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就这样很好


《无关爱情》删了,全部重写,然后我忘了之前为什么要叫这名,所以名字也改了

变成了这篇全新的文章

1

 

三伏天,叶修气喘吁吁地拖着行李上了五楼,按着房主给的密码解锁开了门,一股低得有些吓人的冷气扑面而来。

 

叶修爽得吸了口气,拖着行李进门槛时“哐当”一声,声音很大。他刚想对屋子的主人道个歉,抬头却看到一个戴着耳机的身影正坐在客厅中央的木地板上,唯一的光源来自餐桌上方的吊灯,映着他全神贯注的侧脸。这人心大得直接把密码扔给租客,连对方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

 

叶修看着屏幕里的小人在水下以最快的速度往前游,后边跟着一只水鬼。随着二者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人按着手柄的指节开始发白,背部也微微弓起。叶修眼睁睁地看着那水鬼追上了小人,头发一圈圈地缠绕上去,画面有些惊悚,坐在屏幕前的人微微地抖了一下。叶修看着觉得好笑,又觉得他这样子有些像猫。

 

知道对方在这时估计没空分心,就上前简单地打了声招呼,随后让搬家公司的人将东西都放好了,就开始一包一包地整理起来。他把衣服和洗漱用具放好后路过客厅,发现屏幕里的小人依然在同一片区域被水鬼追着,依然在快要上岸的地方被水鬼缠住,忍不住摇头:“这里,先往下游再往前会好一点。”

 

那男生也是被这一关给惹烦了,立马按着叶修的指示重玩了一遍,居然出乎意料地与水鬼拉开了好一段距离,轻松上了岸。

 

叶修嘴角一勾:“我之前这一关横着游怎么都过不了,后来误打误撞发现了这一点,耗了我差不多半天。”

 

那人立马就炸了,嘴里噼里啪啦就咕噜出各种各样的游戏和技巧以及经验,一边说还一边往叶修的房里走似乎要帮忙。进门时一道身影瞬间扑过来,叶修还没从这人莫名其妙开启的3D喇叭中回过神来就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瞧才发现是只橘猫。那猫整个儿钻进了男生的怀里,被顺毛哄了好一会儿才露出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叶修。

 

“哦哦忘了说,你就是叶修吧?我叫黄少天,这是我家小美女,叫老虎。”

 

叶修点头,觉得黄少天自我介绍时的那双眼睛像极了怀里的猫。

 

 

2

 

叶修是个生活质量极低的人,这点可从他房间里的一大箱红烧牛肉面窥知。他对感兴趣的事就卯足了劲去做,吃饭睡觉的意义之于他大概仅限于维持生命而已。他弟叶秋知道自家哥哥的德性,于是在叶修还没搬家前就加了黄少天的好友,拜托对方有空就帮改善一下叶修的伙食,就算是订外卖也比天天吃泡面要好。

 

殊不知黄少天也没好到哪儿去,叶秋客气地给他举个例子,他就真的将每天订外卖贯彻到底。厨房的灶上甚至蒙了层灰,还有几点爪印。

 

叶秋在某个周末来了一回,看着萧索的厨房,也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于是自己去附近的菜市买了菜,又回来将厨房擦得干干净净,做了简单的三菜一汤,端上桌时两人正好起床。

 

叶秋之前嘱咐黄少天时,黄少天曾毫不客气地将密码也告诉了他。这会儿看着对方愣愣的眼神,叶秋还担心他因为自己不请自来而不高兴,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我来的时候以为你们都起床了,结果敲了门没人应。”

 

叶修前一天忙了一晚,顶着黑眼圈拍了拍他:“吃饭吧,少天。”

 

黄少天斜了他一眼,你弟把你给能的。他愣着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叶秋把这一切做得太理所当然。看着叶修脸上盖不住的疲倦,他想起之前被叮嘱过的话,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这顿饭吃下来黄少天难得的话少,叶修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说:“干嘛呢突然就变成忧郁小王子了,喜欢的话我也可以学着做嘛。”

 

黄少天被他雷得一哆嗦,又看着叶秋似笑非笑的表情,反应过来叶修这是在安慰自己又是在给他弟弟道歉呢,他学着做饭总不可能只做一人的份,这样一来两人的伙食不都改善了嘛。他一大男生被当做小孩子哄反而更不好意思了,噌地站起来想挽回一下:“我,我帮你们削个苹果。”

 

开玩笑家里怎么可能有水果,黄少天话一出口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正好叶秋这趟本来是要去看女朋友顺道路过的,买了一袋。黄少天接过叶秋装作毫不在意递过来的苹果,心如死灰。

 

叶修看得有趣,笑起来恨不得让人给他两巴掌。

 

黄少天拿着水果刀和苹果蹲在角落的垃圾桶面前十分犹豫,怎么下手啊?

 

估计大部分男生都不擅长手工的活儿,黄少天拿起水果刀仿佛化身推土机,十分钟后削了个艺术品塞给叶修,红着脸对叶秋说:“呃,不好意思啊我不太会削……”

 

叶修盯着他手里那玩意儿,冷静道:“水平高超。”

 

叶秋强颜欢笑:“没事没事,我还买了很多。”然后又掏出一个。

 

 

3

 

黄少天真的开始学做菜了,从最简单的开始学起。工作日叶修经常加班,黄少天白天课间时就看看菜谱,放学后就去菜市买菜。起初他怕自己搞砸,照旧给叶修订外卖,做出来的菜若是好吃就盛一份给叶修留着,若是不好吃就自己提前吃掉。他觉得这事儿不大不小没什么好说的,也就一直没给叶修提过。还是有一次周末早晨叶修被猫咪的动静给吵醒,起床拔插头时才发现黄少天在厨房做饭。

 

砧板上堆放着各种食材,黄少天手法颇为熟练地切菜,一旁的碗里放着已经过了遍油的鸡肉,灶上一边是锅,另一边是正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骨头汤。叶修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黄少天不知从什么时候已经开始自己做菜了,而他最近为公司里事情忙得焦头烂额,以至于连这件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都不知道。

 

脑袋里莫名就冒出了上次叶秋走后黄少天对他信誓旦旦说的“以后你的伙食就交给我了”,当初还以为是玩笑,没想到对方是认真的。叶修莫名地觉得心里有些堵。

 

他上前轻轻搭上黄少天的肩膀,正酝酿着说点什么,黄少天身子狠狠一抖说了句“我靠”,整个人跟炸毛了似的,把叶修心里那点疙瘩给硬生生地吼没了。估计是真的在认真做菜没注意到周围,以至于叶修那个搭肩的动作把他给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

 

缓过来后黄少天长舒一口气,开始指挥叶修帮他拿这个递那个。

 

直到所有的菜都被端上桌,叶修问了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做菜的”,黄少天才反应过来,他好像还没跟叶修提过这事儿。

 

叶修瞅着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的心思了,胡乱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对他说谢谢。这回没带一丝戏谑,认真的神态看得黄少天一愣,半晌后居然红了脸:“又不是给你一个人做,我也要吃的……”

 

 

4

 

不知不觉过了半年。叶修跟原来公司间的矛盾终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折腾了几个月后还是决定辞职自己干,忙天忙地和永动机似的。原来还有些时间帮着黄少天一起做菜,现在是整天脚不沾地了。黄少天也到了期末复习的地狱状态,本来就有些自顾不暇,看着叶修的样子又深怕对方哪天猝死了。他知道叶修的性子劝了也没有,于是白天就抽时间找些营养点的食谱,晚上给自己和对方都做顿好吃的才去复习。

 

叶修估计是熬惯了,熬了许久也没见怎样,反倒是黄少天把自己给折腾病了。他半夜头疼得睡不着觉,起床找药吃时撞到了准备睡觉的叶修。叶修发现这人不对劲,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发现烫的惊人。叶修平时对付生病的办法是照吃照喝消极抵抗,反正总有好的那么一天。这会儿见到黄少天烧得迷迷糊糊地脸色一变,背起人就去了医院,深怕晚一些对方就烧傻了。

 

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黄少天半夜被人披了件外套就背着往外跑,有些不满:“干什么,吃个药就好了。”

 

叶修听着他有些发虚的声音莫名地来气:“吃个屁,上个月我找药吃的时候就看到你那些药过期了。”

 

黄少天也来气:“你生病了?上个月我就没看到你哪天是休息的,生病了不上医院?!”

 

叶修懒得跟他吵,心想他自己都烧成这样了还想别人。黄少天嫌丢脸想自己走,被他箍着膝盖不让下来。刚想嘞脖子,就看到叶修被路边灯光映着的侧脸有些发红,嘴巴微喘不断呼出白气。黄少天用手背覆上了叶修的脖子,又冰又凉,全是冷汗。

 

他吸了吸通红的鼻子,不自觉地抱紧了些。

 

黄少天在医院打完吊瓶后已经是早晨了,期间叶修又回去给他拿了一次衣服。回家前叶修帮他买了一碗热腾腾的面,黄少天吃完后依旧浑身发冷,上了的士后蜷成一团,有些无意识地重复:“冷。”

 

叶修觉得再给他加一件估计就要闷死了,可他从没见过黄少天这样。他无可奈何却又气不过, 于是将黄少天整个人搂过来埋在自己怀里,抱得紧紧的想传给对方一些热气。

 

回到家时叶修筋疲力尽,将人塞进被窝里就烧了热水,吹了吹后才扶黄少天起来让他喝完再睡。等一切完事叶修才去洗了个热水澡,轻手轻脚地想去黄少天房间检查一遍时却发现对方正半垂着眼看他,下半张脸还埋在被子里。

 

叶修又不合时宜地想到了猫。

 

他走上前,黄少天凶他:“你还不睡觉?!”

 

叶修简直要气笑了,照顾不自觉的病人真是一种精神折磨。他一时没忍住用手拍了一下黄少天的脑门,反应过来又怕把对方拍疼了,于是揉了两下。黄少天睡得很快,可就算盖着被子也还是不自觉地缩成了一团。叶修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终轻轻地掀起被子也躺了下去,将黄少天整个人往怀里一带,沉沉地睡去。

 

 

5

 

叶修临时得去外地谈个合同,除夕那天才赶回来。他临出发前和黄少天说了一声,那人在寒假有个社会实践,不过这两天应该也回老家了。从机场打车时司机还在和家里的三姑六婆微信语音呢,傍晚的天空已经全黑了,远方偶尔一两朵烟花,看得叶修微微出神。

 

手机震了震,苏沐秋发了短信给他,让他一个人的话就去苏家过年。叶修笑笑,回他:好。

 

只是他刚下了车,却见黄少天站在路边抖脚丫子。对方一看到他就跑过来,将怀里暖烘烘的玉米塞了一个给叶修,看起来很高兴。

 

“准点率百分之十的飞机没有晚点!”

 

叶修愣了半天,半晌后问他:“你没回家?”

 

黄少天咬了一口玉米,“过小年的时候已经和爸妈聚了,他们现在在大洋彼岸嗨皮呢。”

 

也不知道是黄少天故意的还是黄少天他爸妈故意的,总之叶修觉得好笑,有些不相信,又有些惊喜。他给苏沐秋发了条短信,跟着黄少天进门后将人直接堵到门背上,直把人看得不自在了,才慢慢地将下巴搁在对方肩上,像是在休息。

 

黄少天被这个疑似拥抱的姿势给弄得浑身一僵,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叶修欣赏了一会儿,懒洋洋地来了一句:“要不我们以后就这么过吧。”

 

“……”

 

黄少天估计是没能准确理解这句话里的信息,于是叶修变本加厉地咬了一下他的耳朵,故意放低了声音:“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哈?!”

 

“嗯?”

 

“什么什么有意思你什么意思啊说清楚!”

 

叶修笑着在他耳边吹气:“我喜欢你,我们这样过一辈子好不好?”

 

黄少天臊得厉害,又被按着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于是伸手猛地一推。正对上叶修笑着看他,游刃有余的样子倒显得自己沉不住气了。于是他往对方的胸口撒气般地捶了一拳,又在人后退时扯着对方领子就堵上了那张笑得欠抽的嘴。

 

夜晚飘了雪,家家户户的热闹随着寒风从门缝里钻出来,和着飞雪一同狂欢。叶修和黄少天在床上闹了一回才想起两人还没吃饭,于是九点多的时候又爬起来煮火锅。黄少天早就备好了食材,锅里的汤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老虎像是闻着味道了,又从暖烘烘的猫垫里钻出来,对着火锅打了个哈欠。

 

“老虎,你醒啦?”黄少天给它顺毛。

 

叶修看老虎似乎想往黄少天的碗里钻,就扔了一块肉过去。老虎似乎没搞清楚哪来这从天而降的肉,睁着大眼睛东张西望,那样子像极了黄少天。

 

黄少天不满地说了句“就你厉害,叶聪明”,叶修很配合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恰巧这时天空亮了起来,两人一猫同时抬头,就见远方斑斓炸开的焰火,光影将整座城市都照亮了。

 

那一瞬好像是平淡里开出的花。门外传来人们惊喜的呼声,小孩追逐的笑闹,叶修心想就这样挺好。一生中再起伏跌宕的时刻,大概也没有此时此刻,灯光下爱情本身的模样更加动人了吧。

 

END

评论(13)

热度(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