?”他问。

 

“那不是画像,是照片,通过一些……呃,光学原理,完整地还原现实,就像我们的眼睛一样。”

 

魏无羡又突然想起昨日两人见面的场景,道:“你认识我吧,在你们那边的世界。

 

你第一次见到我的眼神就说明问题了,还有你也认识晚吟,我估计你还认识很多其他人……按理来说不同世界的我们都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同样两个世界中同样两个人认识的几率应该是很小的。那为什么你所在的世界会和这边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呢……”

 

对方没有回应。魏无羡又说:“对了,虽然相似,但你好像从没告诉过我你的名字。”

 

他抬头,直视着“蓝忘机”的眼睛,道,“我是魏无羡,请问我应该叫你什么?难不成你也叫蓝忘机?”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一阵长久的沉默后,他道:“蓝湛。”

 

TBC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