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忘羡】此间 1-2

陈年脑洞,修修补补终于写完了,还是决定拿出来晾晾

简单来说就是汪叽在WIFI死后穿越到平行世界中遇到这个世界的WIFI的故事


1

 

魏无羡拖着个大行李箱,背上背着个鼓囊囊的户外双肩包,他还嫌不够,硬是把江厌离的包也抢过来摞在箱子上,然后插着腰说:“姐,你现在只负责挽着我就好。”

 

江厌离无奈地笑,最终还是挽上他的胳膊,边走边说道:“真没那么严重,这里这么热闹。”

 

“越是热闹越容易趁乱行事,谁知道那变态躲在哪个角落里盯着你呢。”

 

江厌离想起来,金子轩几乎说过一模一样的话,提起那人时的神情也是这般咬牙切齿,不由得咯咯笑出声。魏无羡拖着大包小包带她穿梭在居民区的小吃街里,一路上磕磕碰碰,还要停下来买麻辣小龙虾。

 

落下的太阳在天边晕开了一抹红,正是华灯初上时,小吃街变得十分热闹。两人在麻小摊子前等,红彤彤的虾衬得他们脸色发亮。江厌离已经有半年没见魏无羡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就见他时不时掏出手机打字,边打边笑。

 

像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魏无羡直接把手机伸过去给她看:“晚吟。”

 

宇直大兄弟:这什么玩意儿?

宇直大兄弟:【截图】

【江晚吟:@魏无羡 回来时顺便帮我带份周黑鸭,要大盒鸭架。

【魏无羡:我不仅帮你带了,我还帮你吃了。jpg】

 

魏无羡:……你现在才看到啊?反正你后来不也没回来么

宇直大兄弟:你在群里发消息又没艾特我我怎么知道?!

宇直大兄弟:你现在和姐在一块儿吧,回来的路上再给我买一份吧

魏无羡:东西太多,提不动

宇直大兄弟:那你别回来了

 

江厌离边看边笑,问他:“为什么叫江宇直?”

 

“宇宙第一直男呗,”魏无羡用唯一还空着的左手接过小龙虾,没一会儿整只手都变成了麻辣味儿,“我有跟你说过么,有个学弟追他追了一年,知道他这方面不开窍也不说,啧啧啧,这痴情的,我估计到毕业都不会有结果了。”

 

江厌离一愣,“学弟?”

 

“怎么?”

 

“晚吟和我提过他的一个学弟……说他整天有事没事就在他面前晃一下,估计是想追我,从他那儿套近乎呢。”

 

魏无羡直接喷了,江厌离知道真相后也有些哭笑不得。这时,魏无羡的手机又有了提示音,江厌离在他低头之际往周围随意一瞟,就看到斜后方小巷口站着一个浑身是黑的男人,五官被大兜帽盖住了,整个人几乎融在了阴影里。

 

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魏无羡抬头:“怎么了?”

 

“斜后方有个男的浑身黑,我觉得……身形看着和他有点像。”

 

魏无羡猛地回过头,顺着江厌离说的方向直勾勾地盯着那男人,毫不遮掩地释放着森冷的煞气。黑暗中的男人看不清表情,魏无羡就这样和他对视了十几秒,又想起刚刚江晚吟给他发的那条消息,于是直接把江厌离整个人揽到怀里,边走边低声说:“不回家先,我们去人民公园那条路转几圈。”

 

角落里的男人曾追求过江厌离,被拒绝后居然就开始死缠烂打起来。有次甚至带了七八个人去堵人,江厌离的裙子在混乱中直接被撕破了一道大口子。还好当时金子轩在场,直接把好几人揍进了医院,连带着自个儿也赔进去躺了一周。从那以后金子轩就再也不放江厌离一人出门了,现在他放假回家,正好算是和魏无羡江晚吟两人换班。

 

魏无羡第一次听这事就已经在脑子里给这变态模拟了一遍十大酷刑,现在遇到个活的恨不得扑上去就把人给阉了。可有了上回落单的经历,就算江厌离离开他视线一秒他都不放心。

 

两人走进了公园,伴着不远处广场舞的背景音在林子里四处晃悠。走了一会儿魏无羡看到了一条小路路口处的自动贩卖机,想起他姐自从见了他连口水都没喝,于是就走了过去。

 

那条小路尽头是一片黑,离他们十米远左右有个路灯,昏黄的灯光下站着个人影,脚边是几个黑色垃圾袋。

 

魏无羡现在对这种场景及其敏感,下意识抬手将江厌离护在身后,脚步一顿摩擦出一道刺耳的声响。

 

那人猛地抬起头来。

 

月光在此时穿过一颗老桂树洒下来,混着昏黄的光晕将他悄无声息地照亮了。那人身材颀长瘦削,着一身素白长袍,头上束着一条云纹抹额,整个人散发出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气质,站在原地时仿佛一尊无暇的玉雕。

 

魏无羡在心中啧啧啧,什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样的诗词也难得飘进了他那颗脑袋里。可再定睛一看,差点没被吓个半死。

 

那张仙气飘飘的面孔,分明就是蓝忘机的。

 

蓝忘机五官上的每一处魏无羡都还记得,绝不会认错。他不自觉地走上前,越近越心惊,甚至直接在对方脸上捏了一把,才确认对方就是“蓝忘机”。那人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既没有在魏无羡对他动手时拍开他的爪子,也没有素来冷漠的目光。

 

魏无羡在靠近时发现,那一双平淡无波的眼里,竟在他接近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2

 

“蓝……忘机?”

 

沉默良久,那人道:“我并非此间之人。”

 

魏无羡把江厌离拉到一处长椅上坐下,接着又把小龙虾放在椅子的另一端,戴好塑料手套便吃了起来。


“说吧,什么情况?”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瞟了眼魏无羡油乎乎的手套,勉强忍受了他的不雅行为。接着,便以这句话为开头,将一段惊天动地的穿越经历简要叙述了一番,语气像是在决定今晚是吃牛肉还是猪肉一样。

 

据“蓝忘机”所言,他几个时辰前还在山间的一座凉亭下避雨,忽然,远方一道纵贯天地的闪电携来一阵雷声。天色骤明骤暗之际,他蓦地察觉到胸口处微微发亮,于是掏出一枚玉佩,惊觉这浅浅的光居然是来自小东西。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眼前就倏地一黑,他感到浑身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下一秒便失去了意识。

 

他醒来后所见到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无论是高楼还是汽车,街灯还是行人,这一切早已超越了他的认知范围,甚至不像一个梦。

 

“蓝忘机”已独自外出游历三载有余,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就算不了解,也略有耳闻。他不是没听过所谓“此间”和“异界”这样的说法,但想是一回事,亲身经历又是另一回事,更何况他压根就没把这种传闻当真过。

 

可以的么,魏无羡心道。眼睛一闭就穿了。

 

大概是“蓝忘机”那张脸太具有欺骗性,魏无羡居然不知不觉就已相信了对方的说法。他和江厌离对视一眼,前者一边打量对方一边开始摸来摸去,先是拽拽头发,又扯扯面皮儿,再掂了掂他背着的那把古琴——通体乌黑、木色柔和,有些沉,看样子不像假的。

 

其实他在第一眼见到对方时就已有了猜测。先不论他认识的蓝忘机现在正在国外留学,就那张一模一样的面孔,魏无羡也能察觉出隐隐的不同来。他不是某位传说中的读弟机,没法从那张如丧考妣的脸上读出其内心丰富的变化,因此便养成了第一眼看眼睛的习惯——周围的人都说蓝忘机的浅眸里装着海,魏无羡看了六年也就看出了片死海。可眼前这位,在二人对视的第一眼时,眸子里就已经是一片海啸了。

 

“你刚刚来到这边的位置,是在这附近么?”魏无羡问。

 

“蓝忘机”点点头,示意两人跟上来。

 

他初次来到这个世界是在另一条小巷里,毫无特殊之处。魏无羡和江厌离兜兜转转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值得怀疑的神秘洞穴或者神秘衣柜。

 

可还是不死心,毕竟是建立了二十年的世界观,不能说倒就倒了。于是魏无羡拿出手机,打算发个消息向蓝忘机确认一下,按了几次才发现没电了。

 

他刚想拿充电宝出来,江厌离的手机就响了。他瞟了一眼发现屏幕上的“晚吟”二字时,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果不其然,对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姐,让你旁边那傻/逼接下电话。”

 

表面看似平静,实则咬牙切齿。魏无羡在江厌离万般无奈的眼神下接过电话,在距离耳朵还有半米远时理智地停了下来。

 

“……喂?”

 

“死哪去了?”

 

“临时出了点状况。”

 

“状况?那你他妈不会发个消息给我?”对面好像是气过了,想吼又有些吼不出来,“忘了就直说,你那破鱼脑子我也不指望你记东西。老子在你门口等了半小时你电话就干脆从无人接听到关机,钥匙我放地上了,这房子爱谁进谁进。”

 

“别啊兄弟,你周黑鸭还在我这儿呢,回来吃个宵夜呗。”

 

“还宵夜哈,吃你的猪血去吧!”

 

“啪”的一声电话挂了,对面显然气得不轻。魏无羡把手机还给江厌离,回头发现刚刚和“蓝忘机”挨得特别近,估计他和江晚吟的对话也全都进了这人的耳朵里。此时对方正安安静静地望着他,之前的绪都被隐藏起来,那模样看得他有些心痒痒。

 

他刚想开口,就听“蓝忘机”问道:“江晚吟?”

 

TBC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