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无题

妈呀差一点!生日快乐我的天宝贝儿!!

来不及想题目了就这样吧…


*

 

起因是五年前的八月十日,叶修被他老板甩了一脸废文件纸,也终于斩断了他对自身去留的最后一丝犹豫。但正所谓祸不单行,他刚下定决心自立门户,从公司里走出门时,就被一阵突然下起来的瓢泼大雨给浇了个透心凉。

 

雨来得实在太突然,叶修正对着两旁毫无遮阴的高楼发愁,就被人轻轻拍了下肩膀。对方正撑着把撑了跟没撑差不多的小伞,跟他打了声招呼又指指拐角后的拱形商店街,叶修会意点头,于是两人踏着水花跑了过去。

 

帮他那人就是黄少天。两人在雨里初识,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大概都是他们最狼狈的模样之一了。黄少天还提着个滴水的大塑料袋,一边甩水一边查看。叶修无意中瞟到了里面精美的小盒子,便道:“礼物?”

 

黄少天自来熟地把整个袋子往他面前一敞,“生日礼物。”里面的东西暴露出来,除了几个大大小小的礼品盒,还有莫名其妙的袋装白糖、蜜枣、红豆薏仁粉、榴莲……

 

叶修的嘴角抽了抽,心道那袋蜜枣难不成还是补血用的。不过他还没怎么腹诽就被身后蛋糕店里传来的浓浓奶香给吸引了注意力。雨还在下,于是黄少天进门买了盒绿豆饼。他给叶修递了个原味的过去,看着他浑身湿漉漉地一口咬掉半个,酥脆的外皮碎末在叶修嘴角残留了一圈,就噗哈哈地笑了起来。

 

黄少天这一笑无论是时间地点氛围还是嘴角的弧度都恰到好处,一不小心就在叶修的心里存了很久。他想祸不单行之后大概就是否极泰来,让他在那日认识了黄少天,此后的日子里再不缺那种毫不打折的快乐。

 

他抬眼看了下蛋糕店的名字:黄记饼屋。

 

于是五年后的今天,叶修难得起了个大早(对他来说),赶在八点五十分前买到了黄记饼屋每天限量五十份的芝士牛角包。黄记饼屋依然保留着五年前的装潢,没有其余蛋糕店敞亮的灯光和洁净的吧台,是与老城区相得益彰的模样。只不过老板娘生意做久了也学会了饥饿营销,黄少天自从吃了一次他姨妈帮带的芝士牛角包后就念念不忘,但生物钟又使他无法在卖完前起床,所以不免在叶修面前多抱怨几句。

 

叶修提着牛角包往回走,想起黄少天还约了他和苏沐橙下午出去看电影。一想到苏沐橙接到邀请时那见了鬼的表情就想笑,他脑子里忽然冒出个想法:要不今天就和他挑明了吧。

 

*

 

八月十日凌晨几小时其实黄少天并没怎么睡。他从零点就捧着手机喜滋滋地等着别人给他发生日祝福,忙着转发朋友圈里的艾特再回复,还要时不时往常年隐身的某人的对话框那儿瞅两眼,可以说是十分忙碌了。

 

后半夜他在黑暗中辗转反侧,心里不断纠结着要不要和叶修坦白。

 

五年前他认识叶修,对方是个失业社会人。刚从天堂掉到地狱,和他浑身湿透地共享了一盒绿豆饼。五年后叶修的游戏工作室蒸蒸日上,黄少天从一个大学生变成一个小白领。他在上学时逮着机会就去工作室帮忙。仗着叶修正好是同校前辈的身份什么鸡毛蒜皮的事儿都扔给他,看着对方略带笑意地听着他叽里呱啦地叙述,时不时嫌弃地插两句嘴,就连故事里的那段时光都好像是和这人一起走过了一样。

 

叶修性格说的不好听点那就是欠,多大的事都硬要激得黄少天回头还嘴。有一次两人打游戏,苏沐橙亲眼见到叶修明明走过了黄少天的位置,还硬要绕回来跟人开个玩笑,整个人顿时投去了老母亲般慈爱的目光。

 

感情慢慢发酵,到变了质时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他们仗着前辈晚辈的身份一路走来,关照与爱慕融为一体,但到了已经再明白不过的时候,怎样解决反倒成为了一个问题。

 

不是因为对方的感情是否模糊而犹豫,而是迈出这一步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多。于是黄少天把这个难题留到最后,生日当天特地多邀了一个苏沐橙来当挡箭牌,好像这样就能让他做出什么决定似的。

 

*

 

苏沐橙是绝对不乐意当这个电灯泡的,于是在约定时间前十分钟果断鸽了黄少天,留他和叶修两人在电影院门口面面相觑。

 

黄少天望着叶修心道好你个苏沐橙这一笔我记下了,叶修看着黄少天心想不愧是知己啊沐橙干得漂亮。黄少天跟他看了半天才冒出一句:“说好的来看这部电影她怎么提前看了?”

 

叶修:“她不合群。”说着顺势揽过黄少天的肩膀,在感受到对方的僵硬后略微低头看去,发现他的耳朵像刚煮过一样。他挑了挑眉,若有所思。

 

黄少天压根就没怎么看电影,因为他全程都在想象和叶修告白后,对方可能出现的各种各样反应的画面。沉默地拒绝,惊讶地拒绝,无奈地拒绝……他将各种被拒绝地画面完整地脑补了个遍,甚至对这之后两人关系的变化都做足了心里准备。如果一开始便不抱有希望,只当这是一件必须去做的事情的话,或许被拒绝后就不会太难受了吧。

 

可谓是很完善的自我防御机制。

 

电影散场后两人去吃烧烤,黄少天特意点了三瓶啤酒。他知道叶修不沾酒,于是就疯狂地给自己灌,想借此壮胆。叶修心里有些自己的小想法,也没拦他。

 

在酒精的作用下黄少天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飘乎乎了,思绪也随之远去。想起之前找喻文州说自己这点破事,说他最初遇见叶修时对方一脸淡然的样子,从那以后慢慢得知他以前的经历。一个人怎么能这么勇敢呢,就真的能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用自己的年岁去堵一个漂亮的结果,证明有些事情不被主流所接受,可不代表那就是错误的。

 

他很笃定自己最爱的就是叶修这点,这份视所谓“常规”如无物的勇气是流淌在他血液里的东西。

 

喻文州当时说,或许你喜欢的东西只是正好在众人的期盼之中,你不需要踏破这层薄纸。可现在还真的轮到他了。他记起家庭聚会时亲戚朋友夸他的说辞,夸他的专业好工作好,合适的年龄做合适的事,一个人的一辈子不就是学习成长,结婚生子吗?

 

谁规定的?他经不住在心里讽刺起来。

 

又是一大口酒,他喝空了第三瓶时打了个酒隔,将瓶子往桌上一放,“啪”的一声,他和叶修对视了。

 

人这一生又能有几次真心喜欢一个人呢。成功也好失败也好,总而言之一百年后一切都化成灰,是与不是都消散了,又何必在意这简单的开口。

 

起码努力过一次。

 

他心道:我巨他妈的勇敢。刚想开口,就听到对面叶修的声音:“少天,我有话和你说。”

 

“说呗。”

 

“我喜欢你。”

 

“……”

 

这实在不是个好的时机,烧烤摊子上的火星正噼啪作响,隔壁桌的几位大哥还在袒胸露臂地“哥俩好!三三元!”,黄少天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夹杂着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惊喜和意料之外的庆幸,他憋着的一口气突然松了,尴尬地沉默了半晌,回了句:“这,这么巧。”

 

叶修被他这个回答弄得又想笑又感动,一时竟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两人在隔壁划拳的背景音中沉默地结了账,沉默地往地铁口走去。

 

平日里的老司机难得害羞了,直到叶修送到黄少天家门口时两人才反应过来。家里的窗户透出暖光,是他父母下了班在家里等他。夜里的居民区偶有蛙声,更显出周围的宁静。叶修这才突然想起自己一早买的面包,递给了他。

 

“五年前你请我吃绿豆饼,今天我请回来。喏,芝士牛角包。”

 

黄少天眯起眼睛,“请不完的。”

 

叶修很爽快,“请得完的,请你下半辈子。”

 

一想到叶修去年给他的生日礼物是一箱泡面黄少天就对此表示怀疑,他右边嘴角往上一挑,在叶修看来是个挑衅又勾人的笑容。黄少天凑近飞快地在叶修嘴角碰了碰便快步往回走去。

 

“少天,生日快乐!”

 

来日方长,黄少天背着他挥了挥手。往昔岁月像风一般从他脑海里飞过,许许多多剪影后沉淀下来的是黄少天展颜一笑的模样。一如五年前,雨停后他提了袋子往反方向走去,叶修在他身后说,“黄少天,生日快乐啊。”

 

没想到这随口一说,就说了一辈子。

 

END


评论(6)

热度(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