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泽

佛系

【叶黄】入职国家队二三事

又名 行政助理入职国家队的辛酸血泪史

好久不见!虽然你们可能并不记得有这么个人23333

 

1

 

心好累,想辞职。

 

叶修和喻文州这两个人要不得,小小年纪就这么多心思。将来进入社会竞争对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当初决定入职国家队行政助理除了凭本事,冯主席也是看中我一来对国家队队员没有特殊兴趣,不会像另几个候选人一样出现盯着周泽楷而忘了工作的情况;二来我三十几岁也不是很大的年龄,可以和这帮年轻人混得来一点。我也开心,最喜欢的就是把这些领队没时间干的琐事整理得清清楚楚,以满足我强迫症的心理。

 

结果第二天就给我搞出了幺蛾子。

 

分配房间,我翻了一下名单,唯二两个女生的编号正好是挨一起的,就直接按编号给分了。把每个人的身份证按顺序叠好,拿了房卡后带着这帮小崽子上了楼,接着两个两个的发。一开始念的时候没什么,然后念到黄少天和叶修的时候发现前者看着我的眼神有点奇怪,全部念完后抬头,发现这一群人居然都还在原地站着,神色各异,简直人间百态。

 

我:“怎么了?”

 

黄少天:“你是不是搞错房间了姚哥?按顺序的话我应该是和……”

 

叶修:“错了就错了呗,一大男人和谁睡不是睡,换来换去的多麻烦。”

 

搞错了?明明检查过两遍的怎么可能搞错?我赶紧把名单拿出来,发现叶修确实应该和喻文州住一间才对,但我记得我当初排的顺序就是把叶修放第一个的啊……

 

喻文州估计是看到了我为难的眼神,对我予以队长的宽慰:“不碍事,就这么住吧,下次注意就好了。”

 

“啊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这时孙翔开口了:“你俩交换一下房卡不就完了哪有说的那么麻烦……”虽然他说出了我憋了很久的疑问,但在我想附和前他已经被室友捂嘴扯走了。

 

???

 

接着大家就各回各房了,喻文州还在保持微笑,叶修懒洋洋地提着行李走了进去,留黄少天一脸警惕地靠在门边看着他。

 

休息了一会儿后我决定去给大家买点饮料,路过拐角时却正好听到叶修和喻文州的声音,莫名激发了我听墙脚的欲/望。于是我躲在另一边没出声。

 

喻文州:“你下次做手脚能不能别这么明显,好歹是领队,我还得给你台阶下。”

 

叶修:“我又无所谓他们看不看得出来,再说精神寄托这种重任明显是你比较合适嘛。”

 

做手脚?所以说果然不是我的问题?!还有当初李轩不让孙翔说话的那个动作,难不成是屈于领队和队长的淫/威,不能让孙翔这不懂事的破坏他们的阴谋?!

 

越想就越糟心,甚至觉得喻文州和叶修当时的眼神都变得有些阴森了,什么翩翩君子喻文州,还有那什么叶修,粉丝的话都是骗人的。所以叶修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不管他们怎么换房间吃亏的都是我吧?难不成叶修想以我犯错为借口申请开除我?

 

思来想去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入职国家队的第二天,我陷入了人事倾轧的纷争。

 

 

2

 

黄少天晚上订了炸鸡外卖,路过我房间时给了我两只鸡腿,笑起来时眼睛亮亮的:“这两天辛苦了。”

 

所以说国家队里我还是最喜欢黄少天,纯洁可爱活泼善良。

 

然后欣慰地听到他提着两个大盒子一间间敲门给人送炸鸡。最后回到对面,一连串“叶修叶修叶修叶修”跟放炮似的,接着估计是门开了,黄少天说:“叶修你看我专门留着最大的鸡腿和鸡翅呢小的都分出去了!”

 

我:“……”

 

然后又听到黄少天说:“哎哎哎手往哪伸呢,说了是给你的么,这是我留着自己吃的。”

 

叶修:“……”

 

我:“……”

 

 

3

 

前几天才见黄少天大晚上的订炸鸡外卖,这天就被他扯去吃路边摊。

 

本来是叶修和黄少天两人一起的,后来出门时正好撞见我估计就礼节性地邀请了一下,可是我这天正好晚饭没吃,不蹭白不蹭嘛,就死皮赖脸地跟着他们了。下楼时遇上王杰希,黄少天又意思意思问了一句,对方拒绝了,还给了我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什么情况???

 

酒店不远就是小吃一条街,看着烧烤摊噼里啪啦的火光我还没忘自己应该有阻止队员乱吃东西的义务,但前提是我自己还没饿成一个死鬼。况且吃人嘴软,这种细节就不要计较了。

 

烤好的肉一盘盘上来后我就没时间说话了,听着叶修和黄少天有一句没一句的互怼,内容幼稚,毫无意义。之前对国家队不甚了解时看过一次荣耀全明星,印象中黄少天挺喜欢缠着叶修叽叽喳喳,当初还想着叶修会不会烦,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叶修就是故意要惹黄少天生气,然后等着人家来追着怼他。

 

有毛病吧这人。

 

心满意足地吃饱后黄少天也炸毛炸得差不多了,叶修还是一张欠打的似笑非笑脸。你就得意吧,反正你俩住一间,回去还不是你哄。我在两人没有营养的交锋中说了句“我吃饱了”,一副很有礼貌的样子。于是叶修就挥手招来了服务员。

 

服务员:“买单吗先生?”

 

叶修:“不买,没有钱。”

 

“……”

 

服务员的笑容直接就凝固了,黄少天嘴角一抽:“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叶修:“是你硬把我拉下来的,我又没吃。”

 

黄少天:“就是因为没钱才拉你下来,不然你以为呢?!”

 

呵呵论厚脸皮你们两个彼此彼此。

 

服务员已经对他们不抱希望了,和黄少天一起转过来看着我,眼巴巴的。实在是顶不住他们的眼神。虽然我记得我下楼的初衷是为了蹭饭,但到最后还是不得已拿出钱包,看起来神色从容地付了账。

 

“不好意思啊姚哥,我手机都没带回去就转账给你。”黄少天说。

 

怎么可能答应!这小屁孩,难道不知道大人的饭局都是要抢着付账的么!

 

“不用不用一顿夜宵而已,当姚哥请你们的。”

 

“啊?真的不用啊?那谢谢姚哥了!”

 

“刚到队里可能杂事比较多,这几天辛苦姚哥了,帮了不少忙。”叶修在门口说,眼神诚挚,我难得没有在心里吐槽。

 

回房后又听到走廊里黄少天的声音:“下次留个大点的鸡腿给姚哥。”

 

叶修:“我呢?”

 

黄少天:“盒子给你。”

 

叶修:“那下次可千万记得别‘一不小心’把大鸡腿放我桌上了。”

 

黄少天:“……”

 

这个酒店的隔音效果真是有待提高。

 

 

4

 

冯主席要来视察了,和我边走边聊在国家队工作的感受。

 

我:“最欣赏谁?周泽楷啊,挺帅气腼腆的一小伙子,平时听话也不惹事。”

 

冯主席:“是么?之前电话里不是听你说最喜欢黄少天?”

 

“怎么可能。”我冷静地否定。

 

“你还说他纯洁可爱活泼善良,这八个字我记着的。”冯主席一言难尽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儿还不忘加上语气助词:“呵呵。”

 

“……”

 

还没到训练室时就能听到说话的声音,估计是门没关,有些空旷的走廊里远远就能听到回音。我本来就算好了现在是他们的休息时间才带冯主席过来慰问一下,结果听到这帮兔崽子在聊什么奇奇怪怪的话题。

 

楚云秀:“不是很懂为什么荣耀圈的同人文也会有SM元素?还不少?我感觉我们平时的形象还是很正直的?”

 

哎哟我的天。冯主席刚吃完药呢。

 

叶修:“刺/激呗,普遍存在的吧。”等等你是个领队你为什么会参与这种话题?喻文州呢?!你们难道不应该在商讨比赛的事情吗?!

 

黄少天:“文州前不久才跟我说看到一篇你和谁的那个什么SM文来着……”

 

喻文州可以衣锦还乡了。

 

张佳乐:“哎好像我也有点印象,标题还很长是叫什么去了……”

 

方锐:“哈哈哈哈哈哈哈这里有一篇all叶SM……”

 

冯主席:“什么SM?”

 

“……”

 

场面一度陷入僵局。

 

显然,冯主席并不是很懂SM是个什么东西。作为最后提到这个词的人,方锐毫不留情地把锅甩给叶修,“叶领队告诉我们的,我也解释不清楚。”

 

叶修秒答:“就是萨满的意思。”

 

萨满?冯主席满脸疑惑。张佳乐友情建议:“冯主席要是不懂可以百度一下……”

 

叶修:“不用百度了,萨满就是古代的一种祭祀仪式。这不休息么,我们正在交流传统文化。”

 

人才!天知道在场队员憋笑憋得多辛苦,没看黄少天掐得叶修脸都白了。我站在冯主席身后还好,反正他也看不到我扭曲的面容。

 

冯主席招呼大家休息十分钟后去会议室开会。出门前我友情提醒:“聚众斗殴小声一点,这里隔音效果真的不好。”

 

 

5

 

黄少天最近好像心情不太好,问了下叶修,说大概是状态不好的缘故。

 

状态这种东西,总会有不好的时间,人之常情嘛。作为工作不是特别繁重的行政助理,我有义务在各方面多多照顾一下队员的情绪。所以平时主动帮黄少天削个苹果啦,买个零食订个外卖啦,在他面前保持微笑啦之类的还是要好好做到的。

 

但还是能察觉到黄少天心情很差,坏就坏在这兔崽子还老憋在心里,看到我笑他也跟着笑,虎牙都不露了,看得我有些难过。不得不说大部分队员还是很会察言观色的,没再开什么太大的玩笑,也没有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众人神色如常,算是给黄少天留足了个人空间。我突然想到还有叶修那货,住一块儿的,这人在这时候可千万别再往枪口上撞了。

 

结果那天就看到黄少天在公共阳台上吹风,叶修根本不顺路,走过了两步又倒退回去,直接走向了阳台。

 

这种时候就不要再招惹人了行不!

 

出乎意料的是叶修居然只是靠在阳台门口,轻轻闭上眼睛也不知道在想点什么。我见他没闹黄少天也就走开了,半小时后经过发现叶修居然还是原来的姿势没动过,黄少天也依旧背对着他。原来心里的疑惑渐渐落实——看这样子,难不成叶修是在守着黄少天?

 

不是很懂他们,明明平时还一副关系很不好的样子。

 

然后就看到黄少天转过来,好像早就知道叶修在阳台门口一样,跟他靠着墙站到了一块儿。

 

黄少天:“前几天我在某宝上试着搜了搜荣耀TAG,发现了好多周泽楷同款喻文州同款,我的也有一些,但就是没看到叶修同款。”

 

叶修:“然后你就去问客服,为什么没有叶修同款。”

 

黄少天:“哎你怎么知道?!”

 

叶修:“然后店主是不是说,你当我傻啊谁会买叶修同款。”

 

黄少天:“哈哈哈八九不离十,你怎么知道啊哈哈哈哈哈……”

 

叶修:“外界是怎么评论我的衣品我还是知道的。不过无所谓,反正你会帮我挑。”

 

好像有哪里不对?

 

黄少天盯着他,表情难以形容。叶修揉了揉他的脑袋继续说:“不闹脾气了?就讲了一个我的笑话,这么好哄的。以后我去微博多搜搜我的TAG,你一不高兴就发给你。”

 

黄少天还是盯着他,过了半晌居然扯着叶修的领子在人嘴角边啄了一下。

 

“……”

 

等等我看到什么了???

 

黄少天高冷地拍拍叶修的肩:“赏你的。”

 

叶修:“不够。”

 

黄少天刚刚“啊”了一声,就被叶修拎着后领摁在墙上,用力吻了上去。

 

“……”

 

我我那个我先回房吃吃吃点速效救心丸。

 

 

6

 

黄少天又回到正常状态了,原因不明,可喜可贺。

 

备赛期接近尾声,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冯主席最后一次来视察时一群兔崽子正人模狗样地坐在会议室开会,表情严肃凛然,简直就是为摆拍而生。

 

陪着冯主席走进会议室时叶修向着他点了点头,冯主席摆摆手示意他继续。然后就听他说完到喻文州说,两人把这几天的任务布置下去,又叮嘱多放松多运动,然后轮到冯主席说话。之前以为会听到的什么口号也没有,所有人都很冷静,喻文州和叶修没说,冯主席也没说,只留了句:“我知道你们的实力,去世界赛好好打一场。”

 

本来想着是不是能在国家队里找回点青春热血的感觉,结果这群兔崽子反而在这时候显现出老手的沉着来,到了瑞士还能第一时间去便利店屯本地零食。

 

以前我对电竞业的印象很直白,感觉就是几千人围着几个人在噼里啪啦打电脑,不如传统体育竞技场带来的热烈那般鲜活。直到到了现场,看到成千上万的观众止不住的呼号,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这时候回头看着这群相处没多久的兔崽子,才发现他们仿佛把前些日子“小屁孩”的属性都剥掉了,露出了平静又炽热的灵魂。

 

印象最深的是黄少天上场前紧紧握住又松开的拳头,或许是这一个小小的动作暴露了他的少年心性。无论多么冷静,也还是会紧张的吧。

 

叶修上前拍了拍他的肩,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有一场黄少天在场上没命地飚手速,比赛还没完叶修眉头就皱了起来,勉强胜利后全场的欢呼有些震耳欲聋,叶修却直接揽着黄少天的肩到角落里,拽过对方的手就开始给他做手操。

 

这才发现,黄少天整只左手都在抖。

 

过了十分钟他才慢慢缓过来,黄少天借着角落里的黑暗,整个人像是没骨头似地靠在叶修身上,戳了戳叶修的胸口说:“黄少天不干了,给替补留个机会怎么样?”

 

“那不好,万一替补比正选队员还厉害,黄少天岂不是太丢人了。”

 

争了两句又要开始了。我选择拒绝,封闭五感回了赛场。

 

胜利的那一刻反倒有些记不清了,毕竟大家都在鬼叫。可能是因为精神持续紧绷的缘故,松下来就如洪水开闸似的,把尘封了多年的少年情怀也冲了出来。或许只有亲身经历过那种绷着一根弦拼命的过程,才能体会到胜利后的酣畅淋漓,看着台上抱在一起欢呼的队员,我居然有些呼吸不畅。

 

“赢了!姚哥我们赢了!!!”黄少天的虎牙在灯光下亮亮的。

 

颁奖时几个人抱着奖杯又亲又摸,糟蹋了一番后叶修被簇拥着捧起奖杯照相,却见他摇摇头,把奖杯递给了喻文州。

 

他说:“你是参赛者,你拿。”

 

喻文州难得没有了平日里的那份从容,双手紧紧握着奖杯,攥起的拳头和当初黄少天上场前紧握的拳头一模一样。

 

不知怎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7

 

受不了,叶修和黄少天公开关系后简直无法无天了。

 

一群人回国后又去夏威夷溜了一圈,这俩在阳光下晒得黑亮黑亮的,自拍了一张发朋友圈,刚开始没看清楚还以为谁发了两片猪肝。

 

庆功宴快喝到吐,叶修到底还是长大了,把锋芒遮了一些,没了以前谁也不见沉迷游戏的那股任性,跟着把该见的人见了该喝的酒喝了。好几次黄少天扶着他,左右手来回换着才回了酒店。

 

再过了一段时间后一切都处理妥当,队员各回各家,黄少天等着叶修把事情处理好才订了两人一同回G市的机票。临别前一晚两人来局里找我,让我带着再看看奖杯。黄少天有些依依不舍地摸了摸,半晌后被叶修拉着给带上了一枚冠军戒指。

 

……

 

我完全不敢相信刚刚见证了什么。

 

后来黄少天继续待在蓝雨,叶修在局里任职,我依旧当着行政助理一职。办公室和训练室就隔着一个房间,那年的奖杯放在这间房里,每一次路过都会想起上场前黄少天紧握的拳头和他与叶修交换眼神的那一瞬间,还有发在朋友圈里人人喊打的照片。

 

虽然晒成了一副猪肝模样。

 

 

END



评论(29)

热度(1196)